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84章 你的眉头有些紧(最后一天求月票)

作者:老鹰吃小鸡字数:10937更新时间:2020-06-30 16:10:57
    城主府。

    很恢宏,很高大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城门紧闭。

    根本进不去。

    城主府附近,死气消散了许多,苏宇居然看到了活人……是的,活的。

    城主府围墙四周,有一个洞口,看起来不大,但是,此刻里面居然有人在,不知道咋想的,或者觉得这地方比古屋更安全,居然有生灵在这可能是狗洞的洞口里躲着。

    而且居然真的没死,可能比躲在古屋里的家伙还安全。

    苏宇也是无语!

    同样的,狗洞里的那家伙,看着苏宇,也很无语,这里居然还有个弱小死灵在晃悠。

    两人,不,一人一土,还认识。

    躲在狗洞里的,就是浮土灵。

    这家伙胆子还真大,古城限制土遁的,它居然敢来这,苏宇都佩服,而且还没死,这运气没谁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,运气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浮土灵没死!

    这时候,大概觉得被死灵看的有些不自在,化为一坨土,堆在了狗洞中,一坨……很像是拉出来的那玩意。

    苏宇看了一眼,朝它走去。

    砍了算了!

    这家伙遇到自己几次了,都没死,不得不说气运很强,苏宇单独和它一起赶路都没砍死它,论气运,比九玄他们强多了。

    而浮土灵,看到死灵朝自己走来,土都变色了。

    啥情况?

    城主府附近,死灵是不来的。

    当然,它没发现,几头日月死灵其实就是从城主府出去的,它只知道,自己在这挺安全的,就在前不久,几位在古屋中躲避的家伙,都传出了惨叫声,大概是挂了。

    而它,却是一直安全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好像不是那么安全了。

    腾空的死灵它不怕,关键是这玩意杀之不尽!

    杀了一个来两个,现在城中还有日月死灵,真要把这日月死灵引来了,它是日月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别来!”

    “别找我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堆土啊!”

    眼看着那死灵越来越近,浮土灵大惊失色,土都变色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不等苏宇过来,化为一粒灰尘,瞬间遁逃,都顾不得死气腐蚀了,大爷的,居然真的来找我了,可怕。

    浮土灵遁逃的速度极快!

    苏宇看了一眼,死灵脸上露出笑容,没再追杀。

    遇到自己三次,都没死,危机感应能力很强。

    苏宇其实启动了静字神文,按理说,这家伙可以尝试着不动的,自己看起来只是腾空死灵罢了,结果这家伙还是跑了,显然,是感受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没再管它,苏宇走向城门。

    城门紧闭!

    “怎么进去呢?”

    “或者说,怎么找到城主呢?”

    “不对,是怎么让城主开门呢?”

    苏宇陷入了沉思中。

    不是开这个门,而是开那九门,让自己赶快走,这地方就是死地。

    日月九重的大能啊!

    这要是不给自己走,非要杀自己……那不是完蛋了?

    他可没任何本钱,和日月九重斗。

    其实来城主府,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而且,死灵状态,最好不被人看到,不被城主知晓,先用死灵状态掩饰一下,探查一下情况,再决定如何找这天河城主商量商量。

    “狐假虎威,扯虎皮……起码要无敌才能震慑了!”

    “这位又被夏龙武劈过,搞不好还敌视人族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无敌震慑了……让他不至于对我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无敌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不认识几个无敌,当然,也不是一个不认识,起码和灭蚕王有些交集,他现在算是大明府的人,和大明王有些交集,大秦王可能也发现了他来诸天战场,大夏王也算有点关系,还有天铸王……

    包括上次见到过大汉王和大宋王……

    一算,他认识的无敌其实不少。

    然而,真正靠得住的,能帮他的,苏宇自己都找不出一个来!

    “求人不如求己!”

    心中再次念叨这句话,其实有些无奈,有些颓然。

    若是能求到无敌,他自然会求,关键是,求不到。

    所以求人不如求己,很多时候都只是安慰自己的话罢了。

    可惜,我老师不是无敌,我师祖不是无敌,否则,多少还能求到一二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不用求,只要扯虎皮就行。

    怎么能震慑住这位城主,让他不至于对我下毒手呢?

    难度很大啊!

    自己现在可是万界的香饽饽,除了人族大概都想杀自己……就连人族,想杀自己的也不少。

    苏宇知道自己的情况!

    所以,他很少有朋友,在诸天战场上,遇到的家伙,不熟的都能杀,这就是他的理念。

    反正我苏宇没朋友!

    帮我的,大部分都不在诸天战场。

    就连人族秦放在城内,苏宇也没想过要去找他帮忙,哪怕这家伙就是大秦王后裔。

    苏宇绕着城墙,不动声色地转悠了一圈。

    不知道,城主府中,那石雕一直在默默看着他。

    苏宇不管这些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转悠了一阵,找了个离这边不远的古屋,钻了进去,很快,转换死气,逆转元窍,化为本人。

    在储物戒中翻了一遍,找到了几样东西。

    一个是令牌,大明府朱天道送他的,说是遇到了大明王可以用。

    一个是一柄玩具刀,是夏虎尤送他的,说是遇到了大夏王,可以拿出来,看看能不能要点好处。

    “大明王、大夏王……”

    他身上和无敌有关的东西,好像就这两样了。

    不对,他抓出了小毛球,看了看,若有所思,这其实也和无敌有关,小毛球它大大也是无敌,半皇一定是无敌。

    这么说,他其实能和这三位无敌都扯上点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,小毛球的大大就算了,真引来了,也许一口就把自己的意志海给吃了。

    “三大无敌!”

    能震慑住那城主吗?

    想到远处那城主府,也许去了就是羊入虎口了!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叹息一声,要不我先杀个痛快,然后再去城主府试试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宇犹豫,挣扎。

    而城主府的石雕,也在思考一个问题……一个刚刚被他忽视的问题,这人族的家伙,为何……他么的会变死灵?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这个问题,他之前倒是没想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为何认出了苏宇,太简单了,再怎么转换,也瞒不过他的感应,何况噬神族的那个小家伙也在,他一看就知道是苏宇和小毛球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他也在看屋子,看穿了屋子,看到了苏宇忽然逆转的情况,陷入了沉思中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死气逆转?

    这是神文特殊性,还是这小子掌握了什么了不得的技能,居然可以伪装成死灵。

    难怪没死!

    不过,还差了点,瞒住一般的日月还行,强大一点的日月都难瞒住,他心中的强大,自然是那种即将走向证道路的日月。

    “已经很了不起了!”

    石雕想着。

    继续想着!

    可这小家伙,为何能转换成死灵,他还是没想通,没看懂。

    功法导致的?

    这是学会了死灵族的功法?

    可死灵族的功法,死了才能学,这小家伙死了?

    这一刻,这位亘古存在的石雕都有些不解了。

    “功法……还是什么别的?”

    想不通,看不透。

    见他在古屋中,取出一枚枚东西,石雕也感受到了一些强大存在的气息,有些感慨,看样子这家伙接触的强者不少。

    他感受到了一些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人族几位顶级强者的味道。

    来城主府转了一圈,又走了,又取出这些东西,这是怕天河杀他?

    石雕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有些想笑,算了,石头不能笑,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天河和夏龙武有勾结,他可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岂会杀了这小家伙。

    不过,这小家伙可不知道这情况,石雕也想看看,这小家伙如何确保,天河不会杀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雕在等着看戏。

    苏宇纠结了一阵,有些烦恼!

    “要不,雇佣一个顶级强者守护一下?可是不到无敌,哪怕日月九重,在这也对付不了那位城主吧?”

    挣扎了半天,苏宇一咬牙,还是要去见的!

    在城内,这城主最大,自己不去见面,也许出不了城。

    趁着现在万族强者没来,赶快离开才行。

    片刻后,苏宇恢复了肉身,走出了古屋,在屋前等待了一会,居然没死灵来杀自己,看样子,死灵可能离开了?

    不管了,自己随时可以转换成死灵模式,随时可转。

    迅速走到城主府前,苏宇忽然朗声道:“大夏王干重孙子,大明王干重孙子,灭蚕王徒弟,天铸王记名弟子,人族苏宇,求见城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很大,响彻云霄!

    这一刻,四周,一些古屋想开启,又没开。

    城主府,也瞬间沉寂了一下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,躲在古屋中的强者,都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这……苏宇要去拜见城主?

    好吧,这不是关键。

    关键是,这家伙……加的前缀有些唬人了!

    四大王者被他拉出来了!

    你什么时候是大夏王、大明王的干孙子了?

    什么时候又是灭蚕王和天铸王的徒弟了?

    而苏宇,觉得自己没说谎,自己和夏虎尤说过,你的爷爷就是我的爷爷……你的曾爷爷……那也是我的。

    他也和大明府朱洪亮说过类似的话,朱天道还准备收自己当孙女婿,其实也没差别。

    至于灭蚕王,时光是明证。

    至于天铸王,百道阁就是他的传承,铸兵系是他的传承没错,自己也没撒谎,哪怕当着他们的面,自己这么说,也不存在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四大王者,多少给点面子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刻,一处古屋中。

    秦放摸着下巴,看向外面,有些失笑,想摇头,算了,不摇了。

    苏宇……有意思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主府中。

    还在喝酒的天河,微微一滞,放下了酒杯,笑了。

    “去开门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老人出现,“大人,苏宇牵扯太大,要不还是不见了吧!”

    “去开门!”

    天河淡笑道:“有意思,让他进来!这是拿人族四位永恒吓唬我,震慑我?有趣!”

    何止他觉得有趣,那石雕都睁开了眼,今日就没怎么闭眼过。

    这也能扯上关系吗?

    四大永恒境,你都扯上关系了,你确定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带着兴趣和玩味,天河决定开门,见见这祸乱古城的苏宇。

    是的,这时候的他也猜到了,就是苏宇干的好事。

    这家伙,杀了那么多死灵,居然还活着。

    活着就不说了,这家伙还敢冒头,不怕那些日月死灵杀他?

    几头日月死灵,并未消失,还在城内呢。

    只是苏宇冒头的时候,这几头死灵并未追杀他,哪怕他泄露了自己的气息,几头死灵也没来追杀,因素很多,其中就有一些小毛球的原因,小毛球从古屋中出来,带着一些石雕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一点,苏宇不知道,小毛球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苏宇倒是不太担心死灵,他做好了随时转换的准备。

    此刻,也是冒险一搏。

    而城主府大门,在他喊了一句之后,渐渐地,大门开启。

    苏宇居然看到了熟人!

    那守门的山海境男子,天门将军。

    天门也看着苏宇,眼神有些异样,沉声道:“城主大人有请!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苏宇笑了,见我了,见我不稀奇,待会别对我下手就行。

    他也是博一次,这么多人听到了,自己好歹拿出了四大王者的名头,给点面子,真要杀自己,也要顾虑一下后果。

    虽说,都是扯虎皮的玩意,可能一戳就破。

    万不得已之下,我就捏死小毛球,苏宇心中发狠,而意志海中,小毛球瑟瑟发抖,清晰的意志反馈,意志海中,一个小苏宇,手持大锤子,好像准备随时锤死它!

    要球命了!

    小毛球趴在一枚神文上,舔了舔神文,安慰了一下自己,锤死球之前,我就吃这枚神文,真香!

    它也发狠!

    你锤我,我就吃神文,做个饱死鬼!

    就在这俩奇怪的状态之下,苏宇一路前行,跟着那山海境天门将军,朝台阶之上的城主大殿走,边走边道:“之前多谢将军提醒!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!”

    天门淡淡道:“只是没想到,你是真的苏宇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已而为之!”

    天门没多说,而苏宇,却是笑道:“将军,城主大人好说话吗?”

    天门淡漠道:“还行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城主大人英明神武,我想,应该很平易近人。”

    天门脸色异样,你是我见过第一个这么能拍马屁不要脸的天才,在这,城主肯定能听到的,偏偏这么说,不是说给自己听的,而是说给城主听的。

    苏宇又道:“天门将军,九门被封,城主可以打开的吧?现在要杀我的人太多,不开门,我在城内待着,大家还以为城主包庇我,到时候不给城主大人面子,一气之下攻入古城,那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天门无言。

    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,我不反驳。

    苏宇又道:“对了,人族派遣了大量强者来救我,一旦在城内爆发战斗,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天门沉默。

    你说的都对,我不反驳。

    你自己和城主去说!

    这是他遇到的比较特殊的一位天才,当然,天才都很特殊。

    片刻后,巨大的大殿呈现在苏宇眼前。

    大殿中,只有两人。

    大殿正前方,王座上的城主,以及下方的一位老人,白发苍苍。

    “大人,苏宇带到!”

    天河城主端着酒杯,喝了口酒,身穿白衣,长发披肩,也不知道是哪族的强者,看不出什么,但是苏宇可以感受到死气!

    浓郁无比的死气,感觉不比那些日月死灵少。

    “拜见城主大人!”

    苏宇躬身行礼,态度很恭敬。

    天河城主看着他,再次喝了一杯酒,淡淡道:“大夏王、大明王的干重孙子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灭蚕王、天铸王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那还混的如此落魄?”

    苏宇平静道:“不觉得落魄,强者也是一步步走上去的,不经历苦难,如何崛起?而今,我崛起速度之快,万界都为之瞩目!我想,这也是几位无敌想要看到的结果!”

    “你想离开?”

    苏宇低着头,“想!我再留下去,万族强者都会赶来,很快,天灭城会成为万界焦点,万界战场,我一死,此地也许会爆发无敌之战!”

    “你很自信。”

    天河淡笑道:“哪个无敌会为你出手?”

    天河不留情面道:“多神文一系,万族的聚焦点,人族已经放弃了多神文,不放弃,那人族就会成为万族之敌,唯有放弃,才能保留一丝地位,你应该清楚,你觉得,哪个无敌会为你而战?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叶霸天,是人族的希望,人族无敌为他而战,最终,他让人族失望了,绝望了,你觉得,人族会为第二个叶霸天再战万族?”

    苏宇沉声道:“我不是叶霸天!也不是第二个叶霸天!人族无敌愿不愿意为我而战,我不清楚,也许……城主清楚!”

    你知道他们不会为我而战吗?

    你觉得,人族就没人希望多神文系崛起吗?

    有的!

    很多!

    只是,因为万族的态度,他们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罢了。

    苏宇相信是有的,否则,多神文系无法存在到现在。

    天河笑了,淡笑道:“也许……你说的是对的,坐吧!”

    苏宇刚想说话,屁股下面多了一张蒲团,心中腹诽,也不敢多想,日月感应很敏锐的。

    他也不客气,直接坐下。

    抬头,看向天河城主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年轻,保持人族的样子,除了身上死气浓郁,看起来也很斯文。

    “喝一杯?”

    天河城主笑了笑,凭空生成一个杯子,杯中酒水自生,朝苏宇飘去。

    苏宇接过酒杯,酒杯中,死气溢散!

    很浓郁!

    苏宇眼神微变,天河淡淡道:“敢杀死灵,到现在都没死,应该也不惧这点死气,喝一杯,味道还不错!这是死灵族最为知名的死灵液,由尸水酿造而成,万年古尸酿造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不语。

    天河冷漠道:“敢在天灭古城击杀死灵,杀戮四方,还怕这点东西吗?”

    苏宇沉默,端着酒杯,一饮而尽!

    死气,腐蚀着内腑。

    很快,又诞生一股精纯的生命之力,苏宇微微一怔,被腐蚀的内腑,瞬间恢复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天河城主,天河城主淡淡道:“生生死死,生和死,只是一线之隔罢了!向死而生,死亡的极致便是再生!”

    苏宇没太懂,沉声道:“学生愚昧,没听懂城主的深意!”

    天河淡笑道:“什么深意,有感而发罢了!你胆子倒是不小,死灵液也敢喝,敢喝的人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知者无畏!”

    苏宇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天河笑道:“不,你不是无知,你是无畏,无所畏惧!你有底气,你也有把握,一杯死灵液要不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天河再次笑道:“你来诸天战场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强大自己!”

    “强大之后呢?”

    “保护自己!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!”

    苏宇低着头,“不然还能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想过开启什么人境压制之力,征服万界之类的?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!”

    苏宇平静道:“与我为敌者杀,欺我者杀,不分种族,不分良善!”

    “你这可不是什么好想法!”

    天河淡笑道:“与你为敌的恐怕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杀到……不能再杀为止!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杀意!”

    天河感慨道:“你人族,近些年来,杀性最大的是夏龙武,再前面一些是叶霸天,再前面,是大秦王,除了大秦王,叶霸天死了,夏龙武……证道艰难,你要学他们?”

    苏宇低着头,“我不学谁,我只做我自己,我想杀,我就杀!我不想杀,谁也不能逼我,逼我的,我都要杀!我的杀性,不是因为想杀人,而是为了不被人杀!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不放你出去,你强大了,也要来杀我?”

    苏宇继续低着头,“不会,城主大人误会了!”

    天河笑了。

    “言不由衷!”

    天河淡淡道:“你会的,我若是不放你走,你若是没死,你强大了,你会来报复的!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“你会的!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身旁,那豁牙老人都看笑了。

    而天河,也笑了,“你不会杀我,那我不放你走!”

    “会!”

    此刻,苏宇瞬间改口,“我很记仇,当然,我不会记强者的仇,但是……我也很记恩!城主大人今日助我,翌日,我定当涌泉相报!”

    “你能报答我?”

    天河淡淡道:“你凭什么?凭你杀了成铠?笑话!我一根手指头碾死他!”

    苏宇默然,沉默了一会,开口道:“我看大人死气浓郁,我不知道大人是故意修炼这死灵族死气,还是不得已而为之,我有一套功法,可恢复生命力,乃是万族罕见的长生诀!”

    “长生诀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苏宇直接将一份功法朝天河丢去,这是生机催发法,不是什么长生诀,但是的确有催发生命力的效果……不过其实没啥用,因为这城主不是人族。

    窍穴位置不同!

    卖个好罢了!

    真正有用的,其实是死灵族的元窍逆转法,这才是至宝!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功法,起码不是什么元窍之法,这是逆转之法,和你修炼开启哪个元窍无关,这东西,才是真正的解决死气的办法。

    你开启了哪个元窍,这功法就能逆转哪个元窍。

    正向逆转,反向逆转都行。

    逆转成死气,也能把死气逆转成生气,这才是真正的杀手锏,也是苏宇变成死灵的关键,这东西,除非真到了万不得已,否则,不能外泄。

    至于仙族的那长生法,也很深奥,也很强大,但是对其他人而言,其实狗屁不值!

    对人族的强者还有用,对这城主,除非他是人族。

    否则,就是个屁!

    苏宇没当回事,天河倒是有些意外,拿起功法看了一眼,喃喃道:“倒是个好东西,这东西……很玄奥,这应该是和仙族的生机催发有关,转换成了人族功法……可惜了,哎,可惜了!”

    可惜,真的不适合他。

    稍微有些借鉴作用!

    否则,也许真的可以逆转体内死气。

    很可惜!

    不过这套功法,真的不错,对人族而言,算是至宝了,尤其是对一些即将老朽垂死的人族而言,更是至宝功法,这苏宇,倒是大气。

    上来就奉送了一本强悍的功法。

    这东西,被夏龙武拿到了,大概都舍不得乱丢。

    天河笑道:“很有诚意的一本功法……唯一可惜的是,我用不上,倒是可以借鉴一二,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罢,天河淡淡道:“你想走,可以!但是,城门……我不能开!”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!”

    苏宇变色,为什么?

    天河淡淡道:“大家都知道你被困在了城中,而我……也没有给仙族和其他种族提供任何帮助,谁来找我,我都没有为他们开启城门!这是规则,古城的规则!我虽是城主,也不能打破这些规则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为你开启城门,其他各族如何想,你走了,我还在这,谁来为我考虑?”

    苏宇微微一怔,是啊。

    天河这么一说,他倒是有些理解了。

    对,天河没有为任何人开启城门,独独放走了自己,那其他人怎么想,其他种族怎么想?

    他有些醒悟了。

    为了放自己走,天河可能会得罪各族强者,的确有些为难天河了。

    苏宇心中叹息一声,这一点,他之前没考虑到。

    起身,微微躬身,“多谢城主解惑!苏宇孟浪了!既然如此,那我便不走了,在这城内,和他们决一死战,只求城主,继续中立旁观!”

    他转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既然行不通,那我……就要去杀人了!

    杀机,浓郁!

    身旁,那老者都感受到了这股杀意,暗暗心惊,好大的煞气,这人族天才,和以往看到的真不同,心冷似铁。

    也果决的可怕!

    既然行不通,那就走人,出门之时,大概就是大开杀戒的时候。

    真的狠人!

    人族天才,哪怕当年夏龙武这个年纪,也绝对没这么大的煞气,这是杀了多少人?

    苏宇杀的是真多。

    如果死灵也算人,他这一次起码杀了上千!

    他杀天才,杀妖族,杀单神文系强者,杀神魔……没有他不杀的。

    天河见他要走,失笑,开口道:“别急,我是不能为你大开方便之门……但是……也不是没机会,城主府有个后殿,你去碰碰运气,若是运气好,也许有办法,若是运气不好,那你随意,城中一切,我都不会去管!”

    很有趣的一个小子,很麻烦的一个小子,也许,只能交给那位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给不给生路,自己就不管了。

    苏宇微微一怔,转身,恭声道:“多谢城主提点!”

    猎天阁!

    猎天阁给他提供过一条消息,城主府有机缘,而机缘……在后殿。

    古屋的机缘他没遇到,古城令他倒是拿到了,但是,三大机缘中,还有一个,城主府的机缘。

    此刻,自己居然真有机会去看看,苏宇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天门,带他过去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门外,天门也意外,后殿是禁地,城主居然让苏宇去,真的意外。

    等苏宇和天门走了,老人忽然传音道:“大人,为何让他去那?这……不妥吧?”

    天河喝着酒,笑了笑,淡淡道:“无妨!城中,有什么能瞒过他?是个不小的麻烦,那就交给他了,和我无关,我又不是无敌,岂能接下这些梁子。”

    “杀又杀不得,放又放不走,送个顺水人情,成也好,败也好,多少是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老人闻言也不再多说,说多了,容易被后殿的那尊石雕感应到。

    这是古城的忌讳!

    至于城主到底怎么想的,老人也不懂。

    天河再次拿起那功法,叹息一声,可惜啊,不适用于我,很可惜,功法倒是好功法。

    死气,愈加浓郁了。

    夏龙武,你能斩去这死气吗?

    自嘲一笑,也许,也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这一刻,后殿中,那石雕睁眼,看向殿外走来的苏宇和天门。

    再看,眼中出现天河的模样。

    倒是能甩锅,什么破事都丢到自己这边来,要你这假城主何用!

    我是石头,还要我为这些破事操心吗?

    片刻后,苏宇入大殿,石雕闭眼,眼不见心不烦,我不太想理会。

    天门也跟着入门,看了一眼石雕,倒是没什么意外,这尊石雕,打不破,挪不动,赶不走,亘古存在,闭眼,好像没丝毫问题,关键是……总觉得今日的石雕,眉头有些紧蹙,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?

    PS:推本书,黑山老鬼新书《白首妖师》,主角厉害不厉害不重要,操作要骚,发型要飘!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