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71章 古城惊魂(求订阅)

作者:老鹰吃小鸡字数:10338更新时间:2020-06-26 11:23:31
    走在古老的青石街道上,两侧都是房屋,无人。

    很安静!

    偌大的古城,其实人不多。

    此刻,已经入夜。

    后方,山海男子又道:“夜里最好别出门,尽快找个房间住进去,否则……夜里出了事,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夜里尽量别出门?

    那代表可以出门?

    苏宇有些疑惑,还有,这甲士他们依旧在镇守城门,他们没事吗?

    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苏宇回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山海男子幽幽道:“我们……不会有危险的,我们就是这古城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苏宇默然,隐约间了解到了一些东西,没再询问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两侧,房屋很多,有些看起来很破烂,甚至连门窗都有些破损的迹象,不过苏宇也没敢尝试,不要轻易破坏此地的建筑,也破坏不了,这是山海男子说的。

    而且破坏了之后,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所有的房子外,都悬挂着一个木牌。

    有主,或无主。

    木牌上,都显示着入住信息。

    苏宇正走着,一间屋子大门忽然打开,下一刻,一枚玉符丢了出来,苏宇心中一惊,还以为遭遇了袭击,迅速避退。

    下一刻,玉符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苏宇定睛一看,玉符之上,沾染了一些血迹,心中微动,这是为了成为古城居民?

    他朝洞开的大门看去,露出了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那是一头体型巨大的麋鹿。

    看到苏宇,对方也是心中一惊,迅速倒退,有些惊恐地看向苏宇,下一刻,砰地一声关上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苏宇微微一愣,很快了然,难道对方以为我是收这玉符的?

    这玉符丢出来,应该有人会收走吧?

    关键的关键,若是我收走了,对方还能成为古城居民吗?

    带着一些疑惑,苏宇心中微动,若是对方丢出玉符,被我收走了,接连三天之后,对方以为自己成为了居民,可以在这常住了,结果没有,那不是完蛋了?

    三天后不走,就有危险,那岂不是死定了?

    你以为你是居民了,实际上你不是!

    这得多惨!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地下的那玉符,真有心想要试验一下,这玉符,就这么随便被丢出来了,可以捡走吧?

    正想着,苏宇心中震动。

    “劫”字神文跳动的厉害!

    很强烈!

    苏宇大惊,急忙倒退,一连退出数百米,劫字神文还在跳动,不过稍微好一些,没之前那么厉害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刻,之前丢玉符的地方,一道影子出现。

    通体黑色的一道影子。

    黑夜下,影子一步步走向那玉符,探手一抓,沾染了血迹的玉符,被影子抓到手中。

    玉符很快消失,而此刻,影子在门口的那个木牌上,刻画了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后,影子要离去了。

    苏宇心中却是震动,这是啥玩意?

    感应玉没有显示光点!

    距离应该没超过千米,难道是无敌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一个来收玉符的影子,就是无敌境,你逗我?

    他正想着,劫字神文再次跳动,苏宇迅速遁逃,就在此刻,那影子忽然回头朝他看来,幽暗的眼中射出一道幽芒,直奔苏宇而去。

    苏宇大惊,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。

    凭着本能,不断闪烁。

    夜色下,整条街道就他一人,破空声很响,然而,这一刻两侧房屋,没有任何生灵打开房门看看他。

    在古城,大家都知道一个道理,夜晚最好不要出门,外面哪怕打的天翻地覆,也不要出去看热闹,否则,死的可能就是你。

    在这古城之中,夜里敢走动的,要不是愣头青,要不就是强者。

    无论发生了什么,你夜晚出去,都可能会遭遇危机。

    苏宇五行遁术发挥到了极致,可惜,在这居然没办法土遁,地面无法遁入,这就很可怕了。

    浮土灵若是来这,就是被人轻松砍死的命。

    苏宇不断遁逃,那道幽光却是如影随形,而影子,已经消失不见,对方只留下了这一道幽光。

    就在苏宇遁逃的时候,城门口那边,那山海甲士,也感应到了动静,扭头朝城中看去,苏宇走的并不远,他也看到了那道追踪苏宇的黑光。

    脸色微微变幻了一下,迅速传音道:“快找个无人的屋子避一避,这是古城死光,沾染上了,古城死灵会一直缠着你,死气浓郁!”

    苏宇也是郁闷的想吐血,我啥也没干!

    我走的好好的,那头麋鹿忽然扔了一块玉符出来,我都没想到,会遇到这种麻烦,见了鬼了!

    身后那道黑光,的确死气沉沉的。

    听这山海甲士的话,更像是一个标志,死灵……古城死灵,说的是那影子吗?

    无生命气息!

    难怪感应玉感应不到,不是对方太强,而是对方根本不算生灵,不算生命,所以感应玉是无法感应的,这东西太危险了,若不是劫字神文提醒,苏宇刚刚若是停在玉符那,搞不好被影子一下抓死了。

    苏宇迅速探查,身边,就有一间小屋子,木牌显示是无主的!

    苏宇迅速朝小屋冲去!

    砰地一声,撞开了小屋大门,苏宇迅速钻入,一把关上了大门,而就在此刻,那身后的死气,也砰地一声撞在了大门上。

    一道微弱的死气,顺着门缝直接涌入苏宇关门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门户关闭,其他死气消失。

    而苏宇手臂上,却是被缠扰了一道死气,迅速吞噬他的血肉。

    苏宇大惊!

    顾不得其他了,低喝一声,大量的天元气浮现,接着,催动了仙族的生机催发法,催动仙族的血肉重生术。

    天元气和那死气,在手臂上缠绕。

    不断碰撞,消磨。

    一直持续了接近半小时,苏宇陡然松了口气,挥了挥手臂,完好无损,死气被他消磨了,然而,消耗掉的天元气很可怕,足足有10份。

    才那么一丢丢的死气而已!

    苏宇后怕不已,这要是被那一整道死气打中,自己恐怕瞬间就得被吞噬完了血肉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苏宇心悸,那东西,古城死灵?

    艹!

    我他么刚入城,居然就这么对我,没人性啊!

    这要是没有天元气,不会生机催发法,那我不是完蛋了?

    被这死气缠绕,吸干了血肉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真可怕!

    这鬼地方,刚来苏宇就觉得很危险,总算体会到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外面的那道死气有没有消失,苏宇也不敢再开门了,看了看自己的手臂,苏宇摸了摸下巴,若有所思,别说,这死气吞噬血肉很厉害,但是……天元气和死气好像是对头,两者对抗的时候,倒是有点加速了肉身铸造。

    “死气……天元气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再次摸着下巴,就是太危险了,算了,还是别去招惹了,刚刚,他脑海中一个念头一闪而逝,要不出去再弄点死气回来研究一下?

    感觉很厉害的样子!

    不过,这只是那影子随手一道死气罢了,要是再遇到那影子,就麻烦大了,给自己来个几百道死气,那才可怕。

    将刚刚的事情压下,苏宇这才有时间打量自己进来的屋子。

    很黑!

    苏宇也不含糊,直接取出了一个巨大的夜明珠,其实不是什么夜明珠,一种铸兵材料罢了,这下子,整个屋子都亮堂了。

    一看……苏宇无语。

    真的是一栋小屋子,很小,大概50平的样子,有内外之分,他在的是外面,应该算客厅,里面半开了一道门,应该算卧室,苏宇都看清楚了,就这么大。

    一个客厅,一个卧室。

    没有其他的了!

    没有厨房,没有书房……

    这是靠近城门口的屋子,算下来,应该算是贫民窟的那种,也在第36环中。

    啥都没有也很正常!

    此刻,小屋大门紧闭,客厅中,除了一张破木桌和几张木椅,啥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苏宇走过那半开的内门,进入卧室一看,就一张木板床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!

    太过简陋了!

    “这地方有机缘吗?”

    苏宇可是记得,摩多那说过,这些屋子中是有一些机缘的。

    有吗?

    他看了一圈又一圈,没啥感觉,有毛线的机缘。

    还是说,36环太垃圾了!

    这地方的屋子,应该被人住过了很多次了吧?

    就算有机缘,现在也没了吧?

    苏宇看了看那破烂肮脏的木板床,难道今晚自己要在这度过?

    小屋子,连个窗户都没。

    苏宇很嫌弃!

    可外面,死气还在不在,他不清楚,也不敢贸然出去,难道自己就要在这个破屋子中浪费一天时间?

    哪怕从主城门进来,也只能待个七八天吧。

    这一晚自己就在这待着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宇还在想着要不要出去。

    而此刻,城门口,几位甲士都在看向那栋小屋子,有甲士轻声道:“统领,他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古城死光好像进了屋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死了!”

    “要不去看看,是有人还是没人,没人的话,我们进去收尸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位甲士低声说着,那山海统领,也看向那边,微微蹙眉,他很看好的,刚说强者崛起,对方就死了?

    这运气也是没谁了!

    刚好,有生灵准备成为居民,丢出了沾染了自己血液的玉符,刚好,古城死灵出动,来收走玉符。

    当然,也和这家伙初来乍到有关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看到那玉符,就该瞬间遁逃,那家伙倒好,还在那边停留了一会,停留就算了,他还在不远处窥探死灵。

    古城死光追踪,也许……一部分渗透进入了屋子,那家伙一旦被死光沾染上,哪怕不死也废了,就算熬过去了,死光存在体内,很快,会招惹死灵再次追踪的。

    在古城,遭遇到了死灵,几乎是死定了。

    当然,可以出城,但是下一次,无论去哪个古城,都会被死灵盯上,几乎和古城绝缘了。

    而且死气缠绕,也会让沾染者渐渐死去的。

    山海男子,今日一次次地质疑自己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是苏宇,他未必是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是强者崛起,他一来就被死灵盯上了,这还崛起啥?

    我以为他要死了……这家伙还会活着吗?

    真复杂啊!

    男子摇头,也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运气,也没谁了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该怎么说!

    “等天亮再去看!”

    男子说了一句,哪怕是他们,夜晚之下,也不要乱跑,在城门口待着,那死灵也不会来这边,不会找他们,可入了城,碰到了,也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最好还是不要晚上过去。

    其他几位甲士也点点头,那就等天亮去收尸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此刻,屋中,苏宇等待了一阵,四处翻看了一下,啥玩意都没。

    在这待一个晚上?

    也太浪费了吧!

    “死光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喃喃一声,死光是很危险,但是自己会仙族的功法,有天元气,好像是可以抵消的,当然,只能抵消少量的死光,太多了,自己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,仙族在这边,遭遇死灵……前提是对方有足够的天元气,那危险度也不算太大。

    “门外的死光没了吧?”

    苏宇还是想多看看,下一次来,也许还得走正门,又得浪费大量时间,关键是,下一次还给自己走主门吗?

    这些规则,现在苏宇也不是太懂。

    反正最好节约时间,别浪费耽误。

    有点危险咋了,自己也不是没办法抵抗,劫字神文现在也不太跳动了,代表危险消除了?

    想到这,苏宇压根不想在这破屋子里待上一晚上,要不是不知道破坏屋子,会有什么下场,他都想拆了屋子看看情况了。

    能不能拆再说,但是他真怀疑,这破屋子,居然无人能拆掉?

    “得出去看看!”

    苏宇也按捺不住性子,第一天来,就在这鬼地方呆一晚上,他是不乐意的。

    加上死光被他消磨了,他也多了几分信心。

    顺便再看看,那死灵会不会再跟来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屋门,苏宇对门外招了招手,没有出去,先试探一下,手臂被沾染到了死光,还是可以消磨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门口。

    山海男子愣了一下,以为自己眼花了。

    再看,是有一只手臂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?”

    运气真不错!

    死光追踪,这家伙没沾染上,倒是运气挺好的,他还以为这家伙死了呢。

    “统领,他没事?”

    其他几位甲士也看到了那只手臂,都有些意外,运气真好啊!

    死光居然没碰到对方!

    胆子也真够大的,刚刚才招惹到了死灵,现在就按耐不住想出来试探了,这种人,胆大包天,也符合天才的作风。

    就是没吃到苦头!

    身边甲士笑道:“这家伙,要是刚刚被死光沾染上了,大概就吓破胆了,没吃过苦头!”

    山海男子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,见苏宇没事,也没再多说话。

    身边甲士却是笑道:“统领,这家伙难道想出去?再遇到死灵,没有空屋子给他避的话,他可就死定了,都遇到一次麻烦了,难道还想出去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统领摇头,谁知道这些天才怎么想的,眼前这家伙,也许真的是苏宇?

    再次不确定。

    刚刚那遁术极快,有些像之前的苏宇,但是走正门的时候,艰难无比,又有些不像,反正他现在是糊涂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无事。

    苏宇试探了一会,死光没了,松了口气,苏宇再次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才不想在这屋子里待一晚上!

    街道上,还是那么冷清。

    那个死灵消失了。

    苏宇走出了屋子,继续前行,很快,走到了刚刚遇到危机的那个屋子面前,那个麋鹿所在的屋子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,刚刚那死灵在牌子上写了啥,看他写写画画的好像留下了点东西。

    苏宇朝木牌看了一眼,很快,在木牌上看到了一点东西。

    一个麋鹿头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不完整的麋鹿头!

    苏宇摸着下巴,若有所思,难道说,成为居民的话,连续三天,三天内,这死灵都会在木牌上刻上这血液主人的样子?

    那这么说,此地的居民,木牌上,可能是他们的相片?

    这么高档的吗?

    还给你画像?

    不过这画像,看着有些渗人,好像是用那滴血液画的,血红色的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苏宇敲了敲门,那麋鹿差点坑死了他,他吓唬吓唬对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敲了一阵,苏宇好像听到了打冷颤的声音,一直没有开门。

    苏宇笑了起来,有趣,恶趣味发作,这就跟小时候装鬼吓人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而远处,那山海甲士,已经无言了。

    艹!

    这家伙,年纪绝对不大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,没事干,在古城敲门吓鹿,这绝对不是成熟的强者该做的事,这肯定是苏宇,苏宇年纪就不大!

    别说,大半夜的敲门,真的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古城夜间,本就有恐怖。

    山海男子毫不怀疑,屋中的那头麋鹿,可能已经吓得胆颤,说不定正在蜷缩在角落,吓得瑟瑟发抖了。

    不是个人!

    搁谁,谁也得抖。

    身边的甲士,也有人哭笑不得道:“这家伙,胆子也太大了!等去了35环,小心遇到夜巡军找他麻烦。”

    山海男子没说什么,那是他的事,和自己无关了。

    胆大包天那是真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苏宇,敲了一阵门,那麋鹿没开门,他也不是太在意。

    换成自己,自己也不开。

    就是被这麋鹿弄的有些郁闷而已,好端端地,丢一个玉符出来干嘛。

    苏宇没再管这麋鹿,沿着街道继续向前走,两侧,一些房屋都紧闭着,有些也不是住宅,看起来更像是店铺,不过不知道卖啥,或者有没有人敢在这开店。

    走了一会,他看到了一个屋子,木牌上面画着一头狼。

    这是本地居民?

    苏宇想到了刚刚看到那个还没完成的麋鹿头像,这么说,这是完成的图像了,这狼,就是此地居民了?

    图像,也是血红色的,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苏宇叹息一声,都没个人给自己解释一下情况,猎天阁的面具人,给的资料也很少,那家伙也只是大体上介绍了一下情况,根本没细说。

    而这鬼地方,大晚上的都没人存在。

    想问,都没人可问。

    城门口那边的甲士,之前态度倒是还行,但是对方一直在城门口待着,可能不会来这,或者有什么任务或限制。

    很快,苏宇又找到了一个空屋子,站在屋子门口,忽然喊道:“有活的吗?来一个,聊聊天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做好了随时进屋的准备!

    别遇到死灵了,那就麻烦了,给自己留个退路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,他这一声吼,恐怕吓到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苏宇也不在意,真的太懵了。

    这古城,他现在压根不知道该去哪找好处。

    现在他很希望摩多那出来聊聊天,只要不动手,咱们可以随便聊聊。

    “摩多那,在不在?来聊聊啊!”

    他正吼着,夜色下,街道上,一队10人甲士,骑乘着黑色的骏马,迅速朝他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领头的甲士,被黑甲包裹,只露出一双幽黑的眼睛,眼中冷色闪烁,看向苏宇,口中吐出通用语,冷冷道:“大胆!夜深,不许喧哗!速速进屋!”

    苏宇总算看到活人了!

    是活的!

    因为感应玉上有显示的,至于是不是人,这个不清楚,在这,他很难感应出对方到底是人不是人,除非对方暴露出原型。

    “山海境!”

    苏宇感应了一下,一位山海,其他9位都是凌云,倒是不弱。

    在这鬼地方,强者倒是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位将军,我初来乍到,不太了解此地规矩,能不能聊聊?”

    苏宇笑容满面道:“不白聊。”

    说罢,手中出现一柄玄兵,笑呵呵道:“将军,能指点一二吗?”

    既然是活的,那就有需求。

    有钱能使鬼推磨嘛!

    那黑甲强者,冷冷扫了他一眼,喝道:“进去!”

    苏宇干笑一声,“将军,你们是城中守卫?”

    “进去!”

    黑甲强者再次低喝一声,“再敢喧哗,定斩不饶!”

    苏宇微微皱眉,很快,又恢复笑容,“将军,我就是打听一下情况,认识摩多那吗?我是他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这黑甲将领,长枪刺出,苏宇迅速进门,轰隆一声,屋门被长枪震的一颤,传出响声。

    门外,那黑甲将领冷哼一声!

    眼中幽芒闪烁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天灭古城,就给我老实点,守此地规矩!夜巡军办事,也敢抗命!”

    屋中,苏宇听到了呵斥声,皱眉。

    也哼了一声,屋门没被破坏,这人也没受到什么惩罚,可能和他是此地守卫有关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也不过是仗着自己是这地方的守卫才敢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搁在外界,这些家伙,也许之前只是一些小族强者,或者破灭界域的家伙,流浪者罢了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这,因为规矩,倒是连大族天才都敢收拾了。

    狗仗人势!

    苏宇心中暗骂一声,这古城又不是你们的,亘古存在的,你们也只是借住罢了。

    苏宇无奈,算了,寄人篱下,暂时不清楚情况,别招惹了。

    认怂嘛,我会。

    苏宇再次喊道:“将军,那能劳烦问一下,摩多那住哪吗?”

    “闭嘴,再聒噪,驱逐你出古城!”

    门外,那将领再次呵斥一声。

    而苏宇,脸色变幻一阵,幽幽道:“将军,古城居民和守卫,也不可能一辈子不出古城吧?总有出去的时候,何必如此不近人情!”

    门外,那将领微微一怔,这家伙威胁自己?

    他没想到!

    居然有人敢在古城内,威胁夜巡军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,黑甲将领幽冷道:“人族,不要惹怒我!以为待在屋中就可无碍?夜巡军有搜查匪徒之责,本将可以申请开启你所在房屋,你想找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艹!

    还有这效果?

    当然,苏宇不怕他。

    对方是山海,但是感觉也就山海一二重,苏宇真不怕。

    可在这,和这城中守卫军发生冲突,一旦招惹出了那位日月九重的城主,那才是大麻烦。

    苏宇憋屈郁闷!

    我他么打听一下情况而已,这么不近人情,嚣张啥!

    一柄玄兵都看不上!

    算了,该忍还是忍忍,摸清楚了情况,看看能不能杀这家伙,或者临走的时候,找到这家伙,干掉他……

    反正,这一刻苏宇升起了无数念头,下一刻,唯唯诺诺道:“将军息怒,我初来乍到,啥也不懂,冒犯的话,还请将军大人大量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又道:“我这柄玄兵,就当给大人赔罪的礼物了!”

    话落,迅速开门,将一柄玄兵丢了出去,很快,关闭屋门。

    那黑甲将领,探手抓住玄兵,眼中幽芒闪烁了一下,探查了一下这玄兵,质量等级还不错,没再说什么,接下玄兵,幽冷道:“不许再喧哗,神魔也好,人族也罢,在这,都老实点!”

    “一定!”

    门外,10人队伍离去,马蹄声在夜色中很清晰。

    苏宇暗骂!

    等着吧!

    我的玄兵那么好拿的?

    定位你了!

    走着瞧!

    再回头看看这新屋子,还好,比之前那个大不少,不行的话,今晚就在这休息一晚上算了,应该也快天亮了,等天亮了再出去问问情况。

    苏宇沮丧,古城……真邪门,算了算了,今晚先休息,浪费一晚上就一晚上吧,巩固一下境界也好。

    明日再去找人打探一下情况,城中应该也有人族,之前在门口遇到的那位人族老者,好像就在城内没出去。

    苏宇随意在椅子上坐下,此刻,“劫”字神文却是闪烁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宇心中微动,四处张望,屋中有危险?

    不会吧!

    四处探查一下,没看到什么危险啊。

    而此刻,苏宇却是没探查到,四面八方,那微弱渗透而来的死气,很微弱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,当苏宇准备修炼,取出一点点天元气的时候……忽然,呲呲声不绝于耳!

    苏宇大惊!

    这一刻,才发现了一些异常!

    艹!

    死气,很微弱,他几乎没感应到任何异常,可对方和天元气是有冲突的,此刻,迅速发生了碰撞!

    “三天内必须走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这一刻,有些恍惚,有些惊醒!

    三天内必须要走!

    为什么要走?

    因为这鬼地方,有死气无声无息地渗透进来吗?

    这哪是什么安全屋,这就是个大坑!

    不过,应该有人察觉到了异常,所以才给出了三天时间,三天内,影响应该不算太大,可一旦超过三天,也许死气会爆发的厉害,会死人的!

    难怪有人在这无缘无故地死了!

    “可怕,这要是没天元气……我岂不是一无所知?”

    而就在苏宇想着这些的时候,他的体表,忽然溢散出一道光圈,将这些微弱的死气排除了一些……

    苏宇一愣,这是啥?

    好半晌,苏宇喃喃道:“这是……过了主城门给我的奖励?”

    他仔细看了一下,9道光圈。

    此刻,第一道光圈有些微弱了。

    消磨一点点死气,这光圈有崩溃的迹象,9道光圈,所以可以抵御9次死气?

    “所以,在主城门过来的人,可以多留几天?”

    一个个疑惑,在苏宇脑海中浮现,再看这屋子……艹,这哪是屋子,这就是棺材!

    棺材!

    苏宇心中升起这骇人的想法,这古城……邪乎!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