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27章 事了拂衣去(求月票订阅)

作者:老鹰吃小鸡字数:12357更新时间:2020-06-10 10:57:36
    5月20日深夜,南元出现了第一位被暗杀的强者后裔。

    人心有些波动,不过,毕竟只死了一人,还没让大家彻底害怕、恐惧、绝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晚,苏宇和黄鹤几人围观了一阵,没多久便找了个地方暂住了下来,南元这边的酒店不对他们开放,几人也不在意,到了这境界,随便在哪都能住。

    三人找了个楼顶天台,视野很开阔的地方住了下来,苏宇随手抛出一个比武擂台,这东西以前就有人推销给他,可以当成野外住所。

    视野好,擂台开启了一些防护阵法,不深入探查,也没法探查到苏宇他们。

    黄鹤看到这东西,惊叹道:“大明府好东西就是多,浪兄,大明府还有骑乘兽卖,那东西其实也不错,空间大一点的话,弄一个在天空上飞着,那更有滋味。”

    苏宇笑呵呵道:“当然有滋味,这个你都知道,黄兄,不愧是同道中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黄鹤无言,我说啥了?

    我说的滋味,不是你说的滋味。

    咱俩说的不是一件事!

    算了,和这家伙没啥好说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高楼楼顶住下了,四周,也有人看到了,倒是有些提醒了大家,与其住在拐角旮旯的,不如住在视野开阔地,这样一来,敌人来袭,其他人发现的更快,大夏府发现的更快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是人人都愿意这样,太显眼了。

    苏宇几人,弄的那个擂台,隔着老远的,看过去都有些显眼,虽说开启了防御阵,大家没探查,可隐约间,视线好的话,还是可以看到内部几人的一些动静的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被放在了聚光灯下,也不是人人都愿意如此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擂台中。

    苏宇从储物戒中取出了床铺,茶几,很快,将一方擂台布置完成,切割成了三个小空间,笑呵呵道:“休息一晚上,明天天亮我就走人,黄兄,你们走不走?”

    那同样来自大齐府的瘦弱青年刘礼,忍不住道:“这就走?”

    什么收获都没呢。

    “不走在这干嘛?我可不想被人暗杀了!”

    刘礼有些犹豫道:“张衡也未必就真的死了,你说……他会不会误入了遗迹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苏宇微微一怔道:“不会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会?”

    刘礼朝下方那处刘礼被杀的地方扬了扬下巴,“你看啊,到现在还有不少人一直在附近围着,探查,搞不好也这么想的,就是不吭声而已,可能有人也怀疑,刘礼是不是忽然误入了遗迹。”

    黄鹤此刻也是急忙道:“别说,还真有这可能,至于储物戒,也许是被遗迹排斥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死没死的,这东西最好让日月甚至无敌去探查,前提是需要一些张衡的血液,或者他亲属的血液,追本溯源地去探查。

    强者还是有这种手段的。

    不过张衡是日月境的独子,那位日月还未必知道这事呢。

    苏宇耸肩道:“随便你们怎么想吧,我觉得这鬼地方没啥好待的,啥东西都没有,没意思!”

    “要不还是等等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你们!”

    苏宇简单收拾了一下,开口道:“今晚大概没事了,大家都被惊醒了,该干嘛干嘛,我要开始修炼了,你们修炼你们的,别干扰我!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两人都没话说,再天才,也是要修炼的。

    越是天才,越是勤奋,这也是正理。

    崔浪这种浪子,闲暇之时去浪,可浪完了,还是得苦修的,不苦修,也没现在这实力。

    三人都没再说什么,时不时地朝下方扫一眼,看的倒是清晰,外面看他们,除非意志力探查进来,打破防御阵,否则,倒是没那么清晰。

    而苏宇,盘膝坐下,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感应玉,一直在开启着。

    四周,此刻还是有人在探查他们的,当然,很不明显。

    不知道哪位山海,一直在盯着这边看。

    苏宇猜测了一下,可能是大夏府的山海,此刻在探查四方。

    等待了许久,感应玉显示,千米范围内,没有强者窥探他了。

    此刻,天色也蒙蒙亮了。

    之前苏宇探查张衡死亡的地方,不少人爆发意志力防护,倒是被小毛球闻出了几个人的味道,都去过他家。

    能正大光明去他家的,地位都不算低。

    苏宇通过一些人的交流,倒也认出了几人。

    有山海家族的,也有日月家族的。

    其中,还有山海境亲自去过的,那些人,苏宇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擂台屋中,苏宇身躯渐渐显得有些虚幻。

    旁边就是两位腾空境,这一次,苏宇没再动用幻象,而是血肉重生之术,一滴血液,无声无息的滑落,一些天元气,不断被血液吸收。

    擂台中,元气浓郁了一些。

    黄鹤两人没在意,此刻,苏宇在用元气液修炼,他们也在用元气液修炼,对他们而言,南元元气浓度太低,不用元气液,那几乎没法修炼。

    渐渐地,这些溢散的元气,在擂台中形成了一层薄雾。

    苏宇的身影,渐渐有些重合虚幻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滴水液从擂台中渗透出去。

    胆大包天的苏宇,此刻,在众目睽睽之下,再度冒险,用血肉重生制造的肉身替代了自己,本人再次潜离了原地。

    黄鹤和那刘礼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三人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在这,在顶楼,在四周还能看到一些强者的情况下,两人都相当放心,何况苏宇的这擂台,还有防御阵法,不算太强,可防御凌云袭击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哪怕山海来袭,也需要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顶楼的下水道管,苏宇再次化水,一路潜行,迅速潜离了原地。

    沿着刚刚观察到的路线,他从地底一路迅速进行土遁、水遁。

    片刻后,苏宇到了一处有些杂乱的小院中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废弃的屋子,还是主人多年没回来了,屋子有些破旧,不过此刻里面有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位腾空三重,一位凌云九重。

    凌云九重的,不是护道者就是亲属。

    屋中,此刻两人也在对话。

    “三爷爷,张衡到底是死了,还是进入了遗迹?”

    屋中的青年问了一句,带着一些疑惑和不解。

    也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若是进入了遗迹……那代表,大家都有希望进入的。

    屋中,老人也不是太确定,开口道:“现在还不好说,张家的那护道者,现在大概也不是百分百确定,不过无论如何,还是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青年笑道:“大家都很警惕,何况还有三爷爷在,哪怕是日月,真要动手,也会引起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无大错,何况,真要是潜行能力极强的强者,遭遇到了,哪怕我,也未必有任何抵御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应声,很快又道:“三爷爷,您觉得,苏宇的遗迹到底在不在南元?还有,我们之前去他家,我倒是觉得有个突破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那陈浩?”

    老人问了一句,青年点头,“我们在苏宇家中,发现了不少陈浩留下的东西,书籍,甚至包括两人的合影,陈浩的衣服,说明这陈浩和苏宇关系匪浅……”

    暗中,苏宇心中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有吗?

    他没太在意。

    浩子那家伙,有段时间就住在他家,和他一起修炼的,苏宇还真没在意,那家伙是否有东西遗落在他家了。

    至于书本之类的……这个应该有。

    那家伙之前带着书到他家看,后来可能没带走,当然,那家伙可能是故意的,然后说自己书丢了,然后不用看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和陈浩关系都很好,拍过照,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苏宇之前也没深入思考这些,这些东西都在家中,他还真没太在意,也没想着把家中的东西都给带走,真要带走,他和父亲的合影也早就被他带走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,居然找到了这个,这意思……要去找浩子?

    “三爷爷,您说,陈浩知不知道这些情况?我也暗暗打探了一下,这陈浩,原本只是个资质普通之辈,能不能考上高等学府都难说,可如今,听说在龙武学府,进步飞快,都已经到了万石境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迟疑道:“龙武学府的学员……不太好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去龙武学府,马上就是假期了,陈浩应该会回来吧?或者说,半道上……不等他入城。”

    “慎言!”

    老人警惕地四处探查了一下,很快道:“别乱说话!倒是可以问问,至于其他的,毕竟是在大夏府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懂,我就是说一下,发现陈浩和苏宇关系密切的,未必就我们,我们去的虽然比较早,可当初第一个潜入进去的家伙,也许也发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暗中的苏宇,心中再次震动。

    失策了!

    他其实做了很多准备,包括去大夏府之后,和浩子也拉开了距离,给陈浩一些资源,也是通过夏虎尤,不是自己直接去和陈浩交流。

    可他没考虑到,南元成了焦点之后,他和陈浩关系好,这东西很难隐瞒住的。

    加上家中发现了一些陈浩的东西……一个万石,很难搞定吗?

    陈浩有什么?

    什么也没有!

    就一个刚进入万石不久的父亲,是的,陈浩的父亲才刚进入万石境,在南元来说,不算弱了,可对这些人而言,这算什么?

    算个屁!

    一个万石武者的家族,这也叫家族?

    陈浩身上,最麻烦的身份是龙武学员,其他的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宇默默潜伏着。

    此刻,天色已经有转亮的趋势了。

    凌云九重!

    很强!

    但是既然盯上了这人,苏宇自然是有些把握的。

    这人,不是文明师,是战者。

    战者,意志力不算强大。

    一击击溃对方的意志力,眩晕瞬间,那就有把握干掉他。

    当然,动静可能不会小!

    至于那腾空三重……算个屁,苏宇随手杀他。

    “浩子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心中默念一声,不能让他回来,那家伙现在给我老老实实待在龙武学院!

    他朋友不多,浩子算是最容易对付的一环,没家庭背景,没太强的天赋,没实力,偏偏和苏宇扯上了关系,他会很麻烦的!

    “失策!”

    早知道,应该将家中的东西全部清空,可走的时候,他没想过,自己一辈子真的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还是想回来的!

    他还想让家里保持原样,等父亲回来,自己回来,也许……带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,那时候,也许还能在家中,看着父亲穿着围裙,再给他烧一顿饭。

    而今,这一切都破碎了。

    他的美好幻想,都成了幻想,他不想破坏的温馨,倒是给陈浩留下了一些隐患。

    眼前这两人盯上了陈浩,还有其他人吗?

    可能有!

    起码,还有人比他们更先一步进去。

    “三爷爷……天都亮了,您休息一会吧,我也去做早课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欣慰地点点头,孺子可教!

    再忙,再乱,必有的修炼还是不能少的。

    强者恒强!

    不一直进步,不一直修炼,如何强大下去?

    “那你去修炼吧,南元元气薄弱,用元气液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!”

    青年转身,刚要离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老人眉头却是紧皱起来,隐隐约约间,有些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静”字神文,被苏宇发挥到了最大作用。

    静心!

    无碍!

    老人的头顶,一柄锤子,在阴字神文的遮掩下,此刻,猛然一锤子落下!

    直到锤子落下,老人才感受到了那种清晰的危机感!

    很强烈的危机感!

    他不是文明师,他是战者,此刻,元气瞬间爆发!

    可就在这一刻,小锤子已经落下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无声的轰鸣,却是震荡着老人的意志海,他意志海不强,瞬间被震的晕眩过去。

    锤子中,小毛球瞬间突入他的意志海,噗嗤一声,穿透了他的意志海。

    老人眼神先是骇然,接着化为茫然,再接着,化为……死寂。

    不过,肉身还是按照惯性,继续爆发元气!

    元气爆发强烈!

    苏宇没管他,青年根本都没来得及反应,他的影子突然暴起,一击击碎了他的心脏!

    下一刻,小毛球直接击破了他的意志海。

    老人还不算彻底死亡,只是意志海彻底破碎,他肉身其实还活着。

    若是遇到无敌大能,也许可以恢复他的意志海。

    而苏宇,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。

    不杀了老人,一旦被恢复,很容易暴露一些东西,比如让他意志海震荡的锤子,比如穿透他意志海的小毛球。

    杀了青年的瞬间,苏宇暴起,阳窍微微开启,力量爆发,一击轰出!

    轰隆一声!

    全力以赴的一击!

    肉身八铸的苏宇,此刻,附加了“力”字神文,又开启了阳窍,这一瞬间,爆发的力量,超过了5000窍之力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老人肉身直接被打爆!

    元气开始炸裂,席卷四方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苏宇也感受到了,有强者迅速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耽误,火焰一闪而逝,泯灭一切。

    迅速土遁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杀了一位凌云九重!

    虽然是偷袭,虽然是战者,可此时此刻,苏宇依旧兴奋,我再也不是那个做什么都需要忍气吞声的小人物了。

    我自己有足够的实力,去摆平一些东西!

    当然,遭遇文明师,他的小锤子作用会被削弱,大概率做不到突袭击杀一位凌云九重的文明师,那没事,现在能杀战者,杀文明师,那也是迟早的事!

    他不后悔杀人!

    他只后悔,自己还是考虑不周,也许会把自己的朋友,给拖下水,浩子那家伙,自己得赶快通知他,让他不要回南元!

    是的,快要放假了。

    如今,都已经5月底了,浩子可能会很快放假回南元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宇遁走的瞬间,一位日月境强者赶到。

    大夏府的日月!

    眼中神光闪烁,日月轮转,气血爆发,覆盖四方!

    而此刻,这日月眼中,有些光影回溯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他看到了一只手,一只一击击碎了老人肉身的手,很快,一切消失,老人肉身破碎。

    这日月强者,皱着眉。

    爆发力很强!

    一击斩杀了一位凌云九重!

    这凌云九重,实力不算太弱,战者道强者,接近万窍的实力了。

    是的,接近万窍之力了!

    太弱的战者,也不会出现在一些大家族中。

    可此刻,依旧被人一击击碎了肉身。

    日月境统领没看到太多,却是隐约觉得有些不对,这被杀的凌云,好像有些不太对劲,之前可能就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文明师?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文明师!”

    “意志力遭受了重创,让他有些眩晕呆滞,之后,才一击破碎了他的肉身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其他人也纷纷赶到。

    一个个意志力或是元气扫荡四方,有人急忙道:“大人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静!”

    日月境统领低喝一声,没理他们,随时一抓,抓到了一些炙热的气息残留,喃喃道:“火焰神文,对方有一枚火焰神文!”

    说罢,冷冷道:“是文明师下的手!实力大概在山海左右,并非日月!意志力很强大,瞬间破碎了王琛的意志海,肉身应该不算太强,可能是凌云境肉身,最多和王琛肉身相当,也许还弱一些,当然,不确定是否是全力……”

    山海境的意志力,凌云境的肉身。

    当然,苏宇的意志力没那么强大。

    不过,这日月统领是根据王琛被瞬间击溃了意志力来判断的,不是山海境意志力,很难瞒过王琛,战者,也是可以用元气爆发,抵御意志力侵袭的。

    王琛直到死亡的瞬间,才爆发了元气,这代表对方瞒过了王琛,避开了王琛的危机感应,那可能就是山海境做的。

    日月统领说着,意志力横扫四方,传音四方道:“你们都不要乱动!南元……已经失控,诸位最好都给我留在原地!”

    这统领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他来的很快,可对方遁逃的更快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对方也留下了很多讯息。

    文明师,山海意志力,凌云肉身,火焰神文,可能还有一枚土遁神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,他眼神微变,山海意志力……山海意志力!

    杀王琛,杀张衡……

    不止他,这一刻,有人低沉道:“那个杀手来了?”

    哪个杀手?

    杀天升海,杀大唐府,杀大商府山海的那位杀手!

    是他?

    肯定是他!

    否则,谁敢在一位日月的眼皮子底下,暗杀一位凌云九重!

    那家伙来了?

    疯了!

    那家伙来大夏府了吗?

    按照行程判断,大商府距离大夏府不远,对方前两日杀了大商府一位山海,那现在再来南元,好像也合情合理,行程上能来得及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来这了?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,人心惶惶!

    一位可以暗杀山海的存在!

    不,是杀过山海高重的存在。

    很多人在找他,却是没发现他在哪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有人语气低沉,其实,很多人,隐约间有那么一点猜测,却是不敢说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陈永!

    之前,六翼神教杀陈永,路过几处,死了几位强者,后来,随着六翼神教的人被击杀,日月逃离,依旧有人被暗杀,陈永的嫌疑……其实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今,南元……杀了王琛他们,为什么要杀王琛他们?

    南元……和陈永也有牵扯的。

    苏宇!

    一些人,心中惊惧。

    不是人人都猜的到,但是,有人根据一些线索,猜到了,可能是陈永做的,可陈永有那个实力吗?

    那现在,是不是代表陈永来到南元了?

    这日月统领没吭声,没理会,此刻,依旧四处探查,却是微微有些恍惚,是谁?

    真的是……陈永吗?

    为什么要这样?

    他认识陈永的!

    心中想着,他取出了传音符,这一次,他直接传音给了夏侯爷、

    “侯爷,南元出现杀手,暗杀了王琛、张衡几人,疑似……在其他几地暗杀将领的那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夏府。

    夏侯爷微微一怔,暗杀?

    他侧头看向南元方向,皱着眉头,眼神有些阴郁,是……陈永吗?

    这么肆无忌惮地暗杀人,迟早会出事的。

    刚想着,他又收到了一条讯息。

    “侯爷,大吴府一位山海被人暗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消息一来,夏侯爷愣住了,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有人浑水摸鱼吗?

    他之前也猜测是陈永干的,可现在……大吴府和大夏府距离还算挺远的,陈永再厉害,能做到瞬间在南元杀人,然后又跑去了大吴府杀人?

    夏侯爷皱着眉头,事情,越来越复杂了。

    是有人想暗中把这水给搅浑了?

    可是,谁会做这种事?

    在南元杀人……有意义吗?

    南元有什么,可能有遗迹,可夏家的人在,你就算杀光了所有人,又能如何?

    夏侯爷有些乱糟糟的,传音南元的日月道:“不是同一人,刚刚,大吴府的一位山海被人暗杀了!查,好好查一下,对了,这几人被杀,你没任何发现?”

    “凶手应该还在城内,我布下的大阵,没有被破坏的迹象。所以凶手必然还在城中!”

    “那是张衡这些人发现了什么?有没有什么共同点?或者其他的线索?”

    “共同点?”

    此刻,那日月境强者,思考了一阵,许久,传音道:“要说共同点,自然都是来寻找遗迹的,另外……好像没了,或者是真的发现了点什么我们没发现的东西……他们好像都去过苏宇家中,不知道是否有什么发现。”

    城主府中。

    夏侯爷敲着桌子,都是来找遗迹的,都去过苏宇的家中……

    他眼神闪烁了一阵,都去过苏宇的家中。

    许久,夏侯爷叹息一声,传音道:“不用查了,带人撤离南元,告诉所有人,夏家不管了,除了不许动南元人,其他的,随便他们!放开封锁吧!”

    “侯爷!”

    “按照我说的做吧!”

    夏侯爷说了一句,不再去说。

    靠在椅子上,夏侯爷哂笑一声,是谁做的?

    苏宇派来的人吗?

    他不知道,只是有些猜测,不过……死就死了,跟我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既然你们非要去找遗迹,那你们找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元城中。

    这日月境统领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不管了?

    这……合适吗?

    尽管心中迟疑,这统领还是环顾一圈,冷声道:“我已请示侯爷,侯爷的意思是,大家既然自己要来,夏家也没保护诸位的义务和责任!既然找不到,大夏府也不会耗费太多的精力去找!诸位,自己自求多福!”

    话落,腾空而起,消失在了众人眼前,声音传来:“龙武卫,撤离南元,不得在南元伤人,破坏了什么,百倍赔偿即可,其他的……诸位随意!”

    话落,人已经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而城中,一些龙武卫迅速开始撤离。

    此举一出,所有人面面相觑!

    夏家……不管了?

    该死的!

    刚刚被杀了一位凌云九重境,夏家居然不管这些事了!

    夏家不管,他们怎么办?

    那人,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台上,苏宇从擂台中走出,皱眉道:“夏家要撤了?这不负责任,这要是撤了,我们也太危险了,天都亮了,我要走了,你们走不走?”

    黄鹤也是一脸震撼道:“我去,夏家居然真不管了,这……这在夏家的地盘上杀了人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没好气道:“杀的又不是夏家人,都不是大夏府的人,你们觉得我们来找遗迹,夏家会很爽?夏家自己不出手就是好事了,现在别人替他们出口气,换成我是夏家的人,我也不出手!给你们在这待着去,指不定死多少人呢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黄鹤无奈,点头道:“也是,夏家不出手就是给面子了,别人来杀人,他们大概也不会在意,是得走了!太可怕了,这可是凌云九重,说死就死了!”

    “对方最弱也是山海境了,可能真的是日月,难怪夏家懒得为了我们,和人作对,这摆明了是告诉杀人的家伙,你尽管杀,我们不管了!”

    黄鹤郁闷,跑路吧!

    再留下来,谁知道下一个死的是谁。

    小小的南元,潜藏着一位能秒杀凌云九重的家伙,太危险了!

    而苏宇,也直接收起了那擂台。

    看向下方那些乱窜的家伙,喊道:“有没有人跟我们一起去大夏府的?府城!路上不太安全,我怕死,有没有哪家有山海高重护道的兄弟,跟我们一起去的?”

    “愿意跟我一起的,我送文兵,玄阶的!”

    苏宇再次大喊一声,“玄阶文兵,很值钱的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之前还慌乱的一些人,忽然有人问道:“崔兄……文兵……你自己打造的?”

    玄阶文兵大家都有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可崔浪忽然说送玄阶文兵……他是铸兵师,这一点知道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苏宇笑道:“当然!难道我还要买不成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少山海都看向他。

    玄阶铸兵师!

    是,这是没地阶铸兵师牛,可整个大夏府,也就一位地阶铸兵师!

    玄阶,在铸兵师领域,那也是中流砥柱了!

    有山海惊讶道:“崔浪,你真进阶玄阶铸兵师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

    苏宇也不客气,玄阶铸兵师地位不低的,此刻的他,翻着白眼道:“用得着骗你们?有没有山海高重愿意护送我们一程的,我送玄阶文兵……当然,玄阶初等的,其他的打造不出来!”

    玄阶文兵不算什么,有山海直接道:“护送你过去没问题,来我们家做几年客卿如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没好气道:“想什么呢!还做客卿,大明府让我留下当中级研究员,我都没答应,你们做梦呢!不干拉倒,反正我要走了,你们自己爱留下就留下好了,这鬼地方,越来越危险了,夏家跑了,山海之下的,都小心一点,瞬间被杀,想求援都来不及!”

    有人有些遗憾,玄阶铸兵师啊!

    这家伙,不愧是能勾搭日月九重孙女的浪子,有资本啊。

    大唐府那位知道这小子晋级玄阶铸兵师了,大概率也不会再反对了,这小子这么年轻,地阶有望啊!

    真到了地阶,大唐府情况和大夏府差不多,也就一位地阶铸兵师,那崔浪去了那边,也是大爷级的人物了,地阶铸兵师,地位绝对不比日月低。

    苏宇再次道:“有没有?就没人要去大夏府府城看看热闹的?那洪阁老不是要开多神文学院吗?那万族学员不是要来了吗?诸位,不去看看热闹?一起啊!”

    “真指望在这找遗迹呢?真能那么轻易找到,早就来无敌了,还能轮到你们?”

    苏宇喊道:“我可是要走了,太危险了!到底有没有人走?”

    他说了几句,有人想了想,笑道:“崔兄,我们一起!”

    苏宇朝那边看了看,笑道:“原来是周兄!那这就没问题了,圣地学员,还有圣地山海护送,哈哈哈,这就安全了,多谢多谢!”

    苏宇踏空而起,黄鹤两人也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很快,苏宇在周红波面前落下,笑道:“周兄,好人啊!那麻烦你们了,需要的话,我可以为你定制打造一柄文兵,当然,我想周兄也不缺玄阶文兵……”

    周红波轻笑道:“玄阶文兵,没人嫌多,多谢崔兄了。也恭喜崔兄,晋级玄阶铸兵师,很了不得,人境地阶铸兵师不超过50人,玄阶铸兵师多一些,大概也就千人左右。分散到各大府,其实也没多少,崔兄如此年纪,晋级玄阶,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玄阶的,大概就这数字。

    千把人!

    分散下去,一府也就三十左右。

    真论起数量,比山海要少。

    苏宇笑呵呵道:“没啥,大夏府铸兵师少,可大明府……玄阶铸兵师一大把,光我知道的就有50多,不值钱,何况我才是初级,咱们大明文明学府,地阶的现在都有两位活着,还有没有其他的,我都不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“大明府铸兵一系实力的确惊人!”

    周红波点头,他身后的那位山海,之前对苏宇也没什么表示,此刻,也淡笑道:“崔小友的确在此道上有极强的天赋,若是愿意,我可以引荐小友加入求索学院,担任铸兵学院的中级研究员。”

    旁边,那位来自战神学院的妇人也淡笑道:“小友若是愿意,我也可引荐小友加入战神学院铸兵系。”

    30多岁的玄阶铸兵师,还是很有前途的。

    跟着苏宇来的黄鹤和刘礼,都是一脸羡慕。

    大爷的,人才就是人才啊。

    到哪都不虚!

    两大圣地的阁老,都愿意为崔浪引荐加入,真够有面子的。

    苏宇却是敷衍道:“那个……再说吧,谢谢二位前辈,不过我闲散惯了,真要愿意去哪干活,还不如去大唐府认个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没话说了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说着,苏宇笑道:“几位不在南元再找找了?我是说其他人危险,你们是圣地的,可未必有什么危险,还敢对圣地之人动手不成?找死呢!”

    周红波摇头,笑道:“不用了,而且……留下来,也许真的会有一些危险。”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一眼苏宇家所在的方向,轻声道:“尽快离开吧,可能是有人不愿意我们留下,不知是他本人,还是……其他人?”

    他们也在思考,到底是谁做的?

    苏宇其实还是有很大嫌疑的,这些人来南元,就是为了找他的遗迹的,当然,苏宇有这个能力,指使一位暗杀强者为他暗杀人吗?

    大明府干的?

    大明府为了苏宇,这么疯狂?到境外杀人?

    在境内就算了,在境外派人杀人,这被发现了,大明府也要遭到一些麻烦的。

    至于崔浪,是大明府来的,他也懒得说这些了。

    苏宇笑道:“那我就不说什么了,反正我要走了,这地方搞不好还要死人,走的越快越好,我可不想趟这浑水,自讨苦吃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一声,看了看其他人,走吗?

    不走的话……找机会杀光你们!

    而此刻,许多人其实也打起了退堂鼓,要不还是离开吧?

    夏家不管的话,在这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很快,苏宇这边,又有几人凑了过来,一起上路,去大夏府府城看看,在南元这边,强者太少,大夏府又不管,到了大夏府府城,大夏府还能不管吗?

    何况,府城那边,现在外来的日月也不少,比这安全多了。

    很快,这边聚集了十七八位天才和护道者,一起走人算了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