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26章 凶杀案(万更求订阅)

作者:老鹰吃小鸡字数:10812更新时间:2020-06-09 21:02:29
    走出家,苏宇看了看天空,天色已暗。

    今晚的月色,看来很美。

    月黑风高杀人夜啊。

    就是恐怕有些难杀!

    山海之下还好说,山海之上……难啊!

    至于谁闯入了他家,为了什么,是好是坏……我需要知道吗?

    我只知道,我这主人没答应。

    主人没答应,不问自取便是窃。

    走出了小区,黄鹤还在小区外等着他,看到他出来,急忙道:“浪兄,有什么发现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苏宇笑道:“破屋子一座,这地方要是有遗迹,我他么倒立都行!”

    “话可别说的太满了。”

    黄鹤提醒了一句,一切皆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苏宇笑了一声,回头看向夏兵,笑道:“小哥,哪些人来过苏宇的家?回头和苏宇说一声,也算我没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!”

    夏兵冷着脸,并不愿意说。

    苏宇耸耸肩,笑道:“那算了,就算有什么好东西,我怀疑也被夏家拿走了,苏宇屋子在这这么久,夏家想拿走什么,早就带走了,还能轮到咱们?”

    夏兵冷冷道:“你少污蔑夏家,真以为夏家奈何不得你们?”

    苏宇失笑道:“得得得,当我没说,我怎么就污蔑夏家了?本来就是,外人都来了一大堆,夏家没进去过?闹呢!我看那屋子都快被拆了,又不是没人进去过。”

    夏兵不语。

    有些事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知道了,他也不想和这外人说什么。

    等苏宇他们走了,他回头看了看那小区,看了看苏宇家所在的地方,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夏家有没有强者来查看过,但是他知道,夏家后来默认了一些人进入,没再管。

    有背景的,有来头的,想找关系进入的,后来都给进了。

    而今,苏宇的房子,对一些有来头的人而言,并非禁地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夏家为何会如此做,为何会妥协,难道是因为苏宇已经离开?

    他不知道!

    夏兵一直低着头,对夏家的信仰,对夏家的崇拜,随着这半年来的变化,有些东西正在变化。

    夏家……好像不再是那个夏家了。

    夏家的刀,真的不利了。

    在夏家境内,在南元,任由一群外人肆虐,他不知道夏家在想什么,可他知道,很多兄弟都很失望,很多兄弟都憋着一口气。

    夏家,非要这么软弱吗?

    府主在哪?

    夏小二,不配当这个代府主!

    他们不认!

    昔日也许还认,现在不认,夏小二不配,他丢了夏家的人,丢了大夏府的人,夏兵都一度怀疑,是不是夏小二收了别人的钱,否则,苏宇的家,为何能让人进去?

    而今,大夏府已经是沸反盈天,侯爷看到了吗?

    听到了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宇没走,和黄鹤一起,四处转悠。

    很正常的举动,到处看看,这南元到底哪里有遗迹,也许运气好就遇到了呢。

    城内,不止苏宇如此,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一边走着,苏宇一边笑道:“黄兄,这小破地方,这次到底来了多少人?有没有日月境大拿?”

    “山海有,日月还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黄鹤笑道:“好歹也是人家夏家的地盘,来几个山海护道也就算了,还能来日月境?日月来多了,还指不定觉得你是来干嘛的呢?大明府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,朱家以万族教的名义,一下子干掉了5个日月,说实话,这5位日月,就都是万族教的?”

    那可不好说!

    说不定就是哪家潜伏进来的呢。

    结果都被干掉了,你有话说?

    “没日月?夏家的日月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清楚了!”

    苏宇笑了笑没再问,你不清楚,我清楚,距离我在1000米范围之内,此刻,对方正在探查我,这应该就是夏家的日月吧?

    上次的那位老人?

    上次离开的时候,对方说愿意出手,苏宇拒绝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挺好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,还不好面对对方。

    夏家的日月在这,可我的房子……被破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夏家自导自演,还是真有强者潜伏进来了?

    谁知道呢!

    苏宇走着,边走边问,看到一个人,不熟悉的,也问问看是谁。

    各大府都有人来,都有年轻天才到来,都有强者护道。

    有的凌云护道,有的山海护道。

    日月的倒是没有,好歹也是在夏家的地盘,没那么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走了一阵,苏宇看天都黑了,笑眯眯道:“黄兄来的早,知道南元这小地方,哪里有好货色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懂得!”

    苏宇挤眉弄眼,“这都不懂?跟我装呢?”

    黄鹤这下懂了,无奈至极,你他么还真的是来游山玩水玩女人的啊!

    “有一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黄兄懂我!”

    黄鹤无言以对,艹!

    半晌才道:“正常休闲的地方,我不知道有没有浪兄需要的服务,不过……按按脚的地方还是有的,浪兄要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啊!”

    苏宇笑道:“一起!我请客!看看情况,我这人可是很挑的,不行的话,那就按按脚,放松一下,赶路几天也累了。”

    你累了?

    我看你衣服都是雪白的,你累了?

    黄鹤很无语,都不知道要不要搭理他了。

    黄鹤也是腾空境,不过没苏宇表现的强,腾空五重的样子,苏宇走着走着,忽然道:“那个……咳咳,黄兄,忘了问了,你哪家的?黄家不少,你哪个府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黄鹤心累,还是自我介绍了一下道:“我是大齐府黄家的,我们见过一面的,浪兄大概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齐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想了想,点头道:“想起来了,安平历344年我好像去过一次,那次认识你的?”

    “见过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都7年了,我不记得多正常,你又不是什么美女,黄家,大齐府黄家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想了一会才道:“有点印象了,大齐府大将军好像姓黄,你是这个黄家的?那行啊,你老祖宗也是日月啊,日月后裔,我还以为你是一般家庭呢。”

    黄鹤笑道:“不能和浪兄比,我老祖宗……说实话,跟我距离有6代了,关系其实有点远,后裔……那也得三代之内,四代五代的关系其实就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,又不是16代。”

    苏宇笑了一声,“你没带护道者?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人人都有护道者。”

    黄鹤笑道:“一般情况下,得是天才,或者家族子嗣少的,家族子嗣多,自身又废物,哪来的护道者?浪兄说呢?”

    “也是,我就没有!”

    苏宇遗憾道:“我还想让我那便宜师父给我安排一位山海呢,结果他不答应,可惜了,不然我也带着护道者装一下威风。”

    说说笑笑间,两人进了一家会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苏宇一脸失望,传音道:“算了,今晚就按按脚吧,黄兄,一起还是分开?今晚休息一晚上,明天早上,咱们去全城搜索一下看看,我再去找找苏宇的老师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黄鹤也没啥意见,其实没报太大希望。

    和苏宇分开了休息。

    苏宇留了两位技师,打着哈欠道:“给我按按脚,累了好几天了,技术好,回头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两位大妈很开心,卖力地搓了起来。

    黄鹤走出门,心中暗笑,这下也好,真要和你这家伙一起去那种地方,你这家伙嘴巴大,搞不好明天满城风雨,都知道我们去哪了。

    南元又不大,这家伙不要脸,他还要呢。

    故意带苏宇来这的!

    都是大妈级的按摩师,别说,技术不错。

    苏宇打着哈欠,吐了口气,渐渐地,两位大妈眼前有些昏暗起来,很快,两位大妈回神,苏宇还是苏宇,靠在按摩椅床上打着哈欠,有些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而此刻,一阵微风拂过,两人都没察觉到异常。

    别说他们,隔壁的黄鹤都没察觉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“血”字神文制造幻境,“静”字神文摒弃生息,敛息术、阴影神文都在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此刻的苏宇,消失在了会所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感应玉发挥到了最大作用。

    苏宇如同隐形人一般,迅速消失在所有人眼前,这一刻,地下水沟中,臭气熏天,一股水流流淌而过,脏又如何?

    他心中压着火!

    脏,他又不是什么大家子弟,真以为他没吃过苦?

    化水!

    水族的天赋技,配合上“水”字神文,水中,苏宇的敛息术更是达到了巅峰,旋龟一族的敛息术本就极强。

    此刻,各种神文、天赋技配合之下,苏宇游荡在这个空旷而又臭烘烘的地下。

    根据之前和黄鹤走的路线,他也知道了一些大家族的人住在哪,当然,很多人根本不找地方住,南元人不欢迎,不给他们住,有些家伙自己在城墙附近搭帐篷。

    或者干脆不睡觉,夜里也在四处游荡。

    苏宇四处游荡一阵,心中没拿定主意。

    对付谁?

    杀谁?

    游荡了一阵,苏宇有了决定,其他人的气息,他还没辨别出来,没找到。

    可今日闯入自己家中的5人,他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……你们只是觉得,只是个破屋子,破房子,踩到了什么,那都是废物,没用的东西,而对我而言,这是我的回忆,我的青春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游荡着,忽然暗暗笑了笑,我不需要理由。

    为何需要理由?

    你们知道是我家,非要进去,那我……就能杀你们!

    求索境的,战神殿的?

    有大来头吗?

    不知道!

    杀了他们,会引出强者吗?

    不清楚!

    乱就乱呗!

    大夏府更乱一点好了,让你们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正想去找那几人,苏宇微微一怔,此刻,眼前浮现出一枚神文,这是有人在用神文探查地下。

    脑海中,小毛球忽然道:“这神文味道,我熟悉,之前吃的土里面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无言,我要去杀那几个人,忽然送上门来了一个。

    神文,这是说,上面有个文明师?

    在探查地下?

    苏宇查看了一下感应玉,太弱,他没怎么在意,是有人在上面,腾空境而已。

    上面那位腾空,去过自己家?

    苏宇踌躇了一下,算了,遇到了,算你找死,非要这时候送上门来,不然,今天还没准备收拾你。

    至于是谁……那不重要。

    哪怕是夏家的人,没经过我的允许,闯入了我家中,我也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情分……那是对夏虎尤的,其他人没有什么情分可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面上,土地微微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正在探查地底的那位腾空境青年,微微凝眉,神文具现,再次仔细探查了一下,有点动静?

    此刻,他的影子渐渐黑暗了一些,却是没能引起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而藏身影子中的苏宇,也看到了对方的相貌。

    白天没见过,不熟悉。

    腾空七重的实力,不算弱了,看样子年纪不算太大,可能也就30岁左右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天才!

    管他呢!

    青年皱眉,继续探查着,直到此刻,依旧一无所知,大周王的“静”字神文,此刻发挥了极大的作用,丝毫危机感都没有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继续探查的时候,一抹幽色,忽然从影子中窜出!

    噗嗤一声!

    低不可闻!

    青年眼睛陡然瞪大!

    嘴巴张合了一下,低头,此刻,心脏已经彻底破碎,意志海中,所有神文瞬间消失,而意志海,也在瞬间后,被彻底摧毁!

    被摧毁的意志海,自然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哪怕有神文,也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!

    一眨眼,一瞬间,青年死了。

    苏宇不认识他,不知道他是谁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此人曾闯入过他家中,至于是敌是友……没我同意就去我家的,没有朋友!

    他的朋友,不会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何况,不认识的朋友,算什么朋友?

    苏宇什么都没拿,一抹火焰一闪而逝,青年彻底消失了,而苏宇也随风而去,所有的一切气息,被他泯灭消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苏宇回到了会所。

    幻象消失,苏宇躺在了床上,继续享受着按摩。

    隔壁,黄鹤则是在默默修炼,没任何察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苏宇离去后不久。

    一位山海境强者,瞬间抵达此地,微微皱眉,山海强者穿着龙武卫服饰,身后,很快来了几人,“大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其他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山海强者,微微皱眉道:“刚刚此地有一股腾空气息,忽然就没了!”

    其他人迅速探查了一下,很快,各自摇头,没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这山海强者皱眉了一会,忽然消失了一股腾空气息,他也没细细探查,但是大夏府,对这些人所在的位置,多少有些掌握。

    在这的,之前应该是谁?

    正想着,一位山海破空而来,是老人,见彻底聚集了一些龙武卫,微微变色道:“谢大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龙武卫的山海强者姓谢,闻言淡淡道:“刚刚此地好像消失了一股腾空气息,不会是你家的吧?”

    “消失?”

    老人微微一愣,忽然消失?

    他不敢怠慢,急忙取出传音符,迅速开始传音。

    片刻后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传音符……碎了!”

    他心中有些惊骇,碎了!

    他急忙道:“谢大人,你……你确定此地忽然消失了一股腾空气息?”

    谢姓山海淡漠道:“有些感应,不太确定!你们这些外来者的事,我们不插手!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

    虽然都是山海,此刻,老人却是依旧称呼对方为大人,一脸惶恐道:“大人,我家将军就这么一个儿子,大人,你帮我找找看,我家将军必不会亏待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谢姓山海嗤笑一声,“与我何干?自己找去!大概率……死了吧!”

    说的毫无诚意。

    可能是死了!

    他也意外,就那么一瞬间,气息就没了,他没感应到第二股气息。

    人没了?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位龙武卫忽然道:“大人,这里有一枚储物戒!”

    说着,在旁边的小水沟中,捞出了一枚储物戒。

    那老人看到储物戒,脸色剧变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!”

    麻烦大了!

    这……真的死了?

    老人来自大金府,而之前被杀的青年,是大金府府军将主的儿子,那位将主,也是日月强者。

    儿子腾空七重,刚好30岁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,腾空七重,算是顶级天才了。

    对方要来南元赌赌运气而已!

    死了?

    就这么死在这了?

    谁干的?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再变,急忙夺过那储物戒,仔细辨别,下一刻,意志力探查进去,脸色再次变了,确定无疑,里面东西是少主的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他是山海,地位不低,在将军府,也是大总管级别的人物。

    可把少主带来了,一眨眼,对方就死了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少主晚上会来探查,他也会在其他方向探查,距离不算太远,可现在……少主死了?

    老人惶恐!

    谢姓山海也是摸了摸下巴,有些疑惑,自己没发现,难道还是日月杀人?

    不至于啊!

    上次被日月调虎离山之后,现在,城中的暗卫统领很警惕,有日月潜入,现在很难瞒住统领大人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,老人忽然有些失控,尖锐道:“谢大人,请谢大人派人严查!凶手一定还没走远,一定还在城内,请谢大人严查,将军就这一位独子……”

    谢姓山海见他有些癫狂,皱眉喝道:“安静!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!此事我会安排人追查,至于查不查的出来……再说!”

    的确需要查!

    无声无息地干掉了一位腾空,这种人在城内的话,外来人危险,大夏府的人也危险,还是要严查的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为了对方。

    死都死了,大金府的将主,还能管到大夏府?

    谁让你们来的!

    “谢大人!”

    老人声音有些尖锐,“不找出凶手,我家大人必然不会善罢甘休!”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老人低着头,咬着牙,“可我家少主,就在南元城内失踪了,无声无息,连我也没任何感应,大人第一个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怀疑我杀的?”

    谢姓山海冷冷道:“想杀你们,早就杀了!还用等到现在?还需要暗杀?张民,你考虑好了再说话,龙武卫是夏家私军,护卫军,你在污蔑夏家?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老人咬的牙齿都出血了,“我没这意思,可现在人没了,谢大人……无论如何,龙武卫也需要查到凶手,否则,也许还会有下一个受害者,我一家言轻,可其他人也出了事……夏家也担待不起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谢姓山海冷笑一声,“这就不劳你费心了!死就死了,死的又不是日月无敌,有什么担待不起的!何况……早就提醒你们,你们自己的事,我们不掺和,谁知道是不是你们当中有人暗下杀手,狗咬狗,一嘴毛!”

    懒得理会他,谢姓山海喝道:“来人,封锁此地,严查!”

    说归说,查还是要查一下的。

    目前还不知道谁下的杀手,若是查不出来,夏家也丢人,而且可能是有人故意想搅浑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会所中。

    苏宇正享受着按摩,忽然门被敲响,黄鹤急忙进门道:“浪兄,外面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苏宇睁眼,打着哈欠道:“出事了?遗迹被发现了?火急火燎的干嘛,发现就发现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朋友告诉我,张衡死了!”

    “谁死了?”

    “张衡!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我熟悉吗?跟我一起去浪过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是大金府府军将主的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不慌不忙的,起身,穿上了鞋子,随手丢了两滴元气液出去,笑呵呵道:“二位大姐,没钱,元气液结账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两位大妈大喜过望!

    在这人人修炼的年代,谁还不认识元气液,这是硬通货,一滴买他个10万安平币没问题!

    哪有任何问题!

    苏宇起身,见黄鹤有些急躁,不由道:“死了就死了,你急什么?搞不好就是大夏府干的,难道和大夏府打起来了?那我们得赶快亮明身份跑路!大夏府要下杀手,也得顾忌一点,我可是日月九重境强者的孙女婿……”

    黄鹤都被他气笑了,这时候你是日月九重的孙女婿了?

    要点脸吧!

    “不是夏家,夏家要杀我们,还用暗杀的?夏家既然说了不管,大概率不会插手的,我是担心,有人想搅浑水,暗中杀人,这就麻烦了,我们俩可没带护道者,这就很危险了!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!”

    苏宇笑道:“说句不客气的,寻常凌云遇到了我,谁生谁死还很难说!哪怕凌云高重,多少也得有点动静,一下子就引起别人注意了,还能强杀我不成?山海日月,嘿嘿,我可不是没底气,我那便宜师父,多少给了我点好东西,打是打不过,可我能逃啊,等我逃了,让他们好看,别怕,你浪哥在这呢,罩着你!”

    苏宇笑哈哈的,压根不在意。

    跟着黄鹤一起出了门,此刻,街道上,也不断有修者飞驰而过。

    很快,有黄鹤的熟人赶来,急忙道:“就在前面,张衡失踪了,到底死没死难说,十有八九死了,连储物戒都丢下来了,现在龙武卫也在追查,那家伙可是腾空七重,比我们还强,居然无声无息的被人杀了!”

    这青年也很着急,看向黄鹤道:“黄兄,这地方死人了,恐怕不好留下了,要不走吧?”

    苏宇无语道:“走?现在能走的了?走了搞不好被人怀疑是你做贼心虚!大家都在查,怕什么!对方杀了一个人,还敢再杀人不成?黄兄,这胆小鬼谁啊?”

    那青年翻着白眼,黄鹤也是无语,开口道:“也是大齐府的,我朋友,叫刘礼。”

    苏宇随意点点头,“刘兄,别怕!跟我一起,我们三个一起,我实力不比凌云弱,只要不乱跑,没那么容易出事,还能瞬间杀了我们仨?”

    那刘礼微微点头,也没多说,心里却是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张衡可是日月境的独子!

    身份很高的!

    这是真的嫡系血脉了,嫡子啊!

    山海境护道,结果……一眨眼,人死了。

    腾空七重的天才,战腾空九重都没问题,结果死的无声无息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三人,很快到了事发地。

    此刻,此地来了不少人了,都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苏宇那是毫不客气,直接意志力越过人群探查,朝那龙武卫包围的地方探查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不少人爆发意志力,将自己包裹住,有人回头怒视苏宇,苏宇也不在意,笑道:“我看看,你们别挡着啊,没探查你们的意思,干嘛呢,一个个的好像有多大秘密似的!”

    视线却是扫过人群中几人,很好,爆发意志力,小毛球就能认出一些人了。

    战者也是有意志力的。

    当然,弱小的话,爆发元气,气息是不会变的。

    去自己家,大概率也不会改变气息吧?

    有几人,去了!

    而人群中,他也看到了那周红波几人,苏宇没理会他们,直接探查事发地,仔细搜索了一下,摸着下巴道:“在这死的?一点痕迹都没!要不弄错了,要不……对方比那什么张兄起码高两个等级,凌云就算杀他,也没那么简单吧?”

    “两个等级?”

    此刻,旁边有人低声道:“我怀疑都是日月下的手!山海能轻松瞒过其他人?龙武卫的山海大人,很快赶到,张衡的护道者也很快赶来,都没发现什么,搞不好就是日月境!”

    “杀张衡干嘛?是张衡发现了什么,还是说……对方和张衡他爹有仇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!别是万族教的吧,暗杀人族的天才,杀一个天才,奖励可不低,何况张衡还是日月嫡子,身份很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人围着看热闹,也不单纯是看热闹,也想等等看,是否能抓到凶手。

    有些担忧!

    这地方,现在感觉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要不离开算了?

    可离开了,在路上,他们更担心出事,现在人多还好,人少了怎么办?

    还有,张衡死了,他们走了,会不会让人觉得他们心虚?

    而此刻,苏宇则是环顾一圈,喊道:“日月山海什么的,我不管!我刚来,什么也没发现,别打我主意就行,我好歹有个日月七重的老师,日月九重的便宜爷爷……我有山海神符的,防护神符,日月一下子打不死我,你们就完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亮出了一枚神符,气息强大,喊道:“我可没兴趣插手你们的事,我他么今天刚来,大好人生还没享受呢,南元我不待了,明天我就走人好了,那凶手要是听到了,没必要为了我,坏了你的计划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周围人,眼神异样,却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,也许也是解决麻烦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有一定的威慑力,杀崔浪,那未必划算,未必能成功,也不一定有什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倒是有人笑道:“崔兄,你那日月九重的便宜爷爷,跟你亲近一下,你躲了好几年,现在认了?”

    苏宇没好气道:“少找茬!你管我认不认!有危险,你比我认的还快,也好意思说我,何况,我能找到日月九重当靠山,你能找到吗?羡慕嫉妒就直说!”

    无言以对!

    这话没毛病,想找也未必找的到。

    来自大唐府的一位青年强者,忍不住道:“程署长若是知道你在外这么编排他,小心他出关拍死你!”

    苏宇撇嘴,懒得理会,警告了一句,笑呵呵道:“就这样,不行的话我明天走人,路过而已,别把我牵扯进去,我还准备去大夏府浪一下呢,看看万族的美女!”

    没人理他,很快,一位山海境强者破空而来,沉声道:“尔等自己小心,凶手无痕,大夏府……可不负责保护你们的安全!再死了谁,也是你们自己的事!”

    话落,这山海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苏宇也不再停留,踢了黄鹤一脚,低声道:“走了,咱们俩待一起,其他人……又不知道什么情况,只有咱俩之前在一起,才能相信彼此,你这兄弟要是带上的话,你盯着他,我可不放心和陌生人待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的潜在意思,那是告诉所有人,我一直和黄鹤在一起,跟我无关。

    当然,其他人在意没在意,就和他无关了。

    黄鹤点头,他也怕。

    这南元,好端端的忽然出了暗杀的案子,还是找个机会跑路吧,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夏家都没找到人,要不是故意的,要不就是凶手太狡猾了,根本没法找。

    日月的嫡子被杀了,在这继续待下去,搞不好就要出事。

    而苏宇,也是才知道,这张衡的名字和身份。

    并不是太在意,至于给大夏府增加了麻烦……那是大夏府的事,你们放任他们来这,放任他们进入我家,自己承担后果去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刻,苏宇没准备和人讲理。

    南元……这些人不走,他迟早会让这里成为外来人的噩梦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