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261章 大夏风云(万更求订阅)

作者:老鹰吃小鸡字数:10792更新时间:2020-05-17 21:02:51
    12月30日。

    安平历350年,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大明府发生的一切,星落山发生的一切,已经彻底传开了。

    百强楼旁。

    吴嘉愤怒,失望,绝望,沮丧,情绪接近崩溃,一次次地重复播放着那星落山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她声音沙哑,嘶吼着,咆哮着!

    “大夏府不给我师弟一个交代吗?”

    “大夏文明学府不给我师弟一个交代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就这样逼走了他,让他背井离乡,让他颠沛流离吗?”

    “日月杀他,山海杀他,我师弟如何对不起你们了?”

    吴嘉声嘶力竭,声音沙哑,依旧大声吼着:“他才养性,他推导的合窍法,没有丝毫隐藏,给了夏家,夏家就这么对他的吗?”

    “噬魂诀他也给了夏家,连文诀都给了夏家,夏家就这样漠视一切吗?”

    “星落山的伏杀,那么多人,那么多叛徒,大夏府无一人发现吗?”

    她嘶吼着,怒吼着!

    师弟走了!

    一个人,独自南下,背井离乡,离开了生活了18年的大夏府,抛下了亲人,抛下了朋友,抛下了师长,远赴他乡。

    大明府……那是另外一个大府了。

    隔了一府,就是隔了一个世界,隔了一国。

    在大夏府,有几人会去谈论大明府的?

    而今,师弟却是孤独离去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师弟斩杀周平升,她看到了师弟吐血,看到了他被山海神符追杀,当然,后面李敏瑜挡剑没看到。

    此刻的吴嘉愤怒,绝望,痛苦,凄厉嘶吼道:“这偌大的大夏府,就没人为我们做主吗?我师弟的父亲还在镇魔军前线,和敌人交战,你们就是如此对他的吗?”

    “大夏府真的腐化到了这一步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的信仰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还在吗?”

    吴嘉厉声吼着,四面八方,无数学员和导师聚集,无人吭声,羞愧低头。

    单多之争,居然发展到了这地步。

    数位阁老,甚至是日月府长亲自出面伏杀苏宇,还勾结了万族护道者,若不是大明府府主偶遇,杀光了那些人,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苏宇被人族给杀了!

    “你们修炼合窍法,不羞愧吗?”

    吴嘉凄厉嘶吼,“同阶之争怎么没人说了?周平升这些人亲自出手,于红这些叛徒勾结万族教,如今为何没人提?”

    “过去一天时间了,为何大夏府没有任何动静?”

    “他周明仁是半步日月,他单神文一系重要无比,我多神文一系就该死吗?”

    吴嘉泪水止不住地滴落,“为什么没人站出来!没人说一句这不合规矩!”

    “连勾结万族教都可以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……那我便投了这万族教,迟早有一天,我会报复你们的,一定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哭泣着,咆哮着。

    谁来为他们做主?

    谁来为师弟做主?

    就因为师弟是多神文一系的人吗?

    就这样,可以无视师弟所有的功劳吗?

    台下,有人沉声道:“吴师妹,此话不可乱说!免得遭人口舌,被人报复!这大夏府,必然会给我们一个交代,给整个大夏府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有凌云强者,冷喝道:“自然要给!单多之争,那是内斗,那是竞争,不是不顾一切,灭杀天才,日月境都敢出手了,那就乱杀一通好了!”

    “谁没家人,谁没后裔?不顾规矩,日月杀养性,今日你能杀,明日我就能灭你满门!”

    “勾结万族教,更是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夏府民风彪悍,平日里那是事不关己懒得去说,可如今,已经触及到了大家的底线。

    怒意沸腾!

    单神文一系都敢如此了,这天,还有光明的时候吗?

    就在此刻,校门之外,大批人汇聚。

    吼声震天!

    “交出罪魁祸首!”

    “严惩单神文一系!”

    “斩杀叛徒,还我大夏威严!”

    “取缔文明学府,文明师发配充军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大夏府,此刻都在沸腾,都在咆哮。

    当有人组织起来抗议的人群,三大文明学府都被愤怒的人群包围了!

    九天学府府长去了,问道学府阁老去了,大夏文明学府也去了多位阁老……

    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勾结魔族,伏杀天才,夺取天才机缘,逼迫苏宇远走他乡,不敢再回大夏府,这是耻辱!

    数百年的征战!

    大夏府征战数百年,战死无数军士,才杀的万族教不敢冒头,不敢在大夏府传道。

    而今日,信念崩塌了!

    他们在杀万族教的人,而高层的文明师在勾结那些万族教的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学府内部动荡。

    学府外部,陈浩藏在人群中,大声吼道:“严惩幕后主谋!”

    “英雄子女,说杀就杀,我大夏府百万将士,前线征战,后方却是被逼远走他乡,谁敢再战诸天?”

    “镇魔军没人为苏宇出头吗?”

    “苏龙百夫长还在前线征战,他知道苏宇被伏杀逼走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声大吼,被无数人附和,一次次质疑,一次次质问!

    关于苏宇的父亲苏龙,也被人提及。

    老兵回归!

    接近50岁的年纪,千钧九重境,大夏府一纸召令,顾不上还没参加高等考核的儿子,奔赴前线!

    年轻的时候为大夏府征战,年迈的时候,还在为大夏府征战。

    而今,他儿子因为天资纵横,却是被自己人伏杀!

    天理何在?

    大夏府前线百万将士,后方,却是有千万退伍官兵,千万披甲战将!

    今日是苏宇,明日是谁?

    谁还敢为大夏府而战?

    人群中,一些退伍老兵,此刻双眼通红,不顾一些老军官的劝导,怒吼道:“镇魔军呢?龙武卫呢?夷平了这大夏文明学府,夷平了那九天问道!”

    “杀杀杀!”

    “不杀罪魁祸首,不杀主谋之人,千万将士不答应!”

    一群老人,撕开衣衫,伤痕累累,咆哮道:“吾等为大夏府征战,为人族征战诸天,后背无伤,不曾后退一步!”

    “而今,吾等后人,遭此不公,将主何在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大夏府传承三百多年的养兵之道吗?”

    “昔日,我以大夏府为荣,今日,我以此为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声泣血咆哮传出,一位位老兵撕裂衣衫,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愤怒!

    无比的愤怒!

    我们在前线征战,就是希望大夏府更好,就是希望后人可以过上好日子,就是希望这人族更强!

    而今,后裔在后方,却是被无数强者伏杀。

    这还是大夏府吗?

    “将主何在!”

    一位位老兵嘶吼着,呼喊着,喊着夏龙武!

    他们要一个交代!

    千万将士,都要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前方,有人大吼道:“夏侯爷已经出面解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滚!”

    有老兵咆哮,“我们要夏龙武将主出面!要大夏王出面!昔日,大夏府和平,安逸,今日,夏小二上台,大夏府将倾!”

    “夏小二带过兵吗?打过仗吗?”

    “一丘之貉!”

    “将主何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不听,他们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到了夏侯爷身上,夏龙武在的时候不这样,为何现在会如此?

    夏龙武征战诸天,杀的万族教不敢抬头,为何会这样?

    夏小二到底会不会执政天下?

    这一刻,所有人都在愤怒,大夏府的坚持,信仰,信念,这一次被打的四分五裂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主府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吼声,咆哮声,一次次传入府邸。

    府主大殿。

    一位位强者林立,夏侯爷高居堂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夏小二……

    原来不是没人知道啊,只是大家不说罢了。

    夏侯爷笑了笑,靠在巨大的座椅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下方,强者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山海议会!

    这是一次山海级议会,各大学府阁老,各大部门山海,军方山海,各方山海……凡是能来的,都要来。

    50人,60人……100人,200人……

    多的不可思议!

    这就是大夏府!

    排名前三的强大府城!

    老天马和老山羚走入的时候,颤颤巍巍,惊惧万分!

    这就是大夏府的实力?

    而其他各族护道者走入,也是一个个肝胆欲裂!

    那撼天动地的气息,在冲击着所有人。

    日月境也来了!

    赵将军,胡总管,纪署长,暗卫统领,府军将主,吴家老太……

    一位又一位强者到来。

    夏云奇,胡萍,赵明月……这些人也都到了。

    万天圣,郑平,这些人早就站在了前方。

    一位又一位强者!

    很多很多!

    有人面色发白,有人脸色惨然,有人愤怒无比,有几位军方强者,此刻早已是愤怒到要杀人的地步,盯着那些单神文一系的强者,恨不得撕碎了他们!

    大夏府,前线征战将士就有百万之众!

    后方的预备军,更是多不胜数!

    此事彻底闹大了,一旦动荡军心,大夏府此刻一旦遭遇强敌,恐怕要出大问题!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很快,大殿外,一位山海强者进门,单膝跪地,大声道:“禀侯爷,周明仁、洪谭……共计16位山海,无法前来,都在闭关!”

    16位山海还在闭关,无法出关。

    夏侯爷轻轻敲击了一下座椅,传出铿锵声,笑了笑道:“闭关就算了,来不了,不能强求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有人再报,“禀侯爷,大周府、大商府、大明府多府驻夏使前来!”

    “召!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道:“都已经成了诸天笑话,没关系,继续,都来看热闹,没关系的!”

    他笑的灿烂,下方,一位位强者却是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大夏府这一次算是栽了个超级大跟头!

    苏宇一人,一副影像,让整个大夏府都波动了起来,甚至牵扯到了亿万民众,千万将士。

    而今,将士们已经愤怒到牵扯到了所有文明师。

    要三大最强文明学府关门!

    铲平学府!

    这话,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“报,禀侯爷,求索境、战神殿使者求见!”

    “召!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着,“继续!还有人来吗?万族教有没有要来的?咱们这些人,不是有人和万族教的关系很好吗?也召见几个,一起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人吭声。

    这话,诛心!

    片刻后,各大府使者,求索境使者,战神殿使者,纷纷到来。

    “自己找个地方待着,看热闹的,都在一边看。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了笑,看向下方,强者无数。

    这就是大夏府!

    论实力,两个大明府都未必比得上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又有一人进门,也没吭声,找了个地方站立,抱着胳膊,冷冷看向四方。

    赵立!

    夏侯爷笑了笑,也不在意,四代的后裔,顶级铸兵师,虽不是山海,也有资格来。

    没多久,又有一人进门,进门瞬间,气息破山海!

    陈永!

    轻松入山海,不言不语,仿佛只是吃饭喝水一般,找个了地方站立,也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夏侯爷依旧不说话,依旧在等待什么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是一人,是一群人。

    有山海,有凌云。

    黄老几人,这些人,没有独自前来,而是一起来的,不但来了,还跟随着一头巨大无比的妖兽。

    那妖兽,气息撼天。

    下一刻,恢复人形,一位白发老者,佝偻着背,气势却是依旧强大,甚至压过了日月境的赵将军。

    “二代坐骑!”

    有人传音一句,心中震撼,二代的坐骑果然还在,还活着,如今处于中立系,今日中立系居然连他也给请了出来,这位很久没现身了。

    日月七重!

    真正的顶级强者,大夏文明学府的顶天柱!

    二代留下的坐骑!

    前方,万天圣微微躬身,老者也不理他,迈步前行,走到了前面,轻咳一声,“见过侯爷,老朽叨扰了!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!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道:“居然连你都出山了,今天真够热闹的!”

    “不得不来。”

    老者低着头,弯着腰,再次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中立系多位阁老,亲自上门请他出山主持公道,所以,他出山了。

    老人也没多说,侧头看了一眼人群后方的孙阁老,笑了笑,此刻的孙阁老,早已脸色惨白至极。

    要出大事了!

    “这下都来齐了吧?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道:“事情嘛,就是这个事,大家大概都知道了,看到了。外面的呼声,大家大概也听到了。要我说,这事不是什么大事,苏宇这家伙,恃宠而骄,居然敢放出这影像,该死该杀!今日,兵进大明府,擒拿苏宇,击杀朱天道,一派胡言,胆敢污蔑我大夏府,这事也就解决了!”

    “朱天道也是胆大包天,不经我们同意,斩杀了日月境的金府长,斩杀于红几位阁老,胆大包天,该杀,该诛,该灭!”

    “刚好人都齐了,走,一起杀入大明府,杀了苏宇,灭了朱天道,这事大概也就没人再说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人吭声。

    夏侯爷笑道:“怎么了?我大夏府最擅战,说句不客气的,小小的大明府,兵锋所指,一日踏破,抓住他朱天道,斩了他脑袋,他大明王还能如何?我父亲大夏王,也能出手,斩了他大明王,岂不快哉!”

    无声。

    夏侯爷又笑道:“怎么了?都不说话干嘛?小小一个苏宇,算什么东西!他也配污蔑我们山海日月?还敢造谣,这样人都不杀,留着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大夏府数百年传承,难道还要为他苏宇道歉,跟他苏宇解释?”

    “他配吗?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呵呵道:“这家伙造谣污蔑,动荡人心,该杀!他就是万族教的,我这么说,有人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没人有意见了?”

    “孙祥,王统,钱赫……你们几个听令,现在,集合人手,去擒拿苏宇,我要在万族坑,斩了他脑袋!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几人,颤颤巍巍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道:“几位山海,这点小事办不了?他苏宇不过能杀凌云而已,还能杀山海?大明府敢插手,我们都在,灭了他们,怕什么!”

    无言。

    此刻,胡总管轻声道:“侯爷,还是谈正事吧,此事兹事体大,如今各府使者,两大圣地使者都在,侯爷还是谈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了笑,看向那求索境使者,笑道:“周云,外面的呼声你听到了吧?取缔各大文明学府,你们求索境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侯爷……”

    这使者,此刻沉声道:“只是个别人犯错,并非人人有错,岂能一言概之!”

    “别放屁了!”

    夏侯爷靠在椅子上,“尽说些没用的!求索境让你当使者,简直就是废物!你和大周府的两个家伙就闭嘴吧,天天不干正事,屁事倒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爷淡淡道:“让你闭嘴没听到?金宇辉和你交往甚密,我怀疑你就是主使者,来人,拉下去,砍了脑袋,先拿求索境使者祭旗,安抚一下民心!表示一下大夏府的诚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人动弹。

    夏侯爷淡淡道:“我说话,不管用了?”

    那周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,下一刻,惊了!

    进来了一位日月,直接擒拿了他,抓住他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侯爷……夏侯爷,你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爷平静道:“去,当着那些民众的面杀了,就说,夏家一个个处理,先杀一尊山海,让他们消消气,就说这是主使者之一,去吧!”

    “遵令!”

    日月境强者走了出去,那周云,脸色彻底变了,暴吼道:“你们敢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巨响,那日月境强者,一掌拍的他吐血不止。

    台下,四方强者皆惧!

    “侯爷,这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惊呆了!

    夏侯爷淡淡道:“夏家的事,慢慢来,一点点解决,这家伙早就看他不顺眼了,挑拨什么玩意,真当我没证据?求索境不爽,让他们去找我爹谈!都安生一点,待会指不定谁是下一个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多久。

    一处巨大的广场上,那日月强者,声震四方,一方巨大的屏幕呈现,四面八方,都是人,那屏幕上也是人,是28城的人!

    “夏侯爷谕令,求索境使者周云,山海七重,幕后怂恿金宇辉叛变,证据确凿,斩立决!杀了他祭旗,大夏府不会不管不问,只是有宵小之辈,暗中破坏,勾结万族教,祸乱人心,斩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声闷响传出,血液迸射数十米高!

    头颅掉落!

    这一刻,四方皆寂。

    下一刻,呼声震天:“杀的好!”

    “侯爷英明!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是有混蛋故意唆使我大夏府人叛变,该杀!”

    “畜生,该杀!”

    “求索境识人不明,该讨个说法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人呐喊,嘶吼,该杀,杀的好!

    夏家果然没让人失望,一来就用山海七重祭刀,这事没完!

    日月强者朗声道:“这只是开始,夏家这几年,杀戮太多,杀的万族胆寒,一些万族教的潜伏者,一些叛徒,一些人奸,故意想搅混水,想让夏家倒霉,想让大夏府无心再战,趁着府主闭关,想要掀翻大夏府,一切都是虚妄,这一次,夏家必将拨乱反正!”

    “苏宇之事,非小事,夏侯爷已经致信大明府,感谢朱府主出手援助,苏宇之事,大夏府必有交代,大家耐心等待,夏家开府350年,何曾让诸位失望过?”

    以斩杀一位山海为开始,此番话,迅速传播出去,获得了无数人赞同。

    大夏府怕过谁?

    连求索境的使者也给斩了!

    夏家的态度,可想而知,我们不怕,你们谁捣乱,谁背叛,夏家都要杀!

    杀一般人体现不出夏家的决绝!

    杀求索境使者,杀圣地使者,这样的大人物都杀了,夏家岂会善罢甘休,无动于衷,必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府主大殿。

    那吼声,传遍了大殿,死了。

    被杀了!

    胆寒!

    求索境的使者,真的被杀了。

    夏侯爷平静道:“效果不错,不知道再杀一个战神殿使者,会不会让大夏府沸腾!”

    战神殿使者脸色发白,急忙道:“侯爷,我……我什么也没做啊,我来大夏府,一切都听从大夏府的,从未逾矩!”

    “开个玩笑,我是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了,看向大周府使者,“那周云,是周家旁支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家有话说吗?”

    “侯爷有证据的话,周家无话可说!”

    这人脸色沉重,仰头看向夏侯爷,“没证据的话,不但周家,天下都有话说!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了:“有道理!”

    “来人,证据给他!”

    下一刻,有人走进来,取出一枚玉符,放出了一些影像,那是周云和一些人接触的影像。

    “苏宇那合窍法,还有最高版,最好能拿到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周云的话。

    夏侯爷挥手,直接将影像覆灭,笑道:“够吗?不够的话,我再拿一点,可再拿出来一些,我怕有些人会怕,你怕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再放吗?”

    “侯爷……圣明!”

    此人不敢再说什么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夏侯爷笑了,淡淡道:“不杀几个山海,不行啊,没办法平息民怨!我也不想的,夏家够容忍了,也够宽容的,可惜,有些人不珍惜!来人,参与叛乱的阁老、研究员夷三族,抄家灭门,去杀头,去灭族!夏家的容忍,不是这样消耗的!”

    “侯爷!”

    有人急忙道:“祸不及家人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爷淡淡道:“用了夏家的资源,花了夏家的拨款,不干正事,勾结万族教,伏杀天才学员,现在不杀了,留着继续叛变?不恨?不怨?”

    说罢,摆手道:“龙武卫,去,抄家灭族!放给大夏府28城看看,放给人境各大府看看,夏家对待叛徒,到底是什么手段,什么下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一位日月,迅速出门,外面,大批龙武卫出动。

    此刻,一位位山海满头大汗,不少人已经是两股战战!

    夏侯爷笑道:“你们会怕?会怕的话,还敢叛变?我夏家是不是太过于容忍你们了?我知道,很多人都在想,夏龙武即将证道,你也不怕得罪了那么多人……说实话,怕!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呵呵道:“可就算怕,也不能这样,这是动摇我大夏府根基,你们想让我夏家灭亡!”

    夏侯爷一拍座椅,轰隆一响,厉喝道:“不要将夏家的容忍当成惧怕!当成放纵!胆大包天!我告诉你们,容忍,退让,都是有限度的!龙武大不了不证道,今日之后,挑战人境日月,生死之战,我倒想看看,有几个日月不怕死!”

    “非要逼的我夏家鱼死网破,和你们背后的主子拼命?”

    “纵有无敌站台又如何!”

    “哪个无敌想颠覆我夏家统治,颠覆我大夏府,我夏家长刀,斩的就是他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,响彻四方!

    夏侯爷冷冷道:“来人,拖孙祥出去,斩了!”

    “侯爷!”

    孙阁老大惊,瞬间跪地,凄厉道:“侯爷,此事和我无关,我并未参与!我承认,我承认我事先知晓此事,我有罪,可我没有勾结万族教,没有出手,我只是默认了,我有罪,罪不至死啊!侯爷!”

    “是罪不至死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爷点头,很快笑道:“可是……现在需要杀几个单神文一些的家伙祭旗,就你了,山海七重,位置够高,周明仁这次闭关不出,他是真不知情,我想杀他也没办法,既然如此……杀你好了,总得有个交代吧,不能全杀外人吧?”

    “刚好,于红他们走的不远,你还能追上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,孙祥破空而逃,直奔大殿之外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!

    门外,一位日月一拳轰出,将他轰的重伤倒地。

    “抓出去,杀了!”

    夏侯爷平静道:“不杀几个大鱼,大家如何息怒?如何平民愤?我不想见血,有人逼我,谁不满,可以站出来!”

    无人吭声。

    外面,孙祥被抓了出去,片刻后,一阵惊天呼声传来!

    大快人心!

    再杀一尊山海!

    夏侯爷看向万天圣,淡淡道:“万府长御下不严,大夏文明学府乱成一片,阁老叛变,学员逃离,万府长,你卸任吧,暂代府长一职,另外,罚俸百年,大夏文明学府拨款削减七成!每年供应军方腾空数量不变,没资源,自己去抢,去杀,去夺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万天圣低头,接了一句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九天学府,府长阁老皆叛变,彻查,削减资源九成,供给腾空不变,少一人,解散九天学府!”

    “问道学府,王铭叛变,刘府长失责,削减资源六成!”

    夏侯爷一句句地说着,每一次,都让一些山海变色。

    “不够的资源,自己补上!我不管你们怎么弄,必须要补上!”

    夏侯爷淡淡道:“夏家养士三百多载,不是让你们这么回报的!去诸天战场,去杀万族教,去灭荒野妖兽,去争,去抢……这个我不管!与其养一群废物,与其养一些叛徒,那还不如喂狗吃,狗,还知道感恩!”

    “另外,天马族、山羚族有大功,两族可得百万功勋,云虎、狐族、蛮牛几族叛乱,龙武卫出兵,灭族!”

    “其他万族,想结盟,那就踏实点,我夏家不亏待盟友,也不善待敌人!”

    “全府单神文一系,不管学员老师,统统削减三成资源,这是金宇辉、于红他们造的孽,恨我也好,恨他们也好,自己洗刷这耻辱!学员累积功勋300点,解除限制,腾空1000点,凌云3000点,山海万点,累积功勋达到,可解除限制!”

    “另外,好好查,三大文明学府,再给我查几个阁老出来,上次十八中参战的阁老是主要目标,这次背叛的大部分都是上次参战的阁老,给我彻查,你们这些人,给我乖点,老实点,没事就算了,有问题的,斩!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道:“宽容,也是有底线的!不要一而再地挑衅夏家!大周府使者听令!”

    “侯爷明言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周破龙,这事不管和他有关无关,交几个山海出来给夏家杀了了事,免得难看,自己抓的也好,周家人也好,拿几个出来让大夏府民众息怒!”

    所有人惊呆了!

    夏侯爷淡笑道:“就这样,三日内给我答复,无答复,龙武约战周破龙,他不怕死,那就出战,怕死,那就交出几个人,我知道,他能交出来!”

    说罢,起身,边走边道:“最后,苏宇父亲苏龙,晋升千夫长,赏神魔精血10滴,苏龙若死,斩单神文一系山海10人,日月3人,便是如此了,散了!”

    笑声传出,夏侯爷人已消失。

    台下,所有人久久无言!

    惊天动地!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