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74章 都是惹事的主(万更求订阅)

作者:老鹰吃小鸡字数:12139更新时间:2020-04-17 21:05:50
    锤子敲打意志力,压缩、净化。

    原本70%蓄满度的意志力,渐渐地有些缩水,但是苏宇没觉得意志力变弱了,然而越来越坚韧。

    承受6枚神文,也没任何压力,反而比之前更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《噬魂诀》所需要的窍穴也在开启,一个个窍穴,一次次开启。

    噬魂诀本就只需要开启36个窍穴,苏宇开窍太多,重合度极高。

    此刻,只需要开启15个窍穴就行。

    100滴万石后期的破山牛精血,两滴左右,就能让一处窍穴开启。

    速度很快!

    眨眼间,15个窍穴开启。

    至此,苏宇开窍168个。

    36个属于噬魂诀的窍穴,关联成功,下一刻,36个窍**,元气发生了一些变化,从之前的平和,眨眼间好像被燃烧了一般!

    这股被燃烧的元气,苏宇用意志力牵引了一下,瞬间依附到了意志力外围,形成了一股黑色火焰。

    灼烧,腐蚀!

    这就是噬魂诀!

    36个窍**,元气消耗一空,但是苏宇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想了想,文兵呈现。

    意志力附着,文兵之上,也多了一股其他人看不到的黑色火焰。

    “噬魂诀!”

    苏宇眼神微动,居然没伤到自己的意志力,这东西还是敌我辨识的意思?

    自己的元气,不会灼烧自己的意志力?

    想了想,苏宇还是决定试试看,刚刚他是有意识地控制。

    此刻,苏宇控制窍穴,变异元气化成的黑色火焰,朝自己的意志力小小地触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痛呼传出!

    苏宇抱着脑袋惨叫一声,他不是没吃过苦头的人,不是没承受过痛苦的人。

    可此刻,他依旧感受到了强烈的痛感!

    剧痛无比!

    好像被火焰烧毁了自己的脑子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心中震撼,这比自己上次动用精血使用,好像更强大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和我元气有关?”

    他开窍多,元气纯净,质量更高一些,这不是精血中那点能量可比的。

    同样是千钧,他36个窍穴元气全部变异,比寻常千钧九重境都不差多少。

    此刻全部化为黑色火焰,威力更强!

    灼烧一下,苏宇觉得比被梦中杀了一次还要痛苦,甚至都要堪比之前被赵立一锤子锤击的效果了。

    “好痛!”

    苏宇心有余悸,这要是谁被烧到了,真的还有心思战斗吗?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苏宇又尝试了一下,在小锤子外面密布一层黑色火焰。

    一锤子锤出!

    这锤子,可虚可实。

    无形中,一锤子锤出去,元气没太大波动,不过苏宇意志力消耗倒是不小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对付其他人,效果如何?”

    这也算杀手锏了!

    灼烧对方意志力,瞬间贴身,破山海一击,一腿大概就能踢死对方!

    “我开窍168个,元气深厚的吓人,但是168个窍穴,并未形成一个完成的体系,除非哪天所有窍穴合一!”

    所有窍穴合一,这恐怕是山海境的专属了。

    按照师伯说的,山海才会再次合窍。

    破山牛精血还没用完,此刻苏宇在思考,是开启《时光》第二重窍穴,还是开启别的窍穴?

    比如《净元诀》,免得每次都用明光鸟精血去洗刷窍穴。

    “时光第二重,我学了,也未必能用出来,还是先开《净元诀》窍穴,免得每次都要用精血,而且开窍不多。”

    也是36个窍穴的功法,重合度很高。

    需要再开12个窍穴。

    一旦开启成功,苏宇便能开启180个窍穴了。

    苏宇也发现了,当自己开窍越多,重合度越高,后续功法开窍需要重新开的数量就很少了,比如《净元诀》,如今只需要开窍12个就行,足足有24个是重合的。

    心中再次升起一个念头,人体到底有多少窍穴需要开启?

    全部开启的话,最终是否能形成窍穴归一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苏宇在修炼的时候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。

    副城区域,大夏府18中学,后山。

    一座孤零零的坟墓,伫立在山脚下,显得有些荒凉、孤寂。

    坟前,柳文彦没太多的悲伤,只是有些意兴阑珊。

    张若凌,当年可是叫嚣着要踩着山海,击破日月,踏足无敌的骄傲之辈。

    而今,以养性实力,埋葬在了此地,若不是此次周明仁说要挖坟,还有几人记得他?

    “若凌……好好休息吧!”

    感慨一声,洒下了一杯浊酒,九年前,没能来送你,希望不要介意,我们这辈人,也不用太在意这些了。

    柳文彦已经在这待了几个小时了,该说的都说了。

    此刻,四处都有一些意志力涌现。

    柳文彦看向四方,缓缓道:“人都死了,非要这么做吗?谁还没有死去的那天?若凌若是自愿留下神文也就罢了,他既然不留下,那就该被挖坟?诸位,扪心自问,你们死了,有人觉得你们的骨头可以打造兵器,血液可以凝聚精血,那要不要也把你们给刨了?”

    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哪怕是万族教的家伙,死了也就死了,难道连尸体都要吃了不成?”

    柳文彦轻声道:“我们都几十年不掺和这些了,何必要逼我们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有人幽幽道:“挖坟,的确不应该!哪怕同为单神文一系,老夫也要说,不该挖坟!周明仁此举,有**份,遭人诟病!”

    柳文彦笑道:“是九天的汤阁老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    黑暗中,老人幽幽道:“大夏文明学府的内务,本不该由我们掺和!挖坟张若凌,也只是周明仁一人的说法。老夫来此,也无意针对谁,但是你柳文彦回归,老夫来,只想问你一句话!”

    “汤阁老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“昔年那所谓的晋升无敌的资料,到底是真是假?当然,你柳文彦都废了,也不见你晋升无敌,我更相信是假的,根本没有,或者你没发现。但是,当年援五代战死的人不少,其中就有数位单神文一系强者,包括我九天学府一脉的强者,五代走之前,信誓旦旦,必可证道无敌,结果败了,还折了不少人的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汤阁老幽幽道:“不管是真是假,总得给个明白话!资料没有,五代的神文可否让我们这些人一观,总不能让前人白死!就因为五代的谎言!”

    柳文彦笑道:“明白了,还是为了神文。你们也觉得,真要晋级无敌,关键还是在神文上面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汤阁老也不隐瞒,开门见山道:“这些年,大家一直在等待奇迹!甚至我们还有些希望你能成功,可你没有,既然你研究了50年都没有什么收获,柳文彦,何必自私到敝帚自珍,不给任何人机会?”

    说罢,语气高昂道:“五代留下的东西,传承给你,是没任何问题!可我问一句,当年因五代战死的那些人,就没有任何资格去分享吗?”

    柳文彦好像有些理亏,叹道:“有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我师兄当年不顾反对,追随五代,战死在了诸天战场,那我汤云飞有资格看一看五代留下的神文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文彦,别再找借口了!”

    汤阁老声音发冷道:“你已经可以神文具现了,不再是当年了!”

    柳文彦苦笑道:“真是的,哎,我就说,上次南元那边,为何会没人管我,逼得我不得不腾空,在这等着我呢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吴月华冷哼一声,“那些人倒是找的好时机,不早不晚,我和贺奇他们,不是有事出去了,就是在闭关,恰好,就那么几天,南元就被袭了!白枫那废物,赶路那么慢,赶过去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汤阁老幽幽道:“你们是说我们勾结万族教?诸位,你们高估我们了!用数位日月强者,就为了逼柳文彦具现?时也命也,上天注定让柳文彦那时具现!连苍天也看不过眼了,昔日他说无法具现,神文内敛,无法再取出,今日呢?还是这个借口吗?”

    五十年前,柳文彦纳入神文,最终失败,没能强大自己,反而重伤垂死。

    后来,有人找他去要神文,观摩神文,柳文彦说自己没具现,无法再现神文。

    五十年后,柳文彦这才具现成功!

    足足五十年!

    逼他回归大夏府,也是在他具现之后,由不得吴月华几人不多想,那日柳文彦具现,到底是意外还是巧合?

    可正如汤云飞说的,当日天羿神教和天羿神族可是数位日月强者,被夏龙武斩杀在了大夏府!

    谁能指使多位日月冒险进入大夏府,就为了逼迫柳文彦具现?

    也许……真的是巧合?

    柳文彦也不在意这个,无奈道:“汤阁老,你还真说对了,意志力具现倒是可以,神文……不行!真的不行,我这意志海中,神文一团糟,都围着那枚神文,被禁锢了,我想具现也具现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嘲讽笑声传来!

    又是这话!

    “那要不等你无敌了,再来具现看看?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!”

    柳文彦笑道:“要不诸位再等等,我说认真的,也许真到了无敌,才能真正具现出来!”

    “放屁!柳文彦,昔年你也算英杰,如今信口雌黄,连最后的脸皮都不要了,五十年前不但人废了,连心都废了!”

    话刚落,一尊大鼎轰隆一声砸出!

    汤云飞早有准备,一剑刺出,轰隆一声,大鼎被击偏。

    “吴月华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忽然脸色剧变!

    瞬间发黑!

    肉身腐烂,神文动荡,身上的衣服瞬间燃烧殆尽,黑色、绿色浓烟在他身上升起,四面八方,忽然传来一阵阵呼啸声,一位位强者飙射而出,远离了此地。

    吴月华一声不吭,召回大鼎,轻哼一声!

    老娘是神丹系的,一直跟我斗法,斗什么斗,毒死你们这群龟孙子!

    黑暗中,汤云飞脸色漆黑,低喝一声,一抹白光在身上闪烁,渐渐地,黑色退去,腐烂的肉身渐渐康复,脸色有些发白,低沉道:“柳文彦,这就是你给我们的交代?”

    柳文彦一脸无奈道:“真不能具现,不信干嘛?那只能杀了我试试,看看能不能从意志海中剥离出来,要不然……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,柳文彦笑道:“要不这样,你们让周明仁别打若凌主意了,我给若凌迁坟,迁到南元,我继续回南元待着,我哪天能具现出来了,再给你们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柳文彦轻叹道:“当年追随我师父战死的那些人,我也很崇敬,我师父的神文,他们的后人真要看,我还是愿意的,可我柳文彦不撒谎,那是真的不行,要不然早就给你们看了,也免得大周府那位老是盯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柳文彦耸耸肩,“这得怪大夏王,当年带着我师父的神文回来,他二话不说,就直接给我了,说再不融合就要碎了,我当时也是没办法,瞬间就给融入了我意志海……可我又不想把自己弄死了给你们看,这不就僵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夏王其实看过的,要不大家找大夏王问问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哼!”

    汤云飞冷哼一声,一脸不满,问大夏王?

    问个屁!

    在他看来,柳文彦就是不想给他们看。

    这时候,贺奇奇怪道:“汤云飞,你当年都和你师兄割袍断义了,你哪来的资格要看这神文?按照你这逻辑,全天下人人都有资格看了,那你怎么不把你神文都给拿出来,给大家看看!”

    柳文彦按了按手,呵斥道:“贺奇,没点礼貌!汤阁老是前辈,还是我们的叔伯辈,他和曹师伯割袍断义,那也是他的家事,我们怎么能说他没资格看?他有资格!不过汤阁老,有句话还是如鲠在喉,不吐不快,你说,曹师伯死后,你怎么能把曹师伯的后人都给驱逐出了九天学府呢?还霸占了曹师伯不少东西,这就不合适了。”

    汤云飞冷冷道:“胡搅蛮缠!师兄生前因为追随五代,得罪了一批人,死后,后人为了不被欺压,特意找我帮他们出面解决纷争,师兄留下的东西,我都赠予了各方,岂是你这道听途说之辈可以知晓的!”

    柳文彦笑了笑,点点头,“那算我不了解事实,误会了!对了,你九天学府,府长金宇辉原本不是单神文一道强者吗?为何现在外界都在说,你们府长是神文融合一道的开创者之一?我想知道,你们学府的多神文一道,怎么没了,神文战技墙都没了?”

    汤云飞淡淡道:“神文融合,是多神文一系专属吗?”

    “别说,还真是!”

    柳文彦笑道:“五十年前,一直是我们的专属,你们单神文一道会的时候,还是因为我师弟的文谭研究中心开创了融合系,才让你们单神文一道有了融合的机会,才有了体系之说,你这是要否认了?”

    汤云飞嗤之以鼻,“融合体系,只有洪谭在研究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不承认了?”

    柳文彦无奈,“算了,和一群无赖一直争,没意义!你九天学府,非要掺和这些干嘛?真以为打倒了我们,九天就是大夏府第一了?先把万天圣打倒了,再说第一。”

    柳文彦懒得再理他,笑道:“再有人叨叨,打死他,我陪若凌说说话,顺便等周明仁来,真是的,不干人事,一大把年纪了,非要干这生儿子没**的事,周明仁有儿子吗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“断子绝孙啊!”柳文彦感慨道:“我们光棍就算了,我记得他有老婆啊,这都没儿子,算了算了,果然是遭报应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不接话茬,现在的柳文彦,愈发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说话的同时,外围,有冲突发生了!

    “干嘛?拦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我师伯,你们拦我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家的路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好狗不挡道,赶快滚蛋!”

    白枫的骂声响起,一肚子火气和不耐烦,看着面前两位挡道的家伙,怒道:“我告诉你们,别拦我啊!我发起火来我自己都怕!”

    “我们文明师,是讲规矩的,干什么事之前,都注意点形象,我告诉你们,别逼我不注意形象!”

    挡路的两人,一男一女,一位腾空九重,一位凌云二重。

    此刻,两人看着白枫,眼神也不善。

    “白枫,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!”

    男子是凌云境,此刻看着白枫,眼神冰寒道:“你确定你要掺和进来?在学府躲着,比在这送死强!”

    白枫愣了一下,看向两人,不确定道:“你们……还要杀人?”

    他看向四周,惊讶道:“这是大夏府,你们要杀人?”

    他看向四方,吼道:“还有王法吗?夏家的人呢?死光了吗?这都不管了,他们刚刚说要杀了我!”

    远处,有人冷冷道:“白枫,你想龙武卫对你出手?此地,已经被划归战斗区,你们随意,我们没心思管你们,破一方土,1000功勋,杀一腾空,战场上杀10人抵罪!”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!

    要斗,你们自己玩去,夏家不管你们。

    白枫连忙笑道:“误会误会,我还以为夏家不能掌管大夏府了,抱歉抱歉!我嘴贱,下次注意,不敢了,千万别和我一般计较……”

    龙武卫的人也无语,这家伙……算了,懒得管他,第一次,原谅你了!

    白枫理了理衣服,将背来的那些器械放下,看向面前两人,轻声道:“让我进去吧,我和我师伯同生共死,这总行了吧?别拦路了,干嘛呢。”

    面前男子没管他,看向地上那些东西,眼神闪烁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白枫,作为学长,我奉劝你一句,乖乖回去做你的研究去,这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那包裹,难不成这是噬魂诀研究资料和器械?

    还是天赋精血资料和器械?

    白枫带着这些东西来干嘛?

    白枫警惕道:“干嘛?我都说了,我和我师伯同生共死,你们这是要包围他们?有意义吗?真闹起来,大家都不好看,你俩一个腾空,一个凌云,在这也只是打下手的料,何必掺和那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没理他,探手就朝那包裹抓去!

    白枫惊呆了,“抢劫我?”

    他这时候,没管包裹,看向后方,那边有龙武卫,喊道:“这地方连抢劫都行了?”

    而此刻,男子已经一手抓住了包裹!

    都被夏家划为战斗区了,什么规则,在这行不通了!

    “你先动手的啊!”

    白枫吼了一声,陡然,一柄长剑迅捷无比,一剑劈落!

    男子早有预防,冷哼一声,单手朝长剑抓去,手上金光闪烁,神文融入手臂。

    长剑被他一把抓住!

    微微有些诧异,好像不是太强,白枫的屠龙剑连胡文升都击溃过,这么弱?

    正想着,身边的师妹怒喝一声!

    男子还没反应过来,一柄细剑,瞬间洞穿了他头颅。

    白枫随手抓住了掉落的包裹,看了一眼冲来的女人,笑道:“师姐,别闹,我都好几年不杀人了,尤其是女人,你别闹啊!”

    说着,背着包裹,不管那女人,直接朝中央跑去,喊道:“师伯,吴阁老,救命,有人要杀我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方都惊呆了!

    白枫……就这么杀了对方?

    杀了一位凌云!

    他怎么杀的?

    他怎么敢杀!

    那可是大夏文明学府的一位凌云强者!

    就这么死在了白枫手上?

    直到白枫跑了一大截,身后,男子带着一些茫然,轰然倒地!

    死了!

    前面的白枫,没事人似的,喊道:“救命,他们要杀我,我正常反击啊!不怪我!”

    而此刻,柳文彦这些人没时间理会他,都是一脸凝重!

    什么鬼!

    两柄屠龙剑!

    一柄被对方接住了,一柄没接住,一位凌云就这么被白枫给杀了!

    “两柄屠龙剑?”

    这一刻,何止柳文彦他们惊讶,四方强者都震住了!

    哪来的两柄屠龙剑?

    好像都是真的!

    不过有些区别,一柄屠龙剑好像神文融合的少,一柄多一些,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都是真的!

    就是一强一弱罢了!

    而白枫,压根不管这些,杀人?

    杀了就杀了!

    他杀人可不少,又不是雏,都战区了,杀了就杀了好了。

    至于是人族还是万族……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敌人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一声怒喝响起,下一刻,一座大山朝他镇压而去,白枫居然一来就杀人,这疯子,太疯狂了!

    此刻,四方都震惊。

    震惊于白枫的手段,震惊于白枫的狠辣,没什么话说,一剑就给杀了,杀人之前,顺便还理了理衣服,这就是他的文明师体面?

    不远处,柳文彦都一脸呆滞,忍不住揉起了额头!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这龟孙子,是不是故意来给我捣乱的?

    你一来就把人给杀了,你是巴不得我们被人围杀吗?

    混蛋玩意!

    虽然他也有几次,想干脆不管不顾对人动手,斩了对方拉倒,可是……不是实力不如人吗?

    这混蛋,不考虑环境的吗?

    而这时候的白枫,压根不管这些,大喊道:“师伯,救命啊!快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吴月华几人皱着眉,无语,郁闷,尽管如此,还是不得不出手阻拦!

    轰隆一声,大山被击退。

    吴月华也倒退了几步!

    远处,孙阁老踏空而行,脸色铁青,喝道:“白枫,你这混账,你居然直接下死手!”

    白枫扭头喊道:“孙阁老,误会,真的,我真没想到张师兄那么弱,我就出了一剑,他凌云二重啊,我去,一剑就给戳死了,太弱了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阁老脸色铁青的吓人!

    混账!

    杀了人,他还敢如此嚣张!

    白枫喊了一声委屈,接着忽然大惊失色道:“我……我去,我是不是要去诸天战场杀10个凌云二重才能抵罪?”

    “我完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方强者,默默看着他,看着他表演!

    外人更关注的是,这家伙刚刚到底做了什么,为何有两柄屠龙剑?

    柳文彦皱眉看着他,没管这个,传音道:“杀人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早就看他不爽了,三年前在诸天战场上想埋伏我,被我提前发现了,没和他计较,一剑杀了了事!”

    白枫迅速传音道:“师伯,啥时候了,杀人立威啊!再这么等下去,他们人越来越多,都觉得我们不敢如何,这年头,不狠点,人家怎么怕你?让师伯娘杀人啊,杀几个山海,保证啥事都没了,消停了,你让他们挖坟试试?”

    “杀多了,自然都退了,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!”

    “哪有时间天天跟他们磨,多杀几个,反正都不干正事的,上了诸天战场也是祸害人!”

    说罢,又道:“杀的夏家不得不出面,杀的周家不得不出面!那事情就没了,不然就现在这情况,有的磨,都五十年了,还在折腾!”

    “杀凌云没用的,瞎折腾,杀不怕他们,杀山海都不行,你杀个日月就消停了!”这是柳文彦的话,很无奈,“关键是,你师父那废物,杀的了日月吗?”

    “杀不了吧?”

    白枫讪讪,大概是不能的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,日月还没出面呢,想杀也没得杀!”

    柳文彦说着,白枫已经跑来了,身后,孙阁老面露怒色,看着下方死去的弟子,一脸的愤怒!

    死了!

    就这么被白枫一剑杀了!

    凌云境啊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四面八方,都有人意志力探查而来,探查那尸体,很快,都有了判断,真的是被一剑击碎了意志海,是白枫的屠龙剑!

    而之前接住的那一剑,也是屠龙剑!

    这一刻,又一位老人踏空走出,看向白枫。

    白枫瞥了一眼,小声问道:“师伯,这是大周府那天才的爷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要准备挑战我,我一剑杀了的话,这老头会不会气炸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文彦很无奈,你是挑事来的,是不是?

    是不是!

    “算了,我比那小子大不少呢,我不是以大欺小的人,让我徒弟上吧,真是的,什么天才,什么妖孽,一剑就杀了,多没意思!”

    白枫笑了,丢下包裹,再次理了理衣服,白衣飘飘,看向空中的几位阁老,龇牙笑道:“别看了,意外,太弱了,一剑就给杀了!这样,凌云三重之下随便来,我一剑杀不死,那就等你们来杀我!别以大欺小啊,凌云三重就是极限了,告诉你们,山海别欺负我啊,我们家也有山海的,你们再对我出手,贺阁老、吴阁老他们都要去杀你们的后人、弟子了,大家还是讲点规矩的好!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也有师父的啊!”

    “山海八重巅峰,马上九重了,你们对我下手,考虑好了你们的儿子啊,孙子啊,女儿啊,家里的狗啊,猫啊……冤冤相报没法了的!”

    白枫笑呵呵道:“所以大家讲点规矩,退出去,别靠这么近,不然我待会又要出去杀人了!”

    空中,孙阁老几人纷纷现身,看着白枫,眼神满是冷意!

    白枫却是毫不在意,直接拿起通讯,打出一个通讯,很快接通,急忙道:“老师,孙韬那老家伙欺负我,要杀我,他家你知道在哪吧?别回来了,先去他家杀他满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不能杀?为啥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战区,不能杀人?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明白了,老师,不是你杀,万族教杀的,明白不?”

    “明白就好,我挂了啊,他们非要杀我,我这边还忙着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枫挂断了通讯,看向空中几人,耸耸肩,“那个……我老师正在回来的路上,大家别欺负人啊!”

    孙阁老眼神冷厉!

    “白枫,我倒是没想到,多神文一系,倒是你下手最狠,最黑!”

    白枫笑了一声,咕哝道:“黑吗?还好吧,不是留了一个吗?再不走,我不留了啊!”

    孙阁老深深看了他一眼,落地,抱起死去的弟子,有些心痛,再看看一旁眼睛发红的女弟子,喝道:“撤,出战区!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离去!

    空中,几位山海也纷纷消失,四面八方,不少人纷纷撤离。

    疯子!

    白枫这混蛋,毫无顾忌,他们都没先出手,白枫先出手杀人了!

    白枫说了,凌云三重以下随便来,可谁能挡得住他刚刚那一剑?

    这家伙,为何有两柄屠龙剑?

    白枫实力本来就强,胡文升都不虚一般的凌云一重,是天才助教,白枫一剑击败了他,还是腾空七重的时候,如今八重,寻常的凌云一重二重,本来就未必是他对手。

    妖孽学员,所谓同阶最强,本就针对那些妖孽,而不是这些天赋一般的学员。

    一时间,四周人员全部撤出了此地。

    白枫撇撇嘴,看向柳文彦,笑容满面道:“师伯,我厉害吧?你们被人围着,不难受吗?我一来就难受,您看,现在都撤了,不等有实力的家伙来,他们不会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吴玉华古怪地看着他,开口道:“你还真不惦记点同学府的情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情分?”

    白枫无语道:“哪来的情分,早就没了!真要有,还能有现在?这些人,就得杀的他们跪下喊爹!我是懒得掺和这些,反正我师兄能忍,我可不行,我对付他们,那就是一剑了事!学府内,那就击败,学府外,杀人没事,那就杀了了事!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……心挺狠!”

    吴月华摇头,白枫郁闷道:“别光说我啊,您那侄女……可不比我差!多神文一系都是软柿子,我只好硬一点了,我老师都说了,我最像我师祖,师伯,对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文彦叹气,“你师祖要是有你手狠,还有这屁事?”

    你师祖哪有你狠!

    你师祖,那是光傲气了,要不然,哪还有单神文一系,折腾到现在这一步。

    当然,五代在的时候,也没人敢欺负就是了。

    白枫也不在意,笑眯眯地看着柳文彦,好像看到了绝世美人!

    传音道:“师伯,我找到了解决你神文压制的办法了,可以让你一天晋升无敌,来,给我看看你脑子,不,看看你意志海,不,看看神文……师伯,人都走了,快点快点,我迫不及待了!”

    说着,白枫哗啦啦从包裹里拿出一大堆仪器,接着四面八方地跑着,挖来一大堆树木、土方、石头,瞬间在原地盖起了屋子!

    “师伯,来啊,进来,我给您看看脑子……不,神文,不切您,放心好了,快点啊,我们时间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文彦一行人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他瞬间盖好了房子,安装好了器械,顺便还弄了个木床,目光灼灼地看着柳文彦,就差柳文彦躺上去了!

    白枫有些焦急,急忙道:“吴阁老,来点意志力屏蔽四方,贺阁老,帮我看着点,范阁老,帮我抓我师伯,他神文问题很严重,我看看能不能治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都呆呆地看着他,这小子,别不是真疯了吧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白枫发疯的时候。

    苏宇再次走出了秘境,一切顺利,这次没开启太多窍穴,也就前后开启了《噬魂诀》、《净元诀》所需的窍穴,总共开窍180枚!

    这元气秘境,不太适合修炼神窍,10滴五行族精血,也只是帮苏宇开启了3个神窍。

    如今肉身窍穴开启180个,神窍开启23个而已。

    倒是意志力蓄满度,下降了一点,此刻也就65%左右了,脑海中,小锤子打的起劲,还在继续敲打中。

    “该惹点事了!”

    多少给外面的老师减轻点压力,能缠住一位单神文系阁老不给走那就最好了!

    走出秘境的瞬间,苏宇阴影结界爆发,遮掩了全部。

    不给黄老头偷窥他!

    黄老看着他,一脸无语,这小子,故意爆发意志力不给他看呢,自己又没准备干嘛。

    “苏宇,修炼的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行!”

    苏宇憨笑,“老师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帮你遮掩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我又不是见不得人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笑道:“谢谢老师了,对了,老师,以后这边我来,不用特意关秘境,免得落人闲话!”

    “我会常来的!”

    丢下这话,苏宇跑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离去,黄老失笑,一旁,聂老忽然道:“杀意沸腾啊,这小子宁愿不晋级万石,也要把《噬魂诀》修炼了,是准备对谁下手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黄老不以为然道:“闹吧,闹的最后都头破血流的最好!学府本就该清理一下了,50年下来,强者多了,人心也散了,万天圣有很大责任,清理吧,清理掉一批蛀虫,反而更强大!”

    聂老微微点头,轻声道:“多神文一系……哎!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,两人都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风起了,雨也快下了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