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圆满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496更新时间:2021-04-05 23:21:47
    驿站,燃着兽金炭的厅内,许元霜取出一只传音法螺,以术士秘法激活法器。

    这件传音法螺是极为珍贵的法器,父亲身为二品术士,极品法器多如牛毛,唯独这种能万里传音的法器,只有一对。

    它所珍贵之处,不是炼器手法困难,也不是融入其中的阵法品级过高。

    而是最基础的原材料问题。

    传音螺这种生灵,相传具有神魔血脉,只不过非常稀薄。

    它们能发出凡人不可闻的音波,与身在数千里之外的同族交流。

    不过,传音螺已经濒临灭绝,父亲的这对传音法螺,还是当年从司天监带出来的。

    而这二十年来,他再也没有找到活着的传音螺。

    “葛师兄........”

    她朝着海螺口呼唤。

    十几息后,传音法螺里响起葛文宣的声音:

    “抵达京城了?把传音法螺给姬远。。”

    传音法螺炼制成法器时,会融入特殊的传音阵法,只能与同样融入相似阵法的法螺传音。

    简单的说就是,就是传音加密功能,同出一炉的法螺之间才能传音。

    许元霜把传音法螺抛向一旁的姬远,后者手忙脚乱的接过,抱怨道:

    “咱们整个云州就两只传音螺,摔坏了怎么办..........”

    边说着,边把法螺凑到耳边,收敛笑容,说道:

    “使团已经抵达京城,但没有见到许七安。”

    葛文宣沉吟道:

    “以他的性格,如果胜券在握,底气十足,那么今天应该就会给你一个下马威。”

    姬远笑道:

    “今儿打探到一件事,那许七安和小皇帝闹了不愉快,似乎是和谈的事。”

    葛文宣诧异道:

    “你怎么打探到的?”

    皇宫里的事儿,他一个初到京城,没有根基的人,居然能这么快打探到。

    难道大奉朝廷人心浮动,已经到了随时会崩盘的地步?

    姬远说道:

    “日暮前,陈贵妃私底下派人来见过我,说自己是国师的故人,希望他能看在以前的情分上,和谈时高抬贵手。”

    葛文宣沉默片刻,感慨道:

    “国师的棋子遍布各处,无所不在啊........稳住陈贵妃,想办法从她那里套取更多情报。

    “另外,和谈是目的之一,另外一个目的,就是想办法让许七安和小皇帝决裂,让他们乱上加乱。在这个过程中,你记得找机会试探许七安,看看他是否有什么筹码。

    “监正虽然被封印了,但他会留下什么后手,谁都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姬远嘿了一声:

    “我倒是迫不及待想会一会姓许的,替我七哥出口恶气。”

    葛文宣淡淡道:

    “注意分寸,大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姬远左手轻扇银骨小扇,笑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,许七安迟早是砧板上的鱼肉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西城门,十五里外。

    阿苏罗.........许七安望着前方,那道穿红黄相间袈裟的高大身影,脑子里千头万绪,灵光乍现。

    既想明白了很多东西,同时也有更多不明白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你,是八号?!”

    他保持着相对安全的距离,愣愣的望着对方。

    阿苏罗把玩着玉石小镜,语气平静:

    “若不是,你以为当日能那么轻易夺走神殊的残肢?”

    他轻笑一声:

    “当初我若全力以赴,五十招之内,就能让你人头落地,继而封印,慢慢磨死你。”

    他果然放水了.........许七安无声的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经过洛玉衡的提醒,他察觉到阿苏罗可能放水这件事,后来与九尾狐讨论时,得出的结论是,要么这是佛门请君入瓮的诡计;要么是阿苏罗另有谋划,比如,想趁机攫取好处,晋升一品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他确实另有谋划,但不是为了晋升一品,而是为了给群友放水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是怎么把这货发展成下线的,太牛逼了吧,这就好比我许银锣把监正发展成了下线...........我以为他只是个爱上猫的不正经道长....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深吸一口气,心里有一万个疑惑,问道: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阿苏罗把玩着玉石小镜,目光眺望西方,脸上没什么表情,语气却突然沧桑:

    “佛门镇杀你父亲,杀你族人,把你洗脑成最虔诚的佛徒。

    “换成是你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干彼母.........许七安斟酌道:

    “一入佛门,四大皆空,你是如何瞒过他们的?”

    阿苏罗笑道:

    “如果我告诉你,当年万妖国主是故意杀我的呢。

    “她知道阿修罗族的往事,虽然我们修罗族,当时已是最虔诚的佛徒,可只要摆脱“四大皆空”的影响,修罗族就能找回自我。

    “而死亡,是唯一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沉吟道:

    “而当时,广贤菩萨利用“大轮回法相”送一位位战死的佛门高手转世重修,他当然也不会对你这位二品巅峰的强者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在未曾归位前,成为地书碎片的持有者。”

    阿苏罗缓缓点头:

    “金莲道长能看出一个人的福缘深浅,他说我是有大福缘的人,因此把地书碎片交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但我认为,他应该猜到我和佛门有关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闻言,点点头,又迅速摇头:

    “不是猜的,是查的。他把地书碎片给你之后,怕是把你祖宗十八代都查了一遍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想起了金莲道长把地书碎片交给自己后,潜伏在京城,对自己有过一番调查、观察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在京城期间,差不多把他这个小铜锣的底细摸了个五成。

    剩下的五成,是被监正挡回去了。

    许七安记得金莲道长曾说过——你是监正的重要棋子。

    若非有监正挡着,除了穿越这回事,“许七安”的裤衩颜色都会被金莲道长摸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当然,地书这样的法宝,肯定不能轻易赠人,橘猫道长对持有者观察、调查,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    阿苏罗继续道:

    “后来我一直闭关修行,直到照见自我,了悟前尘,于是重新回到佛门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抓住了一个bug,不解道: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是怎么瞒过几位菩萨的?南疆时,你故意让神殊的残肢被我夺走,菩萨们不可能视而不见。”

    重新回到佛门,肯定会被洗脑。

    退一步说,就算没有,那么阿苏罗在南疆时当了一回演员,菩萨们肯定也能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阿苏罗闻言,露出一丝笑意: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了,金莲道长知道我和佛门有关,那么,你认为他会把地书碎片交给一个对佛门无比虔诚的佛徒?”

    许七安隐约把握到了什么,沉吟道: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.........”

    阿苏罗没有卖关子,神色平静的说道:

    “在我还未归位前,他就传授了我道门一气化三清之术。”

    果然.......许七安瞳孔微微扩散。

    “归位的阿苏罗确实是最虔诚的佛徒,一入佛门,四大皆空。但另外一个阿苏罗不是,他是最真实的自我,憎恨着佛门的自我。一人为三人,分体时,我就是真正的阿苏罗,是完全独立的个体。即使是菩萨也看不出端倪。

    “三人为一人,当我和另一个阿苏罗合体时,他会让我照见自我,摆脱四大皆空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当然,一气化三清之术过于深奥,我现在只能分化出一具化身,但作为“坐标”也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阿苏罗笑道:

    “你明白了吗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这样一来,所有的疑点都可以得到解释,金莲道长前几天说过,确认八号出关,他肯定知道了八号的身份,知道我体内最后一根封魔钉有着落,却暗戳戳的没有告诉我,让我焦虑了这么多天,是因为出关以来,我让他屡屡怀疑人生,所以他要报复?

    有些人表面是慈祥的前辈,其实背地里是一只小心眼的橘猫..........许七安恍然大悟,他旋即试探道:

    “那你此次来京城.........”

    阿苏罗挑了挑没有眉毛的眉骨,淡淡道:

    “自然是替你拔除最后一根封魔钉。

    “监正已经被封印,我若不帮忙,你和大奉必亡。

    “那我报复佛门的计划,也注定竹篮打水一场空,只是这样一来,我便再无法潜伏在阿兰陀。”

    三年又三年,你都混成佛门的二品巅峰了..........许七安默默吐了槽,心情颇为不错。

    阿苏罗忽然想起一事,道:

    “对了,当日监正被封印时,阿兰陀曾有大日如来法相现身,佛陀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佛陀?”

    许七安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同时,他解开了心里的一桩疑惑,云州背后的超品,是阿兰陀里的那位。

    监正不容易啊,败的不冤枉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五百年前,荡妖之战中出手的大日如来法相,源头就有了解释。”

    阿苏罗接过话题:

    “当日南疆之战结束,返回阿兰陀后,我和度厄罗汉暗中调查,发现了一些端倪。”

    当即,把镇魔涧里听到的呼吸声,禅林里传来的呼救声告诉许七安。

    卧槽.........许七安涌起久违的,头皮发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两处之中,必然有一处是神殊的头颅,多半在镇魔涧,而儒圣雕塑已经毁掉,封印想必也没了。

    那么,菩提树里的求救声是怎么回事........

    阿苏罗见他沉吟不语,耐心等待许久,而后问道: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 方法:

    他知道许七安在这方面有着深厚的经验和天赋。

    许七安想了想,道:

    “首先,按照我们当初的第二条猜测——佛陀和神殊是同一人,不同的面。

    “儒圣雕塑已毁,封印解除,这符合五百年前发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阿苏罗颔首:

    “你说过,如果儒圣雕塑已毁,那么真相就是第二个猜测。但如何解释求救声?”

    许七安一字一句道:

    “佛门的法济菩萨,不是失踪三百多年了吗。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,阿苏罗的瞳孔骤然收缩,气息略有紊乱。

    许七安接着道:

    “当然,这是我没有根据的推测,缺乏证据。目前还不能确定第二个猜测就是真相,如果事实是第一个猜测,那这件事就更加复杂了。

    “但不管怎样,现在都不是揭开佛陀神秘面纱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阿苏罗认同他的说法:

    “时机未到。

    “我一路东来,还未见金莲道长,别浪费时间了,拔除封魔钉后,我就要离开京城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当即召唤出浮屠宝塔,将两人收入第二层。

    第二层空间,一座座金刚雕塑做怒目状,森严的威压弥漫在这片空间。

    柴杏儿察觉到有人进来,睁开眼睛,好奇的打量着身高接近九尺的阿苏罗。

    此人一看就是佛门中人,丑陋之余,给人英武不凡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枚封魔钉,在任脉巨阙穴,这是我能解的四根封魔钉之一,你很幸运。”

    阿苏罗审视着他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许七安说道。

    他把解开封魔钉的位置选在这里,主要是有塔灵老和尚照看着,如果阿苏罗是套娃型二五仔,塔灵老和尚和他联手,能与这位修罗王幼子缠斗。

    阿苏罗伸出右手食指,轻轻点在巨阙穴。

    他指点亮起金色的闪电,与封魔钉连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许七安闭上眼睛,耳边响起一阵阵宏大的梵唱,同时巨阙穴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阿苏罗低声咆哮,指骨瞬间粗大一圈,强健的体魄上,一条条肌肉纹起。

    封魔钉一寸寸的被拔出.........这个过程中,阿苏罗咬牙切齿,额头青筋暴突,脸颊肌肉微微抖动。

    金色得闪电把整个第二层染上灿灿辉光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终于,封魔钉彻底拔出,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阿苏罗气息迅速下跌,胸腔起伏,剧烈喘息,消耗巨大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沉寂中,许七安缓缓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双修而来的气机,辛苦吐纳的气机,在这一刻,豁然贯通任督二脉,彻底复苏,再无压制。

    仿佛远古沉睡的巨兽苏醒,强横可怕的力量,在这瞬间充斥了整片空间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浮屠宝塔剧烈震动,像是锁住超越它层次的巨兽。

    第三层,塔灵老和尚眯了眯眼,喃喃道:

    “如此浑厚的根基.........”

    在宛如世界末日的天摇地动中,柴杏儿匍匐在地,瑟瑟发抖,胸腔中心脏砰砰狂跳,越来越剧烈,感觉随时会炸裂。

    三品大圆满!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PS:错字先更后改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