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灵蕴(6600字)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9109更新时间:2021-04-05 06:03:23
    竖子!本官堂堂从三品...........鸿胪寺卿心里暗骂,深吸了一口气,高声道:

    “本官鸿胪寺卿刘达,前来迎接云州使团。”

    连喊了数遍,御风舟上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鸿胪寺卿又在寒风中等了一刻钟,在官道来往百姓的好奇打量中,无奈的离开。

    舟上的是大爷,等的起,他却等不起,不能把云州使团迎进京城,是他的失职,诸公和陛下都得怪罪于他。

    “大人,请上车。”

    下属为他掀起马车的门帘。

    “上什么车,给本官备马!”

    鸿胪寺卿迁怒的骂了一声,从京城到内城,再到皇城,坐马车得何时才能抵达?

    嘚嘚嘚.........马蹄狂奔中,鸿胪寺卿赶往礼部。

    鸿胪寺隶属于礼部,既然云州的竖子认为他官职不够,那就只能找官儿更大的。

    礼部,堂内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眉头紧皱:

    “竖子!

    “这是要给朝廷一个下马威啊。。”

    骂归骂,礼部尚书沉声道:

    “让........算了,本官随你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想让礼部侍郎出面,但考虑到从官职来说,侍郎只比刘达这位鸿胪寺卿大半品,所以决定自己亲自出面。

    鸿胪寺卿松了口气,一边与礼部尚书往外走,一边说道:

    “劳烦尚书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礼部尚书年事已高,骑不了马,两人换乘马车,一路朝城门口疾驰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马车穿出城门,礼部尚书掀开门帘,看见了官道边,那艘巨大的木舟。

    马车在木舟边停靠,礼部尚书高声道:

    “本官礼部尚书,前来迎云州使团。”

    俄顷,船舷边探出一名侍卫,神态倨傲:

    “我家公子说了,阁下身份不够。”

    礼部尚书脸色一沉,压住怒火,淡淡道:

    “回去问问你家公子,到底怎么样,他才肯进京。”

    侍卫没动,嘿了一声,昂起下巴:

    “九公子说了,要亲王相迎,首辅作陪,礼乐不缺。若是办不到,便早些说,他好打道回府,告诉云州的十五万将士,大奉不愿和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合礼制,让你们那九公子出来说话。”礼部尚书高声道。

    侍卫不理会,缩回了脑袋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额头青筋跳动了一下,深吸一口气,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他旋即看向身边的鸿胪寺卿,道:

    “派人去请示陛下。”

    御风舟上,简易的房间里,姬远坐在桌边,修长白皙的双手剥着橘子,银骨小扇放在手边。

    “九哥这是在给大奉朝廷一个下马威?”

    许元槐站在窗边,把刚才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聪明!”姬远赞了一声,旋即又摇头:

    “但还不够聪明。”

    许元槐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姬远侧头,看向坐在椅上,安静读书的许元霜,笑道:

    “元霜你有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许元霜头也不抬,淡淡道:

    “无非是试探底线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,看看........”姬远笑眯眯道:

    “还是元霜妹子聪明,元槐啊,从我们降落在京城外,谈判就已经开始了,不是非得坐在谈判桌上,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见许元槐似乎不服气,姬远边吃橘子,边说道:

    “你得知道小皇帝的底线在哪里,明儿进了金銮殿,才能拿捏到他的三寸。”

    许元霜蹙眉道:

    “永兴帝未必会吃你这套。”

    姬远拿起银骨折扇,“啪”的展开,平贴于胸,笑道:

    “这也是一种试探,试试小皇帝的水准。”

    他的年纪还没永兴帝大,却带着俯视的语气。

    等了近半个时辰,忽然听见外头有人高声道:

    “炎亲王和钱首辅前来迎接云州使团。”

    姬远“唰”的一声,展开银骨小扇,平贴于胸,摇头失笑:

    “有这么个皇帝,大奉何愁不灭啊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豪华的“迎宾队伍”进城,一路上,周遭百姓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这是云州的旗啊,这么说青州真的失守了,前几天说的,朝廷要议和的事是真的?”

    百姓里识字的,辨认出了使团里云州旗帜,黄色为底,绣白云,红线修成一个大大的“云”字。

    京城的流言蜚语管控的最好,百姓平日里只敢私底下说,不敢在茶馆、青楼等公开场合讨论青州失守,监正战死,朝廷决定议和的事。

    此时见到云州使团入京,压在心里的情绪立刻反弹,站在街边大声议论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个云州逆党,竟跑到京城来耀武扬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连许银锣都守不住青州吗。”

    马车里,姬远听见这句话,掀开了窗帘子。

    “民间到处流传许七安在云州独挡八千叛军,在玉阳关一人一刀,把巫神教二十万大军杀的丢盔弃甲。希望有多大,失望就有多大。”

    姬远啧啧连声:“当初我们兄弟姐妹,接二连三听闻许七安在中原的事迹,心里不忿,认为他不过是侵占了原本属于我们这一脉的气运。

    “而今真是风水轮流转啊,你们说,议和的事传开后,百姓会怎么议论朝廷,又会怎么议论他们爱戴的许银锣?”

    许元霜沉默片刻,盯着他:

    “难怪你要这般大张旗鼓。”

    姬远“啪”的打开折扇,微微扇动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御书房,永兴帝听完宦官的汇报,得知云州使团已在驿站住下,这才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他不再胡乱走动,坐回鎏金色的大椅上。

    没多久,赵玄振从外头奔进来,高声道:

    “陛下,许银锣和临安殿下求见。”

    他来做什么..........永兴帝皱了皱眉,道:

    “请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赵玄振退下,几分钟后,领着一袭青衣的许七安,一身红裙的临安迈过门槛,进入御书房。

    一对璧人。

    永兴帝看到临安脸上浅浅的笑容,沉重的心情稍稍放松。

    他接着望向许七安,笑道:

    “许银锣总算回京了,来人,赐座看茶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摆摆手:

    “不必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果真要议和?云州叛军气势如虹,为何要选择在此时议和?

    “无非是想趁机压榨朝廷,耗尽朝廷最后一口气。如果议和,就真的没有胜算了。”

    永兴帝脸上笑容缓缓消失,淡淡道:

    “那许银锣觉得应当如何?封你做雍州总兵,与云州叛军决一死战?

    “许银锣有信心打赢吗,朕知道许银锣修为高绝,乃三品武夫。可连监正都死在他们手里,你又能做什么呢!”

    许七安道:

    “陛下如果信得过,我会与亲赴战场,与云州军玉石俱焚。”

    “可朕不愿意!”永兴帝似乎失去耐心,陡然加重语气,高声道:

    “议和是唯一的希望,只要能熬过严冬,等来春祭,大奉自然会好转。何必非要在此时与云州叛军玉石俱焚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没再多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永兴帝现在一心求和,停止干戈,劝根本没用,那便不需要劝了。

    “狗奴才.......”

    临安追了几步,然后顿足,大步走回永兴帝面前,大声道:

    “皇帝哥哥,你为何不能试着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永兴帝摇摇头,嗤笑道:

    “信他?信他许七安,大奉就有救了?

    “监正都无法对付的敌人,凭他许七安,能力挽狂澜?”

    临安气道:

    “你就是胆小怕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..”永兴帝勃然大怒,抬手欲打。

    临安红着眼眶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滚,给朕滚!”

    永兴帝指着门口,大吼道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【一:云州使团入京了,大张旗鼓。】

    地书聊天群里,怀庆把今日云州使团入京的经过,详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【四:他在试探永兴帝底线,唉,还没见面,底线就给人家摸清了。如此火急火燎的请人家进城,这不是赤裸裸的表现出想和谈的意图吗。】

    楚元缜心思敏锐,把云州使团的动机猜测的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【二:永兴帝这狗皇帝,连元景都不如,带队的是谁?】

    李妙真气的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既气云州使团,又气永兴帝懦弱怕事。

    【一:潜龙城主第九子,叫姬远,目前住在内城驿站,内外重兵保护,还有两位金锣。】

    【二:这是怕许七安去杀人吗?他应该回京了吧。】

    【一:他在我这儿。】

    去死.........李妙真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皇城,怀庆府。

    宽敞雅致的内厅,穿着梅色宫裙的长公主,放下手里的地书碎片,嘴角一挑。

    她望着对面的男人,轻声道:

    “眼下的情况,与号召捐款时不同,你便是把刀架在永兴脖子上,他多半也不会屈服。

    “诸公亦是如此,而今京城官场,七成以上的京官,是同意议和的,此为大势。”

    刚从皇宫出来的许七安,缓缓点头:

    “赵守说过,要盘活眼下的死局,大奉的钱粮问题一定要解决。

    “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,我要与许平峰,与云州叛军死磕,朝廷就必须无条件支持,不能拖后腿。”

    现在,永兴就在给他拖后腿。

    怀庆沉默半晌,道:

    “他确实软弱了些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摆摆手:

    “不说他了,寻我过来何事?”

    他前脚刚离开皇宫,后脚就被怀庆的侍卫长请来,对方就守在宫门外。

    怀庆沉吟片刻,道: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你说过,要挽回大奉如今的颓势,只有三个法子,一:超凡强者的数量必须追平;二:解决钱粮问题;三:复活魏公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静静听着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怀庆深吸一口气:

    “复活魏公的事,你已经在做了,春祭时自见分晓。

    “钱粮问题难以解决,但你方才也说了,你更需要的是一个愿意陪你死战不退的君王,一个肯赌上国运的朝廷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缓缓道:

    “所以?”

    怀庆秋水般的眼波,凝视着他,一字一句道:

    “逼永兴退位!”

    许七安心里早有预料,没有惊讶,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这样只会加速朝廷的灭亡,我知道你想扶持炎亲王上位,但他的资历不够,身份不够,势力更不够。

    “太平盛世时,或许还可以,但如今人心惶惶,我若再行此独夫之举,会把人往云州那边推,逼着他们叛逃。”

    倘若他在此关头,妄想着以武力压服一切,确实是能,但人家也会扭头投靠云州。

    永远不要忘了,云州那一脉,也是大奉皇族。

    怀庆幽幽道:

    “六皇兄没有资历,没有势力,但我有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一愣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,反复的审视着眼前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怀庆巍然不惧,与他对视:

    “前魏党全是我的人,此外,我自己也笼络了不少朝中官员。若要把他们组合起来,那就是朝堂第一大党。

    “至于王党,本宫需要许银锣帮忙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凝视她许久,叹息道:

    “殿下,我早察觉出你一般女子,但我仍然没想到,你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培养出了这等规模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既然把话说开了,怀庆也没隐瞒:

    “禁军五营,京城十二卫里都有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难怪她能派出高手,聚拢流民,手中的势力远比我想象的要恐怖..........许七安沉吟一下,道: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底牌。”

    怀庆端起茶杯抿了一口:

    “许大人搜集了五道至关重要的龙气,云州叛军手里也有一道,剩下的三道龙气,在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许七安掏了掏耳朵,怀疑自己听错了:

    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怀庆坦然道:

    “魏公的暗子,全在我手里。他当日出征前,亲自把打更人暗子组织交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难怪,难怪左都御史刘洪说不知道没有接手魏公留下的暗子,打更人衙门的案牍库里,关于暗子的信息也早已消失.........原来魏公把它交给了怀庆..........解开了一桩悬案的许七安闭了闭眼睛,心里叹息一声:

    果然不是亲儿子啊。

    不,果然捡来的儿子,还是比不过初恋情人的闺女。

    怀庆不知道他心里那么多的内心戏,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容纳龙气,自然便福缘深厚。

    “我凭借龙气在身,不管是笼络朝中大臣、军中高手,都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露出了复杂的笑容:

    “殿下早就开始谋划这一切了吧,元景死后,你便看到了希望,于是暗中部署,步步为营。等待机会把永兴逼下皇位。”

    怀庆微微点头:

    “从你在天地会内部说明身世,点出云州乱党的存在;从先皇陨落,龙气溃散;我就知道永兴的皇位坐不久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一个烂摊子,内忧外患,想要坐稳皇位,推陈革新,就必须有大魄力。

    “但永兴太过中庸,太平盛世里,他或许是一个好君王,生在乱世,则祸国殃民。”

    你才是真正的“猥琐发育”啊,和你比起来,我简直不要太浪.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句,对于怀庆的话,他没法不认同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保证炎亲王会比永兴做的更好?”

    “本宫自然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........说一说你的详细计划。”

    一直到日暮,许七安才离开怀庆府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回到司天监,探望完养伤的孙玄机,许七安来到四楼的客房,推门而入,温暖如春的屋内,慕南栀对镜梳妆。

    白姬蜷缩在床铺酣睡。

    她好像刚沐浴过,发丝湿漉漉的,身上一股幽香。

    “给你买了点桃花酥,我记得你爱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把一袋牛油纸包裹的糕点放在梳妆台边。

    慕南栀没在意,撇嘴问道:

    “去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她悄悄嗅了嗅,在他身上闻到一股不易察觉的女子幽香。

    以为一包糕点就能打发她了?

    许七安坐在床边,一边脱靴子,一边说道:

    “今日云州的议和使团进京了,我去皇宫见了见永兴帝,他不听劝。然后去怀庆府,和长公主议事。”

    他捏了捏眉心,叹息道:

    “一旦议和成了,大奉可能就真的回天无力。”

    而国运在身的你,死路一条........慕南栀再一次看向那袋糕点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能在焦头烂额的时候,仍不忘给你带一包爱吃的小甜点,这份价值十几文钱的心意,却比那些甜言蜜语的海誓山盟,豪掷千金的博美一笑,要情深义重的多。

    脱掉靴子的许七安,往床铺上一躺,双臂枕着后脑。

    如果计划顺利,赵守提出的四大要点里,就满足了两条——复活魏渊和稳住后方。

    而成为棋手是一个建议,本身不存在完成度。

    “只要六皇子上位,能保证支持我,与云州死磕,那么,虽然钱粮的事仍然没有得到解决,但榨一榨大奉的国力,还是勉强能支撑下去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唯一的问题是,我修为太弱了,尽管能与二品争锋,但面对三品必死无疑。而挡在我面前的,是封魔钉。”

    封魔钉无法用蛮力破解,除非像阿苏罗那样,懂得解印口诀和秘法。

    那么再只中一枚钉子的情况,还是能做到自我拔除的。

    许平峰啊许平峰,你倒是机关算尽...........念头转动间,他忽然闻到了一股幽香靠近,睁开眼,侧头看去。

    慕南栀坐在床边,给他一个无限美好的背影,以及半个滚圆的、撑起绸裤的臀儿。

    她不知何时脱掉了衣裳,只穿着白色里衣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少女好,好不过少妇的腰,少妇好,好不过阿姨的臀。

    “我十三岁被父母送进来,换取一场泼天的富贵,本以为这辈子会在宫中度过,结果又被元景送给了淮王。自怨自艾的认为自己就是一件货物,被人卖来卖去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背对着他,幽幽道:

    “再后来,认识了洛玉衡这个臭娘们,她告诉我,说我是花神转世,身负灵蕴,是淮王的鼎炉,等待有一天他来夺走我的灵蕴。

    “我很害怕的问她,灵蕴被夺走会怎么样。她告诉我,当然是会死。

    “于是我又觉得,自己连货物都不如,是一个圈养在淮王府的牲口,等待着拉出去宰杀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原来她那么忌惮自己的身份被曝光,忌惮被我知道是花神转世,都是被国师恐吓的啊..........许七安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一直害怕自己身份曝光,对谁都抱有戒心,这其中就包括你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没有回头,但许七安能感觉到她笑了一下:

    “但是这几天,我反复的问自己,如果姓许的要夺我灵蕴,我同意吗?我愿意为你而死吗?直到你进屋那会儿,我仍没有答案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桌上那包糕点:

    “可就在刚刚,我突然知道答案了,我是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慕南栀绷紧身子,僵硬的坐着,好像身后有什么可怕的怪物,会随时扑过来咬她。

    她等了好久,没等来许七安的饿虎扑羊,没忍住,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许七安侧着身,手支着头,笑眯眯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白姬也学着许七安的姿势,侧着身,一只爪子支着头,默默看着她。

    慕南栀脸色“唰”的涨红,头顶仿佛冒出虚幻的黑烟。

    “你们........”

    她恼羞成怒,抓起白姬就往许七安脸上砸,许七安没事,白姬疼的“吱吱”叫。

    “逗你玩呢,别气别气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把白姬拨到一边,赶在慕南栀“溜走”前,把她拖上床。

    这娘们死要面子,傲娇到让人发指,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表白,要助他晋升二品,错过了这次,下一次也不知道要等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死树,我夺不走你的灵蕴,顶多是吸收一些,死不了。再说,我体内有封魔钉,即使睡了你,也晋升不了二品。

    “我先当一回你的舔狗吧,吸收灵蕴的事儿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顺势把脑袋埋进柔软的胸脯里,准备“哧溜”一番,突然,脑袋感觉被人敲了一棍。

    这不是寻常的传书,这是请求私聊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许七安会把地书碎片丢开,尽情的当一回舔狗。

    但现在是非常时刻,天地会成员私聊他,肯定有事。

    恋恋不舍的从慕南栀胸口抬起头,看一眼她红霞遍布的脸蛋..........

    大意了,应该先把手串撸下来,不然看着脸蛋,容易提前进入贤者时间.........心里吐槽着,他顺手摸出地书碎片,接受了对方的私聊。

    【八:我在京城西门外十五里,能否出来一见。】

    八号?

    许七安皱了皱眉,金莲道长前几天说过,八号已经出关,近期可能会来京城。

    他单独找我做什么?

    天地会成员里,八号是个万年挂机的,和他,和其他成员没有交集。

    先问问金莲道长吧,看这八号靠不靠谱..........许七安没有回复,结束了私聊,转而向金莲道长发送私聊邀请。

    【九:何事?】

    道长很快传书回应。

    【三:八号来京城了,约我见面。】

    许七安开门见山的把情况告诉金莲道长。

    【九:贫道的建议是,不妨去见见。】

    许七安知道天地会规矩,不经本人允许,金莲道长不会主动透露碎片持有者身份。

    结束传书,他紧接着连通八号,回复道:

    【好!】

    只好无奈起身,恋恋不舍的盯着慕南栀平躺着,仍然颇有规矩的胸脯看一眼,道:

    “我出去一趟,不必等我,先睡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身躯融入阴影,消失在屋内。

    慕南栀用力吐出一口气,分不清是失落还是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“姨,我也要做你的舔狗。”

    白姬飞扑向慕南栀的胸脯,但被花神一巴掌拍开,她蹙眉道: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跟他待久了,变的像个登徒子。”

    她边说边拎起白姬的一条后肢,看了一眼,啐道:

    “你个雌儿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在阴影中不停跳跃,几分钟后便来到西城门。

    此时,夜色深重,四周极为安静,城头火把的微光如同萤火虫。

    出了城门后,他像一条黑色得鱼,钻入漆黑的夜幕里,宛如遨游在海洋里,沿着官道笔直向前。

    约定的地方是西城门外十五里,没有额外的描述,那就是默认在官道上。

    十五里不远,他很快就来到目的地,看见一道高大的身影,傲立于黑夜中。

    他穿着红黄相间的袈裟,身高接近九尺,与常人相比,宛如巨人。

    他相貌丑陋,没有眉毛的眉骨微微凸起,眉骨之下的目光锐利如刀,整体给人一种英武非凡的感觉。

    丑帅丑帅。

    他手里把玩着一面玉石小镜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PS:错字,晚上再改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