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九十三章 四个关键点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370更新时间:2021-04-03 23:40:39
    葛文宣心里一动,道:

    “大将军,您的意思是.........”

    戚广伯微笑道:

    “攻心为上!”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在场不少精明的人物,立刻懂了戚广伯的想法。

    主动议和,是为了攫取更大的好处,且兵不血刃。

    等大军休整完毕,稳住青州地盘,粮草、军需到位,国师炼化青州气运,再撕毁盟约北上讨伐。

    大目标不变,还能额外壮大实力,扩大己方优势。

    姬玄微微点头:

    “把大奉逼到穷途末路,必然引来疯狂反扑,届时我军也会伤亡惨重,聪明的猎手,会懂的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“没了监正,大奉朝廷人心惶惶,我们在这个时候提出议和,就是把网掀开一道口子,让他们看到希望,失去搏命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而我们则可以趁机攫取好处,要钱要粮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解说,那些没反应过来的将领,顿时朝戚广伯投去敬佩眼神。

    所谓上兵伐谋,领兵打仗和单打独斗是两回事,后者只需要尽情的宣泄暴力,前者才是技术活儿。

    在大伙还沉浸在铲除监正,攻下青州的喜悦中时,大将军已经根据局势、人心,想出了妙计。。

    葛文宣顺着戚广伯的思路出发,想到了更多,嗤笑一声:

    “姬玄少主,钱粮肯定是要的,但胃口不妨再大一些。大奉现在不比砧板上的鱼肉好多少,想与我们何谈,不下血本怎么行。

    “怎么也要割让几洲之地嘛。”

    众将领眼睛猛的一亮,旋即有人皱眉道:

    “这不是把大奉往绝路上逼吗,按我说,适可而止,要钱要粮就够了。咱们花大奉的钱粮招兵买马,再反过来打他们。

    “胃口太大,反而会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这是相对保守的做法。

    立刻有人反驳:“监正都没了,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,大奉朝廷还敢说个“不”字?咱们便是要那小皇帝下罪己诏,谅他也不敢拒绝。”

    这是激进派的想法。

    姬玄沉吟道:

    “尺度要把握好,一味的贪婪,只会适得其反。大奉虽然没了监正,但诸位别忘了,许七安呢?”

    他环顾众人,语气铿锵的分析道:

    “赵守在野多年,没有官身,他不会为大奉朝廷仗节死义,洛玉衡亦是如此。但许七安身负国运,大奉若亡,他必殉国。

    “因此,接下来他肯定会左右朝堂大局,此人性格宁折不弯,逼迫太甚,只会让他铤而走险,与我们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“当然,云州军入主中原已是十拿九稳,他区区一个三品,翻不起风浪。但大将军这招和谈之计,肯定就要落空。”

    葛文宣欲言又止,念及姬玄身份,没有反驳。

    笃笃!

    戚广伯敲了敲桌面,打断众人的议论,微笑道:

    “子素,你的眼光还是浅了些,只看到了双方的实力对比,只看到了许七安的性情。”

    姬玄微微低头:

    “请大将军赐教。”

    戚广伯是他的启蒙老师。

    戚广伯缓缓道:

    “永兴这个小皇帝,守成有余,魄力不足,这样的一位君王,监正就是他最后的脊梁。在监正死去的情况下,你们觉得他会孤注一掷的死战,还是接受我们的和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选择接受。”葛文宣笑道。

    戚广伯点头,继续说:

    “其次是朝堂诸公,王贞文卧病在床,魏渊死于靖山城,剩下的,不管是贪是好,都差了些。所以这和谈,唯一的阻碍是许七安。

    “但小皇帝和许七安的利益是不同的,对小皇帝来说,求和便能稳住局面,不打仗他就安稳了。至少也能唤来一段时间的和平,让大奉喘口气。

    “可对许七安来说,这样就意味着再没有翻盘的希望。所以,他们两人,必定离心离德。”

    卓浩然摸了摸下巴,道:

    “所以,大将军此计,是一箭双雕。若是成了,要粮有粮,要钱有钱,还能不动一兵一卒,逼朝廷割让土地。若是不成,也能让许七安和小皇帝离心离德,要是闹出什么乱子,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卓浩然这种屠夫都听懂了,其他人当然不会听不懂。

    姬玄被说服了。

    戚广伯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那许七安是潜龙城的一块心病,是国师的一块心病。以往他有魏渊,有监正庇佑,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现在,咱们就要让这位大名鼎鼎的许银锣,知晓什么是天高海阔。”

    卓浩然等部将大笑着附和:

    “大将军所言甚是,没了监正和魏渊,他许七安算什么东西,也敢和国师,和潜龙城叫板。没准儿现在也吓的像只鹌鹑,瑟瑟发抖。”

    “许七安不过名声大些罢了,论修为,我们姬玄少主亦是三品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尔尔,或许根本不用国师出手,姬玄少主就能手刃此子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炼成血丹,用来增进姬玄少主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众将领或骂骂咧咧,或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姬玄沉默了片刻,一字一句道: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许七安如何自处,就凭他一个三品武夫,拿什么来翻盘。”

    他恨不得立刻飞到京城,看许七安满脸不甘又无可奈何的模样。

    葛文宣笑道:

    “他翻不了盘,纵使立即晋升二品,也不是老师和伽罗树菩萨的对手,何况还是封印之身。”

    姬玄顿时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戚广伯再次道:

    “庆功宴结束后,立刻着手此计,务必要把消息散布出去,越夸大越好。国师能否再得数洲气运,就看此举。和谈的具体细节,文宣,你稍后拜访一下国师,问问他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以云州目前的兵力,地盘要的太多,反而是累赘,同时也得看国师目前的状态,是否能吃下那么多的地盘。

    葛文宣笑道:“是!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清云山。

    在竹林阁楼里静坐的赵守,突然睁开眼,看向桌下的阴影。

    一道影子钻出、膨胀,化作人形,正是许七安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赵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刚去了一趟司天监,没见到监正,我便来此了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颔首示意,道:

    “监正到底是死是活?”

    赵守道:“大奉不死,监正不灭。他应该是被封印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术士体系,儒家了解的还是比较透彻的,知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隐秘。

    尽管一直不相信监正会死,但直到听见这个回答,许七安才真正如释重负,问道:

    “监正是刻意为之?他可有后手留下?”

    赵守想了想,道: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是,若是刻意为之,实在想不通有什么事,值得他置之死地,将大奉推向败亡的深渊。

    “他若提前知晓此事,那就不会入局。”

    赵守并不知道初代的后手,凭自身的眼力,给出了分析。

    监正这次是真的栽了.........许七安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得知初代监正就是柴家世代守护的大墓主人时,许七安心里就有准备了。

    纵使监正能窥探未来,但如果初代有办法克制呢?

    任何体系都有弱点,就如蛇有七寸。

    监正也不是神。

    许七安把柴家的事告诉了赵守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.........”赵守恍然,沉吟一下,道:

    “我觉得监正纵使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失策被擒,他也应当考虑过这样的可能性。普通人尚且未雨绸缪,何况是他。

    “不过,失去了监正,大奉已是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“许七安,你当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身负国运,命运便与朝廷连为一体,国灭,监正要死,许七安一样要死。

    许七安道: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纵观朝廷,能与他议事的,只有眼前这位儒家体系扛把子,三品巅峰的大儒。

    赵守沉吟片刻,道:

    “首先,你要明白敌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回答道:

    “许平峰,黑莲,伽罗树,还有白帝。”

    去过司天监,他才知道当日结束传音后,孙玄机冒着生死危机探查了情况,发现了白帝的存在。

    赵守当即问道:

    “白帝为何要对付监正?”

    许七安沉思片刻:

    “我怀疑监正是守门人.........”

    当即把守门人的隐秘,以及白帝是大荒一族的身份,告知赵守。

    赵守默然片刻,忍不住捏了捏眉心,叹息道: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是不死不休的局面,许七安啊许七安,你真的是气运加身之人?”

    我看你是霉运缠身才对。

    吐槽完,赵守把话题拉回来,说道:

    “有件事我得告诉你,监正出战前,问我借了儒圣刻刀和亚圣儒冠,他应该会效仿魏渊,召来儒圣英魂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瞳孔微微收缩,难以置信道:

    “若是有儒圣英魂出手,他如何能败?!”

    赵守摇头:

    “细节不得而知,所以你要警惕,当时绝对有超品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超品出手.........许七安心里反复念叨这句话,突然有些绝望。

    云州背后如果有超品做靠山,那还怎么打,纵使他学魏公、监正,让儒圣来个梅开三度,顶多也只是负隅顽抗,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见他沉默不语,表情僵硬,赵守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如今压力最大的人,不是龙椅上的永兴,不是皇室宗亲,不是戍守边境的杨恭,而是眼前这位名满天下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他是大奉唯一的脊梁了。

    “老夫说说己见,你可参考一二。”

    赵守敲了敲桌子,让发愣的许七安回过神来:

    “一:必须弥补超凡战力上的缺陷。

    “那白帝、伽罗树都是一品境,或战力堪比一品。许平峰是二品巅峰的术士,炼化青州气运后,实力水涨船高。其次是黑莲。”

    “二:成为棋手。

    “许七安,你要想在这场劫难中活下来,让大奉活下来,就努力去当棋手吧。将才易得,帅才罕见。你也不甘心一直被许平峰,被监正当做棋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:补足大奉粮草问题,有一个稳定的底盘,支撑你去和许平峰博弈。

    “朝廷若是垮了,你再怎么努力,修为再怎么涨,都无济于事。永远要记住,大奉是你的根基。”

    “四:复活魏渊。

    “许平峰为何要等魏渊死后才敢造反?魏渊在朝期间,不管佛门、云州,还是巫神教,都不敢妄动干戈。巫神教为了助巫神解开封印,不得不孤注一掷,但结果呢?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    “魏渊的可怕之处,不在于个人武力,他是千年罕见的帅才,论智谋,许平峰也不及他。论领兵打仗,许平峰更是拍马不及。

    “他若复生,我不管说大奉必胜,但至少不会如此窘迫。”

    “谈何容易啊。”许七安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这四点,任何一个都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首先是超凡境的战力,目前唯一有希望踏入一品的,只有洛玉衡。

    但她一个不够。

    单是白帝和伽罗树两位一品,就可以横扫大奉的所有超凡战力,而修行无法一蹴而就,根本不可能短期内追赶上来。

    况且白帝肯定有更大图谋,兴许藏拙了。

    其次,成为棋手。

    这算是最靠谱的一点,许平峰虽然父爱如山,但心怀孝心的自己不怕他就是了,动脑子的事,许七安确实没怕过谁。尽管在过去的一年多里,始终被监正和许平峰像棋子一样摆弄。

    但那时他还太弱小,从零起步,谁弱小得时候没被大佬玩弄过?

    然后,粮草问题。

    无解!

    大奉若是有钱粮,就不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,监正都没办法的事,他能有什么办法。世上最无解的事——穷!

    神仙都没辙。

    最后,复活魏公。

    复活魏公的招魂幡,主材料已经集齐,但还差最后一件,回头找宋卿问问,那玩意怎么寻找.........许七安起身告辞:

    “不打搅院长了。”

    行了一礼,走出竹阁。

    刚出外头,熟悉的心悸感传来。

    地书聊天群里,李妙真传书道:

    【二:最近各处有人散布消息,说青州失守,监正被杀。云州叛军这是强弩之末了吗,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。

    【不过这种伎俩效果确实极佳,自古百姓最愚昧。】

    京城各方都焦头烂额,惶恐不安了好几天,李妙真才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毕竟她没有发达的情报网,而知情者许七安和怀庆,这几天委实没心情传书聊天。

    她发这条传书,一半是吐槽,一半是求证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PS:错字先更后改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