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八十章 金莲道长的尴尬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3985更新时间:2021-03-28 06:57:15
    杨恭和李慕白对视一眼,后者说道: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此事困扰在我心中许久,总觉得云州叛军的水准不该只有如此。但就眼下的局面来说,一个月内想打下青州,除非魏渊在世,否则决计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诸位有何见解?”

    战场如棋盘,且比下棋更加诡谲,李慕白和杨恭身为云鹿书院大儒,自非庸才,在此等大事上,不介意“自寻烦恼”一番。

    闻言,众幕僚纷纷展开猜测:

    “如今的局面,云州叛军想要攻陷青州,千难万难。会不会........嗯,他们其实另有主力,分兵借道,谋夺其他地方去了?而青州这边,实则在与我们斡旋,缠住朝廷主力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样毫无意义,分别攻陷其他地区?然后孤掌难鸣,成绝境之兵,被我大奉分而食之?许银锣所著兵书有云,以正合,以奇胜。

    “这仅仅是一出奇兵,且光有奇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杨公,我觉得倒也不奇怪,并非我们高估云州叛军,亦非云州叛军不济事。实是天意如此。诸位不妨想想,若非许银锣请来蛊族精锐,缓解了青州的压力,让我们得以喘息, 从而调兵遣将,盘活整个局面, 这第二道防线, 恐怕已经全面崩溃。。

    “若非许银锣与南妖结盟, 拖住西域各国联军、佛门僧兵,如今的局面是朝廷两线作战, 无力增援青州,战线恐怕已经被推到中原腹地。

    “因此,不是云州叛军不济, 实在是条条道路,种种谋算,皆被许银锣在局外的运作所化解克制。”

    一番深入分析后,纵使是杨恭和李慕白, 也承认这个说法是最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因为两位大儒也想不到还有其他可能。

    议事结束后,李慕白喝完杯子里的茶水,朝之前那位提议“吃人”来解决飞兽军粮草问题的幕僚, 拱了拱手,道:

    “灵瞻兄,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那位蓄山羊须的幕僚起身,与李慕白一道往外行去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大堂,在布政使司衙门走着,李慕白突然说道:

    “有件事想劳烦灵瞻兄。”

    那幕僚拱了拱手:“纯靖兄有话直言。”

    李慕白颔首, 道:

    “我希望灵瞻兄能写封信给松山县, 告诉许辞旧,非常时期, 行非常之事。但不要以杨公的名义。”

    幕僚恍然, 沉声道:

    “灵瞻明白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京城,养神殿。

    安静的午后,永兴帝在龙榻上醒来, 神清气爽, 已经许久没有睡过安稳的好觉。

    醒来第一件事, 他召来掌印太监赵玄振,吩咐道:

    “朕记得, 再过一个月便是春祭。

    “通知大理寺,要办的隆重些, 朕要好好祭一祭祖宗和天地。”

    春祭之后, 大地就回春了。

    这场差点拖垮大奉的寒灾,终于到了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到了万物复苏的季节,首先是寒冷无法再威胁百姓,其次,纵使依旧缺粮,但漫山遍野的,山里转一转,地里刨一刨,总能找到些吃的。

    前几天御书房议事,诸公根据青州局势,深入分析,一致认为,云州叛军无法在春祭前打下青州。

    而根据双方底子的差距,云州叛军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,只会越打越疲,一股欲燎原的熊熊烈火,会逐渐低迷,直至扑灭。

    近日来,京城凝重气氛宛如冰河消融,豁然轻松。

    内阁连发三道告示,鼓舞民心。

    赵玄振刚要退下传话,永兴帝又摆摆手,道:

    “罢了,直接召诸公来御书房议事。”

    他露出些许笑容:“继续商议青州局面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凤栖宫,怀庆领着两名贴身宫女,踏入这座清冷的,却是后宫无数女子梦寐以求的宫苑。

    炭火熊熊,帷幔垂落,风华绝代的太后坐在案后,吃着自己做的糕点,捧着书,娴静

    “母后!”

    怀庆施了一礼,清清冷冷。

    太后微微颔首,不比女儿热情多少,道: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,陛下为临安和许银锣赐婚。

    “本宫恍然间想起,过去疏忽了你们几个的婚事。先帝还在的时候,你们这些当女儿的,待字闺中还说的过去。

    “如今新君继位,你们的辈分都往上抬了抬,继续待字闺中,不妥。

    “今日唤你过来,便是想问问,怀庆可有心仪之人?”

    怀庆笑了笑,分不清是嘲讽还是不屑,淡淡道:

    “母后不必为孩子的婚事担忧,若遇良人,自然会嫁。”

    太后也不强求,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怀庆心了一礼,带着宫女离开凤栖宫。

    宫墙重重,锁人清梦。

    怀庆忽然在某段途中驻足,望向碧蓝的天空。

    心仪之人..........她心里喃喃着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返回德馨苑,怀庆忽然没了读书的心思,本打算小憩片刻,忽觉一阵心悸,她不动声色的屏退宫女,取出地书碎片。

    【二:我在城中看到告示,说青州战事局势大好,叛军已是强弩之末,就很生气。这群尸位素餐的狗官是在蒙骗百姓。】

    心情不佳的怀庆,险些被逗笑。

    天宗的圣子圣女,应该是以修行天赋而论,若以智慧而论........只是说尚可。

    【四:倒也不能说蒙骗百姓,自古朝廷,都是唱好不唱衰。再过一个月便是春祭,大地回春,寒灾过去。朝廷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刻。

    【而云州叛军被死死拖在青州,拖的越长,他们越无力回天。朝廷尽管内忧外患,底蕴还是要比云州强的。】

    【七:那我们岂不是白白练兵了?】

    果然是同门师兄妹.......怀庆静静的看着,没有参与话题。

    【四:李兄此话怎讲?云州叛军积蓄二十年,哪有那么容易对付。我说春祭后,他们便回天无力,可不是说春祭后,云州叛军就会战败。

    【我们尽快厉兵秣马,赶在春祭前抵达青州,或许能成为压垮云州叛军的最后一根稻草。说起来,若没有许宁宴纵横捭阖,先后解决掉蛊族和西域这两大隐患,青州恐怕早就沦陷了吧。】

    啊,这句话可不能让杨兄看见啊.........李灵素传书道:

    【司天监的采薇师妹和杨师兄就在我寨子里,杨师兄也打算聚拢流民,逐鹿中原,成为青史留名的人物。】

    【二:是为了压制许七安吧。】

    【四:是为了和宁宴较劲吧。】

    【六:是针对许大人吧。】

    李妙真、楚元缜和恒远大师,先后发来传书。

    李灵素险些捂住脸,本想吐槽一下杨千幻,但念头一转动,道:

    【杨师兄实乃至纯之人。不过,他和采薇师妹是被监正放逐出来的。】

    把杨千幻和褚采薇被放逐的原因说了一遍,圣子总结道:

    【这对师兄妹,实在令人唏嘘无语。】

    原本内心颇为感慨的天地会众人,看见这一句,心里默默吐槽:

    你们天宗的这对师兄妹也没好到哪里。

    【二:监正弟子没一个正常的。】

    看见这句话,天地会众人又感慨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金莲道长现身说法:

    【诸位,贫道闭关归来了。】

    天地会内部安静了几秒,接着便炸锅了。

    【二:啊,金莲道长您终于出关了,你不知道吧,外头千变万化,发生了很多事。】

    是啊,事情多的让贫道以为闭关了十年二十年..........金莲道长感慨传书:

    【贫道都已经听门内弟子说过了,山中无日月,世上已千年啊。】

    【四:道长,你知道的只是一些早已传遍天下的事,天地会内部,有一些隐秘消息,你还不知道。】

    楚元缜发来传书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心里一动,他知道许七安踏足超凡境,参与过许多大事,那必然接触到极多的高层隐秘消息。

    而以许宁宴性格,多半会在天地会内部人前显圣.......不,是把消息互通有无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立刻传书询问:

    【九:有那些内幕消息?】

    楚元缜传书道:【四:我与你说一些能说的,至于许宁宴公布的隐秘,等他同意了,我们再与您说。】

    楚状元把金莲闭关后,魏渊战死,众人联手杀元景,游历江湖,于剑州杀佛门金刚一系列事,详细的说一遍。

    但隐去了许七安和许平峰的关系,也没提佛陀的隐秘。

    【九:魏渊舍身成仁啊,至于贞德的事,实在抱歉,非贫道所愿。都是黑莲的错,大家一定要助我铲除此獠。】

    金莲道长心情复杂之余,没忘记甩锅。

    大奉今时今日的处境,金莲道长要背一半的锅,另一半在许平峰。

    当年若非金莲道长的恶念趁机污染贞德,也就没有后续的那么多破事。

    天地会众人默契的没有详说,毕竟这件事并不光彩,且因果太重,算是金莲道长心里难以抹除的伤疤。

    见天地会成员们没有揪着此事不放,金莲心里松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,丽娜传书道:

    【五:金莲道长,你错在哪里?】

    金莲道长:“..........”

    金莲道长,你当初怎么就把丽娜招入天地会了.........天地会成员心里腹诽。

    【九:此事说来话长,等哪天见了面,再详细告诉你。】

    金莲道长只能这样推脱。

    【九:有件事,贫道觉得诸位要警惕,关于青州战事。】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