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七十章 各自行动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868更新时间:2021-03-23 21:00:01
    南城。

    黎明时分,许七安躺在松软舒适的大床,盖着南边独有蚕丝织造的轻裘。

    夜姬侧着身,紧挨着他,一副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慵懒姿态。

    “在京城生活多年,已经习惯了人族的一切,回南疆后,便觉妖族过去的生活,粗陋的很,不够精细。”

    夜姬感慨了一声,说道:“我还以为娘娘会一把火烧了南城,重建万妖国呢。”

    九尾天狐保留了西域人建造的二十七座城,作为万妖国的据点。

    这样的决定其实需要极大的魄力,因为并非所有妖族都能化形,也不是所有妖族都喜欢住在人类城镇。

    啸聚山林,在自然中肆意生活,是很多妖族理想的生活。

    于是九尾天狐在保留二十七城的同时,在南疆各处划分出妖族各个族群的活动领域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兵源充足,且能迅速投入战斗,听从调遣,划分的区域离二十七城不远。。

    不过,目前的妖族,大部分都居住在城中,一来是战事刚刚稳定,二来需要足够多的妖兵管理西域人族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娘娘是个很理智的女人,不,女妖。保留城池,效仿人族制度,对妖族好处更大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笑道。

    轻裘之下,滑腻温软的娇躯紧贴着他,夜姬一边不知死活的勾引,一边叹息说:

    “娘娘担忧的是西域各国不要俘虏,那这些西域人是杀是留,便是个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当年西域人来南疆“大开荒”,迁徙数万百姓,在南疆建立城池,享用十万大山里的草药、木材、山珍等等。

    五百年后的如今,二十七城加周边村镇,总人口多达百万之众。

    这些人里,一部分死于战火,一部分逃回西域,更多的则成了俘虏。

    西域各国要容纳这么多人,首先吃饭是个问题,其次住房、田地分配等等。

    愿不愿意承担,很值得怀疑。

    “她这种走一步想十步的人,不可能没有对策。”许七安笑道。

    夜姬摆出小女子姿态,讨好道:

    “许郎的智慧不输娘娘。”

    还是和浮香在一起的时候最爽啊,她懂的如何取悦我,不像国师,只会榨干我...........许七安感慨道。

    不止是国师,慕南栀啊,临安啊,李妙真啊,怀庆啊等等,这些女子都是时代的奇葩,要么持靓行凶,要么娇生惯养,要么比他还侠肝义胆,要么就是让他自卑的女学霸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时,渴望过三妻四妾的枯燥生活,许七安内心便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混到超凡境界,当大老爷的生活依旧遥远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理想很珍贵的,因为理想总是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见成功讨好情郎,夜姬笑容妩媚,继续道:

    “娘娘说,夺回万妖山只是第一步,妖族后续还要陈兵边境,这样才能帮中原牵制佛门。正好,这西域人可以充当民兵,物尽其用。

    “总不能白白养着他们,而且妖族率性生活,没有人族那么讲究,不需要奴隶。只有人族里的贵族,才自觉高人一等,讲究规矩,奴役仆人,彰显自己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妖族夺回十万大山后,如果就此罢手,那佛门就可以派兵援助云州叛军了。

    所以妖族和佛门的战役还没结束,夺回南疆是第一步,后续得陈兵边境,摆出随时会入侵西域的姿态。

    如此才能让西域各国警惕,不敢往中原大规模出兵。

    这才是牵制。

    许七安颔首:“不错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他望着头顶的纱帐,想了想,传音说道:

    “你和白姬,还有清姬,与娘娘是什么关系。你们几个姐妹,应该不是单纯的狐族。”

    这........夜姬犹豫一下,传音道: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迟早会被你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共有九个姐妹,白姬是最小的,的确不是单纯的狐族,却比狐族更加高贵。我们是娘娘的分魂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一愣:“分魂?”

    人有“天地人”三魂,分魂的意思,如果没理解错的话,便是三魂之一。

    夜姬解释道:

    “九尾天狐生来便有十二魂,除三魂之外,每条尾巴都有一魂。到了成年之后,九道分魂会随着尾巴脱离身体,化作九名侍女。

    “所以上一任万妖国主,至少有九位贴身的长老,其实就是九条尾巴。

    “九尾天狐的尾巴有一大功效,可以塑造成肉身,所以对我们九姐妹来说,只要魂魄不灭,肉身随时可以更换、重塑。”

    啊,原来我以前赶尸,现在是交尾.........许七安脸色复杂极了。

    “她还有什么天赋神通?”他伺机打探九尾狐的底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夜姬是有过挣扎的,毕竟这是娘娘的秘密,但女人在床上的时候,心理防线最薄弱,很快就胳膊肘往外拐,把九尾狐的天赋神通泄露给许七安。

    九大分魂是天赋神通之一,九尾天狐还有三种天赋神通,分别是:

    摄魂、疾速........最后一种天赋神通未知,这需要九尾天狐踏入一品才能掌控。

    这么算起来,九尾天狐就有四种天赋神通,不愧是身具灵蕴,得天独厚的妖王...........许七安念头闪烁,想到了当日九尾天狐用靡靡之音破解度厄罗汉的诵经声。

    那应该就是摄魂。

    他接着又问:

    “难怪白姬的天赋神通是疾速,你的呢?”

    夜姬笑吟吟道:

    “许郎,自从我们在南疆重逢,你是否觉得,越来越迷恋奴家,越来越舍不得离开南疆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摄魂里的魅惑啊,你不说我还真没感觉到,都怪慕南栀,和她待久了,等闲的魅惑我已经完全免疫..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翻了个身,双臂撑在夜姬腰身两侧,低头看着她,配合着露出痴迷之色,道: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难怪本银锣对浮香姑娘夜夜朝思暮想。”

    夜姬极为受用,满脸喜悦。

    俄顷,床幔开始有节奏的摇晃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慕南栀抱着白姬,漫步在南法寺的广场。

    这里满地狼藉,大殿坍塌,佛像倾倒,铺设青石板的广场布满裂纹和坑洞。

    随处可见的妖兵手持武器,指使西域人修补广场坑洞,重建坍塌的殿宇,呵斥声和鞭子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慕南栀知道,修缮南法寺是那个九尾狐的命令,据白姬说,这是为了让妖族谨记耻辱,刻苦修炼。

    “白姬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白姬长老。”

    沿途遇到的妖兵,恭恭敬敬的朝慕南栀怀里的白姬行礼。

    白姬很礼貌的用稚嫩的童声“嗯嗯”“啊啊”,回应妖兵的问候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东西都是长老,老娘我岂不是要当妖王?”

    慕南栀揉着白姬的脑瓜,嘲笑道。

    她兴致勃勃的看着周围的妖兵,他们有的是兽类形态,有的是人身,但保留部分兽类特征,比如羊角、鹰爪、鳞片等等。

    对花神转世来说,这非常有意思。

    本来她还挺害怕妖族的,因为当年北上时,被北方妖蛮追杀造成心里阴影。

    后来发现,雄性妖族根本不正眼看她。

    慕南栀一时间弄不明白,是容貌过于平平无奇,还是妖族对美貌的概念与人族不同。

    白姬突然小声说:

    “我可能要留在南疆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让我跟着许银锣,是监督他有没有好好解印神殊残肢,但现在娘娘已经复国,神殊残肢拼凑完整,最后的右手在他体内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理由再跟着他啦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嘴角浅浅的笑容,渐渐失去弧度。

    白姬抬起头,道:

    “姨,你不开心了?”

    慕南栀叹息一声:

    “我当初愿意跟他走江湖,想着就算四海为家浪迹天涯,但终归有个伴儿,旅途不会太寂寞。可这两个月来,我有一半时间是待在宝浮屠宝塔里的。

    “还好有你陪着我,也不算寂寞。你要是留在南疆了,我该多寂寞啊。”

    她眼里闪过孤独,脸色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正说着,身后传来清脆干净的嗓音:

    “白姬!”

    慕南栀抱着小狐狸转身,看见一位蒙着轻纱的高挑女子,裙裾飞扬的走来。

    “清姬姐姐。”

    白姬娇声喊道。

    清姬招了招手,白姬便从慕南栀怀里跳出来,飞奔向许久不见的姐姐。

    慕南栀微微蹙眉,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清姬俯身抱起白姬,狐媚眼儿弯了弯,而后朝慕南栀轻轻点头,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慕南栀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背影,欲言又止,突然看见白姬的脑袋从蓝裙女子肩膀伸出来,并抬起一只爪子,挥了挥。

    旋即被蓝裙女子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慕南栀笑了笑,沉默片刻,轻轻叹息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万妖山顶。

    银发狐耳的妩媚御姐傲立崖边,说道:

    “十万大山往南两千六百里,有一座岛,岛中遍地都是彩蚕,我把它取名为蚕岛。

    “蚕岛北边有一座谷,幽冥蚕一族就生活在谷中,岛上缭的瘴气毒气极重,谷中的毒气甚至能麻痹超凡强者。幽冥蚕喜食气血旺盛的凶手,它们会用蚕食编织成网,捕捞海中的海兽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有七绝蛊伴身,毒气也好,遍布岛屿的彩蚕也罢,都威胁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有极高的智慧,剧毒,蚕丝很难缠..........许七安听的很仔细。

    银发妖姬抬了抬手,一卷兽皮地图浮空:

    “这是我昨夜绘制的地图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接过地图,没有立刻展开观看,而是问道: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要复活魏公。”

    九尾天狐娇艳的红唇抿了抿,娇笑道:

    “白胡子老家伙说的。”

    监正啊.........许七安没疑惑了,无奈道:

    “可惜没有俘虏度厄或阿苏罗,我的封魔钉还在。此役之后,佛门对我忌惮倍增,真不知何时才能找到机会,拔除封魔钉。”

    南法寺的超凡战后,度厄等人知道他要拔除封魔钉,极为小心谨慎,许七安没能找到机会擒拿两人中的任何一位。

    不管度厄还是阿苏罗,都是二品中佼佼者。

    击退可以,活捉太难。

    “那便等着将来追随为娘攻打阿兰陀吧,到时候,自有办法取出封魔钉。”九尾天狐迎着风,眯了眯眼,银发飞舞。

    我的孝心变质了啊........许七安吐了个槽。

    封魔钉越早接触,他就能越早跨入二品,拖个十年八年的,解了封魔钉也没什么意思..........许七安默默叹息,道: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有一个要求!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午膳过后,许七安牵着小母马,马背上坐着慕南栀,两人沿着南城宽敞的街道,朝唯一保存完好的北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其他三座城门,在战火中坍塌成废墟,如今正在重建。

    沿途,许多街道和房屋也在修缮,穿着朴素衣服的西域人,背着竹篓、石块,扛着木材,在妖族的呵斥声和鞭子声里劳作。
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不逃走?”

    慕南栀下意识的抚摸怀里的小白狐,却摸了个空,她眼里闪过落寞,但很好的藏住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城里,最多被奴役,出了城,在十万大山里,随时都会被妖族吃掉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似乎没注意到她的异常,牵着小母马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慕南栀“哦”了一声,意兴阑珊的望着街道两侧的景象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抵达城门口,许七安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下一站是出海,去一个叫蚕岛的地方,那里很危险,得劳烦你再进浮屠宝塔里。顺便帮我培育一些毒草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轻叹一声:

    “许七安,我想回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愣住了:“回京城?”

    慕南栀不敢看他,别过脸去,低声道:

    “我时常在想,你是不是真的有想过我的感受呢?你有想过我待在浮屠宝塔里也会无聊,会寂寞。我并非不愿意待在塔里,你在外面应敌,我帮不上忙,自然也不能添乱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,只是觉得你从未在乎过我的想法,我的感受...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她眼眶莫名的湿润。

    突然,她听见白姬气啾啾的说:

    “姨,那你带我回京城吧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习惯性的摸头,嗯一声:“带你回京城..........”

    后半句夏然而止,慕南栀难以置信的低头,看着怀里的白姬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上来了。”慕南栀又惊又喜,频频往后张望。

    “娘娘说让我继续跟着许银锣。”白姬娇声道。

    她其实无所谓跟着谁,因为两边都是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慕南栀猛的抬头,看着许七安:“你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牵着小母马继续往前走,没好气道:

    “真是的,一受委屈就要回娘家(京城),矫情的婆娘。”

    停顿一下,他低声道:

    “等世道太平了,你就不用跟着我颠沛流离,再给了一点时间,不会太久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西域的天空澄澈蔚蓝,地貌比之中原,多了几分粗犷。

    雄壮的苍鹰翱翔在碧空之下,草甸起伏的旷野上,牛羊悠扬的鸣叫,远处雪峰皑皑,红岩嶙峋。

    阿兰陀的山顶覆盖着积年不化的雪,像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,盘坐在西域广袤无垠的大地上。

    永不停息的诵经声里,阿苏罗穿过一座座殿宇佛寺,步入小径,再来片刻,来到冒着寒气的水潭边。

    度厄罗汉盘坐在莲台上,莲台浮于水上,双手合十,闭目打坐。

    “广贤菩萨正和琉璃菩萨一起,联络伽罗树菩萨。”

    丑帅英武的阿苏罗沉声道。

    三位菩萨谈的,肯定是南疆失守之事,以及佛门后续的战略计划。

    度厄罗汉睁开了眼,略作沉吟,道:

    “你去镇魔涧,探一探修罗王的尸骨是否还在。我去禅林面见佛陀。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