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六十五章 白毛萝莉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033更新时间:2021-03-20 23:25:22
    大轮回法相,死而复生?这也太神奇了吧..........许七安看的险些呆住,他知道佛门有九大法相,也见识过金刚法相的强大,药师法相的神奇,大智慧法相的降智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大日轮回法相,竟能做到让死人复生,对他造成极大冲击。

    “咔咔咔........”

    金色轮盘缓缓转动,陆续有死者复生,他们眼神茫然的观察自身、审视周围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幻觉?似乎不是...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,阿苏罗尊者和那个妖王死了?谁杀的,是九尾天狐?”

    因为搞不清楚状况,复活的人和妖相对比较冷静,没有立刻拼杀在一起,而是警惕的观察周围,试图弄清楚状况。

    许七安冷静的观察了一阵后,传音给九尾天狐:

    “大轮回法相领域之内,所有死者都会复生,但魂飞魄散者例外?”

    九尾天狐轻笑道:

    “观察力很敏锐,不愧是探案天才。”

    这个臭男人差不多摸清了大轮回法相的第一重能力。

    “大轮回法相有两大能力,你所见的是其一;其二是能让人在短时间内经历一次轮回,阿苏罗当年被我娘杀死,便是广贤助他转世重修,保下一命。”

    九尾天狐传音道。

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,警惕的扫一眼周围:

    “来的似乎是广贤的分身。”

    九尾天狐“嗯”了一声,两人心照不宣。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讨论过阿苏罗“网开一面”的原因,得出的两个猜测是:

    阿苏罗的私心和佛门的阴谋。

    后者多半是广贤菩萨的真身降临,试图把他们一锅端。

    可现在出场的是广贤菩萨的分身,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阿苏罗是想通过某件和妖族有关的事,成就菩萨果位,踏入一品?”许七安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排除广贤真身就在附近的可能,你自己注意点,见机不妙,就按计划行事。”九尾天狐传音回复。

    说话间,广贤菩萨蕴含慈悲的目光,望向了熊王和阿苏罗的尸体和头颅。

    那里是一片“无人地带”,但凡靠近者,都已经倒地不起,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“还不醒来?”

    广贤菩萨淡淡道。

    轮盘“咔擦”一转,投出一道光束,照射在阿苏罗和熊王的“尸骨”上。

    两位超凡强者的头颅,慢慢睁开眼睛,两具身躯站起,捧起自己的脑袋按在脖颈上,血肉蠕动间,脖子便长好了,一点伤疤都没有留。

    熊王打了个哈欠,扭动着胖墩墩的身躯,走到九尾天狐和许七安身边。

    阿苏罗则返回广贤菩萨身侧,双手合十,垂首侍立。

    度厄罗汉在另一侧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五百年前那一战,生灵涂炭,不管是西域还是妖族,都死伤无数。施主何必再妄动干戈。”

    广贤菩萨双手合十,双眼蕴含慈悲。

    九尾天狐笑容娇媚:

    “广贤菩萨说的有理,不若佛门归还十万大山,退出南疆,自然就不会再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,广贤菩萨颔首:

    “本座可以做主,归还十万大山半数地盘,以万妖山为界,妖族居东,佛门主西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补充道:

    “这是佛门能做到的最大让步,本座可以立下天道誓言,绝不会反悔。万妖山以东的区域,足够广袤,容纳如今的妖族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仿佛具备让人信服的力量,周遭的妖族听完,露出意动之色。

    竟觉得广贤菩萨的提议极好,这样既能避免族人战死,又或者足够广袤、丰沃的土地可以栖息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熊王摇了摇头,缓慢的说:

    “我,不接受.......”

    少年僧人形象的广贤菩萨,面容平和,声音温柔:

    “施主有何高见。”

    熊王哼哼两声,语气缓慢:

    “我要提一个刁难人的要求........

    “北边竹子太少,不喜欢.........我还要西南边的那三千亩竹林。

    “如此宝地,你佛门要是肯割让,我,就相信,你们的诚意.........”

    广贤菩萨颔首:

    “可!”

    熊王的豆豆眼猛的睁大,难以置信,这么过分的要求佛门竟然会同意,三千亩竹林的宝地都愿意割让,确实很有诚意了。

    许七安暗暗皱眉。

    广贤菩萨这一招,意在稳住妖族,好抽调兵力东征中原,助云州叛军推翻大奉。而仅仅让出万妖山以东的地盘,佛门依旧占据着这座南疆十万大山第一宝地,气运不损。

    相当于以最小代价把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不过他倒不担心九尾天狐妥协,这么容易就被“招安”,她也不会隐忍五百年。

    九尾天狐笑眯眯道:

    “夺我家园,杀我族人,用我妖族的领地施舍我等,佛门这是当我南妖一脉是乞丐?”

    嘴角带着笑,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。

    许七安趁机发动心蛊的“共情”能力,对周遭的妖族施加影响。

    豁然间,新仇旧恨翻涌不息,妖族们再次重燃斗志和怒火,并为自己之前的心动感到惭愧。

    广贤菩萨叹息一声,仍不动怒,但也没再试图说服九尾狐,转而看向许七安:

    “佛子,本座邀你入佛门,并非贪图你的气运。

    “你既能开创大乘佛法,便是与佛有缘之人,佛门修果位,果位代价的并非只是力量,而是精神,是慈悲。

    “在本座眼中,你是可与佛陀并列之人。你若愿皈依佛门,领导天下佛徒领悟大乘佛法,本座可以助你拔除国运。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大奉灭国,你便不会身死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和佛门最大的矛盾在于,佛门想助云州叛军灭大奉,那么身负半数国运的他,必将殉国。

    许七安联合妖族、蛊族,所作的一切,首先是要自保,而后是为报仇。

    活下去,是人最本能的欲求。世间道义千千万,求生,便是最正的道义。

    至于报仇,当然是向许平峰报仇。

    这里面既有私仇,也有中原百姓的仇。

    若非许平峰为一己之私,窃取国运,大奉二十年来,不会天灾人祸不断。

    若非许平峰为一己之私,发动叛乱,青州不会打的生灵涂炭。

    “那我是不是要感谢广贤菩萨不杀之恩?”

    许七安嘴角扯起冷笑:

    “你们佛门要灭大奉,要侵占中原疆土,我就得遁入空门,舍弃家人和爱人,舍弃信赖我的中原百姓,成为佛门的佛子,为佛门发扬光大的事业添砖加瓦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不愿意,就得殉国。

    “在广贤菩萨眼里,我不过是个弱者,所以没有选择权。

    “你若真如此推崇我,为何不为了我,与伽罗树为首的小乘佛法决裂,皈依大奉,助大奉平定叛乱。

    “本银锣可以承诺,天下太平后,大乘佛法将在中原遍地开花。”

    广贤菩萨坦然道:

    “本座考虑过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一愣,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广贤旁若无人的继续道:

    “然后,大奉与佛门实力相差甚远,本座即使抛开身份,只为传扬大乘佛法,也该选择实力更强的西域为基石。

    “且西域佛国遍地,更容易接纳大乘佛法。本座又何苦选择大奉?”

    他在告诉我,大奉实力不行,我实力不行,所以他选择佛门而不是我,坦诚的让人难以置信..........许七安想了想,道:

    “广贤菩萨可否为我拔出最后一根封魔钉?”

    广贤菩萨摇头:

    “养虎为患的事,本座不做,除非佛子入我佛门。”

    坦诚的过分........许七安心里一动,问道:

    “当年佛门助武宗皇帝造反,广贤菩萨可有参与?”

    广贤颔首:

    “险些被初代监正送去轮回。”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坦诚。

    术士一品在自家地盘能打好几个一品,监正如今的实力肯定不及初代了..........许七安问道:

    “你们是如何杀死初代的。”

    问话的同时,他操纵浮屠宝塔,让药师法相洒下光辉,修复熊王的伤势,恢复它耗损的气血。

    广贤菩萨道:

    “与今时今日,如出一辙。武宗在东起事,一路打到京城。佛门僧兵则从西线推进,双方在京城会师。一步步削弱初代,直到杀死他。

    “和现在不同的是,起事之初,如今的监正实力差了初代不少。武宗的准备没有许平峰充分。”

    所以当时需要多位一品菩萨出手...........许七安皱了皱眉:

    “初代有何布置?”

    广贤菩萨默然片刻,缓缓道:

    “不曾!论及智谋,初代比当代差了不少,起事之初,大奉朝廷应对的极为仓促,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被打的措手不及?你在开玩笑吗,那是天命师啊.........许七安双手合十,道:

    “多谢告之。”

    他迅速把所有疑问压在心里,收束思绪,恢复作战状态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本座也在拖延时间。”

    广贤菩萨坦然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原本有些暗淡的轮盘,再次焕发金光,转盘上,“畜生”两个字亮起,射出一道光束,直挺挺的打中九尾天狐。

    紧接着,“人”字亮起,同样射出一道光束,照在许七安身上。

    许七安终于明白九尾天狐没有闪避的原因,在金光射来的刹那,他被戒律的力量影响,失去了“躲避”的念头。

    没受到伤害.........许七安闪过这个念头的同时,看见身边的九尾天狐,身高忽然矮了下去,被不宽不窄的兽皮裹住的丰满胸脯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。

    本来深深的事业线没了。

    眨眼间,九尾天狐从一个狐耳银发的高挑御姐,变成了十二三岁的白毛萝莉。

    粉嫩可爱,纯真妖冶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脱口而出,旋即发现白毛萝莉和自己的身高竟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他脸色微变的环顾自身,原本贴合的衣服,变的又宽又打,裤管松垮,就像是小孩子套上大人的衣服。

    我也变小了,气机和力量有所削弱,但不算严重........他立刻有了明悟,知道了轮回法相第二大能力。

    抓住机会,阿苏罗双膝微沉,在地面“轰”的坍塌里,如同炮弹射向九尾天狐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熊王也如同炮弹射出去,阻击阿苏罗。

    阿苏罗违背力学的一个急刹,说停就停,双膝微沉,脑袋一低,避开熊王的拍击。

    紧接着腰背一弹,双拳化作残影,击打在熊王胸口。

    砰砰砰.........刹那间打出数十上百拳,打的熊王胸膛血肉模糊,气机涟漪刮起可怕的狂风。

    一条狐尾弹射而来,卷住熊王,往后一甩,让它借此避开了阿苏罗的连招。

    九尾天狐其中一条尾巴亮起,继而开始缩小,变成短短一根。

    远处,清姬低吟一声,高挑的身躯迅速缩小,变成了一个十二三岁的萝莉。

    九尾天狐则重新恢复成高挑妩媚的银发御姐。

    “你还挺可爱的。”

    她瞅了一眼许七安,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许七安:“.........”

    嘲笑完许七安,九尾天狐仰天长啸。

    啸声在天地间回荡,远远传开。

    俄顷,一道身影从高空坠落,轰然砸入场中。

    这是一具残缺的身躯,缺了右手和脑袋,肤色漆黑,每一寸皮肤每一块血肉都蕴藏着磅礴的力量。

    强大而可怕的气息,笼罩全场。

    令普通士卒和小妖瑟瑟发抖,只觉得精神在崩溃,情绪在狂躁,想要毁灭一切,包括自己。

    “神殊.........”

    广贤菩萨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PS:错字先更后改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