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队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4984更新时间:2021-03-14 21:17:30
    许二郎指着地图,说道:

    “松山县是杨布政使第二道防线中的重要据点之一,松山县如果保下来,青州的粮草淄重就能通过松河航线运往南边。

    “以松山县为着力点的整个西北方,更是可以作为我军的大后方,支撑我军与云州叛军纠缠。”

    苗有方探头看去,地图上,许二郎用炭笔画出了被云州军占领的城郭,“松山县”就如同一根钉子,嵌在叛军推进线的西北方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画出来,我就看明白松山县的重要性了。本大侠还纳闷呢,这么个小破县,为啥让杨布政使如此看重,虽然你经常说它是防线的重要据点。

    “可重要在哪里,苗大侠我也没个清楚的认识。这不就一目了然了嘛。”

    苗有方边看边点头:

    “二郎不愧是两榜进士,云鹿书院出身的读书人,本大侠老怀甚慰。”

    “有空多读些书,提高一下修辞水准。”许二郎表情平静的回复。。

    面对粗鄙的武夫,他算是相当经验丰富了。

    绝不会轻易动怒。

    许二郎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除非云州叛军在东陵、宛郡两条战线大溃败,不得不加大兵力投入战场,无力支援卓浩然,否则,卓浩然是不会撤兵的,而是等待支援。”

    东陵和宛郡与松山县构成了第二道防线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苗有方不懂就问。

    “城中粮草、守城的淄重都还充裕,自然是坚守不出,等待杨布政使的援兵。”许新年沉吟道:

    “前提是东陵和宛郡两处的战役不会太惨烈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很惨烈呢?”苗有方不懂就问。

    “那就做好孤立无援,打持久战的准备。”许新年叹息道。

    东陵和宛郡两处,相对来说,比松山县更重要。

    好在他出兵前,孙玄机给了他数量极多的一批重火器,包括火炮、床弩、车弩,以及火铳,这些东西都是守城利器。

    至于火油、滚木等物资,松山县本身富裕的缘故,储备颇为丰厚。

    大奉守军是有底气打持久战的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召来一位百夫长,吩咐道:

    “派遣斥候从西城出去,带上镐子和铁锹,沿着松河潜行,蹲一蹲敌人的粮道。”

    等百夫长领命而去,苗有方主动分析道:

    “你要等援兵来之前,断敌人的粮草?”

    前些天他率骑兵冲营,一阵乱杀,烧了叛军的粮草,哪怕最后大火扑灭,所余的粮草恐怕也撑不了几天。

    许新年“嘿”了一声:

    “不,我要毁了官道,拖延敌人援兵的行进速度,然后激怒卓浩然,逼他攻城。这样我们或许可以在叛军的援兵到来前,吃掉卓浩然这支军队。”

    行军打仗,必然伴随着粮草和军备的输送,而这些东西是要靠车辆的。

    车辆的正常行进,依赖于道路。

    一条千穿百孔的路线,会大大拖延援兵的行军速度。

    “苗兄,你刚经历一番苦战,去吃些肉,晚上还得值守。”

    许新年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,吐气道:“我也要休息一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。

    支走苗有方,许二郎穿着轻甲倒头就睡,坚硬膈人的装备没有对他造成任何阻碍,很快就入眠。

    这得益于当初北上支援妖蛮的经历,那会儿大奉和妖蛮的联军被冲散,残部分散各处,随时都会遭遇危机。

    因此练成了穿着甲胄也能迅速入睡的神功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........”

    密集而沉雄的鼓声把许二郎吵醒,他猛的睁开眼睛,从简单的床榻上弹起,下意识的扭头看一眼床边的水漏,时间是卯时四刻。

    黎明前夕。

    他提着制式军刀奔出瓮城,天色漆黑,城头火把的光芒在寒冷的夜色里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正往瓮城方向赶来的苗有方,与许二郎目光交汇,咧嘴笑道:

    “那厮是个疯子,竟然主动攻城。这岂不是正合我们心意嘛,都不用想激将法。”

    许二郎一边往城垛走去,一边皱眉说道:

    “卓浩然性格暴躁冲动,容易中激将法,但我们还没使激将法呢,而他也不是泛泛之辈,应该知道光凭所剩的那点兵力,根本不足以攻城。

    “此事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苗有方问道:“有什么蹊跷。”

    我又不是监正,我怎么知道.........许新年来到城垛边,谨慎的朝远处眺望,借着城头发射的火炮膨胀出的火光,见到密集的敌军正在往城下靠近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玉石俱焚吗?”

    许二郎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念头闪烁间,他猛的朝左侧扑倒,一颗炮弹呼啸着在他躲藏处炸开,火光卷着气浪和碎石,朝四面八方溅射。

    苗有方鼓荡气机,将灼热的气流挡开,让许二郎躲过了重伤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干他娘的!”

    许二郎一身冷汗的爬起来,猫着腰,一边往马道跑,一边高呼:

    “投石车抛射火油照明。

    “弓箭手火铳手准备,火油桶先别抬上来,先抬滚木.........”

    在他的指挥下,守军有条不紊的展开防御反击,到处都是火炮发射的轰隆声,炮弹爆炸的巨响。

    膨胀的火光在城下炸开,在城墙上炸开。

    火炮手被炸死,预备队迅速补位。

    床弩火炮被摧毁,民兵立刻推来新的重火器。

    此外,这些被征调来的民兵,猫着腰在马道上来回奔走,抢救伤员。

    战况无比激烈。

    卓浩然手持制式军刀,灵活的避开火炮、箭矢,以及从城头抛下来的滚木。

    顺利靠近城门。

    城门早在三天前,就已经被他亲手摧毁,但云州军没能顺利通过城门,因为守城军早已搬运来数以吨计的石块砌死了城门口。

    只留下一个仅容一人一马通过的小门。

    守城时,小门后被巨大的石块堵死。

    出城时,则由数十名民兵用麻绳拉开那几块巨石。

    这种战术在术士体系出现前,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在古代,每座城郭的城门口,都会单独建一个储备石块的仓库,以保证在战时,守军能迅速把城门封死。

    术士体系出现后,边关重镇、主城,都有阵法守护,便渐渐弃用了“封城战术”。

    过去的一年里,杨恭重新启用封城战术,下令各郡县建造仓库,筹备石块。

    封城战术主要防备的就是四品境的高手,城门挡不住这个境界的武夫,而封城术则能保证城门被破坏后,依然能阻扰敌军。

    毕竟军队里,还是以普通士卒和低品武夫为主。

    卓浩然纵身跃起,在城墙连踩几步,轻而易举的登上城头,刀锋一扫,将一架火炮和两名炮手斩成两截。

    噔噔噔........苗有方在马道上接连踏出深坑,宛如发狂的蛮牛,以五品之躯撞向四品的卓浩然。

    卓浩然狞笑一声,刀意爆发,制式军刀瞬间红如烙铁,裹挟着斩灭一切的意,作势要把五品的家伙斩于刀下。

    不远处,许二郎在两名护卫的保护下,周身鼓荡起淡淡的清气,一手负背,一手置于小腹,沉声道:

    “大丈夫,当死而无悔。

    “大丈夫,当心怀仁义。”

    他腰间挂着的,杨恭的玉佩亮起,为浩然正气添了一份力。

    同时,许二郎左侧的侍卫,弯弓搭箭,朝天空射出一道箭矢。

    箭矢捆绑着烟花,在高空炸开。

    两句话落下,苗有方像是打了兴奋剂,气息暴涨一截,而卓浩然眼神里明显恍惚了一下,仁义两个字,让他没能把手里的刀劈出去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苗有方欺身而近,一掌拍掉他手里的刀,紧跟着弓步侧肩,撞的卓浩然身子不受控制的腾空,然后,便是化劲武夫的拿手绝学——

    一套连死你!

    许二郎是七品仁者,他刚才使用的是八品修身境的能力——文胆之力。

    文胆之力最大的作用是提振士气,给己方将士增加一定的战力,消除一定的病痛。

    其次,能短暂的影响敌人的心志,运用的好,就能削弱敌人。

    八品修身的文胆之力,进阶版是五品德行,德行顾名思义,规范人的言行举止,以“君子六德”来要求别人。

    这和佛门的戒律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只不过戒律没有进阶的空间,而德行,再往上一步,就是言出法随。

    到那一步,规范人的言行举止,就不需要“君子六德”,可以做到任意且强行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苗有方的连招被回过神来的卓浩然强行打断,小腹紧接着挨了一脚,顿时倒飞出去,在马道上不停翻滚。

    卓浩然不顾狼狈的苗有方,在女墙上连踩,目标明确的杀向许二郎。

    过去的几次攻城战中,这个出身云鹿书院的读书人,让他吃尽苦头,靠着儒家法术的短暂牵制,配合一个五品武夫,屡屡让他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苗有方双肘双脚在地面犁出深深痕迹,强行卸力,张开掌心摄来箩筐里的两枚炮弹甩向卓浩然。

    再以气机引燃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膨胀的火光将卓浩然笼罩,许二郎趁机在侍卫的保护下退后。

    他异常冷静,丝毫没有被一位四品武夫追杀而惶恐,在卓浩然冲出火团后,再次鼓荡清气:

    “君子当以和为贵。

    “君子当舍生取义。”

    苗有方脸色狰狞的从侧面扑出,与卓浩然纠缠着滚下城头。

    当当当.........过程中,两人手脚肘并用,激烈肉搏,顺着云梯攀爬的敌军受到波及,惨叫着坠落。

    苗有方很快不敌,被卓浩然一拳打开空门,紧接着,卓屠夫并掌如刀,刀意在苗有方胸口爆发。

    当是时,一道犀利的枪芒宛如彗星般射来,打断卓浩然的攻势,逼得他挥舞掌刀格挡。

    竹钧在墙头飞掠,于千钧一发之际赶来。

    以许二郎和苗有方的实力,应付卓浩然实属勉强,逢着卓浩然攻城,许二郎就会让人以烟花为信,通知北城门的竹钧。

    竹钧就知道敌军中的四品在这边,便会立即赶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宛如火炮爆炸的气浪里,苗有方趁机挣脱,踩着城墙返回城头,守在许二郎身边。

    卓浩然劈开长枪后,同样返回城头,站在女墙之上。

    竹钧则插入双方之间,招手唤来长枪,与卓浩然对峙。

    卓浩然的目光掠过竹钧,望着后方的许新年,冷笑道:

    “我曾在大将军面前夸下海口,五天内攻占松山县。如今是第八天,城没攻下,麾下精锐折损过半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老子一世英名,栽在你这黄毛小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许二郎平静以对,淡淡道:

    “儿子栽在老子身上,不冤枉。”

    卓浩然脸上怒色一闪,忍住情绪,缓缓道: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何在今夜攻城?”

    这正是许二郎疑惑的,但他只是淡淡回应:

    “因为你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卓浩然额头青筋一跳:“我也不必与一个将死之人动气,因为国师倾心培养的精锐,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戾~”

    突然,高亢尖锐的啼叫声从天边传来。

    此时,东边微露鱼白,天色一片青冥。

    在深青色的天空之下,一群庞然大物扇动羽翼,朝着松山县掠来。

    “朱雀军!”

    卓浩然望了一眼天边,收回目光,狞笑道:

    “今日破城,老子要屠三天三夜。”

    飞兽军.........许二郎瞳孔收缩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南疆。

    许七安召唤出浮屠宝塔,塔门打开,投下一道光束。

    光束中是抱着白姬的慕南栀。

    “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边收回浮屠宝塔,边看向白姬。

    小狐狸通过塔灵传信给他,说有要事相商。

    慕南栀的目光,第一时间投向许七安身边的洛玉衡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