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五十章 半卷地图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6182更新时间:2021-03-13 18:58:00
    走在静悄悄的小镇上,偶尔会看见几个孩子在空旷的街道上瞎逛,或脱掉裤子在街边尿尿。

    但很少见到成年人。

    许七安推测这些孩子能力还弱,不需要每天把自己藏起来以缓解暗蛊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等将来他们长大了,能力提升了,就会变的和父辈一样,天天躲在犄角旮旯里。

    “难道天蛊婆婆说暗蛊部的“经济状况”不好,能好才怪了,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无意义的躲猫猫上。”许七安心里嘀咕。。。

    他刚得到七绝蛊时,只觉得暗蛊的副作用很麻烦,每天要抽时间把自己藏起来,一藏就是一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没有联想过如果一个种族的人都这样,其实是一种“灾难”。

    “其实晚上也可以藏,没必要非得白天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说道。

    巡逻队的年轻男子连连点头:

    “晚上当然也有人藏着,不过大多都是未成家的。成家的,晚上可没时间。

    “另外,层次越高,藏身的目的就不只是消除副作用,您也是暗蛊大宗师,您应该明白。”

    副作用是暗蛊最基本的需求,想增长修为,培育暗蛊,还得主动藏身阴影,感悟暗蛊之力。

    说话间,他见许七安目光瞄着自己脚下的阴影,便笑道:

    “您没看错,巡逻队的其他人都藏在我裆下阴影里。”

    神特么裆下阴影,你们暗蛊部的人都活在挡下吗.........许七安一口槽差点就忍不住吐出来。

    穿过一条条安静的小巷,两人接近了镇子中央,这里的人烟稠密许多,三三两两的行人穿梭在空旷的街道上,两侧还有店铺。

    许七安看见这些行人里,有中原人,有南疆人,穿着破败的布衣,不比中原流民好多少。

    主要是,这些行人大部分体内都没有暗蛊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奴隶,有的是从中原抓过来的,有的是一些不讲规矩的南疆部落,被我们清剿了,人口由七部平分。”

    巡逻队的年轻人说:

    “这些奴隶是我们族中宝贵的劳动力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沉吟片刻,道:“蛊族常常与中原商队进行人口贸易吧。”

    人口贸易四个字,让年轻人愣了好一会儿才理解,道:

    “没错。

    “中原的商队知道我们缺人,常常往南疆送人,换一些南疆独有的草药、木材、矿石等等。”

    而那些人口,多半是拐骗来的........许七安想到了柴家先祖,那位先祖年幼时,全家被仇人灭门,自身也被卖到南疆尸蛊部当奴隶。

    后来不知怎么逃回了中原,在湘州老家开宗立派。

    对了,还得问尤尸索要地图,柴家老祖的那半张地图就在尸蛊部..........这时,许七安看见了一座大宅,匾额上写着南疆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这里便是首领的府邸,许银锣请进。”

    踏入大宅,许七安扫了一眼大院的布局,一条青石铺设的道路通往内院,道路左侧摆着一只只水缸,盖着木板。

    右侧则是一个个口径狭小的深坑。

    坑里缸里全藏着人.........许七安收回目光,跟着年轻人继续深入,走了一会儿,半个人影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进入内厅,许七安才看见穿着黑衣的暗蛊部首领影子,坐在主位,手里捧着一杯茶。

    他常年不见阳光,因此有些苍白的脸庞,露出些许笑容:

    “茶已备好,许银锣请坐。”

    见客奉茶,这是中原的礼节。

    待许七安入座后,他又道:

    “稍等,我已派人去请长老,出兵之事,非我一人能决断。”

    这是昨日战斗时,便已经初步谈好的事。

    半盏茶的时间,八道阴影从桌底钻出,于内厅中化作或中年或老年的八位长老。

    “首领已经和我们说过,许银锣想请暗蛊部族人北上,协助大奉对抗云州叛军。”

    白发苍苍的老人似乎是大长老,语调缓慢的说道: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不行,就看许银锣能出什么价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抿一口茶,道:

    “战事平定后,大奉每年向暗蛊部岁赐白银五万两,绢五万匹,粮草三万石,只给五年。”

    几位长老微微动容,用南疆话交头接耳起来。

    “五万两白银可以把我家房间堆满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匹绢能让我们暗蛊部族人都穿上漂亮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粮草更重要啊,我们族人一直没时间狩猎和耕种。”

    白发苍苍的大长老用力咳嗽一声,打断了长老们的窃窃私语,庆幸许银锣听不懂南疆话,不然他讨价还价的底气就被这几个没出息的败光了。

    大长老摇摇头:

    “可若是大奉败了呢?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面不改色:

    “大长老想怎么加?”

    “爽快!”大长老点点头,沉声道:“加一倍。”

    “爽快!”许七安默默起身,拱手道:

    “我还得去一趟心蛊部,不打扰诸位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影子的手动了动,但忍住了,眼见许七安走到厅门口,他叹口气,说道:

    “白银六万两,绢五万匹,粮草五万石,给六年。

    “作为回报,我族派遣八百名精锐族人参战,放心,都是绝对的精锐。”

    蛊族虽然全民皆兵,但刨除老弱妇孺,再刨除普通族人,八百名精锐确实不少了。

    许七安停下脚步,笑道: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他来之前已经与怀庆沟通过,从她那里获取“岁赐”的合理范畴。

    毕竟许七安不是读史的,对于这玩意没什么研究,不知道“岁赐”的市场价。

    影子提的要求,在合理范围内。

    影子吐出一口气:“暗蛊部的精锐战士们,会竭尽全力助大奉剿灭叛军。”

    至于许七安能不能代表大奉朝廷,影子和长老们没有怀疑,此人身上不但顶着大奉第一武夫的名头,同时还是国师洛玉衡的双修道侣。

    他说的话,在暗蛊部看来,比中原皇帝的金口玉言还可靠。

    “过段时间,我会让朝廷送来文书,作为大奉和蛊族结盟的凭证。”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影子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离开暗蛊部,许七安御空飞行,半个时辰后,来到了心蛊部的地盘。

    此地鸟语花香,飞禽走兽遍地。

    心蛊部的房屋建在茂密森林中,一座座楼阁掩映在碧绿的枝叶间,人和兽类和谐共处。

    少女骑着斑斓巨虎,在山野间欢快游玩;田野间充当畜力的是各种各样的巨型生物;灵活小巧的长尾猴子拎着竹篮,漫山遍野的采摘果子。

    突然,许七安看见下方的密林中,冲起遍体鳞片的巨兽,扇动膜翼,载着一名年轻的心蛊族人,在他身边盘旋。

    “许银锣,首领让我来接待您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巡逻队员毕恭毕敬,说着不太标准的中原官话。

    许七安“嗯”了一声,他选择御空而来,便是主动“暴露”,让淳嫣察觉到他。

    那年轻的心蛊部族人驾驭着飞兽,朝林子里降落。

    嗯,这只飞兽不是雌性,看来骑士是个正经的骑士.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没来由的浮现这个念头,跟随巡逻员,来到山峰南侧,悬崖边的一座阁楼前。

    阁楼边有一株亭亭如盖老松。

    枝上松鼠嬉戏,松下白猿啼叫。

    阁楼外,几只长脚黑羽的大鸟低头啄食,见到陌生人到来,惊慌的振翅飞起。

    穿着蓝色长裙,耳垂坠着两条赤色小蛇,眉眼艳丽的淳嫣站在阁楼外,面带浅笑。

    “淳嫣首领!”

    许七安回以微笑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阁楼,在一楼大厅入座,身为心蛊师的许七安,立刻察觉到了躲藏在角落里的各种毒虫毒蛇,以及小兽。

    “这里遍地都是的蛇虫鼠蚁、飞禽走兽,有没有给许银锣亲切感?”

    淳嫣半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忍不住就想把它们都召集出来,一起跳广场舞.........许七安笑道:“确实让人流连忘返,倍感亲切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仿佛拉近了双方的距离。

    淳嫣杏眼里眼波荡漾,感慨道:

    “但于兽类过于亲近,也容易迷失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你是指与兽类进行前俯后仰运动吧..........许七安脸上泛起没有丝毫偏见的笑容: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的个人选择。”

    淳嫣定定的望着他,见他确实没有偏见,笑容温柔了几分,道:

    “族中规定,但凡与兽类有过逾规越矩的,便不得再娶妻嫁人。这既是震慑族人,也是尊重他们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忍住来自本命蛊的冲动,有助于磨砺意志,而若是沉沦本能,则有利于心蛊的修行。不得不说,是把双刃剑。”

    心里打定主意,在南疆期间,不把小母马放出来,让它好好留在浮屠宝塔里。

    不然他担心被心蛊部的人给偷走,或者被力蛊部的人给吃了。

    见交谈还算愉悦,许七安道明来意,给心蛊部开了与暗蛊部相同的条件。

    淳嫣思考片刻,道:

    “心蛊部不缺粮草,我希望把粮草换成布帛、茶叶、瓷器、以及盐铁。”

    对心蛊师来说,吃肉根本不成问题,耕种方面,也可以驱使兽类充当畜力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许七安应允。

    交易达成,淳嫣笑容扩大,问道:

    “那么,许银锣想要什么兵种?心蛊师最擅长的是御兽,中原缺少强大的兽类,且分散各地,很难直接投入作战。合理的办法是,从我心蛊部直接征调过去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深表赞同:“淳嫣首领有何建议?”

    中原不比南疆,毒虫猛兽遍地,城里全是阿猫阿狗,山里倒是有不少兽类,但很难保证战场边缘就有丰富的兽群可以支配。

    而普通兽类作用不大,比起南疆的异兽,战斗力不在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淳嫣说道:

    “心蛊部有异兽骑兵和飞兽军两大兵种,我个人建议,许银锣选择飞兽军。异兽骑兵行军缓慢,成群结队前往青州,最少要一个月。

    “一路上人吃兽嚼,食物就是个大问题。到了青州后,食物依旧是大问题。大奉寒灾汹涌,本就缺粮,而异兽骑兵只食肉,不吃谷物。

    “飞兽军虽说也只食肉,但行军速度快,最多六天就能赶到青州,沿途可以让族人自行寻找食物,这对我们心蛊师来说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从作战能力来说,大奉不缺骑兵,但飞兽军却寥寥无几,只有山海关战役中大放异彩的赤尾烈鹰。”

    然而,因为国力日渐下滑,养不起赤尾烈鹰,朝廷已经把它们贩卖给雷州当地的商会和豪门望族了,只保留极少数的飞兽军数量..........许七安内心叹息。

    “心蛊部能给多少?”

    “部族里只有一千两百头飞兽,最多给大奉五百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淳嫣知道许七安还有事,没有多做挽留,送他出了阁楼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的下一站是尸蛊部,蛊族七部中,天蛊不擅战斗,排除;毒蛊族人与大奉仇恨太深,排除;情蛊部的催情气体不分敌我,同时对大奉仇恨极深,排除;

    所以,他要的是力蛊、暗蛊、心蛊和尸蛊四大部族。

    其中尸蛊部的作用最大,虽然尸蛊部操纵尸体需要子蛊,无法像巫师的控尸术那样,成批成批的操纵尸体汇成大军,但尸蛊部的行尸,胜在质量高,战力强。

    而一队战力高的敢死队,在战场中能发挥的作用相当可观。

    尸蛊部的情况和许七安预料的有些差距,他原以为尸蛊部的大本营,类似于传说中的幽都鬼城。

    但其实尸蛊部的大本营,是各部里最气派的,足以和天蛊并列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一座小城。

    石块垒起高高的城墙,呈方块状。城中的建筑风格与大奉相近,砖块和木材组合。

    城中人来人往,贸易颇为发达。

    唯一诡异的地方是,抬轿的轿夫清一色的白瞳,活人身边必定跟着一具,或两具行尸,充当随从和苦力。

    人来人往的集市里,三分之二是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这就很惊悚了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一群铁憨憨的力蛊部,竟是蛊族画风最正常的,仅次于天蛊部...........许七安无声感慨。

    因为刻意暴露气息,他立刻引来尤尸的关注,被请进了城中央的三进大院里。

    院子里奴仆来往,做着各自的活儿,巡逻的护卫清一色的白瞳。

    行尸与活人相处融洽。

    进入内院后,许七安看见许多衣着暴露的婢女,她们似乎习以为常,没有任何羞耻感。

    许七安在会客厅等待了片刻,尤尸姗姗来迟,淡淡道:

    “直接说条件吧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前来,而是操纵着行尸与许七安见面。

    许七安却审视着他,笑道:

    “是不是打扰到阁下的雅兴了?”

    以他今时今日的修为,尤尸本体在里面临幸婢女的动静,能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尤尸”淡淡道:

    “这是克制尸蛊副作用最好的办法,每当你忍不住想与尸体发生什么时,身边有几个衣着暴露的婢女,可以很好的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等你把欲念发泄在她们身上时,很长一段时间里,都不会对行尸产生兴趣。”

    巧妙的利用贤者时间,来抗拒尸蛊的副作用.........许七安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尸蛊部相对富庶,因此没有向暗蛊部一样抬价,但尤尸附加了一个条件,许七安在南疆期间,必须把那具古尸留在尸蛊部。

    何时离开蛊族,再取走古尸。

    听着尤尸强作镇定,但其实无比渴望的语气,许七安沉吟道:

    “可以,但我同样有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尤尸当即道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游历到湘州,那里有一个柴家,习得尸蛊部的秘术,能炼铁尸..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把柴家的情况告诉尤尸,“你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柴家先祖距今已有一百多年。

    尤尸回忆片刻,点头说:

    “是有这么一个奴隶,那是我父亲担任首领时的事了,没记错的话,他似乎是用半卷地图,换回了自由身。”

    许平峰刻意收集的地图,绝对不简单..........许七安道:

    “我需要那半卷地图。”

    尤尸沉吟片刻:

    “好,但我有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禁止套娃啊.........许七安颔首: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你将来若是能解开地图的秘密,希望能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等许七安点头答应后,尤尸道:“稍等!”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一具白瞳行尸迈入会客厅,手里捧着一只黑色的木盒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