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十九章 暗蛊部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269更新时间:2021-03-12 23:55:07
    松山县,瓮城里。

    许新年听完副将的伤亡汇报,无声的吐出一口气:

    “下去吧,让将士们留心些,不要给敌军的高手趁夜袭击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两次攻城战下来,敌军的精锐保存完好,死的都是些流民组成的杂军。

    云州军的主将是个聪明人,懂得用流民的命来消耗守城军的炮弹和弩箭。此外,他们还让高手混在杂军中,伺机攀上城墙大杀一通,破坏守城的床弩、火炮。

    “敌军主将是个聪明人,但夜袭又显得格外愚蠢。”

    许二郎看一眼身边的苗有方,道:

    “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苗有方完全不懂,耸耸肩:“有什么奇怪的,我觉得他是个聪明人,知道趁夜里不备偷袭。”

    “夜里攻城的弊端,方才我与你说过了,一个成熟的将领,不会这般冒进。除非他有必须短期内攻下松山县的时限。。”

    许新年冷静的分析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只负责杀敌,动脑子的事我绝不参与。”

    苗有方先表明立场,然后开始吹牛皮:

    “我可能没跟你说过,当日在南疆十万大山,本大侠协助许银锣,杀入佛门重地南法寺,与众佛门高僧死战。

    “最后力挫佛门二品的阿苏罗,为南妖的起事奠定基石。今日有我助你,你可以放一百个心。”

    许新年看他一眼,缓缓道:

    “在青州城的时候,我见过袁护法了,他与我详细说了十万大山的事。”

    牛皮被戳破的苗有方表情一僵,旋即龇牙道:

    “那是只讨人厌的猴妖。”

    对此,许新年由衷的认同:

    “君子所见略同。”

    两人默契的斜了对方一眼,仿佛在说:

    看来你也经历了让人尴尬的场面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士卒匆匆进来,大声禀告:

    “许大人,敌军射来一封箭书。”

    许新年目光微闪,镇定道:

    “呈上来。”

    苗有方当即起身,从士卒手里接过箭书,递给许新年。

    后者拆开阅读,看完,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上面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苗有方忙问。

    许二郎淡淡道:“敌军主将是个叫卓浩然的,他说三天之内破城,斩我头颅,送给我大哥当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东城门十里之外,云州君营帐。

    篝火熊熊,一顶顶帐篷寂静无声,士卒们早早的睡下,披坚执锐的甲士来回巡逻。

    更外围还有斥候巡视。

    军帐外,一身甲胄,体格魁梧的卓浩然,亲手斩掉了抓获的大奉军斥候。

    他舔了一口沾满鲜血的刀背,狞笑道:

    “想不到负责镇守松山县的,是许七安的堂弟。待我攻破松山县,斩下那厮头颅,一定好好保存,派人给姓许的送去。”

    副将赵恬沉声道:

    “根据这斥候的交代,那许新年是云鹿书院张慎的弟子,精通兵法,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他深知卓浩然跋扈的性子,立刻补充道:

    “不过,以将军的神勇,破城指日可待。大将军若是知道您斩下许新年的头颅,定会嘉奖。”

    卓浩然颔首: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斩许新年头颅者,赏白银千两,封百户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次日,许七安入定中醒来,看见一位如同丁香花般,结着哀愁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美则美矣,哀愁的气质却能让人忽略了她的美貌,让人忍不住想走入她的内心,倾听她的哀愁。

    “许郎,你醒啦。”

    洛玉衡柔声道。

    是你啊,小哀..........许七安松口气,七情之中,最难缠的是“欲”、“怒”、“恶”三个人格。

    怒人格相对较好,就是脾气暴躁了些,一言不合发脾气,动手打人。

    欲人格是许七安最畏惧的,这意味着他一天24小时都是打桩机模式,腰子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恶人格没经历过,上回恶人格是最后一位出场,洛玉衡早早把他赶走了。

    根据小姨这般忌惮的表现,许七安推测恶人格就是宫斗戏里,恶毒的皇后之类。

    只要不出现这三种人格,其他人格许七安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小哀很多愁善感,总觉得自己年纪可以当情郎的妈了,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“国师,你便如朝阳一般美丽,让人沉醉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像呵护娇花一样,呵护着脆弱敏感的小哀。

    小哀露出羞喜之色,低声道:

    “许郎不必叫我国师,唤一声玉衡便是。”

    来了来了,你又来社死了.........许七安打了个寒颤,心说何必呢,回头等你回复了,又想着提着剑砍我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极渊外围,原始森林边缘。

    以天蛊婆婆等超凡首领为首,七部的四品高手齐聚在原始森林边缘地带。

    蛊族众人心头沉重,蛊神之力大井喷,往往意味着可能会诞生超凡境的蛊兽。

    一头神智错乱的畸变怪物,且是超凡境,它所象征的,是杀戮与破坏。蛊族历史中,死于超凡蛊兽的首领并不少。

    可以说,超凡蛊兽是蛊族首领们拼上性命处理掉的。

    “蛊神之力相较于平时,浓郁了数倍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尸蛊部的四品长老,他身边带着三名气息浑厚的行尸傀儡。

    “不提诞生超凡,四品层次的蛊兽蛊虫数量会在短期内暴增,若是疏忽大意,我等很可能会有陨落风险。”

    毒蛊部的长老说这些话的时候,是看着力蛊部的六位长老的。

    大长老骂咧咧道:

    “你瞅啥瞅,老子杀过的蛊兽比你吃过的肉还多。”

    嘴上不服气,大老张的眉头却没松过,始终紧皱。

    蛊神之力爆发的次数不多,他们人生中只经历过两次,任何一次都无法与昨日的动静相比。

    经过一夜的吸收和消化,极渊附近的蛊虫蛊兽们,恐怕已经初步蜕变。

    强大还不是关键的,主要是极渊周边的原始森林广袤无垠,很难做到地毯式搜索,一旦有疏漏,可能就给了未来超凡蛊虫喘息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幸好有许银锣帮忙,他是武夫,擅长杀伐,有他助阵,如虎添翼。”

    力蛊部的二长老说道。

    各部长老们微微点头,即使是不喜欢中原人的毒蛊、尸蛊和情蛊部,也得承认二长老说的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术士帮忙就好了,炮轰极渊,能省很多事。或者,像道门人宗这种能驾驭剑阵的体系。”

    天蛊婆婆身边,一个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正讨论着,众人看到一道金光御风而来,那是脑后燃着火环的许银锣。

    而他身边,有一位御剑飞行的女子,脚踩飞剑,穿着羽衣,手挽拂尘,眉心的朱砂尤其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看到御剑女子的刹那,蛊族男子都是一愣,继而流露出痴迷之色,理智告诉他们,这是个白净的中原女子,但眼睛告诉他们,这就是世间最美貌的女子。

    他们从这位女子身上看到了自己所钟情的那一款。

    许七安降落在地,朝着天蛊婆婆等人颔首,道:

    “这位是人宗道首,大奉国师。”

    人宗道首.........除了天蛊婆婆外,所有人都诧异的盯着洛玉衡,没记错的话,当今人宗道首,是二品强者。

    “我特意请来一起清理蛊兽的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又道。

    有人宗剑修参与,清理蛊虫蛊兽会容易许多.........力蛊、心蛊、天蛊、暗蛊几个部族的长老眼睛一亮,由衷的欣喜。

    而毒蛊情蛊和尸蛊三个部族的长老,或沉默或尴尬,因为他们内心里,对许七安是敌视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代表的是大奉王朝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对仇人以礼相待?这是他们共同的心声。

    但现在见到许七安为了帮助蛊族清理蛊兽,竟把远在大奉国都的人宗道首请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份诚意和善意,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狠话。

    能把大奉国师请到南疆来,想必是耗了天大的人情吧..........三部的长老们心想。

    “能把人宗道首请来,肯定用了天大的人情吧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感慨道。

    其他部族的人会把疑惑放在心里,但力蛊部的人向来是“有话直说”。

    许七安看一眼洛玉衡,“哦”了一声:

    “无妨,国师是我的道侣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口,许七安看见在场二十余人,表情一下子变的很古怪。

    人宗道首是他的双修道侣..........

    天杀的,如此绝色美人被这粗鄙武夫拱了..........

    许银锣不愧是大奉第一武夫啊,在中原的底蕴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厚.........

    哼,抢我男人..........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念头在众人心里闪过。

    天蛊婆婆朝洛玉衡颔首示意,道:

    “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有了洛玉衡相助,清理蛊兽的行动变的轻松而快速。

    一位即将渡劫的剑修,她能爆发出的杀伤力,让蛊族众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到了黄昏,许七安与蛊族众人退出极渊,返回部族。

    他没有随龙图返回力蛊部,追上天蛊婆婆,道:

    “婆婆,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天蛊婆婆拄着拐杖,与他并肩行了一段路程,老人眉目慈祥的问道:

    “请援兵的事?”

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。

    天蛊婆婆缓步前行,沉吟道:

    “情蛊、毒蛊就算了,两个部族对大奉的成见太深,非一朝一夕能改。倒是尸蛊部可以争取,魏渊于尤尸来说有杀父之仇,其族人倒是没那么仇恨大奉。

    “暗蛊部因为习性的原因,只比力蛊部稍稍好一些,但也缺物质钱粮,日子过的清贫,你可以从这方面入手。”

    习性的原因?他们是不是一天到晚都在玩捉迷藏..........许七安忍住了,没吐槽。

    “心蛊部的族人比较理性,淳嫣对你似乎挺有好感,好好商量,难度不大。力蛊部许以粮食便可,族人好战,不惧牺牲。天蛊部不擅长战斗,观星象之术,术士亦可,便不用惦记着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婆婆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拱手。

    问清楚各部的地址后,他与洛玉衡返回力蛊部,国师进入房间后,做的第一件事是在门窗贴上符箓,隔绝内外。

    而许七安则把许铃音送到丽娜房间去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.......”

    烛光昏暗的房间里,南疆气候炎热,蚊虫恼人,许七安替国师拍蚊子,一直拍到深夜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次日,朝阳刚刚升起,许七安趁着国师未醒,前往暗影部。

    暗影部坐落于极渊西南边,是一个相当有规模的镇子,三米高的土墙围着镇子,背靠群山,镇外一条小河潺潺流淌。

    镇子人口有七千左右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暗影部所有的人口,蛊族在南疆繁衍数千年,发展出许许多多的小部落,这座大镇周边,分散着许多小村庄。

    许七安一路阴影跳跃,来到暗影部时,朝阳已经高高挂起。

    镇外的河水染上一层瑰丽的金红,静谧流淌。

    镇子里静悄悄的,就像一个明明充满活人气息的乡镇,突然人口集体消失,死寂中透着诡异。

    他转头四顾,看见一个穿南疆服饰的孩子坐在家门口啃着窝窝头。

    “家里大人呢?”

    许七安靠拢过去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他审视着小男孩,衣着朴素,手里的窝窝头似乎就是他的早膳。

    小男孩茫然的看着他,显然没听懂中原官话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口水缸边的阴影里,爬出来一个年轻男子,穿着青色和蓝色相间的服饰,脸色惨白,头上缠着青色布巾。

    “是许银锣吗?”

    年轻人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他的父亲?”

    许七安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巡逻队的,您一进镇子,我们就注意到您了。首领有交代,如果许银锣到访,就带您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说完,看着孩子:

    “他的父母都藏起来了,不够两个时辰是不会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的我瘾头也犯了,忍不住就想藏一藏.........许七安点头,语气平静:

    “带路吧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PS:最近在调整作息,每天12点前保证让自己上床睡觉,所以暂时稳定两更。等我把作息调回来了,再来补更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