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三十二章 天赋异禀(求月票)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516更新时间:2021-03-05 01:37:28
    三品金刚!

    见到许七安现出大成期的金刚神功,力蛊族人顿时一静,接着,齐刷刷的往后退,脚步声杂乱。

    “佛门的金刚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超凡境的.......”

    “回家拿兵器,干他!”

    力蛊部族人嚷嚷不停,他们眼神警惕中夹杂着敌意。

    山海关战役中,佛门与大奉是盟友,死在佛门僧人手中的蛊族高手同样不少。

    “佛门新晋的金刚?”

    大长老拄着拐棍,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关注外界很多年,眼前这位金刚,不在他的记忆里。

    “我是中原人,与佛门无关,偶然学会了金刚神功。”

    考虑到蛊族没有通网,一时半会解释不清,许七安淡淡道:

    “至于这副金刚身躯,我杀了两名金刚,吞了其中一个的金刚神血。”

    侥幸学会金刚神功,杀了两名金刚?大老张侧头看向龙图:

    “你能做到?”

    龙图咧开嘴:“捉对厮杀,没问题。一打二,最多不败。”

    这位魁梧高大的族长看了外乡人一眼,眼里有着跃跃欲试的战意。。

    大长老颔首:“所以,这小子是在唬我们,色厉内........什么的,给自己壮胆。”

    三品巅峰的龙图都不可能斩杀两位金刚,再说,依照佛门睚眦必报的作风,此子真要杀了两个金刚,他早被罗汉和菩萨超度了。

    左边的长老沉声道:“大长老,是色厉内扎。”

    右边的长老纠正道:“错了,是色厉内查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顿了顿拐棍,打断两人的争执,招了招手,喊道:

    “丽娜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丽娜迈着长腿靠拢过去,没好气道:

    “干嘛,臭老头子!”

    大长老用南疆语问道:

    “这小子什么来头,大奉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位超凡高手了。”

    左边的长老补充道:

    “佛门也没有这么一位金刚。”

    “许七安啊,大奉银锣许七安,你们竟然不认识?”

    丽娜就像城里刚回来的女孩,有些看不起村里没见识的老人:“中原商队没有带消息过来?”

    南疆蛊族处在半封闭状态,族人极少外出,也不允许外人进入领地。

    只有少部分得到他们认可的中原商队能过来贸易。

    蛊族对外界的消息来源,大半源自那些商队,小半是族人自己打听,但也分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龙图沉声道:

    “大奉乱成一团,已经很久没有商队来我们这边了。”

    像中原大乱,叛军揭竿而起这样的大事,他们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许宁宴......嗯,许七安现在是大奉王朝第一武夫,深受万民爱戴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眉头一皱:“大奉第一武夫不是镇北王吗?”

    丽娜看傻子一样看他:“那都是以前的事了,最近一年多里,大奉发生了很多事。”

    父亲龙图也皱起眉头,问道:“他真杀了两个金刚?”

    丽娜点头:“是啊,就是最近一个月内的事。”

    接着,她简单的说了一些许七安的事迹,比如杀镇北王,杀国公,杀皇帝..........以及近来在十万大山中单挑修罗王幼子,阿苏罗。

    等她结束长篇大论,发现长老们沉默了,半晌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龙图眉头紧皱,盯着许七安的目光又忌惮又兴奋,双眼放出精光,心跳加快。

    丽娜知道这意味着父亲体内的好战之血沸腾,但又出于顾虑和忌惮,选择了克制。

    她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谁能让父亲这么克制。

    长老们又嘀嘀咕咕商议起来,接着,大长老咳嗽一声,看向许七安:

    “既然你超凡境高手,那我们就不找你麻烦了,带着你的妹妹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过于耿直,力蛊部的族人纷纷点头,没人觉得大长老的话有失体面和颜面。

    在力蛊部,强大的对手或同伴,能得到极大的尊重。

    许七安道:

    “我妹妹想拜丽娜为师,还望几位长老通融。”

    事关许铃音前程,他想争取一下。

    他体内的七绝蛊和其他蛊术的性质不同,这玩意本身就和蛊神有关,只要按照它的需求喂养,就能成长。

    蛊神的力量和秘术都省略了。

    因此许七安无法教小豆丁修行力蛊,另外,天蛊婆婆是天蛊部的,先不说这位老婆婆对自己的态度究竟如何。

    单以七大蛊族部落的门户之见来看,许七安担心天蛊婆婆未必能在这方面对力蛊部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我现在的样子,就像上辈子那些为了孩子能进一所好学校,卑躬屈膝的家长.........他在心里无声的吐槽。

    如果先礼后兵没用,他就准备用拳头来让力蛊部屈服。

    丽娜附和道:

    “铃音是天才,史书上都没有的天才,我这是为咱们力蛊部着想,吸纳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蛊族没有史书。”

    那个被大长老夸赞聪明的“阿梓”姑娘说道。

    丽娜被噎了一下,她在京城时,常听许辞旧这样说:“千年以降、纵观史册、古今未有、看遍史书........”

    这些词汇听的多了,丽娜就觉得,只要是史书上没有的,就意味着特别特别厉害。

    这姑娘很会抖机灵啊.........许七安看了眼皮肤黝黑的清秀姑娘。

    大长老缓缓道:

    “我们蛊族不缺天才,每一代里都会有几个天才诞生。你爹是,你也是,这中原的女娃子,就算是个天才又如何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们蛊族就很稀罕了?就要供着她了?就要抢着收她为徒了?”

    大长老一连串的反问,让丽娜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龙图看一眼女儿,问道:

    “一顿能吃几碗饭啊。”

    丽娜回答:

    “一顿能吃十碗,没菜的话,能吃十五碗。”

    在场力蛊部族人愣了一下,大长老有些惊讶的审视着许铃音:

    “资质确实不错啊........”

    其他长老颔首认同。

    “能吃十碗啊?我儿子也这么大的年纪,但只能吃五碗。”

    “是十五碗,你儿子白饭吃五碗,人家白饭十五碗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资质确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力蛊族人议论纷纷,脸色露出了明显的惊讶。

    .........许七安有些不太适应,整个部族的风格让他有些难以融入和适应。

    总觉得和这群人待在一起,代沟和隔阂都太深了。

    大长老咳嗽一声,让周围的议论声停下来,挺着傲人的胸肌,说道:

    “确实不错,但我们族里,像她这么能吃的孩子,也有好几个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露出一脸骄傲的表情。

    许七安不觉得奇怪,铃音的饭量虽然大,但力蛊部里肯定也有一样饭量的孩子。以饭量论天赋的话,蛊族肯定有同等级天赋的孩子。

    铃音并非独一无二,因此蛊族不可能为了她破坏族规。

    叫“阿梓”的姑娘看着许铃音,眉头微皱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.......”

    阿梓姑娘喊了一声,待众人看来,她迟疑道:

    “可是,族里的孩子都是从出生时就种下本命蛊啊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没好气道:

    “这要你说?谁还不是从小容纳本命蛊..........”

    他突然呆住了,接着,扭动僵硬的脖子,看向许铃音。

    “丽,丽娜是什么时候北上去中原的?”

    大长老用一种小心翼翼试探的语气,问身后的龙图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周围的力蛊族人,以及其余长老和龙图,猛的瞪大眼睛,忽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这孩子不是力蛊族的.........

    龙图一字一句道:“今年夏天!”

    对,铃音容纳力蛊其实没多久,满打满算也就三四个月,相当于三四个月从毫无根基到九品巅峰..........许七安欣慰的想道。

    这时,慕南栀幽幽道:

    “这群人真奇怪,感觉和他们待久了,我脑子都不好用了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忽然身躯僵硬,脑子里浮现一个疑惑:

    我刚才为什么会用饭量来衡量天赋?为什么没想到铃音容纳力蛊才三四个月?

    “天才啊,史书上都没有的天才啊........”

    大长老激动的险些拿不住拐棍,健步如飞的奔到许铃音面前,审视她的目光,就像审视价值连城宝物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龙图小时候,九岁才九品巅峰,他吃了整整九年的白食,都不及这女娃子三四个月。”大长老大声指责。

    龙图一脸惭愧。

    不能这么算吧,婴幼儿时间不能算进去吧.........找回智商的许七安默默吐槽。

    大长老一双手在许铃音肩膀、手臂、大腿不停的捏按,突然大叫道:

    “筋骨强健,气完神足,这,这是天生为力蛊而生的体魄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五位长老和龙图大步奔来,蹲下来,也跟着在许铃音身上摸骨,捏筋,他们脸色渐渐变了,从惊讶到震撼,从震撼到狂喜。

    大长老激动的望向许七安:“她是不是从小就特别能吃?”

    一顿三大碗,不算菜.........许七安没什么表情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经常喊饿?”另一位长老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看到什么都想吃?”龙图也插了一嘴。

    慕南栀怀里的白姬,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。

    她连鬼都想吃........许七安还是点头。

    得到肯定答复的长老们又激动起来:

    “真不错,三四个月便度过第一阶段成熟期的天才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丽娜得意的掐着腰:“是不是,是不是,我说她是天才吧。”

    力蛊部的族人一脸惊奇的看着小豆丁。

    许七安趁热打铁道:“既然如此,我家妹妹能拜丽娜为师,学习力蛊秘术了吗?”

    长老们脸上的情绪缓缓收敛,深深看一眼小豆丁,然后彼此对视,由大长老率先开口,他摇头道:

    “不妥!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妥。”一位长老跟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拜丽娜为师确实不妥。”又一位长老摇头。

    “拜我们为师就妥当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

    丽娜目瞪口呆,跳脚道:“这是我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看她一眼:“我们是长老,我们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丽娜掐着腰,气呼呼的瞪长老们,叫道:

    “阿爹,你帮我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拜长老们为师确实不妥。”

    龙图摇摇头,替女儿丽娜说话。

    “阿爹........”丽娜甜甜的叫了一声,带着点撒娇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拜我为师就妥了。”

    龙图没去看女儿。

    许七安侧头看向丽娜,她脸上的喜悦一点点凝固,像是一副静止的画,或雕塑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天蛊部。

    有着天井的宅子里,穿着青色布衣的天蛊婆婆,坐在小木扎上,心无旁骛的挑拣着刚从地里挖出来的,模样像是蝉蛹的幼虫。

    白白胖胖,布满圆环的身体充斥着脂肪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叫做“肉蚕”的蛊的幼虫,肉蚕成年后,色泽深黑,有剧毒,能轻易毒杀九品武夫。

    但它还在幼虫阶段时,有的只有脂肪和能量,五条肉蚕的幼虫,能抵普通人一顿饭。而且不管是油炸还是烹煮,滋味都很好。

    天井下,还有五个人,从左往右,依次是:

    穿着斗篷,戴着兜帽,浑身散发腐臭味的尸蛊部首领,所操纵的行尸。

    穿着五彩斑斓外袍,掌心托着蝎子的艳丽女子,她的耳环是两条纤细的、咬住尾巴的赤色小蛇,它们构成了一个圆环。

    穿着兽皮缝制的衣服,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,他心无旁骛的从随身的布袋里摸出各种各样的毒物,津津有味的吃着。

    穿着裹胸、白色小裤,外罩一层轻薄纱裙的娇媚女子。紧致修长的双腿、平坦的小腹、清晰的马甲线、挺拔丰满的胸脯交织成一具活色生香的诱人娇躯。

    浅蓝色的眸子波光流转,顾盼生辉。

    最后一人是俊朗斯文,气质温和的白衣男子,年纪很轻,有着书生的文雅,又不缺男子的刚毅。

    “龙图为什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斗篷人发出嘶哑的质问,语气极为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已经传信给他了。”

    天蛊婆婆自顾自的挑拣着肉蚕幼虫,不紧不慢的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白衣男人笑道:“谋大事者,不急于一时。”

    披轻薄纱裙的妩媚女子咯咯笑道:

    “说的好,谋大事者,想来也不吝啬满足奴家的欲求。葛将军,今晚我在情蛊部等你。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脸色略有些僵硬,很快恢复,轻笑道:

    “等办成了大事,本将军便是给鸾钰族长送上十万精壮汉子,又有何难?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东边,眼睛一亮:“龙图族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PS:今天先这样,肝不动了,困死。顺带求一下月票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