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二十七章 途中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6042更新时间:2021-03-03 07:55:10
    出了十万大山地界,平原、湖泊等渐渐多起来,组成丰富多彩的地貌。

    在《九州地理志》里,南疆可以笼统的划分为两大区域,分别是“十万大山”和“极渊”,两个名称代表着两个雄踞南疆的大势力。

    万妖国和蛊族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《九州地理志》上没有写南疆的美食?”

    慕南栀盘坐在小溪边的岩石上,捧着一本蓝皮书,专心致志的

    苗有方和红缨护法负责料理食物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要问儒圣了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在她身边坐下,笑道:“可能儒圣不爱美食吧。”

    《九州地理志》是儒圣踏遍九州,历时三年所著,比较简单的记录了九州各地的山川地貌、河流分布。

    后来的《大奉地理志》是儒家后人模仿儒圣所著。

    慕南栀信以为真,说道:

    “不过山川地貌,还有散落各处的部族,记录的倒是挺详细的。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看着,忽然嘴角抽搐一下:

    “这都是些什么蛮夷野人?”

    南疆部族无数,少则几百年,多则数千人,像星星洒满天空一般,散布在南疆各地。

    他们的习俗非常奇怪,在慕南栀看来,简直是不开化的蛮夷。

    许七安拿过《九州地理志》,凝神一看,上面写到南疆西边三百二十里有一个部族,曰“犬神”,该部落有一个习俗,男女成年后,必须与一种叫做“角犬”的怪物成亲,结为伴侣。

    从此一起生活,一起打猎,生死相依。

    许七安再往下看,发现这种叫做“角犬”的怪物,特点是群居、通人性,凶猛好斗。

    就生活在“犬神”部族周边区域。

    “这是大自然的选择啊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站起身,一手握书卷,一手负背,摆出教书先生的姿态,给慕南栀科普:

    “任何习俗和文化的诞生,都与周围环境有关。可以说,环境决定了文化。比如咱们中原的农耕和北方妖蛮的游牧,是环境所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听的一知半解,似懂非懂,蹙眉道:

    “那,那他们和角犬成亲也是环境造成的?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书上说了啊,“角犬”这种怪物,生性好斗,又通人性,它们无疑是极好的伙伴,你就理解成了搭伙过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怎么繁衍后代?”

    慕南栀眨巴一下眸子,装模作样的摆出天真无知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话题就带了点颜色.........许七安嘿嘿道:“我就知道你最好奇这个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瞬间破功,红着脸“啐”了一口,装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更像是一种比较尊重的驯服,角犬通人性,有相当高的智慧,不是寻常犬类能比,所以无法驯服。在与我们中原接触后,犬神部族发现“成亲”是相当隆重的仪式,于是模仿了这种仪式,以表示对角犬的尊重。而角犬也接受了这种仪式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给出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那你再往前翻三页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说。

    许七安依言,往前翻了三页,上面记载一个叫“盘”的部族,该部族的族长,有权力在年轻男女成亲时,夺走新婚女子的初夜。

    “这总不是环境决定的吧。”她掐着腰。

    许七安摸了摸下巴,反问道:“你知道狮群是怎么样的吗?”

    慕南栀摇头。

    “狮群的结构是一只雄性,统治一群雌性,在雄狮刚统治这个群体时,它会把前任的幼崽统统咬死。这个初夜吧,其实是差不多的道理。”许七安振振有词:

    “你想,万一这些新娘里,有人因此诞下族长的子嗣,那么他的血脉就得以延续了。这和环境关系不大,但和生灵繁衍后代的本能有关,开枝散叶是生灵的本能。”

    他这些话不是胡诌,生灵的习俗本就与环境有关,要不怎么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呢。

    朴素的俗语里,蕴含着生物进化最本质的真相。

    慕南栀想了想,勉强接受,然后又说:

    “你再往回翻八页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又往回翻了八页,上面记载的部族,习俗是儿子年满十八岁,必须要挑战父亲。输了,会被赶出家门,赢了,会继承父亲的一切,包括父亲的女儿,还有自己的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我特么编不下去了啊,我都没接触过那些部族,怎么知道他们习俗的由来啊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疯狂吐槽。

    “慢着,你记的这些部族,为什么都那么奇怪?”

    许七安狐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慕南栀感觉自己被反将一军,小嘴一阵嗫嚅,心虚的侧过脸,假装看别处风景:

    “就,就是因为奇怪,所以印象深刻啊.........”

    不,你让我想起了上辈子听过的一句话“女神也喜欢看爱情教育片”........许七安腹诽了一句,把《九州地理志》丢一边,接着取出了地书碎片。

    【三:丽娜,你和铃音还在船上吗?何时能到青州。】

    他乘坐红缨护法,不出五日,便能到达蛊族,考虑到蛊族也属于蛮夷,肯定不会热情好客,带一个本地人过去,有助于减少矛盾。

    【五:我在禹州,昨天就在禹州了。】

    丽娜回复。

    这么快?许七安一愣:【三:谁带来去禹州的。】

    漕运不可能这么快,丽娜又是个比武夫还粗鄙的力蛊族,不可能掌控御剑飞行。

    【五:我们在船上碰到了二郎兄弟的老师,随他们一起去了青州。前日,二郎兄弟把我和铃音赶出青州。】

    你俩是不是抢他东西吃了啊.........许七安传书回复:

    【认得路吧?】

    【五:许宁宴你太小瞧我了,二郎交代过一句口诀:上北下南左西右东,朝着南边使劲冲。】

    好家伙,还押韵!许七安看见李妙真跳出来传书:

    【二:迷路了问一问路人便成,禹州南下就是南疆,你北上来京城的时候,去过禹州的,不会忘了吧。】

    【五:应该不会的。】

    丽娜说。

    天地会成员一阵质疑。

    【三:你要多久才能从禹州到南疆?】

    【五:不迷路的话,不被人骗的话,背着铃音跑七天七夜就能到。】

    呼........许七安无奈的吐出一口气,传书道:

    【莫要理会陌生人,有麻烦随时找我,我家铃音怎么样?】

    【五:能吃能睡能喝,没什么问题。】

    嗯,金莲道长以前说过,铃音的命很硬..........许七安正要收好地书碎片,忽然看见李灵素传书:

    【诸位,如何统率一支三百人数量的队伍?】

    许七安一看就知道出事了,传书问道:【你做了什么。】

    天地会成员默默等待李灵素回复。

    【七:没做什么啊,就是不允许他们劫掠贫民,不允许他们强暴民女,不允许劫掠商队,所有的恶事统统不允许。我也不允许他们离开村庄,定期给他们发米粮。】

    李灵素聚拢流民后,在一处荒废的村庄里盘踞下来。

    【七:他们本来还好好的,可没过几天,就想着刺杀我了。】

    【二:蠢货,你是在囚禁他们。你平时是怎么管理这些人的。】

    【七:不管理.......】

    【二:蠢货,你得操练他们,既不管理,又禁锢他们的自由,不刺杀你刺杀谁。罢了,晚些你单独传书我,我交你如何治理队伍。】

    天宗的卧龙雏凤说完,楚元缜道:

    【我这边聚拢了一千流民,训练初见成效,再过几日,我打算带他们去青州参战。还有一件事,根据我手底下一伙从江州逃过来的流民说,那边也有江湖人士在聚拢流民,劫掠商贾乡绅。】

    【二:皇帝小儿不是没有采纳许宁宴的建议吗,是巧合?】

    【四:殿下,您觉得呢?】

    楚元缜直接对线怀庆。

    【一:是本宫派人做的。】

    怀庆大方承认。

    【一:宁宴的计策非常有效,本宫委任了二十名心腹去聚拢流民,劫掠乡绅富户。朝廷每日都会收到流寇肆虐作乱的奏疏,但根据本宫得到的密报,各地反而安稳了许多。】

    这个安稳只是相对于之前,就她派去的人手,以及天地会成员的努力,不可能压住整个中原流民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说,许宁宴的计策,效果是立竿见影的。

    劫掠乡绅商贾来养流民,劫一户养百户,当地就会迅速稳定。

    代价就是,这样做动摇了一郡一县的统治阶层。

    如果匪寇的头目是草莽英雄,那么大奉朝廷的统治力就岌岌可危了。

    可当匪寇头目是自己人时,牺牲的只是乡绅望族这种中低层的统治阶级。

    怀庆继续传书:

    【楚元缜,你的队伍若是初步具备纪律,那就囤积粮草,准备向西进发吧。你们也一样,尤其李妙真,本宫知道你领兵打仗是强项。

    【最好现在就去向西,沿途聚拢流民,组建队伍。】

    【二:为什么,凭什么听你的。】

    飞燕女侠二话不说,先抬杠。

    楚元缜传书说道:【我明白殿下的意思,如今青州战火燃起,支持云州逆党的佛门怎么会没有动静?早晚要出兵雷州的。】

    怀庆接着道:【届时,朝廷双线作战,再加上内忧,只能被迫收缩战线,云州和佛门联军会一路把战线推到京城。】

    李妙真恍然大悟,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她带兵能力很强,但大局观差了些,一直认为青州是这场战争的重中之重,忽略了佛门。

    【六:到时候,不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百姓死于战火。】

    恒远大师无奈传书。

    许七安传书道:【佛门不会派大军东征了,顶多就是小规模的骚扰。】

    【一:何以见得?】

    怀庆传书质疑。

    【三:我在南疆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和二品罗汉阿苏罗打了一架,解开了神殊的封印,并与万妖国达成同盟,近日来,万妖国会攻打十万大山中的佛门势力,收复旧土。你们等消息吧。】

    天地会内部一时沉默,气氛安静到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【七:你和二品罗汉打了一架,还成功解开了那什么神殊的封印?】

    李灵素心态崩了,许七安这小子不是被封印着吗,他什么时候成长到能和二品罗汉交手?

    上次在剑州,他还差点死在二品雨师手中,实力相较二品,差的很远。

    【一:此事当真?你真的和万妖国结盟了?万妖国要和佛门开战,收复旧国领土?】

    怀庆一连问出三个问题,对清冷矜贵的长公主来说,这足以说明此刻的情绪波动有多大。

    许宁宴这家伙,还真是从来没让人失望啊........李妙真心里感慨一下。

    【四:妙,如此我便可放心南下,支援青州。以万妖国牵制佛门,是当下最好的选择,能想到这个办法的人不少,但能真正和万妖国搭上线的,只有你许宁宴。】

    【六:阿弥陀佛,许大人这一次,救了无数苍生。】

    结束群聊,许七安收好地书碎片,发现慕南栀脱掉了绣鞋,一双玲珑白嫩的脚丫子泡在溪水里,欢快的打着水花。

    这双脚丫子,只比许七安的手掌略大。

    皮肤又细又嫩,没有茧子,秾纤合度,脚趾圆润,脚底粉红,这不是脚,这是大师手中最完美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花神的魅力,在于她堪称完美,气质容貌身段,无一不是极品.........说起来,国师也该来找我双修了,为何迟迟没有联络........遭了,可能断网了,她找不到我...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一凛,猛的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京城,司天监。

    洛玉衡驾驭金光,落在八卦台。

    监正坐在案前,闭着眼睛,宛如一尊雕塑。

    洛玉衡凝眸扫了一眼,发现这只是一具躯壳,元神早已不在。

    她沿着台阶下楼,闭目感应片刻,径直去了七楼丹室。

    偌大的丹室,一群白衣术士忙的热火朝天,嘴里抱怨着:

    “又打仗了,该死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又有开始批量炼制法器,这样的法器是没有灵魂的,这是对我们炼金术师的侮辱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生物炼金术这种玄奥的知识,才是我辈的追求。”

    “宋师兄,你干脆带领我们脱离司天监,自立门户吧,我们一起创立一个炼金术师教派。”

    宋卿骂道:“你想被监正老师丢火炉里当柴烧?”

    他停顿一下,说道:“除非我将来取代监正老师。”

    洛玉衡进入丹室,声音冷清悦耳:

    “司天监没人了吗?”

    宋卿见到洛玉衡,愣了愣,心说你谁啊,你什么时候出现的。

    洛玉衡眉头微皱:“洛玉衡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,国师大人........”宋卿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黑眼圈浓重的男人,洛玉衡差点怀疑对方在欲擒故纵,监正的弟子里,竟然有不认识她的?

    反倒是她认识宋卿,看过画像。

    “许七安呢?我的传音玉符找不到他。”洛玉衡蹙眉道。

    “许公子很久没来司天监了,自入江湖后,我便极少见到他。”

    宋卿只是在洛玉衡绝美的容颜过了一遍,认为没有自己手头的实验吸引人,便不再关注,低头捣鼓器具,说道:

    “我也没办法联络他,不过孙师兄手中有一件传音法螺,和许公子手里的法螺配套,找到孙师兄,便能找到许公子。

    “嗯,孙师兄眼下应该在青州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头看去,发现国师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“孙师兄,那就是国师呀。”

    边上一位炼金术师满脸惊艳:“真是倾国倾城。”

    宋卿没好气道:“别想了,那种女人不是你能惦记的。”

    炼金术师不悦道:

    “宋师兄你在怀疑我对炼金术的虔诚,我早已法术此生奉献给炼金术,终身不娶。我想说的是,咱们给许公子炼一具女体吧,就按照国师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周围的炼金术师们纷纷附和:

    “好主意啊,以许公子色胚本性,肯定欣喜若狂,日夜抱着她下不来床。”

    “妙啊,这样许公子就能把剩下的半本蓝皮书赠予我等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样会惹怒国师的吧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有监正老师替我们扛着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PS:更迟但到!半夜小睡了一下,没熬住,接着是还债章节,继续码。顺便求一下月票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