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战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640更新时间:2021-02-09 22:36:35
    这把黄铜剑的出现,让修罗金刚被挡在犬戎山外时,依旧平静的脸色终于出现明显的波动。

    他极为忌惮、凝重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作为五百年前,参与过攻打京城,围杀皇族的金刚,他对这把剑的印象无比深刻。

    三品武夫引以为傲的肉身防御,在它面前犹如凡人。

    而防御力比三品武夫更强大的金刚之躯,也不敢说能抗住这件法宝的无双锋芒。

    在那场篡位的大动荡里,修罗金刚曾经见过一位同门,被当年大奉王朝的一位亲王,连斩数十剑,浑身剑痕,剑气侵蚀脏腑,最后殒落。

    那位同门,正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金刚。

    一把剑横空出现,迫退修罗金刚的一幕,在三方围观者眼里,有各自不同的解读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剑?竟然吓退了金刚?”

    “这是剑的事儿吗,这是许银锣来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剑只是寻常的剑,但剑背后的主人是许银锣,肯定是他。。副盟主说过,许银锣会支援我们武林盟的。”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啊......”

    南峰的围观者,不认得镇国剑,更不觉得一把剑能吓退修罗金刚,真正逼对方后退的,是这把剑背后的主人。

    而这个主人,显而易见就是副盟主说过的许银锣。

    许银锣终于来了.........柳公子心里微松,刚才被那道雷柱造成的心里阴影,缓解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看一眼蓉蓉姑娘,发现她眼睛闪闪发亮,脸蛋酡红,少女怀春的模样是如此的明显。

    而她身边的万花楼女弟子,与她表情相似,一个个霍然间就兴奋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?”

    柳公子看见自家师父脸色凝重,目光死死盯着黄铜剑。

    中年剑客恍然回神,有些疑惑的说道:

    “那把剑给我的感觉很奇怪,具体如何,为师说不上来,嗯........这是一个剑客的自我修养。”

    我怎么没感觉........柳公子恍然大悟:

    “难怪我也有这样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中年剑客欣慰道:“很好,看来你这段时间修行很努力。”

    这小兔崽子,跟我装什么装,我刚才只是觉得那把剑有些眼熟,似乎在哪里见过........中年剑客心里嘀咕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柳红棉、白虎、乞欢丹香,以及净心净缘师兄弟,自然也不认得这把名扬九州的神兵,他们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黄铜剑上。

    警惕的左顾右盼,脸色谨慎、凝重,因为他们知道,姓许的来了。

    他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出现,会有哪些帮手,怎样的底牌,接下来都会粉墨登场。

    御风舟上的雨师、度难金刚也会全力出手。

    真正的战斗开始了。

    之前的交手不过是前戏罢了。

    在雍州城郊出过苦头的他们,对许七安怀着极其复杂的心理。

    既渴望他出现,然后报复他。又害怕他出现,害怕再次翻船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一把剑.........曹青阳为代表的武林盟众人,不认得镇国剑,但看见这把黄铜剑能迫使修罗金刚后退,又惊又奇。

    “许银锣,到了.......”萧月奴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曹青阳“嗯”了一声,紧绷的神色略有松弛,低声感慨道:

    “即使是佛门金刚,也如此忌惮许银锣。”

    他把修罗金刚的忌惮和后退动作,理解成了对方在防备许七安,认为对方怕的是黄铜剑身后的主人。

    傅菁门等人也是这样的想法。欣喜于许七安的强大,这让他们心里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谁都没特别在意那把剑。

    墨阁的阁主杨崔雪,盯着黄铜剑看了一阵,他的瞳孔里映照出无数道细针般的锐光,突然捂着眼,闷哼出声。

    鲜血从他指缝间溢出。

    “杨阁主?!”

    同伴们吃了一惊,连忙查看他的情况。

    杨崔雪捂着眼睛,对众人的关切毫不理睬,他以略显尖锐的声音,叫道:

    “镇国剑,是镇国剑,这是镇国剑啊!!”

    他声音高亢,语气癫狂,一遍又一遍的重复,整个人像是魔怔了。

    墨阁是剑修门派,历代门人喜欢搜罗天下名剑,记载于书中。

    从初代祖师开始,至今,共有“天地人”三本名剑谱。

    但凡能载于三本剑谱里的剑,都具备三个要素:

    一,本身强大,属于法器;二,有着非同一般的故事或历史意义;三,第一条和第二条两者兼备。

    名剑谱排第一的,三百年来从未变过,它就是大奉开国皇帝的佩剑——镇国剑!

    名剑谱记载:镇国剑!

    大奉高祖皇帝佩剑,据史记载,此剑采崖山黄铜所造,剑身花纹犹如龟甲,故而有传说,此剑是桑泊神龟赠予高祖皇帝。

    墨阁的祖师也没见过镇国剑,因为它常年封于京城的永镇山河庙。

    但作为大奉镇国神器,史料上对它会有颇为详细的记载。

    墨阁的名剑谱,便是摘抄了史册上的描述。

    杨崔雪能断定此剑是镇国剑,首先,身为四品剑修,他对剑器非常敏感,知道这是一把神兵。其次,黄铜剑身的纹路宛如龟甲。

    最后,这把剑的锻造工艺,与当下不同。杨崔雪爱剑如命,依稀能分辨出这是开国初,大奉最盛行的铸剑风格。

    而这种风格和工艺,正是模仿了镇国剑。

    “镇国剑?!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,围拢在杨崔雪身边的武夫们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这把剑,就是高祖皇帝的佩剑啊。”

    “山海关战役时,镇北王用过它。”

    傅菁门等人吞了吞唾沫,心里竟有朝圣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杨崔雪激动道:

    “镇国剑现世,武林盟何惧外敌?此剑锋芒所向,神鬼辟易。许银锣,他把镇国剑都请来了,他真的能驾驭镇国剑,传闻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许银锣为了支援武林盟,竟然把这件传说中的法宝,请了出来!

    镇国剑?!

    白虎、乞欢丹香、净心、净缘几个无声的用眼神交流,又惊愕又沉重,他们万万没想到,这把剑被率先投入战场的黄铜剑,就是传说中的镇国剑。

    镇国剑的赫赫威名,他们岂会不知。

    这就是许七安的底牌吗?

    他果然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“咦,盟主他们似乎很激动?”

    “怎么都在看那把剑,此剑莫非有什么特殊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杨阁主突然掩面而泣.......”

    南峰这边,听不到声音,只能通过曹青阳等人的举动,做着模糊的猜测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孙玄机脚下的阴影,忽然蠕动,钻出一道身影,搀扶住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头,无力回头,嘴唇轻轻动了一下:

    “还有,一刻钟.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接下来交给我。你的丹药放在那里?”

    许七安一边开口,一边摸向孙玄机的腰,失望的发现,他的储物法器已经在刚才的雷击中损坏,打不开了。

    幸好临安之前给我准备了很多疗伤药,都是国师炼制的极品药丸子.........许七安取出自己储备的丹药,捏碎后,塞入孙玄机嘴里。

    丹药效力立竿见影,孙玄机的伤情初步稳定。

    许七安用气机托着他,送到曹青阳等人面前,道:

    “照看好他。”

    傅菁门大步上前,抱住平平无奇的孙玄机,目光炽热的望着许七安:

    “许银锣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萧月奴盯着许七安看了几眼,很矜持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终于出现了。

    南峰顶上,爆发出高亢的欢呼。

    “许七安!”

    白虎咬牙切齿,想起了断臂之痛。

    乞欢丹香等人则恐惧和愤恨交杂,其中情绪最激烈的是净缘和净心。

    从雷州以来,他们在许七安手里吃尽苦头,屡战屡败。

    这让两个佛门杰出的年轻天才差点丧失自信。

    一刻钟啊,只能拿命扛了........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,他早已暗中来过武林盟,按照约定,把九色莲藕交给老盟主。

    老盟主的情况极为糟糕,肉身处在分裂、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需要沉睡来遏制崩溃。

    若无九色莲藕的帮助,他最多再撑一个月,就会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老盟主需要时间来消化九色莲藕,突破修为,成为二品合道境武夫。

    按照许七安和孙玄机商量的计划,先由他赠曹青阳一滴精血,助其短暂突破三品,牵制敌人。因为许七安知道,忌惮于他的姬玄和佛门金刚,会步步为营,慢慢试探。

    过程中,孙玄机布置阵法,作为第二回合的主力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回合支撑的够久,拖延到老盟主出关,那么许七安就能和老盟主联手御敌。

    二品合道和三品武夫联手,此战稳如老狗。

    奈何纳兰天禄不讲武德,直接一发天雷,破了孙玄机的护山大阵。

    许七安伸出右手,镇国剑自动飞回,把自己送入掌心。

    他接着伸出左手,胸口的地书碎片里,太平刀应声而出,把自己送入主人的左掌。

    左刀又剑,傲然立于场中,嘲讽道:

    “猩猩,敢不敢与我捉对厮杀?”

    猩猩........修罗金刚深深看他一眼,高声道:

    “度难,纳兰雨师,此时不出手,更待何时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天空中再一次降下金色流光,“轰隆”一声砸在山头,来人身高魁梧,肤色暗金,无须无法无眉,像是一尊黄铜雕像。

    又是一尊金刚!

    还有一位?!

    武林盟众人惊呆了,齐齐看向曹青阳,发现盟主的表情与他们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似是也没预料到会有两位金刚。

    “两名金刚,以及巫神教雨师........”

    乔翁苦涩道:“曹盟主,你,你........”

    他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亦是满脸苦涩,要是知道敌人是这种规模,他们多半没有勇气来后山。

    三品已是江湖百年不可见的无敌者,一下子来三个,后面还有一个二品雨师撑腰。

    曹青阳确实不知道,孙玄机对他是有隐瞒的,只说有佛门金刚和巫神教敌人。

    孙玄机也怕曹盟主吓尿,然后带着小姨子逃跑,丢下一堆烂摊子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傅菁门嘴角抽搐:

    “这让许银锣怎么打?一人斗两位金刚,尚有希望,可雨师呢?”

    戴宗脸色发白,丧失了斗志和自信,低声道:

    “我,我们先撤吧,保留武林盟火种最重要.......”

    萧月奴斜了他一眼,“你要怕死,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戴宗张了张嘴,噎住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一位身穿罗裙,鬓发高挽,娇艳妩媚的女子,踏着虚空,一步步走来。

    她头顶笼罩着一层墨云,翻滚不息,厚厚云层中时而有雷电闪烁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她仿佛这片天地的主宰,风雨雷电尽受其使唤。

    这就是巫神教的雨师?曹青阳等人看了一眼,便觉肾上腺素飙升,心跳加快,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不能直视这个境界的强者。

    你这武僧怎么不吃激将法,武僧和武夫不应该一样粗鄙吗,果然挑衅人的事,还得杨千幻来做...........许七安握紧了手里的刀剑,喝道:

    “你们再退,退的越远越好,后山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后山保不住了.......曹青阳等人心头狂跳,二话不说,迅速退走。

    “盟主,我们去南峰吧,那边距离很远,不刻意针对的话,不会被波及。”

    戴宗把孙玄机抗在肩上,提议道。

    曹青阳略作沉吟,“嗯”了一声,拖着重伤之躯,速度却不比其他人慢多少。

    东方婉蓉完全放开对身体的控制,由老师掌控主动权,成为身体的主人。

    她单手捏诀,蓦地指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蓄势待发的云层当即劈下一道水缸粗的雷柱,将许七安淹没。

    蓝白色的雷柱声势浩大,远在数十里外都能清晰看见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许七安头顶升起一道金光,浮屠宝塔撑起淡金色的气罩,将雷电之力屏蔽在外。

    噔噔噔........度难金刚发足狂奔,撞入浮屠宝塔的气罩中,一拳捶在许七安胸口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金刚神功与金刚神功碰撞,声浪如洪钟大吕。

    许七安宛如一颗炮弹,倒飞出去,撞断无数树木,撞塌一部分山体,造成落石滚滚。

    他翻滚着卸力,已经被打出了山头,于空中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突然,他脑海里浮现修罗金刚出现在头顶,双拳合握,捶向他脑袋的画面.........许七安的身体以不符合力学原理的变速,朝侧面闪避,并拧腰回身,带动右臂,斩出镇国剑。

    这时,天空中的东方婉蓉伸出右臂,对准许七安。

    咒杀术!

    挥剑中的许七安动作一滞,像是受到了看不见的伤害,七窍中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修罗金刚的打拳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许七安再次化身炮弹,被捶了回去,在“轰”的巨响里,整个身体嵌入山中,犬戎山主峰猛的一震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PS:有没有搞错啊,几天就开始放鞭炮了?让我如何码字!!!

    继续下一章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