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晋升三品了?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7235更新时间:2021-02-07 17:29:04
    远离后山的密林里。

    许七安盘坐在树下,手里捧着半面青铜镜。

    镜子里映照出战况激烈的现场。

    “净缘的眼睛不是被我毒瞎了吗,怎么又恢复了,他不具备血肉再生的能力,应该是借助了丹药,或者特殊手段.........

    “犬戎山各处没有敌人潜伏,军镇那边也没有遭遇袭击,许平峰真的只派了姬玄他们来攻打武林盟?

    “........萧月奴和柳红棉似乎有仇?这么出彩的美人怎么能白白便宜老虎精,对了,李灵素的相好不会就是萧月奴吧。

    “啧啧,如果是真的,那圣子的红颜知己里,总算有一个颜值能比肩我鱼塘里的小鱼儿们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李灵素那边怎么样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撕开他们之间的联系........盟主打算用人海战术?

    在场的四品武者经验丰富,立刻明白曹青阳的意思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爆发力堪比三品的敌人,采用人海战术,这意味着他们中任何一人都会死亡。

    曹青阳沉声道:

    “戴宗,你去打头阵!”

    神行宗主头皮发麻,应声出列,他身法灵动飘逸,像是随风而舞的叶子,时而飘在左,时而飘在右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回头是岸!”

    这时,净心双手合十,念诵佛号。

    随着悲悯之声传播的,还有戒律的力量。

    神行宗主飘逸的身法,忽然卡壳,他在敌人面前,难以抗拒的转身往回走,竟把后背让给了敌人。

    同境界情况下,戒律的控制很短,神行宗主转身的刹那,便已经摆脱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东方婉清轻盈如纸鸢,飘到神行宗主头顶,掌心轻轻按下。

    仙人抚顶!

    危急关头,千机门的韩蝎甩出一条软鞭,缠住神行宗主的腰,再一抖手,将他往回拉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掌力击在地面,轰隆一震,凹陷处直径一丈的圆坑。

    堪堪躲过危机的戴宗还没来得及松口气,忽觉一阵狂风刮来。

    断臂白虎像是风中的幽灵,出现在刚刚站稳的神行宗主面前,狞笑着挥出拳头。

    噔噔噔........傅菁门抢身而出,后发先至,与白虎硬撼一拳。

    砰,林子里荡起一阵强风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后退半步,傅菁门钢牙一咬,右脚用力一跺,强行卸力,拳意爆发,一瞬间在白虎胸膛打出数十拳。

    独臂的白虎难以招架对方的拳法,被打的不停后退。

    突然,傅菁门察觉到侧方传来强烈的杀意,武者对危机的本能做出预警。

    他果断的后撤一步,放弃对白虎的穷追猛打,一拳朝侧方打出。

    同时,他看到了袭击自己的敌人,一只潜伏在草丛中的花豹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傅菁门一愣,如果是豹子的话,他完全没必要理会。

    但刚才那嗜血的杀意,以及武者对危机的反馈,让他错以为敌人是同境界的高手。

    区区花豹,竟有勇气袭击他?

    这很不合理。

    白虎趁机退回,轻轻吐纳,平复胸膛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心蛊师?”

    白鹤观的观主,审视着乞欢丹香。

    乞欢丹香尖啸一声,无形的音波扩散,掠过山头。

    几秒后,在场的众人听见了嘈杂且纷乱的声音,有无数灌木丛发出的“沙沙”声;规模庞大的鸟群振翅发出的响声;猿猴的啼叫声;大虫的咆哮声.........

    天空中,数十只野鸟组成鸟群,盘旋啼叫,时而朝武林盟众人俯冲,佯装攻击,半途中重新回旋高飞。

    随着鸟群的每一次佯攻,武林盟众人都会得到武者直觉对危机的反馈。

    灌木从里钻出一条条毒蛇,一只只毒虫,林子里则有猿猴、豹子、野猪、大虫等野兽窜出,虎视眈眈的盯着武林盟众人。

    它们围而不攻,只宣泄自己的敌意。

    于是,武林盟的武者们收获了一波又一波的敌意,炼神境磨炼出的、对危机的预警,此时反而成了累赘。

    乞欢丹香道:

    “于我来说,对付武者的危机预警,实在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没了提前预知危机的本能,你们如何与同品级的高手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柳红棉裙裾飞扬,银铃般的笑声回荡:

    “师姐,当年你勾结外面的男人,传播谣言,污我名声。

    “大恩大德,师妹永世不忘,今日找你报恩可好?”

    她抽出腰间的软剑,横掠过数十丈的距离,刺向萧月奴。

    萧月奴不慌不忙,袖中滑出玲珑小剑,当当.......火星四溅中,两位绝色美人激斗在一处。

    “萧楼主,我来助你!”

    铁衣门的尤石大步狂奔,造成轻微地震,高高跃起,把自己当成一块石头,狠狠砸向柳红棉。

    斜地里,射来一道金光撞飞了尤石。

    那是净缘武僧。

    两名以肉身防御见长的武者翻滚着,撞倒一颗又一棵大树。

    神行宗主无声无息的逼近乞欢丹香,手里的匕首往前一递,杀机爆发。

    斑斓色彩的袍子霍然高涨,化作一道五色墙。

    这只是障眼法,匕首轻易刺穿了袍子,但乞欢丹香已经趁机脱离锁定,匕首激射出的气芒冲出数十丈,在地面溅起土块和碎石。

    另一边,苍龙七宿没做耽搁,缓步靠向石门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犬戎张开血盆大口,冲着苍龙七宿咆哮,唾液如雨。

    它的人脸露出了人性化的畏惧,面对走来的苍龙七宿,一边畏缩后退,一边试图用咆哮吓退对方。

    “犬戎,退后。”

    曹青阳赶在异兽发狂搏命前,把它逐出战场。

    异兽巨大体型带来的力量,是天生的优势,但在这个时候,却是致命的弱点。

    体型大,意味着难以躲避,在面对一位超凡境强敌时,很可能两三刀就被斩下狗头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反而是擅长身法的武夫更有优势。

    “盟主,野兽太多,到处都是敌意,会影响我们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墨阁阁主杨崔雪,提着铁剑,脸色难掩焦虑之色。

    曹青阳沉声道:“你去负责清理鸟群和兽群,把他交给我...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杨崔雪喝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无需他提醒,曹青阳先一步侧身弹跳,避开了苍龙斩来的刀光。

    刀光落空,斩在山体。轰隆!崖壁开裂,石块滚落。

    噔噔噔........曹青阳避开这一刀后,狂奔着冲向苍龙七宿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是炽烈的刀光。

    曹青阳没有避让,甚至主动迎了上去,因为这一刀对准是他身后的石门。

    气机凝聚双拳,拳意爆发,曹青阳双拳合击,恰好“夹”住刀光。

    他夹着刀光,刀光推着他往后滑退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曹青阳后背重重撞在石门,撞的碎石簌簌滚落。

    “盟主。”

    萧月奴等人满脸焦虑,不自觉的与对手拉开距离,分心查看这边情况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...”

    曹青阳剧烈咳嗽,双拳和胸口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武林盟众人心里一凛,仅仅一刀就把半步三品的曹青阳打的如此狼狈。

    “不错,距离三品只差半步,生命力和韧性已经渐渐脱离四品行列。”

    苍龙审视着曹青阳,嘶哑的嗓音夹杂着嫉妒:“再给你几年时间,岂不是要晋升三品?曹青阳,你死的不冤。”

    斗篷霍然鼓舞,他高高扬起手里的刀。

    身后的七名同伴做出相同的动作,扭曲空气的气机将八人连接在一起,把所有力量汇集给苍龙。

    苍龙手里的刀变的滚烫,似乎无法承受磅礴的气机,处在熔化的边缘。

    苍龙不再犹豫,劈出了这道蓄力已久的刀气。

    劈出这一刀后,苍龙凝神戒备周遭,曹青阳的实力铁定是接不下的,而他身后是武林盟老匹夫闭关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许七安或孙玄机一定会出现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的一幕出乎苍龙的预料,许七安和孙玄机都没有现身出手,那曹青阳不知死活的双臂交叉于胸,竟妄图以血肉之躯,挡超凡一刀?

    “盟主,躲开!”

    “曹青阳你别冲动........”

    惊叫声此起彼伏,萧月奴一剑挥退柳红棉,飞扑向石门。

    戴宗发足狂奔,脸色狰狞,似乎要与刀气比拼速度。

    杨崔雪、傅菁门、乔翁等四品高手纷纷往石门方向支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刀气在曹青阳身上炸开,气波险些撕裂众人的耳膜。

    砰砰砰.......崖壁不断迸裂,冲击波震飞萧月奴,震退傅菁门,也震退了一众武林盟高手。

    “莽夫!”

    苍龙傲然而立,衣袍在冲击波掀起的狂风中舞动。

    没到三品,硬吃这一刀的结局几乎已经可以预见。

    乞欢丹香、白虎、柳红棉等人按捺住喜色,紧紧盯着石门处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御风舟。

    凝神观战的姬玄耳廓一动,望向后方。

    东方婉蓉、许元槐做出同步动作,许元霜则毫无异常的低头观战,直到听见呼啸声,她才愕然回头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身穿绣金银丝线黑袍的年轻男子,脚踏飞剑,朝着御风舟飞来。

    他容貌俊美无俦,皮肤白皙,翩翩然如浊世佳公子。

    任何怀春少女见到这样的俊美男子,都会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李灵素?许元霜对这位容貌出众的天宗圣子印象深刻,但她没时间欣赏对方的姿容,神色警惕的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姬玄和许元槐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李灵素来了,许七安还会远吗?

    这时,东方婉蓉淡淡道:“无妨,姓许的没有来。”

    三人如释重负,姬玄苦笑一声,心说这是被许七安给打怕了。

    东方婉蓉不理会三人,径直走向李灵素,冷冷的望着他: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跃下飞剑,凝视着她娇媚如桃花的脸蛋,动情的说:

    “来见我朝思暮想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他接着叹息一声: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没资格说这话。因为我总是不告而别,总是抛下你的清姐。”

    东方婉蓉俏脸如罩冰霜:

    “李灵素,你不必再说这些花言巧语。

    “我属意你,才愿意听你那些话。可自从你选择跟许七安走,抛弃我和清妹,我们姐妹就与你再无干系。

    “恩怨情仇,一刀两断,你不必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微微动容,脸上神色复杂,哀伤、失落、黯然皆有,宛如情场失意的可怜虫。

    “蓉姐,对不起.......”

    东方婉蓉不屑的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番话,真是让人心疼的如刀绞,让我在那一瞬间,知道自己失去了重要的东西,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说。

    东方婉蓉看了他一眼,冷着脸说:

    “速速离去,莫要在此碍事。否则,休怪我不念旧情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抽出挂在腰间的匕首。

    李灵素微微摇头:

    “那半年来,我确实一度觉得你和清姐的爱太过沉重,让我丝毫感觉不到幸福,甚至有点腰疼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不该是我离开你们的理由。我来不是祈求你原谅,也不是为自己找借口。

    “我是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见东方婉蓉脸色冷漠,他忽地痛心疾首,指着姬玄等人,怒道:

    “你知道许七安有多可怕吗?你知道许七安在雍州城外,把这群人打的丢盔弃甲,差点小命不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和清姐还要掺和进来?就凭你们的修为,连许七安一根汗毛都伤不了。”

    东方婉蓉嗤笑道:“与你何干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大声道:

    “是和我无关,但你要是坚持留在这里,我就算是死,也要带你走。我不希望你和清姐白白送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东方婉蓉把匕首丢在他面前,语气冷漠的宛如此刻的寒风:

    “你可以自行了断。”

    啊这........李灵素默然片刻,强颜欢笑道:

    “蓉姐,你是真的不爱我了啊........”

    他挥泪而去。

    望着李灵素御剑离开的背影,东方婉蓉久久沉默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杀他?”

    脑海里,响起纳兰天禄的声音。

    东方婉蓉微微摇头:“他是天宗圣子,杀他会招来天宗的报复,我不想为老师树敌。”

    纳兰天禄笑了笑:

    “你还爱着他,刚才如果我不逼你杀他,你就不会赶他走。

    “婉蓉,情深不寿。我们不是天宗的人,但也要适当的学着太上忘情。用情太上,容易受情所制。”

    东方婉蓉抿着唇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另一边,李灵素御剑离去后,没有返回犬戎山,在外面漫无目的的绕圈子。

    这样能避免自己被跟踪和窥视。

    他取出地书碎片,往外倾倒出一只小巧的野鸟。

    野鸟振翅落在他肩膀,口吐人言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李灵素脸色严肃,道:

    “御风舟上有两位金刚,蓉姐,还有姬玄和那对姐弟。

    “然后,我在蓉姐的元神波动里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的波动,纳兰天禄的元神果然寄生在蓉姐身上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些人外,御风舟上空无一人。”

    野鸟听完,沉吟片刻,啄一下鸟头:

    “你做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忙说:“记得你答应过我的,要对蓉姐和清姐手下留情,不要伤她性命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在给东方姐妹加一层保险。

    野鸟轻轻啄脑袋:

    “我只能尽力,你该知道,纳兰天禄寄宿在她识海,我很难在不伤她的情况下,解决纳兰天禄。

    “况且,生死存亡之际,未必能顾上这些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没有坚持,道: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去御风舟跑了一趟,风险不大,任务难度也不高,没道理要求许七安打架时,必须保东方姐妹无恙。

    许七安也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密林深处。

    御风舟上,除了几个老朋友,没有其他人...........许七安边专注观战,边开动脑筋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有两位金刚,我依仗镇国剑的锋芒,倒是不怕,但镇国剑对付纳兰天禄显然不会有太强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李灵素没看到其他人,不代表船上真的没有埋伏,以许平峰的手段,想隐藏杀招的话,肯定不是李灵素能发现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,云州有监正盯着,许平峰不可能本体离开,先不说他能不能瞒过监正法眼,他要敢离开云州,监正说不定直接偷水晶了。

    “姬玄这些狗东西,跟我打的是一个心思,在一步步试探我的底牌.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把浑天神镜放在脚边,摸出地书碎片。

    他倾倒地书碎片,从中召唤出太平刀和镇国剑。

    两把神兵气息内敛,没有任何波动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,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摸了摸黄铜剑身。

    镇国剑传来一股厚重温和的意念,宛如敦厚沉稳的前辈高人。

    太平刀则欢快了许多,不停的向许七安传达“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”这样的意念。

    就像一个半大的孩子,再向父亲表示自己的是大人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经过半个月的温养,你变的更锋利了,太平!”

    许七安摸着暗金色的刀身:“今天,我用金刚的血来祭你。”

    他把镇国剑和太平刀插在左右两侧,重新拿起浑天神镜,看着石门处半跪的身影,嘀咕道:

    “曹青阳这蠢货,竟然不舍得用我赠他的精血,想留下来消化、参悟,以此晋升三品。

    “真以为靠自己的修为和杨崔雪他们的配合,能打败苍龙七宿?

    “现在不得不用了吧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“我太狂妄了。”

    曹青阳叹了口气,“就算你靠的是法器,不是真正的三品,仍旧不是我能对付,靠人多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见曹青阳竟安然无恙,傅菁门杨崔雪等人,只觉得峰回路转,一边难以置信,一边又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萧月奴定睛一看,娇躯微颤:

    “盟主,你,你入三品了?!”

    此时的曹青阳,气息已经截然不同,隐隐散发出让他们战栗的气息。

    更离奇的是,曹青阳肤色变成了浅浅的淡金色。

    三品.......杨崔雪戴宗默然凝视,一时间竟给不出面部表情,但每一个人心跳都骤然加快,怦怦狂跳。

    “金刚神功?!”

    突然,远处的武僧净缘,于脸色微变中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正陷入巨大喜悦中的武林盟众人,这时候稍稍清醒。

    “盟主,什么时候学会了金刚神功?”

    铁衣门的尤石看向同伴,试图从他们那里得到答复,却从他们眼里,看到了同样的疑惑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PS:这章五千字,当做拖更的补充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