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,一枪取人.......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6070更新时间:2021-02-04 10:40:32
    “暗子?”

    伽罗树菩萨分身,以一种可知可不知道的轻松语气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监正老师是天命师,最擅长的便是布局,很早以前,我认为只要解决掉贞德帝的三具分身和魏渊,便能成势。

    “好在我从未小觑过他,无数次闭关推演,逐渐发现了一些隐藏极好的暗子。”

    许平峰停顿一下,举杯饮茶,笑道:

    “武林盟便是监正老师的暗子,它便如一支养在江湖的军队,不属于朝廷,却拥有极其不俗的战力。

    “大部分时候,它只是一个江湖势力。可当有朝一日,朝廷腐朽,军队不堪,这支休养生息的秘密军队就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专用来平叛。”

    伽罗树点点头:“武林盟早已暗中投靠了监正?”

    他对这个中原江湖的势力了解不多,武林盟并没有资格入一品菩萨的法眼。

    许平峰摇头:“不,那老匹夫不会投靠任何人。可惜啊,可惜。。”

    伽罗树菩萨把玩着釉色艳丽的茶盏,等着白衣术士解释。

    “此人当年与高祖皇帝有过约定,假如哪一天朝廷腐朽,重蹈大周覆辙,他便揭竿而起,推翻大奉。

    “乍一听,似乎是可以拉拢的盟友。

    “其实不是,如今的大奉与当年的大周不同,大周气数已尽,腐朽入骨,早已不可挽回。

    “而大奉在元景被斩后,新君登基,励志革新,在很多有识之士眼中,这是王朝焕发生机的表现。寒灾是天灾,天灾总会过去,况且朝廷也在努力赈灾。

    “说明朝廷并非腐朽到毫无作为。

    “况且,在那老匹夫看来,这是大奉龙气流失造成。帮助朝廷找回龙气,肯定比展开一场席卷中原的战争要更好。”

    许平峰提起茶壶,往茶盏里添加热茶,感慨道:

    “我可惜的是,那老匹夫是个立志武道登顶的武夫,追求不同,便注定了他不可能成为盟友。”

    若是个野心勃勃的,遇到这种大好时机,就绝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那才是盟友。

    伽罗树面无表情的旁听。

    许平峰挥了挥手,桌上的茶盘、瓷器等物迅速扭曲变化,被生生炼成一副棋盘,两盒棋子。

    他一手挽袖,一手捏出瓷棋子,“啪”的落在棋盘上。

    “大奉阵营的超凡高手,监正老师、人宗道首、儒家赵守、许七安。”

    每报一个名字,便落一子。

    “赵守立的命是为儒家塑脊梁,重返辉煌。于他来说,这皇位由谁坐,区别不大,甚至更愿意看到有人取代如今的皇室。

    “这样儒家读书人才有出头之日,再者,儒家衰弱至今,只有他一位三品,参与龙气之争,或许会有陨落风险。

    “他或许不怕死,但儒家却不容他死。此人无需顾虑。”

    许平峰把代表赵守的棋子,放回棋盒。

    “洛玉衡渡劫在即,虽然当了我的儿媳妇,初步平息业火。但这也意味着她距离天劫又近一步,如今需要平衡日渐壮大的法力和业火,一旦失衡,天劫转瞬即至。”

    把代表洛玉衡的棋子也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许七安修为尚未恢复,如今至多是三品初期,甚至不如。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把代表许七安的棋子轻飘飘的丢回棋盒。

    “武林盟老匹夫本身状态不对,京城一战后,我料他愈发糟糕了,如今怕是处在合道失败的边缘,面临肉身崩溃的危机。

    “那么,想保住武林盟,监正就必须亲自出手。云州的困局自然解了。”

    伽罗树菩萨合十,淡淡道:

    “想来,你早已准备好了毁灭武林盟的刀。”

    许平峰笑道:“此前尚未准备妥当,现在,我等来那个时机了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青州边界,城郊破庙。

    在此地打坐清修数日的净心睁开眼,缓缓起身,走出了破庙。

    他站在院中,无声的眺望,许久后,净缘化斋返回。

    金刚无需进食,但身为四品的他们,依旧是血肉之躯,还是得恰饭。

    师兄弟对视一眼,净心叹息道:

    “我无法入定了。”

    净缘心里了然,但仍问道:“何故?”

    净心轻声道:

    “心魔入侵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日以来,我脑海里反反复复闪过雍州城外的争斗,闪过师兄弟们被他一刀斩杀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恐惧和愤怒,时时灼烧我的心灵,让我无法平静入定。”

    净缘默然片刻,脸庞冷峻:“你许的宏愿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净心不做隐瞒:“我选的是杀贼果位。”

    杀贼果位有两个能力:斩断世间一切烦恼;斩杀世间一切敌。

    前者可斩自身烦恼,也可斩他人烦恼。

    后者则是纯粹的暴力加成,从根底上抹除对方存在,通俗的话,就是杀人。

    净缘淡淡道:

    “师兄,这便是你的机缘啊。

    “你的烦恼因他而起,若是能因他而终,你便能成就杀贼果位,迈入罗汉之位。”

    净心眼神茫然:“要杀他,谈何容易?”

    许宏愿是修成果位的必经之路,而杀贼果位相关的宏愿,有两种模式。

    一:杀佛门大敌,或杀几身宿敌。

    杀佛门大敌的宏愿很难达成,因为能成为佛门大敌的,就不是四品苦行僧能对付。

    杀几身宿敌同样艰难,既是宿敌,那必是随时会有陨落危险。

    二:斩自身心魔。

    这条路子乍一看简单,但其实更加虚无缥缈,很可能一生都无法达成,甚至有些苦行僧至死,都没能触摸到自己的心魔。

    净心想修成果位,成就罗汉,杀许七安是成功率最大的办法,也是死亡率最高的.........

    净缘默然。

    罗汉果位,本就只有大造化大机缘之人才能修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位裹着黑袍,戴着兜帽的天机宫密探,沿着山道来到破庙外。

    净心和净缘同时停止交谈,侧目看去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两位金刚。”

    密探说道。

    师叔和师父说的命令来了?净心双手合十:

    “里边请。”

    密探颔首,大步进庙。

    小庙不大,倾倒的山神泥塑前,盘坐着两位肤色暗金,后脑火环燃烧的金刚。

    “宫主有密信要给两位金刚。”

    密探自怀中取出信封,恭敬的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摊开掌心,让信封自动飞来落在手掌,他拆开看完,瓮声道:

    “可还有其他?”

    密探旋即又摸出一只金属盒子,躬身道:

    “这是宫主让我转交给两位的。”

    度难接过,未曾打开,颔首道:“我等已经知晓。”

    闻言,密探躬身合十,退出了小庙。

    院外的净心和净缘目送密探离开,并肩进入小庙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扫了两人一眼:

    “伽罗树菩萨有令,让我等即刻动身,前往剑州,灭武林盟。”

    武林盟?身为西域佛门弟子,净心和净缘对这个大奉江湖组织实在陌生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没有回答,转而打开了金属小盒。

    一抹璀璨的金光映入净心和净缘眼中,刺的他们下意识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同时,一股磅礴浩瀚,让人心灵战栗的力量充斥小庙空间。

    四周空气变的灼热,仿佛直面了火山喷发,肺部火烧火燎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适时合上金属盒子,铭刻在表面的阵法应激生效,屏蔽了这道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是伽罗树菩萨的一滴精血,可让我,或度难师弟,短时间内施展出金刚法相。”

    丑陋的修罗金刚度凡给出解释。

    伽罗树菩萨的精血.........净心和净缘相视一眼,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度难则说道:“那位宫主让我们北上禹州,与姬玄等人会合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原来剑州还有这段历史,我竟然从未听说..........李灵素恍然,咬了一口糖葫芦,不得不承认,对许七安是有些佩服情绪的。

    此人左国师又王妃,京城还有一众貌美如花的红颜知己,是个人渣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修为还是见识,都远超同龄人。

    李灵素作为天宗圣子,骄傲是必然的,也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踏入江湖前,他自诩九州年轻一代的佼佼者,是最巅峰的那一小撮人,事实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代的年轻人里,出了一个许七安。

    压的所有青年俊彦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即使是成名已久的老一辈强者,也得感慨一声:后生可畏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.......”

    苗有方听的津津有味,道:“以前竟然没有听说书讲过这么有趣的历史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认字,但读书不多,顶多是启蒙而已。

    大部分文化知识,是从说书先生那里得来,就如当年的山海关战役,至今,还有一些酒楼茶馆在老调重弹。

    苗有方从说书先生那里听来许多野史、正史,就认为说书先生嘴里有着所有历史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刚才徐谦说的东西,有多隐秘,多重要,多有价值吗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嗤笑一声,习惯性的斗嘴、抬杠。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了。”苗有方也习惯性的斗嘴,然后道:“说说看?”

    李灵素哼道:

    “这些隐秘未必有用,但绝对是层次极高,不具备一定地位的人无法接触的内幕。这有助于你看清世界的本质,以及自我沉淀。

    “呵,现在的你,满嘴的“他奶奶”、“本大爷”、“睡女人”等粗鄙之语。”

    奈何本人没文化,一句“卧槽”行天下........许七安内心做出总结。

    苗有方不以为意:“武夫不就是粗鄙嘛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一时哑然,竟无言以对,默然片刻,才说道:

    “但你现在不同,能给徐谦当随从是你人生的转折点,若是继续粗鄙下去,终究难登大雅之堂。”

    苗有方看一眼许七安,不抬杠了,沉吟道:

    “那我该怎么改变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笑道:“首先要注重涵养,不要满嘴粗鄙之语,比如把“你是人渣”改成“你是李灵素吗”。”

    人渣竟嘲讽我是人渣........李灵素呵呵道:“徐前辈可真谦虚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指了指圣子,看着苗有方:

    “看,这又是一个例子,学学人家。”

    小白狐旁听了三个人族雄性的相声,昂起脸看着慕南栀,娇声道:

    “姨,我也要学吗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撇嘴:“你会学废的,别搭理他们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笑吟吟的回眸看一眼花神转世,后者用明亮水润的眸子反瞪他。

    “你对剑州这么了解,以前游历过剑州?”

    许七安问出了一直以来在意的问题。

    李灵素点点头:“剑州离天宗不算太远,我和师妹下山后,第二站就是剑州。”

    天宗离剑州不远啊.........许七安默默记下,继续问道: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相好呢?”

    李灵素避而不答。

    这反而让许七安有些好奇,李灵素从不认为自己是渣男,因此在乱搞男女关系上没有太大的避讳。鲜少有这般讳莫如深的态度。

    正常的情缘肯定不止于这样,看来是一场不太好说出口的爱情.........那么问题多半是出在女人身上了,有夫之妇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七安本能的回头看向慕南栀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作甚?!”

    慕南栀柳眉倒竖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提到相好这个话题,许七安就扭头看她,这摆明了是把她摆在“相好”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骄傲高贵的花神转世是不会承认自己是相好的。

    苗有方嘿了一声:“听说剑州的万花楼美女如云,个个国色天香,李兄,你要真是个风流的多情种,肯定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缓缓点头: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剑州万花楼确实美女如云,风华正茂的少女,妩媚艳丽的美人,还有风韵犹存的熟妇........尤其那万花楼主萧月奴,国色天香啊。

    “那身段,那容貌,那气质,那韵味.........”

    突然瞥见慕南栀脸色阴沉,忙话锋一转:“都不及南栀一根汗毛。”

    倒也不算拍马屁,就算是国师这样的绝色,在花神转世面前,仍是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是五官和气质上的差距,而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感觉。

    许七安把这种感觉,理解成花神独有的“魅惑”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认,萧月奴的综合评分,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。

    “万花楼的美女如云.........”苗有方一脸向往。

    李灵素沉默不语,骑着马“哒哒哒”跑远。

    苗有方连忙追上去,谄媚讨好:

    “李兄,你是不是真有相好的在万花楼?兄弟我还没讨媳妇呢,给引见引见啊。以后你就是我亲哥,不,亲爹.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看着一对活宝追逐着跑远,耳边传来慕南栀阴阳怪气的声音:

    “某人的心呀,是不是飞到那个萧月奴身边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已经千里之外一枪取她贞操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句话,许七安的脑袋被碎石子砸了一路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禹州。

    姬玄等人外出搜寻龙气宿主返回,便见临时落脚的住处,多了九位不请自来的客人。

    他们俱是一身黑袍,区别在于,其中八位身躯略显臃肿,黑袍之下,似还藏着甲胄。

    而另一人,则是正常体型。

    苍龙七宿,以及一位天机宫密探。

    踏入院子前,就已经感应到堂内有人的姬玄,毫不意外的打招呼:

    “诸位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他拎着柳红棉许元霜等人,在另一侧入座,沉声道: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没有突发情况,苍龙七宿和禹州的密探不会联袂而至。

    禹州密探拿起手边的密信,抖手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姬玄伸手接过,面带疑惑的展开

    看完后,他脸色肃然。

    “七哥?”

    许元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姬玄把信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许元槐看完,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:

    “爹要我们灭了武林盟?

    “武林盟内有九龙宿主..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PS:求月票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