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八十四章 曙光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635更新时间:2021-01-16 01:50:48
    佛门和潜龙城年轻高手们的第一次合作,铩羽而归,极大的打击了他们的自信和斗志。

    姬玄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反倒是作为旁观者,且江湖经验丰富的蕉叶老道,立刻判断出形式,传音道:

    “别慌。

    “少主,许七安到底是三品,肉身远比你们强大。

    “但肉身强大,不代表战力同样强大。他之所以能轻而易举的斩断白虎的右爪,依仗的是绝世神兵。

    “只需要想办法解决掉那把刀,许七安也不过是拥有三品防御的四品武夫而已。

    “以我们的战力,足够纠缠住他。”

    现在,蕉叶老道已经不敢夸海口说战胜许七安,他相信姬玄等人的心态也变了。

    解决掉那把刀........姬玄眉头紧锁,脑海里念头闪烁,飞快的汇总信息,把己方的优势、特长、战力快速过了一遍。。

    他眼睛猛的一亮,低声道:

    “乞欢丹香,我记得心蛊能控制一些智慧不高的生物,这里面是否包括初具灵智的器灵?”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聪明人,立刻扭头看向乞欢丹香。

    “理论上来说,只要是有神智的东西,便能操纵、影响。但我没有尝试过影响绝世神兵。”

    乞欢丹香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够了!”

    武僧净缘低声道:

    “未必要打赢他,拖延时间,撑到度情罗汉或两位金刚解决掉对手,我们便赢了。

    “若他们迟迟没有分出胜负,我们也可以慢慢磨死许七安。”

    私底下传音商议后,众人又恢复了信心,至少看到了胜利的希望。

    有希望,就有斗志。

    许七安默然的看着他们传音商量,不急不躁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掠过姬玄等人,看向远处的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还算乖巧,没有再来碍事……他在心里评价了一句。

    把许元霜和许元槐劫走,用来要挟许平峰,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?

    不,许平峰为了晋升一品,已经不当人了,他既然能把一个儿子当作工具和棋子,自然也能把另一个儿子和女儿当作棋子。

    我和许元槐他们的区别在于,我生的早,而不是许平峰更宠爱他们。

    如果次子和长女阻碍了他晋升一品,他该舍弃还是舍弃。

    我和国师双修这么久,气机暴涨,正好拿他们练练手。

    许七安收回目光,看见净心带领着众禅师盘坐,坐禅、结阵。

    这是要用禅功来对抗我的狮子吼.........

    果然,结阵之后,净心目光深邃的望向他,沉声道:

    “放下屠刀!”

    戒律的力量被阵法扩大,这一刹那,许七安不止是心态平和,生不出战斗的念头,甚至连太平刀都想丢弃。

    同样的,他也从太平刀传达的意念里,感受到了它的意思:啊,主人,我不想战斗了!

    噔噔噔........

    净缘一马当先身先士卒,这回他没有用嚣张的头锤硬撼许七安,而是劈手从他手里夺过太平刀。

    这很轻易就取得了成功。

    不管是许七安还是太平刀,都没有做出太大的抗拒。

    得手后,净缘想都没想,回身,将太平刀掷出。

    乞欢丹香跨步上前,探手一捞,抓住刀柄,这把绝世神兵入手,他立刻施展心蛊手段,试图控制它,让它变成己方的兵器。

    然而控制没有成功,绝世神兵剧烈鸣颤,几次差点脱手。

    乞欢丹香改变策略,以温养的“沟通”来影响绝世神兵,给它灌输“罢战”的念头。

    太平刀抗拒了几下,觉得也没毛病,便不再挣扎,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。

    成功了!

    姬玄等人大喜。

    没有太平刀的许七安,不过是皮糙肉厚的乌龟,威胁程度断崖式下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许七安从戒律状态中挣脱出来,不理会近在咫尺的武僧净缘,身躯覆盖上一层阴影,融入了净缘的影子里。

    他以净缘的影子为跳板,出现在柳红棉的影子里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柳红棉裙摆一荡,绣鞋在地面蹬出深坑。

    但许七安赶在她出脚前,又一次阴影跳跃来到姬玄脚底。

    他在几人影子里不停跳跃,然后从乞欢丹香的影子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很明确,夺回太平刀。

    净心眉心一跳,沉声道:

    “不得杀生!”

    正欲出手的许七安陡然僵住。

    抓住这个机会,净缘回身营救,体表金光让他看起来像是一道金色闪电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净缘一拳轰在许七安脸上。

    戒律对我的影响只有短短数秒,一次戒律需要至少五秒才能重新施展..........许七安狞笑一声,以牙还牙,一个头锤撞在净缘的额头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净缘额头溅起金漆,护体金光瞬间黯淡,炮弹般的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退后!”

    姬玄推开了乞欢丹香,主动迎上,月影剑爆发刺目光芒,这一次目标是眉心。

    “吼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喉咙里炸起沉雄的狮吼,震的姬玄眼前一黑,紧接着,他听见自己胸口传来“当当当”的声音,密集的像是在打铁。

    下一秒,强烈的疼痛传来,他的胸口整个凹陷下去。

    柳红棉快速掠来,接住倒飞的姬玄,带着他后退。

    万花楼出身的美人脸色微微发白。

    四品境的姬玄,竟败的如此快速,真如这许七安所说,方才只是热身?

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乞欢丹香大喝,他面目狰狞,似是愤怒、惭愧到了极点,一手握刀,另一只手直接捏碎了腰间的锦囊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股绿云炸开,传来嗡嗡的振翅声,时聚时散。

    柳红棉、白虎等人脸色微变,迅速撤退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毒物,据乞欢丹香自己说,它们叫蚀骨虫,生长在封印蛊神的极渊里,以蛊神溢散出的力量为食。

    它们浑身都是毒,口器中能吐出腐蚀四品武夫体魄的毒素,从皮到肉,从肉到骨,规模足够大的蚀骨虫群,杀死一个四品武夫只需要三息。

    这是乞欢丹香的压箱底手段,平时不用,因为这些蚀骨虫一旦吃过人血,就连他都很难再控制。

    性格偏激的心蛊师厉声道:

    “姓许的,我不管你是什么天才,今日拼着被蚀骨虫反噬,也要让你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远处,许元霜拖着弟弟果断后退,她显然知道这种毒虫的可怕之处。

    绿云漫天飞舞,在乞欢丹香的操纵下,迅速将许七安笼罩,覆盖他的身体、脸颊,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许元槐忽然感觉姐姐停了下来,侧头看去,她的脸色无比复杂,怔怔的看着远处那道绿色的人形。

    这一下,足够让他付出巨大代价.........许元槐心情复杂的想。

    他突然瞪大眼睛,满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同样有类似表情的还有许元霜、蕉叶老道、柳红棉等,在众人眼里,那些本该嗜血如命的毒虫,忽然大面积的“消融”。

    化作纯粹的,绿色的液体,这些液体没有往下滴落,而是从许七安的毛孔中渗透进去,融入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于是,许七安的体表金光掺杂进了绿光。

    持续几秒后,绿光缓缓消散,彻底消弭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嗝~”

    许七安打了个饱嗝,笑道:

    “多谢款待。”

    这........乞欢丹香瞳孔骤然收缩,脸色旋即苍白,神经质般咆哮道: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许银锣,太强了........”

    柳红棉的斗志浇灭大半。

    “还有机会,控制住那把刀,我来缠住他。”

    武僧净缘怒吼道,他额头青筋凸起,俊朗的面庞略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这和他想的不一样,在他看来,这么多四品高手合力,再有净心从旁辅助,打压许七安难道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?

    然而,许七安的强大,超出了所有人想象。

    净缘更知道,许七安还有最强大的一招没有施展。

    与湘州时相比,他似乎又强大了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错觉,许七安确实强大了很多,封印还在,依旧只是解开两枚钉子。

    但他的整体水准上升了,这得益于近日来的双修。

    与一名二品巅峰的女子高手双修,他的气机浑厚度、精纯度,与以前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再加上三品的肉身、太平刀的辅助、七绝蛊的手段,三品之下,能打他的人几乎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不得杀生!”

    净心冷静的配合净缘,施加戒律,禁锢目标。

    当当当........

    净缘贴身疾攻,把身体一切部位化作武器,一声又一声脆裂的爆响炸开,一记比一记重,攻击如疾风骤雨。

    净缘渐入佳境,越打越顺畅,突然,武者的危机预感向他预警。

    没有具体的画面呈现,危机仿佛来自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毒!

    在雷州与许七安有过交集的他立刻辨认出危机的源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皮肤感受到了灼痛,毒素宛如跗骨之蛆,从毛孔渗入。

    他的毒素已经能威胁到我........净缘心里一沉,下意识的屏住呼吸,连招出现阻滞。

    这时,许七安终于抓住机会,朝他喷出一口惨绿气体。

    刹那间,净缘眼前一黑,什么都看不见了,伴随着双眼剧烈的灼痛。

    两行血泪从眼眶里流出,他的眼球遭受腐蚀、萎缩,成了瞎子。

    净心脸色大变,因为隔了一段距离,无法对毒素感同身受的他,完全没预料到前一刻还凶猛如虎的净缘,下一刻就成了瞎子。

    许七安拧腰、摆臂,做出痛下杀手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不得杀生!”

    净心急促的念书佛号,施展戒律,挽救师弟。

    中计了........许七安当即消失,借助阴影跳跃从乞欢丹香的影子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心蛊师,被武夫偷袭贴身的后果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乞欢丹香竭尽全力的尝试自救,不再分散心力影响太平刀,催动心蛊,震荡出元神波动。

    他没能凭借一己之力,影响三品武夫的元神,双眼被拳头填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风刮来,断臂的白虎挡在了他面前,硬生生挨了这一拳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四品妖族的肉身同样坚固,白虎闷哼一声,与乞欢丹香两人翻滚着飞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因为刚才中断了心蛊控制,太平刀“清醒”过来,自行从乞欢丹香手里挣脱,飞回主人身边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........”

    太平刀传来意念波动,意思大概是: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听我解释.......

    这渣男式的开场白不要用在我身上.........许七安握住太平刀,朝后疾退,拉开距离,远远的,做出拔刀的姿态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已经超出戒律的范围。

    他想干什么?

    净心等禅师无法看懂他的操作。

    如此遥远的距离,即使挥出刀芒,还有几成余力?

    根本不可能破开这么多禅师以禅功结成的阵势。

    “玉碎!”

    许七安轻轻开口,短暂蓄力后,挥出了太平刀。

    沉雄的狮吼声响起,暗金色的刀光一闪即逝,下一刻,它出现在净心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

    只要锁定,便无视距离。

    噗噗噗.......

    一位位禅师胸口出现狰狞可怖的刀痕,摧毁了心脏,也摧毁了他们的生机。

    禅功阵法没能挡住这霸道的刀意。

    净心是唯一逃过一劫的禅师,他的肉身虽不如武夫,但到达四品后,生命力终究超过凡人。

    心脏摧毁后,没有立刻死亡。

    他双手颤巍巍的从僧衣里取出一枚瓷瓶,倒出一抹香灰,抹在胸口。

    这是度情罗汉坐下香炉中香灰,常年沾染不生果位的气息。

    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。

    另一边,许七安胸口接二连三的爆出血痕,血肉模糊,撕裂心脏。

    玉碎的代价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三品肉身的他来说,这点伤势并不致命,最多就是因为封魔钉的存在,伤口愈合的慢一些。

    柳红棉娇躯微微发抖,双腿发软,一颗心只剩恐惧。

    姬玄重伤在身,并未昏迷,目睹了这一切,他的眼神黯淡无光,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侥幸捡回一命的乞欢丹香终于对这个久负盛名的中原天才,产生了巨大的恐惧。

    白虎现在只想着逃跑,没有多余的念头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许元槐双手紧握,心里苦涩绝望,到了这一步,他再没有半点与许七安争锋的念头。

    输了,输的一败涂地,而这还是他修为被封印的情况........许元霜心里恍惚。

    “太,太强了,这才是我梦寐以求的境界。”苗有方喃喃道。

    他旋即看向一侧,试图得到老道士的认同,却发现这个老家伙,早已经退的远远的,与自己拉开了很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空中悬停不动的金钵,忽然剧烈震动,荡出一圈圈的金光涟漪。

    度情罗汉和洛玉衡的战斗要出结果了。

    正处于绝望的净心、姬玄等人,齐齐屏住呼吸,抓住了这黑暗中最后一抹曙光。

    ps:熬夜写出来了,这章算昨天的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