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七十五章 天宗来人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341更新时间:2021-01-10 20:04:10
    面对度难金刚,许七安既紧张警惕,瞧瞧绷紧脊背,又如释重负,放下了陡然悬起的心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有这么复杂的心思,是因为度难金刚作为武僧,粗鄙程度不逊色武夫。

    因此许七安不用太担心被这位金刚发现

    可正因为对方是武夫,拥有可怕的武者直觉,很可能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,暴露出些许敌意,就会被他感知到。

    到时候,天蛊“移星换斗”的特性都未必好使。

    堪称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李灵素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正了正帷帽垂下的轻纱,微微低头,神色如常的往前走。。。

    双方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呼........圣子松了口气,待对方的身影看不见后,他后怕道:“三品金刚的压迫力果然惊人啊。”

    哪来的压迫力,只是你自己的心里压力而已!许七安点一下头,道:

    “有急事,迅速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他打算回青杏园去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继续搜寻龙气宿主的,碰到度难金刚后,他觉得稳一手更好,因为对方明显也在这片区域活动。

    另外,他始终没能找到佛门僧人的落脚处,没弄清楚他们近期的谋划,这让许七安心里不太安。

    他有很强的老银币ptsd,但凡不在掌控中的东西,他都会习惯性的苟一下,哪怕会因此错过机会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点头,然后便听徐谦问道:“雍州城有你的相好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摇头:“不过我看公孙秀姑娘挺不错的,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和她更进一步的发展。我能感觉出,她对我也颇有好奇。而好奇,往往是好感的开端。”

    说着,帷幔里的他,微微昂起下颌。

    “嗯,公孙姑娘的确是个不错的女子。”许七安点点头,认同了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李灵素嘴角笑容泛起,刚要谦虚几句,又听徐谦说道:

    “我先回去了,洛玉衡和慕南栀两人留在青杏园,我怕她们打起来。”

    ........李灵素嘴角笑容顿时僵住!

    混蛋,你是在向我炫耀吗?!

    “前辈慢走。”他强颜欢笑道。

    告别徐谦,李灵素往客栈方向走,想起他说过的话,有些纳闷的嘀咕:

    “冰夷师叔和师父为什么要捉拿我和李妙真?我们好端端的修行,谨记天宗教义,没犯什么错啊。难道我勾搭灵钰师姑的事,被天尊发现了?

    “不,以天尊的性情,根本不会把这种事放在眼里。说什么师父要捉拿我,开什么玩笑,我是师父一手养大的娃,他待我如子。

    “徐谦这个糟老头子,就是喜欢危言耸听。”

    边走边想,他很快回到客栈,前脚刚踏入客栈大堂,李灵素忽然一愣,有些愕然的退回客栈门口,侧头看向左侧。

    客栈左边的墙壁上,用白色的白灰画了一个九瓣莲花图案。

    这是天宗用来联络的暗号。

    不是吧........李灵素脸色复杂。

    他略作犹豫,从锦囊里取出刚收起来的帷帽,重新戴上。

    这个锦囊里只有一只帷帽,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挡住俊美的脸后,李灵素跨入客栈的门,他径直收敛气息和元神波动,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他一直有被徐谦施展“移星换斗”的法术,只要挡住脸,自身不主动暴露天宗法术,即使和师父擦身而过,也不会被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客官,住店还是打尖?”

    店小二没认出他,殷勤的迎上来。

    李灵素掏出房门钥匙,示意一下,店小二便知这位是店里的客人,奇怪的打量他几眼,默默退下。

    圣子扫了一眼大堂,没见到师门长辈的身影。

    穿过大堂,他顺着楼梯来到二楼,沿着长长的走廊缓慢行走。

    这家客栈规格中等,二楼和三楼是客房区,外设廊道。

    沿着廊道缓行,李灵素将听力放大到极致,监听着沿途房间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排除掉杂音、没有营养的对话、嗯嗯啊啊的声音,即将走到廊道尽头时,李灵素终于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杀了我吧,我不想活了........”

    这是一位年轻女子羞愤欲绝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妙真!

    是那个对师兄的悲惨遭遇无动于衷,冷眼旁观的蛇蝎少女李妙真!

    李灵素放缓了脚步,深吸一口气,压住骤然加快的心跳。

    徐谦没有骗他,师门的长辈真的来雍州城了。

    这时,李灵素听见冰夷元君冷漠的开口:“我或许应该将你扒光丢在街上,这样你或许能领悟太上忘情。”

    冰夷师叔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用冷漠的语气,说出可怕的话.........李灵素心里嘀咕。

    他双手撑着护栏,假装看堂内的食客,实则竖起耳朵偷听。

    身为圣子,他非常清楚师门的作风,不会在意是否有人偷听谈话。

    “您要扒就扒吧,先把缚灵索给我解开,我被这东西捆了一旬啦。我上个茅厕,您都要在外头牵着我。”李妙真大声道。

    噗!李妙真啊李妙真,你也有今天.........李灵素差点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若不用绳子捆着你,你又要多管闲事,图惹是非。我们没时间处理乱七八糟的事。”

    冰夷元君淡淡道。

    没错,李妙真这死丫头就喜欢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圣子早就觉得,师妹李妙真的路子走错了,何为太上忘情,凌驾在感情之上,让自己变的绝对理智,这才是太上忘情。

    悄悄李妙真干的是什么事儿,是一个天宗弟子能干的事?

    难怪冰夷师叔要惩戒她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首要任务,是找到李灵素,带回天宗。”冰夷元君补充道。

    找我?李灵素心里一凛,嘴角泛起的,幸灾乐祸的笑容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李妙真哼了一声:“那家伙不知道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风流快活呢。”

    你在污蔑我!

    李灵素心里大怒,接着,便听自己的师父,玄诚道长淡淡道:

    “找回李灵素,我会把他镇压在山底,禁闭三年。直到他领悟太上忘情。”

    真的是来捉拿我和李妙真的啊.......

    李妙真抬杠道:“如果他本性不改呢。”

    玄诚道长沉默一下,缓缓道:“劁了并不影响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.”李灵素收回撑在栏杆上的手,默默转身下楼,默默离开客栈,默默走在街道上。

    他越走越快,越走越快,突然狂奔起来,背影仓惶,仿佛后面有可怕的猛兽在追赶。

    徐前辈救我!!!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公孙山庄。

    山脚下,伫立在巨大牌坊上的麻雀,未能等来目标人物,便放弃了监控。

    振翅飞入山庄。

    此时的公孙向阳,正与几位美婢饮酒作乐,享用晚餐。

    身为家主,他不会频繁在武林大会露面,有龙神堡弟子,以及公孙家族子弟负责维护秩序,并充当裁判。

    海选阶段尚未过去,擂台比斗者的水平相对不高。

    恐怕只有到百强名单争夺战时,才需要龙神堡主,或公孙向阳亲自充当裁判。

    美婢们衣着简单,肚兜亵裤,外罩轻纱,在温暖如春的室内推杯换盏,娇笑不断。

    嬉戏打闹时,胸口颤巍巍的甚是诱人。

    公孙向阳一直都是个爱美酒美人的老纨绔。

    “笃笃!”

    窗户传来轻微的响动。

    美婢们丝毫没有察觉,面色微醺的公孙向阳压了压手,示意美婢安静,先是看了一眼窗户,语气平静的说道:

    “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美婢们相视一眼,默默起身,施了一礼,然后抓起各自的衣裙,不敢穿衣,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等她们走远,公孙向阳打开窗户,迎接麻雀入内。

    娇小的麻雀飞进屋子,目的明确的飞到桌边,啄食米饭、糕点。

    太特么冷了,连耐寒性极强的麻雀都受不了这鬼天气.........许七安感同身受的吐槽着,一边享受炭火的烘烤,一边进食,很快填饱了肚子。

    “让你找的人,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许七安问道。

    公孙向阳摇头:“那小子自从在六博赌坊露面,就再也没有出现。我的人还在寻找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提议道:“去客栈里找,向店小二打听。”

    公孙向阳颔首,说道:“不过佛门僧人今日倒是有动静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我知道.......麻雀安没有说话,等待公孙向阳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晚膳前,刚有情报汇总过来,城中各处都发现了僧人的踪影,他们在找,找您.......”

    “找我?”麻雀脑袋一动,黑纽扣般的眼睛注视着公孙向阳。

    “和尚们拿着画像,找的就是您。”公孙向阳给予肯定。

    不暗地里设埋伏,而是堂而皇之的寻找我?

    现在连和尚打拳,都不讲章法了?

    许七安听的眉头直皱。

    按理说,悄咪咪的潜伏,伺机而动,才是一个合格的捕猎者该干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不怕打草惊蛇吗.......不,也许这正是他们想要的.........许七安心里一动,想到一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佛门想以这样的方法驱赶我,阻碍我寻找龙气宿主的进度,好让他们捷足先登。然后,再以龙气宿主为诱饵,逼我上钩。

    这不是无端的猜测,而是根据度难金刚之前的钓鱼手段,做出的合理推测。

    “想钓我上钩,他们就必须有足够的诱饵。寻常龙气宿主不可能引出我,但如果是九道龙气之一,对我来说有足够的诱惑力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苟着,不上钩,他们也没损失,顺势就收走龙气宿主,同样达到了目的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并不慌,他本身就打算狩猎罗汉,如果佛门提前找到龙气宿主引诱他上钩,那他就将计就计。

    “龙气宿主该找还是要找,能抢先一步得到龙气是最好。如果真的被佛门抢先一步得到,那我第二阶段的反猎杀计划就顺势启动。”

    交代了几句后,许七安振翅离开卧室,继续做监控任务。

    他得防备姬玄等人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青杏园。

    天黑了,洛玉衡站在窗边,迎着刺骨的冷风。

    风撩起她的鬓发,把她的袍子吹的向后飘荡,再搭配上她的绝色容颜,倒是有几分飘逸仙子的韵味。

    不过,这位熟透了的女子国师眉宇间淡淡的忧惧,破坏了她以往的仙气,但也让她多了些许人味儿,让人意识到她是个凡间的女子。

    凡间女子要经历的事,她同样也要经历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不回来了.......

    “他是否因为我昨日的索取无度,害怕了,早已逃之夭夭.........”

    洛玉衡心里分外担忧。

    他要是不回来,那接下来的业火灼身,自己该怎么熬过去?

    深深的恐惧将她吞没。

    随着夜色的弥漫,她的恐惧和担忧越来越甚,连晚膳也不想吃了,虽然以她的修为,已经不需要用膳。

    “唉~”

    国师轻叹一声,打开房门,莲步款款的走向园子深处的温泉。

    心神不定之际,她喜欢盘坐在灵宝观深处的池上,要么就沐浴。

    这个习惯保持了很多年。

    一路上,青杏园的丫鬟、仆人用惊艳的目光打量着这位倾国倾城的仙子。

    丫鬟们自惭形秽,仆人们口干舌燥,眼神炽热。

    她身段高挑,虽穿着颇为宽松的道袍,身材比例却极好,腿很长,腰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肢。

    别看这位女子是道士打扮,但青杏园的人都知道,她是有男人的。

    且整日与男人在房间里欢好缠绵,这些事,负责伺候主卧的两名丫鬟早就说开了。

    洛玉衡走到池边,抖手甩出几张符箓,把温泉池与外界隔绝。

    接着,她两只白嫩嫩的脚丫,从云纹靸鞋里挣脱出来,赤足如雪,踩在池边的石头上。

    青葱玉指捻住腰带,轻轻一拉,伴随着腰带的脱落,衣襟向两侧滑开,里面是一件嫩青色的肚兜,胸脯把肚兜撑起........

    道袍顺着圆润的香肩滑落,白嫩如凝脂的肌肤仿佛没有摩擦力。

    洛玉衡把秀发盘好,穿着白色绸裤和嫩青色肚兜,跨入温泉。

    蒸汽升腾中,她微微昂起线条柔美的脸蛋,闭上眼,长长的睫毛盖下来,享受着温泉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洛玉衡睁开美眸,看向岸边。

    那里多了一道身影,正脱着袍子,嘀咕道:“国师,你太过分了,你明知道我空了,还要勾引我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PS:求月票。记得纠错,先更后改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