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七十四章 街头偶遇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4493更新时间:2021-01-10 01:07:09
    “唉,如果没有糟糕的局势,游历江湖还算是一个不错的旅程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捏了捏眉心,把信件收到怀里。

    大奉风雨飘摇,若是坍塌了,他这条命多半也就没了。

    监正说过,他体内有大奉一半的国运,命运早已和大奉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国在人在,国亡人亡。

    “为今之计,是先恢复修为。哪怕不能尽数拔除封魔钉,多拔几根,我修为就恢复一些。这样才好应对糟糕的局势。

    “另外,虽然昨日千金散尽,但双修的好处实在明显,我都感觉丹田要炸了。这股浑厚的气机........”

    昨夜他和洛玉衡把道门上古房中术,尽数修行了一遍。。

    别说膝盖碰到肩膀,更大胆的姿势他们都使用过,现在他一闭眼,便不自觉的浮现国师白花花的大长腿、平坦的小腹、饱满的胸脯、蜜桃般的臀儿.........

    腰子在哀嚎,丹田却瞬间成了暴发户。

    换成其他女子,除了挂逼花神,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二品的人宗道首,双修起来确实精进神速。

    “如果持续不断的双修,最多半年,我就能达到当初镇北王的水准,也就是三品巅峰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心道。

    只是,过了这七天,以洛玉衡矜持骄傲的性格,多半是不愿意再和他双修了。

    “都怪临安她们这些鱼儿不争气,她们要是二品该多好........”

    李灵素非常想看看信件内容,但徐谦有意防备他,每个他机会。

    “对了,有件事忘记于你说。”许七安突然道。

    李灵素见他神色严肃,也跟着严肃起来:“前辈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近日来,如果遇到天宗的联络暗号,莫要搭理,即使联络人是你师父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天宗的联络暗号?我师父?这句话透出的信息量颇大,李灵素既茫然有震惊:

    “前辈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。”许七安抿了一口甜滋滋的枸杞茶,徐徐道:

    “天宗的冰夷元君、玄诚道长,正下山捉拿你和李妙真,要把你们带回山禁闭。李妙真已经落入他们之手。”

    ???

    李灵素脑子里一大片的问号。

    他定了定神,逐个问出疑惑:“冰夷师叔和我师父,为什么要捉拿妙真还有我?前辈你又怎么知道这件事的?听您的意思,他们快到雍州了?”

    许七安逐个回答:

    “你们天宗的事,我不清楚;我的情报网遍布大奉,而你们天宗也没有刻意低调;他们近日便会到达雍州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相信,这样的提醒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相处这么久,李灵素的性格他有所了解,这个渣男最大的优点就是听的进人话。

    不管多么难以置信,只要是他所信赖的人说出的话,李灵素便会放在心上,然后去留意,去观察。

    这是很多年轻一代的高手不具备的优点。

    “前辈,别开玩笑,天宗怎么会捉拿我和妙真师妹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笑容勉强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雍州城,南城门口。

    行人们纷纷扭头,看着一行三人,他们分别是冷艳美貌的女道士、长须及胸的中年道士,以及英气勃勃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,冷艳美貌的女道士,用一根绳子牵着那位英姿飒爽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年轻女子双手被捆着,亦步亦趋的跟在冷艳女道士身后。

    好羞耻,要是遇到认识我的人,飞燕女侠的格调荡然无存.........李妙真跟在师父身后,抱怨道:

    “我不会逃的,我也逃不走。师父,您就送了这缚灵索吧。”

    冰夷元君神色冷漠,并不搭理。

    “给朋友看到,我会颜面尽失的。”李妙真嘀咕道。

    冰夷元君这才开口,语气冷漠:“你若能太上忘情,便不会在意丢脸这种小事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不服气,抬杠道:“那你有本事就趴在地上学狗叫。”

    冰夷元君停下脚步,冷冰冰的注视着她,黑润的美眸,渐渐透明。

    下一刻,李妙真愕然发现,嘴巴背叛了自己,并发出“汪汪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她连忙闭紧嘴巴。

    “汪汪.......”

    但是没用。

    “师,师父,我错了,徒儿错了,你不能这么对我........汪汪!”

    冰夷元君转回身,牵着她继续走。

    “汪汪,汪汪!”

    李妙真一边走,一边学狗叫,在街边路上指指点点的目光中,留下了羞耻的眼泪。

    我一定是和许七安那狗东西待太久,传染了他最贱的毛病.........李妙真张开嘴,又学了几声狗叫:

    “汪汪!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大角场,营房。

    姬玄坐在厅内,左右两边是柳红棉、蕉叶老道几位核心团队。

    “事情的经过大致如此,诸位对此有什么看法?”姬玄环顾众人。

    许元霜沉吟一下,悦耳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按理说,此人既为武林大会而来,迟早会来大角场。但如今已有数天,我却没有观测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有两种可能:一,他来过了,但恰好与我休息时间错开。这是龙气宿主的好运。

    “二,有什么事让他耽搁了,这同样是龙气宿主的好运在冥冥中影响了他。”

    在气运方面,身为术士的许元霜是专业的。

    柳红棉蹙眉:“之前你不是说,只要我们有龙气宿主握在手里,以龙气互相吸引的特性,他迟早会碰到我们吗。”

    许元霜嘴角一挑,嘲讽道:“你记性很好,我说的是迟早。但谁知道是什么时候?或许是今日,或许是明日,或许是更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而在这之前,他如果被人抓住,我们从青州追到此处,辛辛苦苦,却前功尽弃。”乞欢丹香裹了裹色彩斑斓的长袍,提醒道:

    “别忘了,那个徐谦也在收集龙气。而他身上有两道龙气。按照龙气之间互相吸引的规律,他先遇见那小子的可能性,比我们更高。”

    蕉叶老道抚须道:“我倒是有几个点子。”

    姬玄闻言笑了起来:“道长,就等你发话呢。”

    论江湖经验、阅历,在场无人能及蕉叶老道士,而阅历和经验,往往可以转化成应对事件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若是放任自流,恐怕那小子最先遇到的,必然是徐谦。因此我们要做的是阻扰徐谦,并加快搜寻力度。如何阻扰徐谦?简单,让佛门高僧在城中巡游便是了。如果高僧们拥有近距离接触便能发现他的秘法,那就更好。

    “至于我们如何搜寻那小子,一方面,监视公孙家族的人。另一方面,向城中各大客栈的店小二打探情报,花点钱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监控公孙家,可以让乞欢丹香去做,他是心蛊师,既有足够的“人手”,又能做到隐秘。打探情报,让天机宫密探去做。

    “此外,要劳烦元霜小姐多外出活动,以望气术搜寻。最好带着咱们手里的龙气宿主出行。”

    听完蕉叶道长的话,众人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这时,许元霜突然道:“苍龙七宿到了。”

    苍龙星宿........厅内众人为之沉默。

    潜龙城那位国师,有三大直属势力,分别是城中的术士组织、二十八星宿,以及天机宫。

    其中天机宫作为情报网,最为神秘,外人难以了解太多。

    但术士组织和二十八星宿,在潜龙城高层广为人知。

    二十八星宿中,朱雀七宿在军队任职,掌控着一支八千人的飞兽军,此外,他们还是最出色的斥候。

    白虎七宿为首的白虎卫队,则是以侍卫的身份,被安排在国师的心腹和一些重要大臣身边,作为保镖。

    玄武七宿,是一支五千人规模的重骑兵。

    而苍龙七宿,包括苍龙在内,只有把个人,他们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猎杀团队。

    也是国师亲手打造的顶级战力,八人依靠合击阵法、法器,能爆发出三品的破坏力。

    三品超凡,无论什么时候,在任何势力,都是顶峰的存在。

    魁梧壮汉白虎笑道:“苍龙一来,雍州城的事,便不会有什么意外了。我们要考虑的,反而是佛门会不会出尔反尔。”

    姬玄摇头:“天机宫早已与佛门做好约定,这不关我们的事,不必担忧。”

    许元槐冷哼道:“等抓住徐谦,我要亲手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他至今还认为徐谦玷污了姐姐。

    闻言,众人忍不住看一眼许元霜,白虎嗡嗡笑道:“到时候,此人任由元槐少爷处置。”

    乞欢丹香淡淡道:“我这里有很多折磨人的毒蛊。不过,杀人不过头点地,倒也没必要折磨。”

    这位心蛊师性格偏激,但正常状态下,并不嗜好杀戮。

    柳红棉玩着指甲,没有发表评论。

    对于美貌出众的她来说,大部分男人都不值得关注,世上能引起她兴趣的男人,要么地位非凡,要么修为高深。

    年轻一代,能让她有兴趣的,在座的只有姬玄。

    即便是许元槐这样的身份,她也看不上眼,当然,对方是个初出茅庐的少年,她平时还是很有兴趣口花花调戏的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午后,黄昏中。

    许七安和李灵素在橘色的光辉里,朝着客栈方向返回。

    从茶馆出来后,他们去了一趟六博赌坊,但那里早已关门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件事同样被天机宫,乃至佛门的人关注着,许七安没有多做打听,事情的经过他已经从公孙家的情报里得知。

    案发现场没有目击者,但根据公孙家主的推测,以及赌坊看场子的人交代。

    那个叫陈二的赌场老板,多半是因为输的银子太多,又因对方是外乡人,起了歪心思,因而遭遇反杀。

    “你通知公孙向阳,让他注意一下城中客栈,外乡人过来,总归是要住店的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“嗯”了一声,目光前视,突然看见一位穿着黄红相间袈裟的魁梧和尚,从街面尽头走来。

    他身高八尺,比普通人高了两三个头,鹤立鸡群的身高是如此的醒目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!

    李灵素心头一颤,差点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别慌,不要自乱阵脚。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徐谦的传音。

    前辈果然是前辈,如此镇定........李灵素深吸一口气,忌惮的情绪荡然无存,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卧槽,怎么在这里遇见了度难,千万不能被发现啊,我腰子疼的很.........许七安暗暗龇牙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PS:前天双更了,只是被强迫隐身,并不是我没有更新,大家不要吐槽我说话不算话。

    另外,我知道你们在别的网站看过了,但还是希望没订阅那一章的,能不能补个订啊。谢谢大佬们了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