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剑定风波(求月票)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6016更新时间:2021-01-02 17:41:41
    国师到了?!

    许七安险些喜极而泣的喊一声:阿姨我不想努力了。

    定了定神,他传音回复:“不是三天?”

    “三天之内。”洛玉衡言简意赅的回答。

    似乎是因为要双修的缘故,她的声音显得特别冷淡,一股子端着的劲儿。

    “国师,我遇到了些麻烦,被佛门的金刚缠住了,速来救我。我们在雍州城南三十里的山脉里碰头。”许七安急切传音。

    “佛门金刚.........你和佛门因何事产生冲突,是龙气?”洛玉衡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要带我回西域,遁入空门,四大皆空。”许七安也言简意赅的回复。。

    “马上过来。”洛玉衡再没废话。

    许七安不再废话,转身走到塔灵老和尚身边,道:“大师,去雍州城南五十里外的深山里。”

    塔灵老和尚颔首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雍州城南边,人烟绝迹的深山里。

    一座六十米高的暗金色宝塔从天而降,“轰隆”一声砸落在山中,附近的山峰剧烈震动,石块滚落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从塔身跃下来,周身肌肉蠕动,缓解着刺骨的疼痛。

    浮屠宝塔一直在抗拒他,法器的力量侵蚀着肉身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知晓浮屠宝塔的深浅,佛门法术中,封印法术为最。

    浮屠宝塔更是此种翘楚。

    抡封印和辅助,它在佛门众法器中,数一数二,否则也不会用它来镇压神殊断臂。

    但世上没有完美的法器,浮屠宝塔最大的缺陷,就是缺乏强而有力的攻击手段。

    只要拖住浮屠宝塔,等待度情和度凡的赶来,这次伏击依旧是功德圆满的..........度难金刚长舒一口气,一边运转气机抚平皮肉疼痛,一边紧盯着浮屠宝塔。

    经过上一次与天机宫四品探子的商谈,度难金刚制定了针对许七安的陷阱。

    他以三名“遁入空门”的龙气宿主为诱饵,让他们在城东、城南、城西转悠,利用佛子对龙气的敏锐探知力,成功钓出佛子。

    为确保万无一失,度难金刚把天机宫赠予的传送法器,分别授予三名龙气宿主。

    一旦遭遇跟踪、伏击,龙气宿主就立刻捏碎传送法器,度难金刚便能即刻赶到。

    不过,他低估了佛子的难缠程度。

    险些阴沟里翻船,让对方逃走。

    “一举拿下佛子,便可解阿兰陀的僵持局面,巫神教、大奉、妖蛮三败俱伤,佛光普照九州的绝佳机会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“拿下佛子,便可奠定胜局。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深吸一口气,鼓足气力,暗金色的拳头捶在浮屠宝塔上,捶出震耳欲聋的巨响。

    浮屠宝塔微微震动,但没有再试图逃脱,仿佛自暴自弃。

    他在等孙玄机........度难金刚目光微闪,凝神感应周遭。

    这是很简单的推测,孙玄机和佛子曾在雷州联手抢夺龙脉,佛子已陷入绝境,无法逃走,停在此处,必定是等待援兵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依旧不慌,因为三品的术士固然难缠,他想抓住、击杀天机师,几乎不可能,可对方同样不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劫走浮屠宝塔。

    他只要守在这里,等待度情和度凡的到来,胜利的天平便会向佛门倾斜。

    念头闪烁间,度难金刚看见一道亮眼的金光从天边掠来,宛如金黄色的流星。

    初见时,尚远在天边,几个眨眼的功夫,已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金光层层叠叠翻涌,拱卫着一道明艳的身影降落在浮屠宝塔顶端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用任何溢美之词形容都不为过的女人,她五官挑不出瑕疵,肤白胜雪,眉心一点朱砂,灼灼醒目。

    身穿繁复华美的道袍,莲花冠束起满头青丝,左手挽拂尘,右手拎着一柄青锋。

    如含星子的清瞳,冷漠的俯瞰塔下的度难金刚。

    “洛玉衡........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悚然动容,他没料到等来的会是人宗道首洛玉衡。

    人宗以剑法著称,攻杀之术,乃道门三宗之最。

    “洛玉衡,你人宗也要插手佛门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沉声道。

    洛玉衡红唇动了动:“滚,或者死。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冷哼道:“倒要领教一下人宗的剑法,看几剑能破我的金身。”

    撑一刻钟,一刻钟之内,度情和度凡必定赶来.......度难金刚晋升三品以来,金身从未破过,因此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他固然不是洛玉衡的对手,但对方想打破佛门护法金刚的体魄,哪有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起,他看见洛玉衡抽出了三尺青锋,此剑出鞘的刹那,天地间盈满剑气,一道道似真实似虚幻的剑气填满了整个天空。

    咫尺之外,草木皆兵。

    洛玉衡握住铁剑的手,手腕轻轻旋转,铁剑画出一道圆,那漫天剑影也随之画了一道圆。

    铁剑画完圆,归于原位时,那成千上万道剑影,重叠为一。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女子国师抛出手里的铁剑,让它化作长虹射向度难金刚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度难金刚只觉得山呼海啸般的剑气扑面而来,带着沛莫能御的力量,让他首次觉得自己力量渺小。

    他沉沉低喝一声,暗金色的皮肤下,肌肉纹起,同时凸起的还有青筋,九尺身躯竟又膨胀了些许。

    低喝声里,度难金刚双手合握,夹住了铁剑。

    他双脚在地面犁出深深沟壑,被这一剑推的不停滑退,“轰”的一声,撞入山体。

    剑势不绝,轰隆声不断回荡,这座不高的山体,出现剧烈的坍塌和皲裂,山石、土块、树木成片成片的砸落下来。

    好强.........许七安站在窗边,看着这一幕,心神摇曳。

    即使他现在已是三品,但见到洛玉衡的出手,依旧难掩震撼。

    只是随手一剑便将三品的金刚打的如此狼狈,只能硬抗无法反击。

    “国师的修为,距离一品,只差一个渡劫了........”

    他心里感慨着,窗口忽然投下阴影,洛玉衡脚踏虚空,站在窗边,挡住了光,眸光冷淡的审视着他:

    “还不走?”

    许七安立刻回神,再不走,另外两位罗汉金刚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当即不再犹豫,转身朝塔灵喊道:“大师,我们快撤退。”

    浮屠宝塔拔空而起,化作流光迅速远去。

    洛玉衡站在塔顶,衣袂翻飞,仙姿卓绝。

    一口气飞了半个时辰,浮屠宝塔在一处荒野中降落,一层大门打开,洛玉衡从塔灵轻盈落下,抬脚进入塔内。

    “国师!”

    许七安已在第一层等候。

    洛玉衡微微颔首,说道:“雷州的浮屠宝塔?为何成了你的法器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,简而言之,便是我得了法济菩萨的信物,得宝塔承认,暂时跟着我。”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可惜我不修佛法,难以发挥这件法器的真实威力.........他颇为遗憾的想道。

    “法济?”洛玉衡两条秀眉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听说法济菩萨消失三百多年了,阿兰陀的和尚们找不到他。”许七安随口解释,传音道:

    “其实那信物是我从镇北王副将褚相龙那里得来的,我隐瞒了塔灵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们上了第三层,洛玉衡与塔灵老和尚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“人宗的小丫头........”

    神殊断臂啧啧道:“修为不错,二品巅峰,可惜离死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自古以来,人宗道首几乎没有一品,二品巅峰时压制业火,直到无法再压制,死于天劫。

    神殊断臂诱惑道:“替我解开封印,我便告诉你度过天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一语道破:“找一个有气运的人双修?”

    神殊噎住了,半晌后,嘿一声,以掩饰尴尬:“小子,知道的还不少。”

    大师,时代变了........许七安嘲讽道:“是你被镇压五百年,消息落后了。”

    神殊气势一变,恶狠狠道:“小子,你找死?”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浮屠塔离开一刻钟后,一道霞光从天边掠来,那是一朵九瓣莲台,其上立着一位肤色暗金,脑后燃烧火环的金刚。

    这位金刚相貌奇丑无比,眼神凶恶,仅是外在形象,就能让常人吓的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不禁让人怀疑胚胎时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,以致于长的如此对不起天下百姓。

    但若是西域人,则能一眼看出这是修罗族,以丑陋和好斗著称的修罗族。

    修罗金刚的身侧,是一位枯瘦的老者,双手拈花,盘坐垂首,他白眉垂到脸颊,眉心一颗肉痣。

    正闭着眼,似在悟道。

    莲台在山石狼藉的上空停滞,修罗金刚度凡俯瞰片刻,沉声道:

    “度难师弟!”

    几秒后,狼藉的石碓里传来动静,碎石滚落,度难金刚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模样狼狈,红黄相间的袈裟破烂不堪,暗金色的皮肤暗淡无光,嘴角残留着金色的血渍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,如今大奉,谁能把你打的如此狼狈?”修罗金刚度凡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人宗道首洛玉衡。”度难金刚回答道。

    盘坐在莲台的度情罗汉睁开眸子,缓缓道:“度难,你打草惊蛇了。为何不等我与度凡来了,再做埋伏。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双手合十:“那位二品术士也在图谋佛子,我本想捷足先登,在他之前擒住佛子。是我低估了佛子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天机宫要求合作,度难答应了,但那只是虚晃一枪。

    他本想在那位术士出手前,擒拿住佛子,因此才没等度凡和度情两位同门。

    “但也试出佛子的底牌。”度难金刚补充道:

    “他有洛玉衡相助,有司天监孙玄机相助,我们接下来要考虑的是如何对付他们。至于打草惊蛇,龙气宿主是阳谋,只要他还想收集龙气,就必定要与我等对上。

    “机会不是只有这一次,还有很多次。”

    度情罗汉作拈花状,声音洪亮平缓:“只有术士才能对付术士,不妨与天机宫合作。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挑了挑并不存在的眉毛(他无眉),道:“佛门与那位术士的协议达成了?”

    度情罗汉颔首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客栈内。

    李灵素用力推开慕南栀的房门,惶急道:

    “刚打探回来,不出所料的话,徐前辈遇到的是度难金刚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花容失色,下意识的抱紧怀里的白狐:“三品的金刚?”

    “三品的金刚?”

    小白狐脆生生的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李灵素点头。

    他返回雍州城后,方知不久前在城中发生的激战,有数名百姓死于战斗的冲击波中,十几名百姓受伤。

    根据当时在远处观战的江湖人士的反馈,交手双方中,有一人是穿袈裟的和尚,特点是高大、皮肤暗金色,没有眉毛、胡须和头发。

    另一人长相平庸,没什么特点,但能驱使动物为己所用。

    结合打探消息前,慕南栀给出的信息。

    徐谦遭遇三品金刚这个推测,很容易就能得出。

    “可知现在情况如何?”慕南栀急切道。

    李灵素遗憾摇头。

    慕南栀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李灵素还是第一次见她这般焦虑,以往的徐夫人,优哉游哉,说话做事都透着懒散,好像自己是个仙女,除了对他可能有几分好感,凡间的俗事不能让她挂心。

    呼,还好,徐夫人看来还是对徐谦很上心的,这样最好,她要是一直惦记着我,迟早徐谦会宰了我。唉,我这该死的魅力........

    两人一狐焦虑中,窗户传来扑棱棱的声音。

    一只黑色的野鸟站在窗框上,口吐人言道:“放心,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和慕南栀猛的转身看来,面露惊喜。

    小白狐也很惊喜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怎么样,有没有受伤?摆脱追杀了吗?那个光头傀儡在身边吗?”

    慕南栀问出一连串的问题。

    野鸟啄了啄脑袋:“我很好,你在客栈安心呆着,不会有问题的。好好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接着,它扭头“瞪”着李灵素:“你随我出城一趟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雍州城北郊,青杏园。

    此处是公孙向阳闲暇时,呼朋引伴来玩多人运动的地方,在雍州某些圈子里很名气。

    每每到了宴会时间,达官贵人们的马车络绎不绝,雍州城各大青楼里,最有名气的花魁开开心心的受邀而来,挂满白霜的满足而去。

    平日里,青杏园特别安静祥和,除了仆人、丫鬟外,通常不会有公孙家的族人过来入住。

    青杏园雅致,植有梅兰竹菊,曲径通幽,后院还有一座温泉,是青杏园被公孙向阳等贵人热衷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挂着名家字画的茶室里,许七安和国师对坐饮茶,说起离京以来的种种事迹、见闻。

    洛玉衡端着茶盏,素面朝天,表情平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优雅、清冷,眉心的朱砂,将她衬托的宛如高贵冷艳的仙子,若是再考虑到大奉国师和二品道首的身份,那么仙子就多了几分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女人,会和我双修啊..........老司机许七安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在他见过的女子里,洛玉衡容貌气质排第二,没办法,花神转世是个挂逼。

    至于身段,受时代限制,许七安看不见穿小热裤的裱裱,看不见包臀牛仔裤的怀庆,看不见烫大波浪的王妃,当然也看不见洛玉衡道袍下的火辣身段。

    只能从高高鼓起的胸脯,目测此女有容乃大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已让李灵素过来,劳烦国师帮他解开封印。”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“届时,接下来的七天里,好让他保护慕南栀?”洛玉衡淡淡道。

    卧槽,真的要七天啊,小姨有话好好说.........许七安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洛玉衡似乎意识到说错话了,也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略显尴尬的气氛里,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。

    李灵素在青杏园丫鬟的带领下走了进来:

    “前辈,今日凶险啊,您竟遭遇了度难金.........”

    声音夏然而止,李灵素站在茶室外,浑身僵硬,愣愣的看着洛玉衡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PS:求月票。今天更新1.5万字,我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求月票了,差不多两个月没求了。看在今天这么努力的份上,求月票支持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