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六十二章 钓鱼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6205更新时间:2021-01-02 14:17:24
    收集两条龙气后,许七安如今对龙气的感应范围大幅提升,能将周边大大小小,十几条街道尽数纳入感应范围。

    如今,他清晰的感应到了龙气宿主的存在,离客栈不远。

    召开武林大会果然是明智之举,趁着佛门的人没到,打一波时间差,把雍州城能感应到的龙气统统收入囊中.........

    不再犹豫,他扭头朝着慕南栀和小白狐说道:

    “我出去一趟,很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怀抱小白狐,站在窗边看风景的慕南栀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匆匆离开客栈,凭着对龙气的感应,许七安东折西绕,穿街过巷,终于看到目标人物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江湖客打扮的中年人,神色温和平静,背着一把用布条包裹的武器,独自行走在街道。

    人群熙熙攘攘,有不少江湖客混迹在人流中。

    “假装是寻仇的,靠近对方,攫取龙气后,立刻离开.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快步拉近距离,低调为主,没有施展阴影跳跃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不到三丈时,那位神态温和的中年人,突然转过身,目光灼灼的盯着许七安: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跟踪我。”

    炼神境.........许七安没有和他废话,掏出地书碎片,镜面对准此人,默念口诀。。

    距离足够的情况下,地书碎片配合口诀,能强行吸扯出龙气。

    这是他独有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这位龙气宿主掌心里同步传来“咔擦”声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在许七安的疑惑声里,龙气宿主、中年刀客手中的某件法器碎裂,化作纯粹的清光,在两人之间凝聚成一道光门。

    光门中,一道若隐若现的人影出现,他身高九尺,肌肉膨胀,脑后似有火环。

    佛门,钓鱼?!

    许七安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弄的心神慌乱,短暂的错愕后,他立即醒悟过来,倒转地书碎片的镜面,扣动镜子背面。

    一个暗金色的物件从地书中跌落——浮屠宝塔!

    现如今,浮屠宝塔是他最大的依仗,虽说攻击效果一般,但作为菩萨的法宝,它足够坚固,防御足够强大。

    只要进入宝塔,驾驭着它逃离,哪怕金刚也未必能追上,追上,也闯不进来。

    浮屠宝塔下坠的过程中,许七安探手捞住,同时意念沟通的塔灵.........

    但在下一刻,另一只蒲扇般的大手,也握住了浮屠宝塔。

    许七安抬起头,看见一尊巨汉站在自己身前,穿着黄红相间的袈裟,脖子上挂着粗大的佛珠,浑身肌肉虬结,脑后燃着一道火环。

    他无发无须无眉,整个脑袋光秃秃的,皮肤呈暗金色,像是一尊活着的铜塑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贫僧来度佛子入佛门。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的目光侵略性十足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许七安还没反应过来,小腹挨了一脚,可怕的巨力让他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,再无法握紧浮屠宝塔。

    他撞入了街边的商铺里,撞穿墙壁,撞断梁柱,撞的街边的行人尖叫着四散逃窜。

    “嗡.......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手心一阵刺痛,浮屠宝塔震动着,抗拒他的持握。

    哪怕同为佛门中人,浮屠宝塔也只认主人,不会被他掌控。而就算他准备再怎么充分,也拿不出一件可以封印、压制浮屠宝塔的法器。

    此塔本身就已是最顶级的法器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当即做出最正确的决策,拧腰摆臂,用力将浮屠宝塔投掷向远方。

    浮屠宝塔化作黑影,消失在天边。

    狼藉的商铺里,许七安左顾右盼,看见商铺老板呆立在柜台后,一动不动,像是被吓傻了;看见伙计抱着头倒在地上,身上被倾倒的柜子压着,受了伤。

    所幸无人伤亡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在用龙气宿主钓我?他怎么知道我在附近,刚才那道光门是怎么回事,传送不是术士才有的能吗........

    各种念头闪过,他没有耽搁,身体骤然消失,利用暗蛊手段,跳跃到二十丈外的街边。

    他的身影跃出阴影,刚看清周围的景象,强大的气机威压紧随而至,九尺金刚的身影在身前凝结。

    握住拳头,狠狠打了过头。

    许七安像是早一步预料到了,歪头躲过,身体染上一层阴影,旋即就要融入阴影中逃离。

    当!度难金刚一拳捶在他胸口,打断了阴影跳跃。

    许七安本该被这一拳击飞,但身体刚刚腾起,便被度难金刚一巴掌拍在地上,接着是疾风骤雨般的拳头。

    当当当!

    暗金色的拳头,不停的捶在身上,打的气浪层层叠叠,街面像是刮起风暴。

    许七安竭力招架,他拥有化劲能力,本该不惧近身肉搏,但度难金刚亦有同样的能力,而双方在力量上不是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许七安不可避免的陷入“一波流”的困境中,只能等待被一套连招打死的结局。

    和其他体系不同的是,他的体魄也是三品,度难金刚短时间内打不死他。

    “他的肉身很强,比我巅峰时还要强........佛门的三品金刚,体魄比三品武夫还要强上一个档次,但似乎没有“意”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也不是一味的挨打,他尝试用七绝蛊手段反击。

    情蛊、毒蛊先后尝试后,发现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意志很坚定,没有因为吸入情蛊散发的气息,而不可自拔的爱上我........毒蛊也没用,没有半分中毒迹象..........必须摆脱他才能逃走,不然迟早被打散金刚神功........许七安双臂交叉,挡住对方的一拳后,强忍疼痛,突然尖啸一声。

    俄顷,犬吠声传来,猫叫声传来,街面出现了大量的狗,成群结队的老鼠,家家户户的石缝里钻出一条条褐色的蛇。

    他用心蛊的力量,召来了附近的动物。

    它们疯了一般扑过来,狗试图撕咬度难金刚,猫跳起来扑他的脸,遮挡他的视线,蛇和鼠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几辆马车从街头冲来,马匹双眼赤红,不顾一切的撞向度难金刚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抓起许七安,将他狠狠掼在地上,街面瞬间开裂,与此同时,他脑后的火光陡然膨胀。

    灼热的气流横扫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猫狗鼠蛇纷纷爆炸,化作一团团染红街面的血迹。

    而许七安终于借此打断了度难金刚的节奏,获得一线喘息之机,他没有施展阴影跳跃,这会被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就地翻滚,而后腾身跃起,这个时候,他手里多了一把刀。

    太平刀!

    拇指一弹,铿锵的出鞘声里,暗金色的刀光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胸前爆起刺目的火星,巨大的力道推的他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许七安的胸前,则晕染出血迹。

    这一刀没斩开度难的金刚体魄,反倒是破了自己行将破碎的金刚神功。

    但他的目的达到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化作阴影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冷哼一声,同样消失不见,三品金刚的元神能覆盖极广的距离,许七安的阴影跳跃一次无法脱离他的锁定。

    一追一逃间,两人渐渐离开闹市区,战场朝着城外转移。

    许七安的目标很明确,浮屠宝塔消失的方向。

    追逐了近一刻钟,双方离开雍州城,城外缺少建筑物,视野空旷,许七安只能利用树影跳跃,很不利于逃跑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对付追击的敌人,最好的办法是不走直线,借助阴影跳跃不停改变方向,打断敌人的追踪节奏,迫使对付也不停转向。

    从而减缓敌人的速度。

    但面对的是掌握化劲的三品金刚,可以无视惯性,怒打力学原理的脸,折转和走直线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眼见度难金刚越追越近,许七安终于看见了浮屠宝塔,它已回复原形,化作一座巨大的高塔,深深陷入田埂里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脑后劲风呼啸,狂暴的气机推在背上,像是饿狼的吐息。

    许七安不作考虑,催动丹田内的气机,把那穿过封魔钉后,只剩十之二三的气机灌入太平刀中。

    然后,猛的朝后甩出!

    太平刀发出凄厉的尖啸,刺向已在两丈外的敌人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太平刀激撞在度难金刚胸前,炸起火星。

    这时候,许七安已经沟通塔灵,浮屠宝塔升腾而起,第一层的大门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许七安胸口猛的一痛,露出一截太平刀的刀尖。

    金刚神功已破,这把绝世神兵就像一杆枪,贯穿他的胸口,将他钉在地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,他距离成功,只差一步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甩出太平刀后,见成功阻拦住许七安,没有废话,大步奔来,试图抢先一步擒拿佛子。

    “回头是岸!”

    突然,低沉的念诵声在耳畔响起。

    恒音,三花寺首座恒音赶来了。

    许七安在遭遇度难金刚伏击的时候,早已暗中利用七绝蛊,沟通了客栈里的傀儡恒音,那本是留在客栈给慕南栀充当保镖的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掷出浮屠宝塔后,许七安当机立断,操纵恒音往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最最紧要的关头,这具傀儡成为了他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戒律力量之下,度难金刚的脚步出现一丝丝,几乎微不可察的停顿,这改变不了结局。

    “禁杀生!”

    “禁暴戾!”

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戒律施展,层层叠叠,积少成多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大怒,握拳,摆臂,朝着侧方的恒音捣出一拳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几丈外的恒音炸成尸块,一位四品的禅师,彻底消逝。

    哐........浮屠宝塔第一层的大门彻底打开,淡金色的光辉降下,笼罩许七安和太平刀,瞬间将他们吸入塔内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大门合拢,浮屠宝塔冲天而起,就要化作流光遁走。

    “想走!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双膝一沉,骤然跃起,攀附在塔身。

    浮屠宝塔带着他,化作流光遁走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紧紧攀附在塔身,沉沉低吼,浑身肌肉鼓胀,暗金色的皮肤亮起灿灿金光。

    当当当!

    度难金刚抡起拳头,疯狂的捶打塔身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拎着太平刀,在剧烈颤动的浮屠宝塔中行走,穿过第一层,进入第二层,他看见了神容憔悴的柴杏儿。

    她被囚禁在两座金刚雕塑之间,犹如当时的纳兰天禄。

    外头可怕的气机波动,让这位只有五品的女子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许七安只是看了她一眼,自顾自的离开,拾阶而上,来到第三层。

    塔灵老和尚盘坐在塌上,眉目祥和,外面狂风暴雨,他却安之若素。

    “大师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在他身边盘坐,双手合十,虔诚道:“我觉得我需要抢救。”

    救救孩子吧。

    他受伤极重,被度难金刚打铁似的一顿猛干,接着是“玉碎”的自残,后又被二五仔太平刀穿胸而过。

    三品体魄被封魔钉封印,细胞活性微弱,自我修复要很久。

    塔灵老和尚点头:“药师法相可治。”

    不见他有什么动作,南边那尊身材略胖,象征着药师法相的金身,手心托着的玉瓶里飘荡出细碎的绿色碎光,她们如有灵性,汇入许七安体内。

    绿色光点入体后,灼痛的伤口一阵清亮,血肉快速蠕动、愈合,恢复速度竟不输三品的不死之躯。

    这不科学啊........这就是佛门九大法相之一吗,不愧是一品菩萨才能修成的法相.........许七安舒服的要呻吟出来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所有伤势愈合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外面传来巨大的轰鸣声,像是两块巨大的铁坨子在碰撞。

    那是度难金刚在捶打浮屠宝塔。

    宝塔内部剧烈震颤。

    “大师,如何摆脱这家伙?”

    许七安希望塔灵出手,把度难金刚打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已在抗拒他了,施主稍安勿躁,一个时辰内,便能将他震下塔身。”塔灵回答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........

    “您可是一品菩萨的法器。”许七安强调道。

    “可他也不在塔内啊,而且,贫僧不是攻击性法器。他若是进了塔,我倒是可以镇压他。”塔灵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进来?”许七安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他进不来。”塔灵摇头:

    “四品以上,进不了此塔。若想强行闯入,得二品罗汉才行,金刚并非禅师体系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塔灵不停的震颤,度难金刚的力量恐怖无比,捶的浮屠宝塔响声不断。

    要你何用........许七安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他起身走到窗边,蓝天如洗,大地就在脚下,浮屠宝塔在空中飞掠。

    尽管脸上没什么表情,心里却涌起强烈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,现在不知道度情罗汉和度凡金刚是否在雍州,如果他们也在附近,很可能下一刻就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一位二品罗汉,两位三品金刚,我就算有浮屠宝塔伴身,恐怕也只有乖乖被擒的结果........

    “真去了佛门当佛子,我要这铁棒有何用。啧,这度难金刚怎么如此顽强?”

    Duang!Duang!Duang!

    度难金刚还在捶打塔身,若再摆脱他,情况会越来越危险。

    这时,神殊的断臂动了动,似是被惊醒,它默然感应片刻,嘿嘿怪笑:

    “小子,你好像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“原来招惹到了金刚,啧啧,有没有兴趣再做一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反问道:“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“解开封印,我帮你杀了他,金刚气血浑厚,是大补药,快馋死我了。”神殊的语气里充满了垂涎。

    裹上鸡蛋液炸一炸,你还不得馋哭了?许七安心里吐槽,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释放神殊与否,不是他说了算,是塔灵说了算。再说,这条断臂邪恶至极,在他没有恢复修为前,不考虑释放它。

    皱眉沉思片刻,他猛的一拍脑袋:“对了,喊孙师兄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不做犹豫,立刻取出法螺,传音道:

    “孙师兄,我在雍州城附近,被度难金刚缠了,快来救我。您不用回话,直接过来。”

    法螺那边毫无动静,果然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这,这算是听到了,还是没听到..........许七安脸色僵住。

    焦虑之中,他忽有所感,愣了一下,继而狂喜,忙倾倒地书碎片,一枚三角保护符坠落。

    许七安探手接住符箓,听见里面传来洛玉衡清冷的嗓音:“我已至雍州地界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PS:第一批实体书已经送到盟主手里了,元旦后送第二批,实体书会分批送。想要实体书的盟主找运营官加微信群,然后联系我。谢谢大家支持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