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处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4662更新时间:2020-12-21 23:28:57
    “我们下人哪知道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垂首摇头,深谙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道理。

    李灵素起身离开床榻,走到桌边,双手撑在桌面,身子前倾,以侵略性极强的姿势,俯视着小丫鬟,嘴角挑起:

    “小丫头要听话乖巧才讨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杜鹃小脸倏然涨红,低着头,不敢直视李灵素,弱弱道:

    “就,就知道一点。爷,你得答应不透露出去,否则奴婢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双眸明亮,如含星辰,五官俊美,气质不凡.........但凡是怀春少女,又有谁能抵挡我这该是的魅力呢!

    李灵素高处不胜寒般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会透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微笑的给出承诺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和老爷的关系自是极好的,不过大小姐似乎并不愿意嫁给皇甫家,曾经多次向老爷恳求,为此还绝食了几天。”

    柴岚不愿意嫁给皇甫家,为了反抗,甚至还绝食过.........李灵素皱紧眉头,心说杏儿怎么没告诉我这一点。。

    “那,那大小姐和柴贤的关系呢?”李灵素沉吟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亲如兄妹。”杜鹃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之间,有没有,嗯,男女之间的情分?”李灵素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这,这奴婢怎么知道啊........”杜鹃为难道。

    他接着又问了柴家几位核心人员的关系,问道柴杏儿和柴建元关系时,杜鹃说道:

    “姑姑和家主以前是闹过矛盾的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眯了眯眼,不动声色道:“哦?详细说说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杜鹃犹豫一下,道:

    “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,前姑爷姓刘,刘家与柴家是世交,后来刘家落魄了。姑爷就入赘了柴府。后来,姑爷和家主外出时遭遇了意外,没能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听说姑爷的死似乎有内幕,姑姑和家主大吵一架........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已经很过线,而且具体内幕,她一个丫鬟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杏儿的前夫死的有蹊跷?这,我和她好上的那段时间,怎么从来没听说过.........李灵素暗暗皱眉。

    他旋即想通了,大家当然不会在他这个柴家姑姑的新欢面前提及姑姑前夫的事。

    “多谢杜鹃姑娘告之!”

    李灵素露出堪比中央空调的温暖笑容,在寒冬腊月的季节里让小丫鬟通体舒泰,脸颊桃红。

    把这位叫做杜鹃的丫鬟送走后,李灵素返回房间,倒在床上,试图在混乱的迷雾中,抓住事件的真相。

    柴岚不愿意嫁给皇甫家,如果我是柴贤,我直接带着对方私奔不就好了吗.........

    杏儿的前夫是怎么死的?看起来似乎和柴建元有关?要不然两人为何大吵一架.........除了最大受益者之外,她又多了一条杀人动机。

    李灵素叹息一声,翻身坐起,打算去一趟客栈,把打探来的消息告诉徐谦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我完全可以自己查下去,徐谦虽然修为高,但不代表他会查案啊,他以为他是谁,许七安吗?”

    李灵素嘀咕一声,但没有打消向糟老头子汇报消息的念头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京城,许府。

    烧着炭火的内厅,婶婶手里剥着橘子,说道:

    “过几日你们去了王府,一定要懂礼安分,不能让王府的夫人和女眷们轻视,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她抬起头,目光离开橘子,看向身边眼巴巴等着吃橘子的幼女。

    “说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婶婶没好气道:“成天就知道吃吃吃。迟早把你送进司天监学艺。”

    她今天穿了一件绣云纹的襦袄,搭配一条深色带褶皱的长裙,精致的发髻里,点缀玉簪和金步摇,端庄且美艳,乍一看去,很有豪门贵妇的气派。

    当然,熟悉婶婶的人都知道她是个金玉其外的绣花枕头。

    “好呀好呀,那样就能跟着采薇姐姐玩了。”

    扎着童子发髻的许铃音开心的说。

    她真正想说的是,采薇姐姐有大把的银子,总能买各种好吃的。

    但她现在不是以前的许铃音了,现在,现在是........

    “娘我现在几岁了呀。”

    许铃音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婶婶不搭理她,扭头对许玲月说道:

    “但也不能被欺负了知道吗,像王府那样的高门大户,里头的夫人们没一个是好相与的。你性子软弱,被人欺负了也不会吭声。

    “如果被欺负了就找思慕,总之自己把握分寸,知道没。对了,王府大公子和二公子的哥儿姐儿,年纪和铃音相差不大,小孩子之间最头疼,说不清楚道理.........别让铃音把人家打坏了。”

    许玲月“嗯”一声:“知道了娘。”

    许二郎和王家小姐要定亲,两家之间需要一些礼节上的走动。婶婶作为一家主母,肯定不能随便露面的,不符合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因此女眷间的往来,就交给玲月和铃音姐妹俩。

    但婶婶不放心啊,想她一个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奇女子,除了生出一个还算有出息的二郎,剩下的两个女儿都差强人意。

    许玲月过于软弱,是个说话细声细气的受气包,许铃音不太聪明,憨憨的蠢丫头一个。

    婶婶就怕她们去了王府,被王家人欺负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婶婶杞人忧天,王府那样的高门大户,优越感是很强的。王家小姐嫁给二郎,完全是下嫁。王家女眷,能有多看得起许家?

    虽说不至于摆臭脸,但绵里藏针的敲打,想来是不会少的。

    以许玲月软弱的性子........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婶婶恨铁不成钢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她不再去想这些破事,抱怨道:“那个杨千幻,好歹和你们大哥相识一场,我写信给他,想请司天监收铃音当弟子,竟然迟迟不给答复。”

    许玲月剥着橘子,说道:“娘,司天监已经给答复了。我昨儿收到的信,忘记与你说啦。”

    婶婶眼睛一亮,惊喜起来:“司天监怎么说?”

    许玲月细声细气道:“杨师兄说,铃音天赋异禀,非他能教。他把铃音引荐给监正,但监正没有理会他,甚至不让他上八卦台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因为铃音天赋异禀!

    婶婶心里好受多了,想了想,觉得还是先让她跟着丽娜修行吧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婶婶也放弃大家闺秀要从娃娃抓起的想法,期待着二郎和王家小姐早日成婚,给她生一个孙女。

    自己养的号不中用,只能期待儿子养的小号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婶婶露出些许欣慰表情:

    “思慕才情不错,聪慧,虽是女子却饱读诗书。二郎更是读书苗子,将来他们的孩子,肯定聪明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扬起手,雪白纤细的皓腕上,是一对翠绿的镯子。

    “这镯子是我当年嫁给你爹时,他送给我的。说你们的祖母传下来的。婆婆她走的早,没能亲自传给儿媳妇,便把镯子托付给他,让他将来成亲时,亲手交给媳妇。”

    婶婶缅怀了一下自己的青春,笑道:“以后,我就传给思慕了。嗯,只给一只,剩下一只要给大郎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哇,好漂亮。”

    许铃音伸出胖乎乎的小手:“娘,给我看看,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婶婶还是很宠幼女的,摘下镯子递过去,叮嘱道:“小心些,别磕坏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许平志抱着盔甲,腰胯长刀,进了内厅。

    许平志现在是御刀卫千户,职位高,权力大,成为京城五卫中的新贵,虽说没有爵位,但一般的勋贵见到他都得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婶婶嗅了嗅,蹙眉道:“怎么又买青橘了?家里有甜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爱吃酸的。”

    侄儿和儿子不在,许平志面不改色的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这时,他看到了幼女许铃音手腕上的镯子,吃了一惊:

    “你怎么把家传的镯子给她了,磕坏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许铃音扬起胖乎乎小手,炫耀道:“爹,你快看,看我像什么?”

    “像什么?”

    许平志下意识的反问。

    许铃音脆声声道:“像你娘不。”

    .......许平志看了她一眼,默默放下头盔,拎起刀鞘。

    许铃音的哭嚎声响彻许府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柴府。

    李灵素离开房间,穿过大院,看见府上子弟脸色严肃,人人佩刀,把守长廊、庭院等入口。

    “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他靠拢一名柴府子弟,问道。

    “昨夜有贼人闯入地窖。”

    那位柴姓子弟沉声道。

    地窖........李灵素茫然不解,又听边上另一位子弟解释道:

    “地窖是存放行尸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柴府的副业里,有赶尸这个业务,地窖就是用来存放尸体的。此外,一些尸体另有用途,比如柴府子弟及冠后,可以从地窖里领取一具行尸作为傀儡。

    旁系子弟只能领取普通的尸体,嫡系则能领取血尸,血尸是经过前辈祭炼的,最低也是炼精境的战力。

    若是能把血尸祭炼成铁尸,那么在驭尸一道上,算是登堂入室了。

    铁尸的力量、防御,堪比六品铜皮铁骨境的武者,但战力要弱一些,毕竟没有气机和炼神境时磨炼的,对危险的预知。

    “徐谦说过,昨夜柴贤入侵过地窖,是在找柴岚的尸体........柴贤怀疑柴岚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当即改变主意,不急着找徐谦,问清了地窖的位置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来到内院伸出,一个僻静的院子。

    这里被十几名柴府弟子把手,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,这里是柴府禁地,您不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皱眉,不悦道:“姑爷的路也敢拦?”

    推开众人,大步进院。

    柴府子弟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沿着台阶往下,来到地窖,李灵素立刻捂住鼻子:“难闻死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他看见了一排排的尸体,像是一动不动的雕塑。

    “徐谦那个糟老头子肯定很喜欢这里。”李灵素嘀咕道。

    他好歹也是在南疆蛊族待过一段时间的,知道尸蛊部的蛊师是什么德行。

    李灵素敲了敲眉心,瞳孔瞬间淡化,视野立刻变的不同,这一具具尸体并不是纯粹的行尸走肉,他们的地魂被紧紧束缚在肉身里。

    宛如沉浸的死水,寂寂无声。

    但只要用适合的方法唤醒他们,他们就会变成不知疼痛,悍不畏死的战士。

    在南疆蛊族,御兽的心蛊部和驭尸的尸蛊部,以及用毒于无形的毒蛊部,向来是最让人头疼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大步往里走,半刻钟后,总算见到活人,几名柴家子弟守在一扇木门前。

    木门半敞开着,烛光从里面透出。

    地窖中的地窖?里面存放着什么?李灵素靠拢过去,再次遭遇阻拦。

    “谁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柴杏儿清冷的声音,从木门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李灵素道。

    门内沉默半晌,柴杏儿低声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