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十二章 柴贤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4136更新时间:2020-12-20 00:10:39
    做梦了?

    慕南栀仔细审视他,过了一阵,见没有发生不好的事,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臭小子.......”

    她伸出手,削了许七安几个头皮,一阵暗爽。

    王妃悄悄发泄着一路上被冷落的不满,虽然这家伙对自己还算不错,除了偶尔几次露宿荒山,大多数时候都住最好的客栈,吃最美味的食物。

    但未免也太相敬如宾了吧。

    除了孙玄机那次他稍稍做的“过分”些,平日里,顶多握一下她的小手。老娘就算换了一副面孔,那也是大奉第一美人,就那么没有吸引力?

    “你打许银锣!”

    床铺里的小白狐探出小脑袋,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慕南栀,像是发现了大秘密的孩子,娇声道:

    “我要告诉他!”

    慕南栀白眼道:“大不了你也来打他一顿,我不说。”

    小白狐歪着头,想了想,道:“好吧!”

    它利索的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,跃下床,来到小塌边,用力一跃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它没能跳上去,小肚子撞倒了床边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,就你还日行几千里?”

    慕南栀撇撇嘴,把它抱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潜行和速度是我的本命神通,但太消耗法力,我还小嘛,本身力量太弱。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它爬到许七安身上,两只前爪左右开弓,啪啪的扇他耳刮子,边打边娇斥:

    “让你睡夜姬姐姐不给银子,让你睡夜姬姐姐不给银子。”

    力道虽然不大,但气势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等它打完,慕南栀笑眯眯的抱起小白狐,道:“和姨说说,什么叫睡夜姬姐姐不给银子?”

    她只知道夜姬是小白狐的姐姐,许七安的旧情人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地窖里,仿佛回了家一样的许七安,忍受着刺鼻的味道,痛并快乐着。

    他循着被揭开头套的尸体,弓着腰,悄然潜行,直到看见那具行尸走肉,“他”不停的揭开尸体头套,像是在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是谁?或者说,背后控制他的人是谁?

    怀着这样的疑惑,许七安保持耐心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时间悄悄溜走,就这样过了两刻钟,他仔细查看完了所有尸体,之后又进了某一扇小门。

    地窖中的地窖?

    墙上油灯散发昏黄光晕,就在许七安考虑要不要进去时,“他”出来了,轻轻关上门,转身朝来时的路返回。

    他要走了........橘猫安不做犹豫,立刻撤退。

    它赶在行尸前离开地窖,跃出小院,在院外的绿化带边隐藏好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道黑影直挺挺的弹出院子,“啪嗒”一声落地。

    之后,“他”悄无声息的朝着柴杏儿的住处潜行,在院子里旁听了翻云覆雨的动静后,毫不留恋的离开。

    此人对柴府非常熟悉,巧妙的避开府上子弟的夜巡,一路有惊无险的离开柴府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里,许七安一直跟在“他”身后。

    寒夜里,行尸速度极快,穿梭在大街小巷,规避着巡街的城防军,这并不困难,像湘州这样的郡级小州,夜巡力度有限。

    不可能像京城那般严密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近来柴贤到处杀人的缘故,官府加强了巡逻力度,黄昏后,城门就关闭了。

    橘猫安跟着行尸东绕西绕,终于来到一条小河边。

    噗通.......

    水花溅起,行尸干脆利索的跳进水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发现我了?不对,被操纵的尸体不具备本体的神异,除非这具尸体本身是炼神境,但这样的话,他早就该发现我才对.........

    橘猫安目光顺着河流,望向远处的巍峨城墙,霍然明白对方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他”打算潜入河中,沿着这条河出城。

    橘猫沿着河岸狂奔,等临近城墙时,方才跃入水中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猫的体力不足以在水中游上百米,还得考虑后续的追踪。

    河水冰凉刺骨,浑浊的难以视物,橘猫在水底划动四肢,顺利的通过城墙,出现在城外。

    漆黑的水面上,涟漪荡漾,橘猫奋力划水,来到岸边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这种穿城而过的河道,底下会设置铁网,但又不是绝对,毕竟这个时代的百姓卫生观念极差,什么垃圾都往河里丢。

    很容易造成阻塞。

    因此,是否设有铁网,全看当地官府的自觉。

    上岸后,橘猫安微微抬头,抽动鼻翼,嗅到了似有似无的尸臭味。

    它如利箭般激射而出,不多时,在黯淡的月光下,看到了行尸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“人”一猫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,行了一个时辰,这个过程中,许七安多次停下来休息,以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猫科动物的特点是,速度快,但耐力极差。

    这一路长途奔波,橘猫的体力耗损严重。

    换成是狗的话,许七安觉得陪他走到天荒地老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穿过田埂、密林、荒地,终于,前方出现一个小村庄,坐落在寂静无声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能操纵行尸走这么远,操纵者的修为不低啊........本身就是尸蛊专家的许七安心里暗想。

    至少他现在没有这个实力。

    行尸轻车熟路的沿着泥泞小道,来到一户人家的院门外,院子里有两个高高的草垛。

    行尸抬手,轻扣门扉。

    黄泥屋的门打开,有人提着灯笼蹦蹦跳跳出来,个头不高,似乎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孩子打开院门,迎接行尸进院,复而关好院门,又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然后,小窗里透出了火光。

    “贤叔,有找到小岚姐姐吗?”

    声音软濡清脆,是个女孩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一个透着疲惫的声音回复。

    橘猫立刻跃上城墙,蹲在院中偷听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呀,可恶,到底是谁在陷害贤叔?”女童不忿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声音没有回答,过了半晌,愈发疲惫的说道:“不知道。时候不早了,二丫,快些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女童回了一声,之后烛光熄灭,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贤叔,小岚姐,潜入柴府的行尸.........是柴贤!

    橘猫安当即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湘州城内,客栈里,许七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他猛的坐起身,把缩在被窝里说悄悄话的慕南栀和小白狐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是不是打我了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怒道。

    “是她(它)打的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和小白狐同时甩锅。

    “回头再收拾你们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嘀咕一声,而后沉声道:“我出去一趟,你们先睡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也懒得问,伸手摸了摸小白狐的脑袋,有这个小东西陪伴,她就不会那么害怕。

    许七安化作阴影离开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小村庄,橘猫安正要悄悄离开,等待本体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朋友,原来是客,何必急着走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橘猫安听到身侧的草垛里传来响动,四道身影从草垛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月光朦胧,四人衣着破烂,面无表情,死气沉沉,死寂的眸子,幽幽的看着橘猫。

    被发现了.......我现场卖个萌,不知道能不能萌混过关.......他心里想着,口吐人言,轻笑道:

    “柴贤?”

    黄泥屋的门打开,一个穿布衣的男子,提着灯笼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五官清俊,身高有一米八,气质温和内敛,眉宇间郁结难解。

    见到此人的瞬间,许七安脑子“轰”的一震,涌起无边无际的惊喜。

    在他的视野里,此人金光缭绕,体表隐隐有龙影游走,气象不凡。

    龙气宿主!

    相比起那位被他一刀斩首的县霸,这位的龙气浓郁了不知道多少倍,这是九道至关重要的龙气之一。

    刚才没有发现对方是龙气宿主,是因为他本体不在,地书碎片也不在,与龙气之间没有感应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亲眼见到此人,许七安才看到龙气。

    “原来柴贤是龙气宿主?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.........要不是心血来潮,遇到湘州案件频发,我可能根本不会在湘州久留........不,这不是运气,这是龙气与我之间的聚合效应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惊喜的差点要“喵”出声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谁?”

    他收敛情绪,语气平静的回应:“一介游侠罢了。”

    柴贤审视着橘猫,点点头,轻声道:“此地不宜说话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离开院子,两人来到一处僻静的小巷,许七安主动开口:“我听说了湘州柴家的事,对此颇为好奇,于是夜探柴家,没想到恰好与你撞上。”

    柴贤淡淡道:“所以?”

    许七安直言不讳:“我已经了解事情经过,关于你弑父的事,疑点颇多,恐怕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吧。”

    柴贤似乎有些意外,不太信任的说道:

    “阁下不妨说说看,疑点颇多,多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最大的疑点就是“弑父”,虽然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不当人子的父亲,但柴家家主对你还算不错,哪怕你再怎么钟情柴家小姐,只需要带她走便成。何必把事情搞的这么糟糕呢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你是纯粹的恶人,非要恩将仇报,那么人也杀了,青梅竹马的女人也带走了,早该逃之夭夭才对,何必又流连湘州?”

    橘猫侃侃而谈,思路清晰。

    柴贤沉默了一下,叹口气:

    “可惜世上像阁下这样的聪明人太少,义父不是我杀的,小岚也不是我劫走的。我留在湘州,是想查清楚背后陷害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?说说看,你都查到了什么,你怀疑谁?”

    橘猫安乐得拖延时间,等待本体赶来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