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十章 上猫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3608更新时间:2020-12-18 23:16:29
    慕南栀脸色微变,反应比许七安还剧烈:“臭和尚追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许七安眉头皱了一下,问道:“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他目光望向后花园入口,只要一看见光头僧人的身影,就立刻开启战斗模式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旁听片刻,他们是为屠魔大会来的,净心等人路过湘州,听说了柴贤弑父恶行,特意上门问询情况,打算干预此事。呵,佛门僧人向来喜欢行侠仗义,以此彰显佛门慈悲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讥笑道。

    他目光不可避免的落在捣药罐上,深吸一口气,然后果断后退。

    剧毒之物!

    不过好歹是四品的底子,等闲毒药影响不了他。

    这老怪物不出意外是个武夫,半途转修蛊术,他想做什么?武蛊双修么.........李灵素暗暗猜测。

    其实这类操作在他看来,相当正常。

    许多单一体系走到瓶颈,无法突破的高手,会尝试修行其他体系。。

    这在三品以下很罕见,毕竟人的精力和天赋是有限的,人生匆匆百年,走一条体系已经非常艰难。

    但在超凡境界的高手中,“双修”相对常见,达到三品后寿元漫长,完全有时间和精力另辟蹊径,寻求突破。

    组合方式通常是蛊武、道武、巫武、儒武........理由很简单,武夫的修行体系属于公共资源,很轻易就能得到。

    而其他体系的修行方式,中低品还好,四品以上(包括四品),外界基本没有流传。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柴府不能待了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的话,打断了李灵素发散的思绪。

    佛门僧人应该是来找我的,夺回浮屠宝塔,顺便抢走龙脉,没猜错的话,度难金刚也在其中,我虽然不惧四品,但三品金刚能捶爆我.........

    呵,真是缘分啊,竟然在湘州遭遇,这么看来,柴家的事我就不便掺和了,至少不能明目张胆的参与.........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七安做出决定:“我们现在就离开柴府,圣子你作为谍子留在柴府,为我们打探消息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花容失色:“我留下?万一被佛门的和尚认出来,当场就把我给超度了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吃完最后一勺毒药,笑道:“柴杏儿知道你天宗圣子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李灵素摇头:“我没透露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在大堂旁听时,净心有认出你吗?”

    李灵素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许七安颔首:“闻人倩柔已经把你身份透露给佛门,这是我们事先就商量好的,这样才不会波及到她。既然柴杏儿不知道你的身份,那么你只要让她隐瞒你的名字便成了。

    “雷州时,你只是个旁观者,净心压根没注意到你,而当时你有易容乔装,如今这副真实面目,佛门的人不可能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仍觉不够稳健,迟疑道:“话是这么说,但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摆摆手:“你不是想查清柴贤的案子吗,那你要多盯着柴杏儿。”

    圣子脸色当即一变,紧紧盯着他:“你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也在场,我问你,如果真有一个擅长操纵尸体,且用充足动机嫁祸柴贤的人,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不等圣子回答,许七安说道: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的小相好,柴家家主死了,整个柴家就是她的。而柴贤修为不弱,天资又好,且品性极佳,这样的人必然有一定的威望。对她来说,是个威胁。

    “因此一石二鸟的嫁祸计划是极妙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神色严肃的摇头:“杏儿不会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拍拍他肩膀:“那就留下来好好盯着她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大堂内,李灵素去而复返,柴杏儿还在招待净心和净缘,除了两人之外,堂内还有三名和尚。

    见他返回,柴杏儿仅是看了一眼,继续与佛门僧人说起柴贤弑父杀人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此等恶人,留着亦是祸害。柴施主放心,贫僧会助柴家一臂之力,除了这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净心禅师双手合十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。”

    柴杏儿合十行礼。

    净心笑了笑,目光随之落在李灵素身上,道:“这位施主是..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.李灵素抢在柴杏儿开口前,传音道:“别说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柴杏儿笑容清冷:“他是我的故友,听闻家中事变,特来探望。”

    净心和尚颔首。

    柴杏儿继续道:“几位大师从西域而来,一路奔波,不妨就在府上住下,总好过在客栈落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柴施主了。”

    净心道。

    佛门的人喜欢白嫖,不管是吃的住的,还是银子,能白嫖就白嫖。

    在佛门的理念里,钱财是身外之物,过于在意,容易坏了心境。所以,哪怕佛门并不缺钱,他们还是喜欢白嫖。

    安顿好佛门僧人后,柴杏儿领着李灵素进了闺房,蹙眉道:

    “你与这些和尚有仇隙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,以前发生过冲突。”李灵素没提徐谦的事。

    柴杏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徐前辈有事要办,先行离开了。”李灵素又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柴杏儿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留下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柴杏儿清冷的脸庞渐转柔和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另一边,净缘坐在桌边,喝了一口温热的茶水,说道:

    “师父让我们十日后在雍州会合,此间事得尽快解决,否则会耽误行程。”

    净心盘坐在床榻,回应道:“那柴贤是五品化劲,即便有四具铁尸相助,战力依旧不及四品,他若是敢出现,随手除之便是,影响不大。”

    停顿一下,他沉声道:

    “我倒也觉得此事疑点颇多,那柴贤若是真凶,他何苦嚷嚷自己是冤枉的,在漳州境内流连不去。可他若真是冤枉,柴府目睹他行凶之人不少。事后,湘州境内频发命案,也有人目睹他杀人炼尸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铁证,不容他狡辩,奇怪,奇怪。”

    净缘淡淡道:“有什么好奇怪的,抓住他,一问便知。”

    佛门有戒律能力,想让一个人说真话,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净心颔首:“柴施主说,两日后便是屠魔大会,按照柴贤的行事风格,他或许会在当日出现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僧人从外头进来,手里捧着木盆,纳闷道:

    “为何感觉湘州的天气,比西域还要苦寒几分?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湘州城最好的客栈,头等厢房里。

    圆桌上放着一只小火炉,炉上炭火熊熊,舔舐着陶瓷酒壶的底部。

    许七安站在窗边,望着行人不多的街道,感慨道:

    “我的“直觉”告诉我,今年的冬天会很冷,比以往都冷。”

    直觉来源于天蛊的能力。

    在蛊族,天蛊部能制定黄历、观测天象,是蛊族农耕领域的权威者。

    慕南栀也有明显的感受,但她不明白原理,娇声道:“为何今年会特别冷?”

    如果是上辈子,我会回到你是因为温室效应,冰川融化........许七安摇头:

    “国之将亡,天灾人祸不断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有些沉重,慕南栀便没有多问,也不想去思考这些不开心的事,把注意力集中在滚烫的美酒上。

    喝完酒,许七安躺在小塌上沉沉睡去,黄昏时醒来,看见慕南栀坐靠床头,专心致志的读着闲书。

    真不愧是大奉第一美人,尽管容貌平平,这份优雅的气质,也要远胜寻常女子。

    许七安重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客栈后院,掌柜养的橘猫轻盈的跃上墙头,离开客栈。

    它在大街上飞奔,速度极快,跑跑停停,两刻钟后,来到柴府大门外。

    夜色降临,柴府大门紧闭。

    橘猫绕着围墙转悠一圈,找到一个狗洞,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许七安以心蛊操纵橘猫,准备夜探柴府。

    有些事,人不好查,但动物可以百无禁忌。

    有些话,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说,但当着动物的面,可以畅所欲言。

    他始终觉得柴贤的案子有古怪,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理,明显柴杏儿嫌疑更大。

    此外,他还得监听一下佛门僧人的谈话,了解他们目标和打算,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“希望我不会染上金莲道长类似的上猫恶习........”

    他嘟囔一声,有目的性的直奔柴杏儿的房间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PS:抱歉,卡文了,三章的承诺没能兑现,留到明天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