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三十四章 与神殊沟通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7694更新时间:2020-12-15 17:02:28
    净心深吸一口气,平复激荡的内心,道:“度难师叔,你是说,他........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淡淡道:“除了不知浮屠宝塔为何跟他走,本座基本可以断定便是此人。”

    净缘武僧沉声道:“他,他竟还敢出来行走江湖?想杀他的人比比皆是,真是胆大包天。”

    西域众僧人神色激动,哪怕是净心这样的禅师,方才也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三花寺的和尚云里雾里,盘龙主持看了眼净心和净缘,又看一眼护法金刚,问道:

    “度难师兄似是识出此人了?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没有作答,语气低沉的开口:“所有人退出去,不得靠近。”

    众僧目光交换,沉默的起身,躬身合十,离开了禅房。

    待所有人退走,度难金刚从袈裟中取出一面背部雕刻金刚怒目的铜镜,把铜镜放在身侧的蒲团上。

    他嘴唇开阖,无声的念动咒文,俄顷,铜镜射出柔和的金光,打在梁上。

    金光之中,盘坐一道略显虚幻的法相。

    这尊法相通体金色,无须无眉无法,宛如黄金铸造,肌肉虬结,充满力量感。

    他甫一出现,室内便充斥着至刚至阳的气息,如高山厚重,如大海广阔,这并非力量的具现化,而是法相所象征的意义。。

    “伽罗树菩萨!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双手合十,微微垂首,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伽罗树,四大菩萨之首。

    掌控金刚法相、不动明王法相,佛门战力第一人。

    号称防御无双的金刚神功,便是金刚法相的简化版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法相不曾开口,虚空中却有缥缈威严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佛子已现,如何定夺?”

    度难金刚把争夺龙气,浮屠宝塔被夺之事,原原本本的告之。

    金刚法相凝眉半晌,缓缓道:“一刻钟后再唤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金刚法相消散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.........度难金刚知道,伽罗树菩萨这是要召集佛门高层商议此事。

    阿兰陀圣山中,撇开那位失踪三百多年的法济菩萨,现有两位罗汉,两位金刚,三位菩萨。其中两位金刚,一位罗汉,是坚定不移的支持伽罗树菩萨,支持小乘佛法。

    广贤菩萨和度厄罗汉则提倡弃小乘,修大乘。

    琉璃菩萨属中立派,但更偏向大乘佛法,不然,她当日不会亲自去大奉,试图把佛子带回阿兰陀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外头,盘龙主持不解道:“净心师侄,那徐谦,似还有另一层身份?”

    他知道徐谦不简单,不知道的是他隐藏的那层身份究竟是何人。根据方才净心等人的对话,似乎已经明悟徐谦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刚才净心和净缘几人的失态,盘龙主持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等闲之人,不足以让两名四品高手这般失态,更不可能让度难金刚屏退众人。

    净缘哼道:“还能是谁,徐谦便是许七安。”

    许,许七安........盘龙主持只觉脑门有天雷,接二连三的砸下来,脸色变了又变,好半天才缓过神来,双手合十,连续念诵几遍佛号。

    等彻底平静后,他沉声道:“何以见得?传闻那许七安已是三品武夫。若真是他的话,在浮屠宝塔内........”

    净心摇头,“主持有所不知,那许七安身中封魔钉,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尽数被封,本该是废了的。没料到转修了蛊术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就能解释了,盘龙主持喃喃道:“难怪,难怪度难金刚说他已废。”

    封魔钉的事,他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彻底平静情绪后,盘龙主持又问道:“度难金刚方才是.........”

    净心道:“阿兰陀的争执,主持想必有所耳闻吧。”

    盘龙主持颔首:“正是此子提出大乘佛法理念。”

    佛门与道门不同,道门的理念,与修行之法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佛门更唯心。

    在部分佛门中人看来,许七安提出的大乘佛法理念,是把整个佛门的教义,往上推了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大乘佛法,更适合传教,远比小乘佛法更有前途。

    净心道:“此子是大乘佛法开创者,与佛门因果极深,他若能皈依佛门,佛门昌盛便是天命所归。”

    更何况,此人身负大奉半数国运。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禅房内,铜镜散发出的金色光束中,金刚法相再次凝结。

    恢弘威严的声音回荡在禅房内:

    “渡情罗汉和渡凡金刚会率教众前往中原,擒拿佛子,皈依佛门。汝从旁协助,务必带回佛子,佛门能否将佛光洒满九州,就看佛子能否诡异佛门。

    “凡阻扰尔等度化佛子之人,皆可灭杀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此........度难金刚猜到了这个结果,双手合十:“谨遵法旨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问道:“那监正........”

    “自有人对付他,尔等无需担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不得声张,不得泄露。”

    说罢,金刚法相散去。

    不得声张,不得泄露,徐谦还是徐谦.........度难金刚双手合十,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浮屠宝塔内,许七安找来天宗圣子,说道:

    “三花寺首座恒音的魂魄还在此处,将他召唤出来,我要问灵。”

    “召唤他作甚,我好不容易积蓄了些魂力,不好浪费........”李灵素不情不愿的掐动法诀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招魂是六品阴神境才拥有的能力,他虽然修为被封,但品级还在,李灵素依旧是四品,只是发挥不出太强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点和许七安是不同的,毕竟东方婉蓉的封印术,不可能比肩佛门至宝封魔钉。

    随着招魂咒念动,第三层阴风大作,一道虚幻的声音浮现,面目呆滞,圆润发胖,正是恒音。

    许七安满意点头:“退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没想太多,转身往第二层走,走到楼梯口,发现所有人都没动,他猛的醒悟过来:

    “就我一个退避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许七安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没把我当自己人呀。”李灵素瞪着眼睛。

    呸,男人最忌讳做同道中人,我和你这渣男是不一样的.........许七安挥了挥手,把他打发到第二层。

    踩踏阶梯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后,许七安望向恒音,问道:

    “度难金刚等人,此行是为龙气而来?”

    恒音脸色木然的回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发现龙气的?”

    “多日前,主持看见一道龙影自远空而来,融入浮屠宝塔,他探寻无果,便将此事汇报给圣山阿兰陀。”恒音语气空洞,正如他木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,又问:“佛门也想抢龙气?”

    恒音目视前方,喃喃道:

    “度难金刚说,攫取龙气之后,便行走中原,将龙气的宿主度化入佛门。”

    把龙气的宿主度入佛门,这帮死秃驴居心拨测啊........许七安心里一沉,又问了些细节问题后,他喊来李灵素,散去恒音的魂魄。

    “监正说过,得了龙气,便拥有逐鹿中原的资格,许平峰想要龙气,巫神教想要龙气,佛门也想要龙气,我的对手有点多啊。嗯,换个思路,各方同样是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有效的办法抽取龙气,但可以把龙气宿主“招揽”到所属势力,效果也是一样的。缺点就是,我对付他们的时候,完全可以利用阴险的手段抢人,让他们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散碎的龙气可以不必管,但九道至关重要的龙气必须拿到手。如今我已经收集了一条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当即制定计划,把解印神殊的任务往后推一推,先搞定龙气再说。

    毕竟神殊的残躯线索太少,一个个的找,犹如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急需实力来应对敌人,因此,养蛊比寻找神殊残躯的难度要低,可行性也高很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忍不住看向塔灵老和尚,不由想起了那位失踪三百多年的法济菩萨,佛牌应该是偶然间落入我手吧?

    我不信这一切都在法济菩萨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不,不能这么想,我当初也觉得监正不可能预料到一切,但事实证明,我被打脸了。

    监正能做到这一步,依仗的是天命师的独特,是职业技能。

    但那位法济菩萨,掌控的是大智慧法相.........在没有完全了解大智慧法相的能力前,不能妄加论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塔灵能不能解开封魔钉,嗯,不能直接说,先试探一下。

    他旋即看向孙玄机,道:“二师兄,带他们去第二层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孙玄机脚下一踏,传送阵法卷住慕南栀和李灵素,消失在第三层。

    许七安双手合十,朝塔灵老和尚行礼:“大师可知我是何人?”

    老和尚微笑道:“我在三花寺,听过不少关于你的传闻。”

    我还以为你两耳不闻窗外事.........许七安反问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李少云说,这和尚拥有神鬼莫测的算数能力,智商很高,许七安怕他诓自己,故而再行确认。

    老和尚直言不讳:“施主们第一个走到佛陀座前,想来是因为大乘佛法的缘故,”

    他果然知道我的身份.........许七安笑道:“大师,你可听说过封魔钉?”

    “传说,佛陀当年在西域传教,遭遇修罗族的阻扰。后来,大部分修罗族都被佛陀感动,皈依佛门。”

    是被感动,还是被洗脑?许七安心里吐槽。

    “但修罗王桀骜不逊,连佛陀都没法,于是用封魔钉将其封印,镇压在阿兰陀四十九年,才将其炼化。”塔灵说。

    许七安直呼内行,问道:

    “那您可见过封魔钉?知晓该如何使用它吗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摇头:“施主,贫僧只是塔灵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啊.......许七安表情略有僵硬。

    “塔灵是无法修行的,贫僧本质上是这座浮屠宝塔诞生意识,与寻常生灵不同。贫僧的能力,来源于主人的祭炼。”

    就是说,塔灵的能力是固化的,浮屠宝塔有什么能力,塔灵就有什么能力,无法像正常人一样修行法术,也无法施展法器不具备的法术.........那也就是说,我的太平刀以后只懂得砍人,不愧是武夫的法器,果然粗鄙.........老和尚的话我只信一半,回头问问二师兄,他是术士,没人比他更懂法器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预想中的答案,好在他本身并没有抱太大期望,便不再纠结封魔钉的事,转而指着神殊断臂,道:

    “大师,我能否与他沟通?”

    塔灵老和尚沉吟一下,道:“可以!”

    许七安当即取出手环,走到阵法边缘,摇了摇,铃声清越。

    神殊的左臂,食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......”

    铃声愈发激烈,左臂的手指动的也越快,俄顷,一股强烈的恶意涌起,笼罩整个第三层。

    这宛如实质的恶意,让许七安心跳加快,仿佛置身在狼群,被择人而噬的油绿眼睛盯着,没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神殊?”

    许七安试探道。

    他能坦然的在塔灵面前提及神殊,首先,佛门已经知道神殊在他体内,这个秘密就和气运一样,早已曝光。

    其次,之前他试图解印神殊的意图,完全暴露在塔灵的眼前。

    随着许七安道出名字,低沉的,充满恶意的声音从手臂里传来: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知晓本座名讳。”

    “偶然间知晓你名讳的人,”许七安斟酌一下,道:“受人之托,前来问你些事,脚环就是信物。嗯,你还记得这个脚环的主人吗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神殊喃喃道,过了一会儿,他又说:“想起来了,你过来些,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面无表情:“你是不是想骗我过去,趁机对我做坏事?”

    “........”神殊森然道:“小东西,还挺敏锐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恍然大悟:“你果然想对我做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.”

    神殊没再说话,片刻后,它突然狂暴了,以手指做脚,左冲右突,锁链崩的笔直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,佛陀,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!!”

    咆哮声回荡在第三层空间内,震的整座宝塔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许七安皱了皱眉,只觉得太阳穴“突突”的跳动,血液仿佛要冲破血管,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他强忍着头疼,大声问道:“佛陀当年对你做了什么?你把话说清楚,还有,你认识万妖国的九尾天狐对不对,你们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但神殊不理他,疯狂咒骂佛陀,震的浮屠宝塔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分钟,它终于平静下来,轻叹道:

    “想知道嘛,你过来,靠近些,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出来一些?”许七安撇嘴:“你可知自己困在塔中多久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问题,神殊收敛了部分恶意,下意识的追问:“多久?”

    塔中不知年岁。

    许七安一本正经:“五千年了。”

    神殊沉默一下,低声笑道:“你骗我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很笃定。

    咦,他凭什么断定我骗人,塔内不知年岁,它不可能知道我骗人.........许七安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神殊充满恶意,仿佛能穿透灵魂的声音传来:“我自然有办法分辨,我还知道,我不会超过八百年。”

    八百年是某个参考数值?许七安道:“确实,你被封印在浮屠宝塔内五百年。”

    “五百年........”

    神殊的语气变的缥缈,似是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“神殊大师,你若是识得脚环,就该知道我是值得信任的人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见神殊没有反驳,许七安追问道:“你的其他残躯在何处?”

    神殊问道:“你要助我解除封印?”

    许七安忍不住看向塔灵,见他安静盘坐,不理会这边,心里松了口气:

    “在此之前,我还有个问题,你知道封魔钉吗。”

    “佛陀炼制的法器。”神殊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解吗?”

    “呵,小事一桩。”

    闻言,许七安脸上喜色浮动,而后便听神殊说道:“你过来一些,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你特么的........许七安嘴角抽搐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问封魔钉的原因是什么,与我无关。你解开我的封印,我告诉你使用封魔钉的口诀。”神殊低沉的嗓音补充道。

    解开你的封印,我人就没了........而且这只左臂一看就是地宗道首类型的邪道之人,他说他知道封魔钉的控制口诀,谁知道是不是骗我...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没有纠结这个,转回正题:“你的其他身体在哪里?”

    神殊断臂低沉的笑道:“不用那么麻烦,只要找到我的头颅,我便能自行接触封印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头颅在哪?”许七安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或许在阿兰陀,呵,佛陀不亲自镇压我的头颅,他不会心安。关于这一点,你可以去打探,如果佛陀自五百年前就开始沉睡,那么我的头颅必定在阿兰陀。”

    阿兰陀,佛陀亲自镇压..........许七安满脑子都是“卧槽”,能下这个副本的只有武神了吧,一品武夫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当年那位半步武神的万妖国主不一样死在佛陀手里。

    我要有横推阿兰陀副本的实力,我还用得着你?

    “你说佛陀是背信弃义的小人,这是怎么回事。还有,你和万妖国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说完,他屏住呼吸,准备好聆听了不得的秘辛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以你的修为,还不足以知道这个层次的事。至于我和万妖国的关系,我记不清了,你可以自己去查当年佛门灭南妖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邪恶的神殊笑声忽地嘶哑起来:“当然,如果你现在就解除封印放我出去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再见!

    许七安见打探不出更多的消息,转头便走,朝塔灵合十行礼:“大师,我问完了。”

    塔灵睁开眼,点点头,屈指弹出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神殊的左臂挣扎着,却又无法抗拒的陷入沉眠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中原西北部,荆州下辖的豫阳县。

    楚元缜坐在马背上,行囊里装满鲜血淋漓的人头,他的左边是穿道袍的美貌坤道李妙真,右边是苦大仇深的恒远。

    身后,跟着豫阳县的衙役们。

    衙役们步行跟随,把县里为数不多的马匹让给三位大侠骑乘,他们满脸疲惫,却脸色兴奋。

    豫阳县附近,为祸多年的恶狼寨终于铲除了,这是一件值得欢呼庆祝的大喜事。

    恶狼寨的大当家是炼神境武夫,骁勇无比,时常劫掠县内村镇,打劫过往商队。历任县令都拿恶狼寨没有法子。

    直到前几日,县里来了传说中的飞燕女侠,与她的两位同伴。

    飞燕女侠真不愧是鼎鼎有名的大侠,一听附近有山匪作乱,立刻找到县老爷,主动要求剿匪。

    短短半天时间,为祸豫阳县的恶狼寨就彻底灰飞烟灭,两百名山匪杀的精光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楚元缜看向恒远,道:“我们不是出来找许七安,助他搜集龙气吗。为什么走着走着,莫名其妙的被李妙真带着到处铲奸除恶?”

    恒远一愣:“阿弥陀佛,贫僧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秀眉轻蹙:“行侠仗义难道不好吗?许七安这狗贼,故意不理睬我们的传书,摆明了不想和我们会和。那好,他走他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。”

    楚元缜摇了摇头:“你的名声太大,与他走一起,会暴露他身份的。万一被他亲爹盯上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三人到衙门交了人头,领了赏金,李妙真说道:“咱们把银子换成粮食,在城施粥吧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..”楚元缜嘴角抽搐:“妙真,我想换双靴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正要说话,目光忽然一凝,看向街边某个客栈的墙壁,那里用简笔画了一朵九瓣莲花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天宗的联络暗号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目光一闪,撇嘴道:“两位,你们待会儿能见到七号了。嘿,这家伙竟从东方姐妹手里逃脱了?”

    七号?!

    恒远和楚元缜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PS:这章字数不错,求一下月票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