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三十三章 徐谦的真实身份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990更新时间:2020-12-14 15:19:10
    斟酌片刻,他坦然道:“宝物不能与你们分享,不管是那道龙气还是浮屠宝塔,都是独一无二的。这点你们能明白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众人心里一沉,难掩失望。

    许七安脸色如常,补充道:“但我可以适当的给你们补偿,让诸位不至于白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峰回路转。

    有补偿........雷州江湖人士们面面相觑,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在宝物“单一”的情况下,由最强的人独得,其余人收获补偿,这确实是最稳妥最能服众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什么补偿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必然让你们满意就是!”许七安道。

    在征得众人同意后,许七安把所有人送到第二层,然后就像领导给下属发奖金一样,逐个召唤。。

    第一个进来的是位枯瘦的黑衣男子,他腰上挂着一把短剑,脸色略显苍白,眼袋浮肿。

    许七安问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他拱了拱手,道:“在下赵磐,擅用毒术,毒蛊的手法我也懂一点,白天在三花寺时,见阁下施毒猛烈,想向阁下求一味毒,越毒越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要求不难........许七安当即取出瓷瓶,指尖逼出一股青黑色的毒液,注入瓶中。

    “接着!”

    他把盖子塞好,丢给名叫赵磐的毒士。

    啵!赵磐迫不及待的拔开木塞,嗅了一口,脸色狂喜:“好,好猛烈的毒........”

    说罢,脸色发黑,身子一软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你这和舔一口毒匕首的愚蠢操作有何区别.........许七安心里破口大骂,慌忙救人,挽救了一条愚蠢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多谢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赵磐脸色愈发苍白,把瓷瓶紧紧握在手心,仿佛这是最大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此毒凶猛,最好在露天场所使用,切勿在密闭的房间里打开瓷瓶。另外,我额外赠送你一株毒草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打开锦囊,取了一个“盆栽”给他。

    这是一株碧油油的草,类似兰花,绿意间点缀几颗殷红的果实。

    “绿寡妇?这是绿寡妇?”

    赵磐审视着兰花,忽然惊喜起来:“竟是变异的绿寡妇........”

    寡妇都能绿?取名字的家伙真是个怪才........许七安淡淡道:“随手培育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是他在山中采摘的毒草,交给慕南栀来培育,结果产生了变异,毒性相较原先品种,猛烈了数倍。

    对毒蛊来说,品类不同、功效不同的毒物,当然是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比如许七安现在擅用的毒素是千年古尸的毒液,青黑色的,想让它变的无色无味,就得稀释到一定程度才行。

    但如果能得到一种无色无味的奇毒,耍阴招的空间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随手栽培出变异毒草.........赵磐心知遇到的是一个用毒的大高手。

    “记得约定,不能把得到的东西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赵磐兴致勃勃的下楼。

    不多时,第二个人上楼,标准的武夫,身材粗壮,肌肉虬结,手里拎着一把大斧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许七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成为四品武夫。”大汉瓮声瓮气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几品?”

    “七品炼神。”

    你怎么不说自己要当武神?这种人反而好打发........许七安淡淡道:

    “二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大汉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五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大汉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八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大汉抱拳道:“多谢阁下!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许七安捏了捏眉心,终于把非义务补偿全部解决,每个人的需求都不一样,有的人求毒,有的人求丹药,有的人求名师指导等等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满足每一个人的需求,大部分都以折算成银两、赠送火铳的方式兑现。

    有几个要求特别古怪的,一个说自己在老家遭未婚妻退婚,出来历练,三年后要回去打脸,所以不要银子,要能进步神速的宝物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说女儿穷到住狗窝了,但人穷有志气,也不要银子,但能一步登天的宝贝。

    许七安就摸着自己四十米的大刀,说:你们想清楚了再说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以银子的方式折算。

    钞能力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啊.........短短一个时辰送出去三千多两白银,早知道让二师兄把我屏蔽算了,对了,二师兄刚才是想说什么来着?

    许七安心里碎碎念着,召来汤元武李少云袁义,以及柳芸。

    目光扫过四人,他微笑道:“你们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血丹了,我们就是为血丹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少云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不,准确的说,是为了超凡的契机。”袁义纠正道。

    但事实是,这里没有所谓的血丹,他们都被李妙真给骗了。

    没有的东西,当然也不能让许七安强行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”汤元武沉吟一下,道:“钱财法器于我等来说,并不罕见,阁下见多识广,不如回答我一个问题,就当做是补偿了。”

    汤元武作为雷州土著,深知浮屠宝塔的神异,这个叫徐谦的,竟能控制浮屠宝塔,单凭这一点,他的身份恐怕就不简单。

    不能单纯的以战力强弱来评估此人。

    许七安颔首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汤元武立刻眼神火热,问道:“如何炼制血丹?”

    小老弟,不,小老哥你的思想很危险啊.........许七安道:“术士和道门懂,其他体系不清楚,但武夫肯定不懂。”

    汤元武难掩失望。

    “额外附赠你一个情报,”看着双刀门主失望的模样,许七安又看了眼李少云和袁义,沉吟着问:

    “炼制血丹需要屠城,这点你们可知?”

    三人点头,柳芸眸子亮晶晶:“镇北王为炼制血丹,屠了整座楚州城,但被神秘高手当场斩杀。”

    一提到这种大快人心的侠义之事,柳芸就特别来劲。

    她要知道屠镇北王的也是许七安,心里不知道是何感受。

    许七安道:“自古三品凤毛麟角,整整一代人里,都未必能诞生三品,而四品虽少,但每州都有几个,像剑州甚至有十几个,九州之大,加起来,就是多如牛毛了。

    “可为什么大奉也好,巫神教也罢,乃至佛门,都不曾大规模的炼制血丹,培养武夫?以活人精血炼制,自己的子民不能死,敌国的总没问题吧?三位有想过原因吗。”

    袁义等人惊了一下,听懂了许七安想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少云脸色微变:“你的意思是,血丹不能助四品踏入三品?”

    “是,也不是。血丹的确能助四品武夫踏入三品,是一条一步登天的捷径。但相应的代价同样惨重,几乎没有人能成功吸收血丹,等待他们的唯一结果是爆体而亡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道:“若只是吞服血丹就能晋升,三品早就满地走了。”

    柳芸忽然说:“我听闻,许银锣已经是三品武夫,而当日在京城见到他时,他甚至连四品都不到。尽管江湖流传她在云州独挡两万叛军时,就已经是四品,但我不知道不是,我曾近距离观察过他。”

    你什么时候近距离观察过我........许七安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柳芸继续道:“许银锣又是如何在短时间内,踏入超凡领域,成为三品不死之躯的武夫。”

    李少云袁义和汤元武,眼睛里骤然绽放光彩。

    许七安摇头道:“我并不是那位才情绝世的许银锣是如何在短时间内踏入超凡领域,但如果他是吞服血丹晋升,那么,千年以降,唯有此人。”

    千年以将唯有此人........好想确认许银锣是不是千年来第一人.........柳芸抿了抿嘴,“多谢前辈告之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佛门的和尚说,许银锣废了,是否真有此事?”袁义问出了心里困扰许久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不是纯粹的武夫,身为一州都指挥使,许七安废或不废,对他来说这一点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此子惊才绝艳,岂是说废就废。”徐谦笑道。

    袁义微微颔首,道:

    “我也不认为许银锣会“夭折”,许银锣将来的成就绝对超过镇北王。这些年西域风平浪静,表面上,百姓认为是镇北王这位军神坐镇边关,才保大奉国土安宁。

    “其实佛门忌惮的是魏公,现在魏公捐躯,将来如果还有谁能让佛门忌惮,便只有许银锣了。他若遭了意外,大奉就真没人了。”

    感觉我的名声快比肩魏公巅峰时代了啊........许七安有些欣喜,尝到炒作的甜头了。

    其实大奉顶尖战力不弱,一品的监正,二品的魏渊,二品的不当人子,二品的贞德,二品的洛玉衡。三品的镇北王,三品的孙玄机。

    这还没算江湖中的武林盟老匹夫,堕落的地宗道首,以及莫得感情的天宗。

    可惜,要么当了二五仔,要么殒落,要么莫得感情,要么疯魔,要么天天想着双修,要么被一群徒弟折腾出高血压。

    内斗太厉害,底子全消耗了。

    最后,许七安看向李少云,道:“你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李少云侧着头,认真的思考许久,无奈道:“我还没想好。”

    我觉得你需要一本算数习题集........许七安心里嘀咕,他本想说:我用大智慧法相给你启智。

    但考虑到这个粗鄙镇抚将军可能会当场翻脸,便忍住了冲动。

    送走了李少云等人,许七安站在窗边,目送雷州武夫们离去,消失在黑夜里。

    他旋即转身,看向孙玄机:“二师兄,你之前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慕南栀光洁的额头青筋直跳:“他说,他用天机术把浮屠宝塔遮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圣子呢?”

    “圣子受不了他,逃到了第二层。说怕自己忍不住把孙玄机的嘴给撕碎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黎明。

    遍布着残垣断壁的三花寺,供奉着佛陀、菩萨和罗汉的大殿群在炮火中化作废墟。

    好在僧人们居住的禅房保存完好,度难金刚坐在禅房的蒲团上,双眸微阖,他的下方,左边是净心净缘等西域带来的僧人。

    右边是盘龙主持为首的三花寺长老。

    巫神教的伊尔布带着两名双胞胎离开了三花寺。

    每一位僧人的面前,都有一张纸,纸上写着:

    浮屠宝塔被夺,龙气被夺,敌人叫徐谦。

    屏蔽天机的强弱,与因果纠缠的深浅成反比,因果越深,越难屏蔽。

    浮屠宝塔在三花寺屹立数百年,塔内封印着神殊的断臂,不管是对三花寺的僧人,还是度难这群来自西域阿兰陀的僧人,都有着极深的因果关系。

    正如金銮殿的消失会给京官带来强烈的割裂感,浮屠宝塔的消失短暂的蒙蔽了三花寺的僧人,包括度难金刚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们就会想起浮屠宝塔的存在,从而想起整个事件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而后又很快忘记,如此循环,最后,见多识广的度难金刚便让人在纸上写下相关信息,时刻看到。

    这样就能保证记忆不错乱,但也错过了最好的追踪机会。

    至于破除屏蔽天机之术,需要三人以上的三花寺僧人,再次见到浮屠宝塔。

    盘龙主持道:“伊尔布以卦术占卜,没能算出浮屠宝塔的方位,我们彻底失去了这件至宝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接着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调查的重点是徐谦这号人物,据雷州商会的闻人施主交代,此人是跟随他的如意郎君李灵素来到雷州。具体身份她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“但是,闻人施主说,李灵素对这位徐谦毕恭毕敬,甚至有点害怕。此人的真实身份不简单,就算是李灵素本人也不清楚,只知道对方是活了几百年的人物,监正与他对弈都输了。

    “能赢监正的人,岂不是意味着能胜天半子?这是李灵素的原话。”

    事后,三花寺的和尚亲自问询雷州商会的闻人倩柔,那位女施主很配合,有问必答,盘龙主持检验过内容真假后,便没有为难她。

    在场的佛门僧人脸色变的极其古怪,净缘武僧难以置信道:“可他的修为,甚至都不如我,全依仗蛊术诡谲。”

    盘龙主持摇头:“这确实是一大疑点,另外,消息就是那位徐谦散布出去的,所谓的飞燕女侠,是李灵素易容。”

    一位长老皱眉道:“李灵素是何方神圣?”

    盘龙主持回答:“此人是天宗圣子,李妙真的师兄。”

    天宗圣子是雷州商会大小姐,闻人倩柔的如意郎君?天宗修的不是太上忘情吗?

    众僧心里闪过疑惑。

    这时,净心道:“李灵素易容成李妙真,这样的话早就应该被认出来,为何没人识破他的易容术。除非是一种特殊的,能瞒过高品强者的易容术。”

    盘龙主持颔首:“如此一来,那个徐谦,很可能也是易容。”

    净心和尚开始说起自己的调查结果,道:

    “我仔细询问过两位东方女施主,那徐谦曾在途中与他们偶遇,还劫走了他们的如意郎君李灵素。此人初见时平平无奇,但手段诡异莫测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此外,东方女施主还提到一个事情,梦境中时,我们曾与他有过冲突,东方女施主失手被擒,那人明明元神孱弱,却坚韧的超乎想象。一时得意,曾说过自己是三品的元神。”

    这就附和闻人倩柔的说辞了,此人的确另有身份,且是超凡层次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盘龙主持纳闷道:“你方才说,李灵素是两位东方女施主的如意郎君?”

    净心点头。

    这一刻,众僧脑海里再次闪过疑惑:天宗修的不是太上忘情吗?

    净缘武僧似乎想到了什么,道: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在第二层的时候,恒音曾经想杀了此人,法器却无法穿透对方的皮肉,他极有可能是个武夫。”

    众人讨论许久,暗暗猜测徐谦的身份。

    度难金刚睁开了眼,做总结:

    “易容,与司天监有极大干系,有法器有火铳,为龙气而来,三品超凡,武夫,实际修为却不及四品。大奉什么人附和这些条件?”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后,净心和净缘等西域来的和尚,呼吸猛的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PS:今天又去翻了一下单章里各位的建议,慢慢的不那么迷茫了。众筹写书的方法,真管用。但为什么以前的章评,全是上高速的?

    是不是该检讨一下啊,小老弟们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