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十九章 试探三花寺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4980更新时间:2020-12-04 22:37:22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急促的马蹄声响起,蜿蜒的山道上,扬起阵阵尘埃。

    一支骑兵队伍狂奔而来,为首的女子穿着浅蓝色交领襦裙,她有一双好看的黛玉眉,眉型相对平缓,没有突出的眉峰,整体看起来非常温柔。

    她的五官自然是上上之选,眼波清澈明亮,唇瓣丰而不厚,鼻子挺拔且精致。

    雷州属于高原,紫外线较强,她的皮肤比一般的女子要深,但这无损她的美丽,这种透着健康的肤色反而更让人欣赏。

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这位一脸欣喜若狂的美貌女子,她的发际线稍稍高了些。

    “李郎!”

    人未至,呼声已遥遥传来。。。

    马背上,雷州商会大小姐闻人倩柔,撇下身后的侍卫,从马背纵身跃起,横掠过十几丈,扑入李灵素怀里。

    双臂紧紧抱住天宗圣子的腰,哽咽道:

    “李郎,一别半载,柔儿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,李灵素有些尴尬,心说,我这该死的魅力...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看到这一幕,不由想起前世读时的经典桥段,男女主阔别已久,男主突然出现给予惊喜,女主奋不顾身的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注:这必是个身份高贵或颜值惊动党的女人。

    然后周边的人震惊不已,对男主的身份暗暗震惊,女主“无意”之中帮男主装了个大逼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日有幸能就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李灵素轻抚闻人倩柔背部,声音温柔:

    “好姐姐,我也想你。这半年来,吃饭是你,睡觉是你,沐浴是你,连打坐悟道时,脑子里浮现的依旧是你。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听在耳里,眼里泪光闪烁,感动、痴迷、爱慕等情感皆有。

    她旁若无人的全身上下打量李灵素,道:

    “姓东方的那对姐妹没有追到你?”

    李灵素摇头:“我一直在逃亡,并没有让她们得偿所愿,前阵子原本已经落入她们魔爪,最后还是让我逃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嗔道:“活该,谁让人招蜂引蝶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愁眉苦脸,叹息道:“我只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,直到遇见你,才知道什么是对。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是个聪慧的女子,帮助父亲把商会打理的井井有条,精明强干。

    但在爱情面前,她冲昏了头脑,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。

    一听这土味情话,整个人便飘飘然。

    “那李郎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这得多亏了徐前辈。”天宗圣人当即把许七安和慕南栀介绍给闻人倩柔:

    “柔儿,他们是我的恩人,也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莲步款款,走到两人身边,福了福身子,柔声道:

    “多谢两位恩公搭救李郎,大恩大德,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渣男的自我修养吗........许七安微微一笑:“举手之劳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同时,许七安做出判断,他并不认识这位雷州商会的大小姐,之所以熟悉,仅仅是名字给了他浓浓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他很快不再纠结这些细节,毕竟每个人都曾有过“我来过这里”“我做过类似的事”的错觉。

    许七安暗中传音道:“雷州商会在雷州的势力如何?”

    李灵素回应:

    “听名字便知了,财力是数一数二的,高手方面,有数名四品。其实当时若非蓉姐和清姐追的太紧,我会随柔儿回雷州。

    “因为在雷州本土,就算是蓉姐和清姐也得忌惮几分。当然,硬拼的话,她们的战力还是能压雷州商会一头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重点..........许七安传音问询:“你有睡过这姑娘吗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........情到浓处,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。不过前辈你放心,柔儿和东方姐妹不同,她没那么偏激,她知书达理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慌忙传音解释。

    憋说这些有的没的,反正我已经做好放弃你的准备了!许七安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不知道两人私底下传音的闻人倩柔,笑道:“不知两位恩公是否愿意随倩柔回城,给倩柔一个招待两位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话还是很有水平的。慕南栀下巴一抬,傲娇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人当即骑乘马匹,赶往二十里外的雷州城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闻人府,大堂。

    “家父去北境做生意去了,运一批粮草、瓷器、布料等物品,去和妖蛮换战马和牛羊。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命人奉上茶水,端上雷州特产水果。

    因为昼夜温差大的缘故,雷州的水果要比其他地方更甘甜。

    这让花神转世非常满意,多吃了几口蜜瓜。

    许七安边吃边说道:“利润不菲吧。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笑着点头:“往常,我们是不敢去和妖蛮做生意的。相比起那些蛮子和妖族,南疆的蛮族反而更有信誉。”

    “这完全依赖于蛊族,尤其是天蛊部,天蛊部从来不缺智者,且有足够的威望,他们认为南疆应该和大奉贸易,其他部族就不敢破坏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南疆也有很多食古不化的蛮族,茹毛饮血的,以活人祭祀的,甚至还有父子相残的,儿子想要继承父亲的财产,只有杀死父亲。”

    父子相残?我觉得你在内涵我..........许七安心里嘀咕。

    闻人倩柔继续道:“北方战事打了这么久,妖蛮现在正缺物资,因为盟约的关系,他们不敢再到大奉境内劫掠,这对我们来说,是最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评价道:“商人逐利,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眼睛一亮:“恩公不觉得商贾低贱?”

    你怕是没经历过有钱就是大爷的时代.........许七安维持着人设,道:“史书上,绝大部分的繁华时代,都源于经济的崛起。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抚掌,道:“恩公果然是高人,眼光不拘泥于世俗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番闲聊做预热,许七安切入正题:“闻人姑娘可知雷州三花寺?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点头。

    “三花寺近来,可有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略一沉思,摇头道:“并无异常,不过再过九天,就是浮屠宝塔开启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笑道:“你也知道浮屠宝塔近来开启?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反而一愣,笑容浅浅:

    “据说,浮屠宝塔曾经是佛门用来供奉舍利子、高僧坐化遗留金身之所,佛心浓厚。它每一甲子开启一次,有缘人若是进入其中,可以得到宝物。”

    佛门有这么好心?许七安沉吟道:“目的呢?”

    闻人倩柔有问必答,“相传,但凡在浮屠塔里得到宝物的人,最后都皈依了佛门。对了,前阵子,确实有人说浮屠塔金光大作,传出阵阵龙吟。三花寺对外解释是,浮屠塔功德圆满,才会生出异象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,一甲子开启一次,真实目的是在为佛门度化“有缘人”..........呵,功德圆满?大奉的龙气什么时候变成你们佛门的“功德圆满”,摆明了是想独吞龙气..........许七安深思之后,问道:

    “三花寺在何处?距离雷州城可近?”

    “快马加鞭,明日就能到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缓缓点头,看向天宗圣子:“我想先去刺探一下情报。”

    徐谦来雷州,果然是为了浮屠塔,目的一点都不单纯..........李灵素对于这个事,半点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在徐谦说出一路向西时,李灵素已经猜出细节。

    “你陪着我一起过去,贱内留在闻人府。”许七安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.......好。”

    天宗圣子看了一眼闻人倩柔,沉声道:“没问题,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肾精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闻人倩柔果然是个知书达理的,非凡不生气,反而体贴的说道:

    “李郎稍等。”

    俄顷,他捧着一个黑木盒子出来,打开盖子,里面躺着一把加长版的火铳。

    “三花寺的和尚跋扈惯了,你现在修为被封,把这个带上,人家放心些。这把火铳是我爹耗费重金买的法器。炼神境以下,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至于炼神境,只要你锁定对方,就会被武者对危机的预感提前捕捉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当天,两人变换着装,又有盗门秘法改变容貌,骑乘快马除非,按照地图前进,于次日黎明,抵达了清宁城。

    三花寺坐落在清宁城的城郊,一座叫做金光山的地方。

    寺庙规模极大,庙中修行的僧侣多达两千之众。

    对于三花寺的和尚来说,虽身在大奉,却与西域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雷州本身就有许多西域人常来常往,三花寺距离西域边界,也就三天的脚程。

    有爸爸撑腰,还怕什么朝廷?

    灭佛?雷州官府敢在佛门的眼皮子底下灭佛么。

    因此,才有这么大规模的寺庙。

    临近金光山,遥遥望去,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坐落,掩映在枯枝败叶间。此外,还有连绵成片的建筑群,那是僧侣居住的院子。

    两人把马匹拴在三花寺的牌坊上,也不怕被人偷,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眼见就要进入三花寺的内院,忽听上头传来争吵和怒骂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砰砰几声闷响,伴随着气机迸爆的动静,几道人影从上方台阶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几人穿着劲装,或佩刀或握剑,浑身上下除了武器,再没有值钱的物件。

    江湖人士,且是底层的江湖人士。

    “几位兄台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那几名江湖人士自觉丢脸,连连摆手:“无妨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兄台们这是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刚问出口,便见上方台阶冲出来一个拎扫帚的小和尚,年纪十五六岁,眼眶深陷,鼻子高挺,有着明显的西域人特征。

    穿青色纳衣,僧鞋,脑袋光秃秃,虽剔去烦恼丝,心似乎还留在红尘里。

    一脸不屑的睥睨着几名江湖人士,嗤笑道:

    “凭你们几个歪瓜裂枣,也想进浮屠塔撞运气?连我这个扫地的小和尚都打不过,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呸!”

    几名江湖人面红耳赤:“三花寺说过,只要是有缘人,都可以进来一试。往年不也是这般?”

    小和尚昂首睥睨,冷笑不止:

    “今年不一样,今年浮屠塔不接收有缘人。快快滚蛋,不然,佛爷打的你们娘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中原人,三花寺是我们西域的三花寺,佛法精妙,是尔等大奉粗鄙武夫能领悟?”

    一名手臂脱臼的汉子怒斥道:“雷州是我们大奉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小和尚扬起手中扫帚,骂道:“佛爷说是就是,尔等不服气,上来再比划比划,这回儿打的你们跪地喊爹。”

    小和尚修为不高,嘴皮子利索的很,骂人很有一套。

    这几个江湖人士的年纪,确实可以当小和尚的爹,但面对一个毛头小子的羞辱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气煞我也。”

    佛门弟子千千万,有大智慧的终究是少数,绝大部分西域佛门弟子都是这般自视甚高............许七安不由想起了佛门斗法时的西域使团。

    使团算是素质很高的佛门弟子了,但净思和净尘师兄弟挑衅京城时,坐擂台挑衅京城群雄时,丝毫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而他们做的这一切,又是度厄罗汉授意的。

    西域佛门从上到下都是自视甚高的,独占西方,自诩九州之首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修为高深的和尚不会把这种骄傲展露出来,修行不到家的小和尚,则上蹿下跳。

    顶着一张平庸面孔的李灵素皱眉道:“小和尚,在江湖上,太嚣张是很容易被宰的。”

    小和尚这个年纪,最听不得威胁,拄着扫帚,嗤笑道:

    “佛爷的脑袋就在这里,来,有本事你就试着来砍。”

    “本圣子游历江湖多年,最喜欢你这种有骨气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从袍子底下抽出加长版的火铳,对准小和尚,面无表情的说道:

    “来,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。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