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十二章 半个故人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781更新时间:2020-11-30 12:01:16
    许七安侧头,看向慕南栀,征询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后者摇摇头,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她高兴在于,许七安总会给她最大的尊重,凡事都要征询她的意见,对于慕南栀来说,这是很新奇的体验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被人重视了,觉得和他相处时,两人的地位是平等的,而不是附庸关系。

    “抱歉,一路奔波,风尘仆仆,我们不想挪地儿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婉拒了靛青长裙女子。

    她秀气的眉头皱了皱,倒也没说什么,收回金锭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今儿,你不挪,也得挪!”

    突然,冷笑声传来,那位疑似东海龙宫宫主的俊美男子,跨过门槛,趾高气昂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穿着黑色为底,绣金银丝线的袍子,环佩叮当,华贵之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许七安扫了一眼,在他身上至少看见三处以上的逾规之处。。

    我现在要还是银锣,你人已经没了........他暗暗皱眉,这位“宫主”的态度让他反感,淡淡回应:

    “不挪又如何?”

    俊美男子的嘴角一点点挑起,悠然道:“竹儿,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靛青色长裙的女子毫无征兆的出手,两枚暗器甩向许七安,在他侧头避开的同时,这位俏丽的少女动若脱兔,一记大开大合的崩拳直冲许七安面门。

    拳劲呼啸。

    突然,她“嘤咛”一声,拳到一半,身子像是没了力气,脚步踉跄,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练气巅峰,差了些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呵了一声,一个鞭腿把少女踢飞出去,她重重砸在墙上,轰的一震,捂着腰,小脸煞白如纸,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练气境的武夫? 在他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,他结合空气? 靠呼吸吐出无色无味的毒气? 就能轻易麻痹没有危机预警的练气境。

    毒蛊能根据环境制造不同毒素,与空气结合能产生无色无味的毒气,效力差了些? 只能麻痹? 但足矣。

    力蛊则极大增强他的力量? 刚才手下留情了,不然一个鞭腿就叫靛青长裙拦腰折断。

    见状,黑袍年轻人不怒反喜,鼓掌道:

    “厉害,厉害!”

    这时? 一道冷清悦耳的女性嗓音传来:“李郎? 你又闹事了。”

    院门外? 站着一位清丽动人的女子? 一袭青色长裙外罩着件月白竹枝纹斗篷,清灵静雅? 给人一种禁欲少妇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清姐来的正好。”

    黑袍绣金银丝线,华贵逼人的俊美男子? 遥指许七安? 道:

    “竹儿好言相劝,恳请他让出院子,他非但不愿,还动手伤人。可怜我竹儿疼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这位俊美男子的皮相,在许七安见过的男子里堪称顶尖。

    论“精致”,只有许二郎能与他比肩。

    被叫做“清姐”的女子,秀眉轻蹙,审视了许七安一眼,道:

    “阁下为何出手伤人?”

    这看起来,似乎是以这位女子为尊..........许七安正要开口解释,谁知黑袍男子抢先开口,他凑近清冷女子耳边,轻呵一口气,低声道:

    “我就要住这里,这里更安静,布景最好,夜里与清姐把酒言欢,岂不美哉。”

    清灵静雅的女子,素白的俏脸浮上两团红晕,清冷中增添几分娇媚。

    确实是个尤物。

    她美眸横来,态度改变,冷冰冰道:“你现在从这里搬出去,伤人的事我既往不咎,否则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冷笑着打断:“否则如何?”

    江湖意气固然爽快,但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现象同样普遍,且让人头疼。

    有时候几句话不对付,甚至一个眼神交汇,让对方感到不爽,就有可能大大出手。

    行走江湖时,如果有无脑反派跳出来找茬,不要惊讶,因为是基操。

    对许七安这种混迹京城的人来说,确实有些水土不服,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。

    清冷女子哼道:“接我十招不死再说。”

    她纤手在肩膀一按,旋即猛的抖手,“哗啦”的风声里,月白竹枝纹斗篷飞旋着罩向许七安。

    斗篷轻飘飘落下,没有罩住许七安,他早已先一步出现在两丈外的树影下。

    清冷女子出现在他原本站立的位置,慕南栀的身边,伸手抓住斗篷,侧头看向树影下的许七安。

    漂亮的眉梢一挑:“南疆蛊族的人?”

    百会穴的那枚佛钉,封住了他的元神,让他失去武者对危机的直觉,但这不影响他的预判,在清冷女子出手的刹那,他便提前阴影跳跃。

    “南栀,去屋里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淡淡道。

    王妃很乖巧的溜回屋子,她的求生欲向来不错,绝不拖后腿。

    清丽女子没有阻止,等慕南栀返回屋子,她疾冲几步,踏裂脚下青砖,化作残影扑向许七安。

    许七安再次使用阴影跳跃,出现在屋檐下,身形刚闪现出来,竟被清丽女子提前一步察觉到了位置。

    劲风呼啸,这位清雅美人出手凶悍无匹,裙裾飞扬,狠辣的膝盖飞撞而来。

    许七安面不改色,左掌试图按下膝盖,右手成爪,一招豆腐乳。

    清丽女子眉梢一扬,本就清冷的脸蛋愈发的如罩寒霜,握拳打在掌心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许七安倒飞出去,眼见就要撞破房门,撞入屋内,他的身体突兀消失,树影下,一道人影倒飞而出,复而消失。

    桌底下,一道人影倒飞而出,复而消失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身后的影子里,一道人影倒飞而出,复而消失。

    许七安的身影不停的出现在院内的阴影里,呈现倒飞姿态,连续闪现十几次后,终于化掉清丽女子可怕的怪力。

    噔噔噔........许七安连连后退,化去最后的力道,他望向屋檐下的那袭青裙,脸色渐渐凝重。

    四品武夫,不,四品巅峰,不输杨砚和姜律中的可怕武夫。

    小小的平州,怎么会出现四品巅峰武夫?

    还特么让我遇到了,更特么的是,居然和我产生冲突........许七安心里暗骂晦气,表面依旧冷峻,平静的看着屋檐下的清丽女子。

    她缓缓抬起手,手背染上了一层青黑色,肉眼可见的,一道道黑气盘绕白皙肌肤,往上蔓延。

    肌肤之下,凸起青黑色的血管网。

    滚烫的气机冲刷而下,试图将毒素逼出体内,青黑之气和滚烫气机僵持。

    “清姐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黑袍华贵年轻人满脸担忧,怜香惜玉的很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!”

    清丽女子呵斥,继而眉眼转柔,低声道:“此毒极为厉害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嘴角一挑,这段时间以来,他吞服炼化古尸毒液,毒蛊进化到一个非常高的层次。

    距离毒死一个四品巅峰,肯定还不够,但足以对她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,就像现在这样,逼迫她不得不运气逼毒。

    另外,他能瞒过武夫危机预警,是因为使用了天蛊移星换斗的能力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恨恨的看一眼许七安,沉声道:“我去找蓉姐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清丽女子蹙眉,似乎对此颇为抗拒,淡淡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看许七安,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虽然中了剧毒,但顶多是有些麻烦,受伤都不至于,更不可能危及生命。她不是怕了这个相貌平平的青衣男子,而是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首先,对方展示了值得让人尊重的实力,仅为了一个院子,没必要真的打生打死。

    其次,这里是客栈,是平州城里,真要放开手脚死斗,会死很多人。

    最后,双方其实一直在克制,她任由那个女人回房,青衣男子也没有趁机偷袭李郎。

    黑袍男子瞪了许七安一眼,抬脚跟上,柔声道:

    “清姐,疼不疼?我替你把毒吸出来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两人走了一阵,进入不远处的院子,这座院子更大,但精致不足,布景和器具等方面远不如那对平庸男子所住的雅器轩。

    宽敞的卧室里,无烟的银骨炭熊熊,红艳艳的火焰舞动。

    软塌上,曲腿坐着一位娇媚的女子,她穿着轻薄的纱衣,裹着粉色的肚兜和白色的,只到大腿根的亵裤。

    肚兜鼓胀胀的撑起,隐约可见雪白细腻,藏着七两的风情(注1)。

    妩媚女子看了一眼妹妹青黑色的右手,咯咯娇笑:

    “今儿给你卜了一卦,便知你要出事儿。”

    清丽女子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体内的毒并不在意,反而见到姐姐一双雪白大长腿勾住俊美年轻人的腰时,露出了不悦,警告道:

    “他今晚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妩媚女子嗤笑一声,娇声道:“李郎,我和清儿,你更喜欢谁?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左看一眼,右看一眼,笑道:“手心手背都肉,缺一不可,缺一不可。”

    妩媚女子青葱玉指戳他脑门,嗔道:“油滑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倚在俊美男子怀里,看向妹妹,皱眉道:“那院子里住着的是谁?”

    清丽女子摇头:“他使的是蛊族手段,但却是中原人。”

    妩媚女子抿了抿烈焰红唇,沉吟道:“蛊族的蛊术从不外传,便是七大流派里,门户之见也很严重。何况是中原人。”

    清丽女子蹙眉:“不必理会,我们这次出来有要紧的事,尽量少惹无关人员。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搂着姐姐丰腴的软腰,看着妹妹,道:“就怕是个“同路”的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用过午膳后,许七安带着慕南栀逛集市,买了许多釉色温润的瓷器,他把自己充当龙气搜索器,一下午过去,并没有搜索到龙气宿主。

    这让他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黄昏前,两人回到客栈,慕南栀神采奕奕,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原本两人各睡一间屋子,但因为白日里发生的那场冲突,王妃害怕对方夜里过来报复,于是又和许七安同房。

    分床睡。

    她裹着阳光晒过的被褥,露出一颗脑袋,黑亮幽静的眸子望着坐在桌边,沉吟不语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几乎没隔几天,就会坐在桌边沉思。

    慕南栀喜欢看着他坐在桌边思考,看着他,慢慢进入梦乡,这样会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她把这种小小的安全感藏在心里,不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这臭女人要偷看我到什么时候.........我的情蛊又要发作了.........要不夜里去一趟青楼吧,不行,东海龙宫势力就在隔壁........许七安心里嘀嘀咕咕的。

    忍受情蛊的过程,让他怀念起上辈子某段艰苦日子。删了硬盘里的老婆,退出所有总是发涩图的交友群,以此来禁欲。

    今天看到那对姿色顶级的姐妹花,就像看到了涩图,压下去的念头顿时天雷勾地火般涌上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回来,我确实该去青楼和教坊司挥金如土了。情蛊不能总是压着,七绝蛊是一个整体,毒蛊差不多到瓶颈,想再更进一步,其他几种蛊术必须跟上节奏。

    “不然毒蛊和尸蛊很难再成长。幸运的是,心蛊和尸蛊的副作用只是让蛊师喜欢和动物还有尸体为伍,尸体派对和动物狂欢会不是刚需........

    “先订一个小目标,三个月内,把七绝蛊培育到足够匹敌四品高手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制定目标后,许七安侧头看了一眼慕南栀,她已经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许七安起身离桌,走到床边,沉沉看着大奉第一美人普通的面容,然后,他钻入了床底。

    呼........缓缓吐出一口浊气,许白嫖只觉得找到了归宿,身心舒畅。

    “嗯,现在可以再做一条总结,过度的使用某种蛊术,副作用会短期内增强,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丽娜每次打完架,都要大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闭上眼睛,进入甜美梦乡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院子里,温暖如春的卧室。

    左右各有一具温软细腻娇躯的俊美男子睁开眼,感受到了腰部的酸疼,轻叹一声,继续酣睡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迷糊之中,许七安听见有人在喊自己,霍然惊醒,他爬出床底,看见圆桌边坐着一个俊美年轻人,黑袍绣着金银丝线,华贵逼人。

    见他钻出床底,俊美年轻人纳头就拜:

    “大侠,救命啊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诚恳,与白日里表现出的桀骜跋扈完全不同,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这人怎么进来得?

    我竟然没有发现........许七安心里暗凛,表面不动声色:

    “萍水相逢,阁下草率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侠,好歹听我说完。”

    黑袍男子苦笑一声,道:“贫道天宗圣子,李灵素。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许七安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脸色,满脑子都是问号。

    天宗圣子?他是李妙真的师兄或师弟?额,我似乎确实听李妙真说起过她还有一个师兄在外游历........但,但是也太巧了吧,竟然在这里遇到李妙真的师兄。

    许七安漠然的看着他: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李灵素坦然道:“你现在身处梦境,我以一缕元神之力入梦,试问,若非道门弟子,如何做到?”

    难怪我没发现他进来,原来是元神入梦.........许七安抬杠道:

    “巫师也可以,而且更擅长。”

    李灵素一时哑然,他旋即叹息一声:

    “我若是巫师,每日给自己卜卦吉凶,也就不会落入她们姐妹之手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挑了挑眉,道:“难道那两个美人儿不是你的姘头?”

    “她俩确实是我的红颜知己,但我在她们身边没有自由,并不快乐,甚至有点腰疼........”

    你特么的再向谁炫耀?许七安面皮抽搐一下,沉声道:

    “说说看,怎么回事,我好斟酌帮不帮你。还有,为什么找上我,白天你是故意挑事?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PS:七两差不多是E级(大致),仅供lsp们参考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