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怀来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7574更新时间:2020-11-29 18:42:36
    刚来到富阳县,就遇到小妇人跳水自杀。

    尴尬在于,他和慕南栀还没找到下榻的客栈,因此按照许七安的打算,是先在客栈住下来,再解决这件事。

    但小妇人会相信一个外乡人说的话吗?

    三十两银子在她眼里是巨款,事实上,确实算是一笔丰厚的财富。不拿出点实际的,光是口头承诺,人家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回头想不开,又跳河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因此提前给她银子,是安她心,等自己找到客栈,在前去解决,这种民间小纠纷,早已不能给见惯大风大浪的许七安造成丝毫紧迫感。

    “破事也是事,我曾经许过宏愿,愿世间没有不平事。我管不了天边的事,但我能管眼前的事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抿了一口黄酒,道:

    “现在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,做好事并不能改变世界,就像当医生救不了国。想要世间少一些不平事,就得改变大环境。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单手托腮,眼里闪烁着欣赏,道:“因此,佛门的许宏愿,才关系到果位?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她听许七安讲过很多事,包括各大体系的修行、不同,纯粹当故事听。

    大奉第一美人毫无疑问是冰雪聪明的,牢牢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宏愿越大,果位越高,但相应的,难度也越高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忽然愣住了,他想到一个问题:神殊当年许的是什么宏愿?

    时至今日,他勉强看出一点神殊的特殊,禅武双修,且都到了极高的层次,神殊算菩萨还是罗汉?

    这是他从未思考过的问题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罗汉还是菩萨,都是无上果位,这样的话,肯定会留下痕迹。举个例子? 某位苦僧行许宏愿:

    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!

    那么,苦行僧必定要做出相应的举措? 比如? 疯狂盖房子? 发展房地产行业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就会留下很明显的痕迹。

    如果能知道神殊当年许的是什么宏愿,或许就能解开神殊身上的秘密? 了解他被分尸封印的内幕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“带着一个女子? 还有一匹战马?确定是战马?”

    三进的大院里,朱二眼睛骤放光明。

    “那匹马特别神骏,个头也比一般的马高大很多? 那身体曲线? 真是让人欲罢不能。”

    负责打探的下属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战马是稀缺物? 有钱也买不到那种。随着今年朝廷与巫神教的战争? 大奉军队死伤惨重? 战马一下子变的更加紧俏。

    而在朱二眼里? 值钱还是其次,关键是它罕见。

    用来送县令老爷正好。

    这年头,没人不喜欢马,尤其是好马。

    朱二沉吟许久,灵机一动:“去? 通知李捕头? 让他带几个兄弟? 去山阳客栈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富阳县的黄酒确实不错? 口感极佳,不懂酿酒的许七安只能猜测是水质或谷物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一方水土有一方水土的特色。

    “离开富阳县的时候? 买几坛酒带着.......”

    慕南栀抿着嘴,乐滋滋的说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行走江湖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品尝各地美食美酒,欣赏不同的风土人情。

    虽然途中会因为一些不好的见闻,让心情出现消极和不快,但那也是阅历之一。

    两人放下酒壶,结伴出门,去处理小妇人的事。

    顺着楼梯来到客栈大堂,忽闻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四名快手,还有一群满脸横肉的凶悍汉子冲进客栈。

    为首的中年男人穿着黑色为底,镶红边的捕头差服。

    这身装扮实在太熟悉了,让许七安莫名的升起亲切感。

    中年捕头目光一扫,看向客栈小二,沉声道:“今日是否有外乡人住店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立刻看向许七安和慕南栀:“差爷,他俩就是。”

    中年捕头审视着许七安,道:“有人状告你奸污民女,跟我们去一趟衙门。”

    我?奸污民女?许七安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污蔑,堂堂许银锣如果想睡哪家的小娘子,小娘子们会开心的合不拢腿。

    何须奸污。

    奸污民女?客栈里,食客们纷纷看过来。

    听到外乡人奸污本地良家,食客们顿时露出敌视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谁告我,有凭票吗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很清楚衙门拿人的流程,说话的同时,他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向那群彪悍的汉子,看向其中一位衣着光鲜,膘肥体壮的男子。

    在许七安的视线里,此人缭绕着淡淡的金光,隐约有一道细小的龙影盘绕游走。

    这让他又高兴又遗憾,高兴是因为出来这么久,终于见到一位龙气宿主,遗憾则是这位宿主的龙气,属于细散类型。

    不是那九道关键性龙气。

    那衣着光鲜的中年男子,嘿了一声,道:

    “我叫朱二,便是我向衙门告你。今日你在河边救了一名失足落水的女子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许七安颔首。

    朱二悲愤道:“你以换衣为由,将她带去一个寡居老头屋里,趁机将她奸污。那返回家后,向我哭诉了此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向中年捕头,道:“李捕头,你要为草民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恍然,脸色冷峻的盯着他: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朱二,设套坑张跛子倾家荡产,而后霸占其妻,逼她跳河自尽。我见她可怜,出手相救,并给了她三十两银子还债。怎么,坏你好事了?

    “嗯,张跛子的媳妇在你那里?”

    他心里升起明悟,凭借龙气和气运的聚合效应,他这一路走来,迟早会遇到那些龙气宿主,只不过时间尺度无法掌控。

    可能需要一年,可能需要两年,甚至更久。

    闻言,堂内的食客立刻就懂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个外乡人,但县里百姓谁不知道朱二的为人,谁不知道他和县老爷搭上关系。

    相比起他的话,大家更愿意相信外乡人说的。

    李捕头一脸公事公办的姿态:“废话少说,跟我们回衙门。县老爷明察秋毫,从不冤枉人。”

    突然,高亢的马嘶声传来,伴随着惨叫声。

    众人奔出客栈,只见宽敞的街道上,几名汉子正竭力制服一匹骏马,两名汉子负责拉拽缰绳,另一名汉子试图骑上去。

    但被小母马一个漂亮的旋身后踢,踢飞出去,气息奄奄的躺在地上,口鼻里沁出鲜血。

    朱二又惊又喜,这匹马比他想象的更有灵性,心中贪念大炽,高声道:

    “李捕头,他纵马行凶,罪加一等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闻言,掐着腰,冷笑道:“你们不招惹它,它会伤人?分明是你们想偷马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因为颜值太差,遭到了众人的无视。

    李捕头板着脸:“这匹马也是共犯,统统都要带走,刚才是他吹了口哨,操控马匹行凶,罪加一等。”

    朱二顿时露出笑容:“李捕头断案如神,大伙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汉子们纷纷大笑。

    街边行人纷纷围拢过来,指指点点,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“朱二又要勾结这些污吏敲诈谁了?”

    “似乎是个外乡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外乡人啊,那他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朱二横行惯了,没人能治他,年初绸缎铺子的赵掌柜,被朱二敲诈了两百两,不服气,去衙门告状,可县太爷和朱二是穿一条裤子的。赵掌柜就跑雍州城去告,结果被打了一顿板子送回来,铺子后来也被朱二侵占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声点,别被听见了,要倒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咱们富阳县没有许银锣,不然朱二这样的恶霸,早就被斩了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胥吏之祸啊,在小地方,完全可以做到鱼肉百姓,作威作福..........许七安耳力极强,听着百姓们的议论,没来由的想起曾经想整治胥吏的魏渊。

    李捕头哼道:“愣着做什么,把马的眼睛蒙上。”

    蒙上眼睛,马就会跟着人走。

    一名捕快当即脱下差服,抖手展开,跑向小母马。

    小母马连连后退,奈何马缰被两名汉子合力拉住,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它长嘶不绝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,再叫老子剁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名快手一边威胁着,一边把衣服往小母马头上蒙。

    但他没能成功,因为一粒碎银弹射过来,击碎了他的膝盖骨。

    快手当即身子失衡,踉跄跪倒在地,而后抱着血肉模糊的膝盖惨叫。

    他以后也是个跛子了。

    四周的喧哗声一下子起来,街边行人们没想到这个外乡人如此刚烈,竟出手重伤衙门快手。

    “还敢行凶伤人!”

    李捕头眉头倒竖,抽出制式佩刀。

    “李捕头,我们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朱二冷笑连连,从腰后抽出一把小臂长的窄口刀,他的下属们纷纷效仿,抽出了样式一样的刀。

    应该是许七安刚才那一下,让李捕头等人意识到他有几分本事,没有立刻围上来,而是握着刀,绕着他缓缓转圈,小步挪动靠近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不足一丈时,李捕头怒吼一声,奋力砍出佩刀。

    他有些修为在身,一刀斩下,风啸声阵阵。

    其他人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许七安抬手,轻描淡写的夺过李捕头的刀,反手架在对方脖颈,道:

    “勾结恶霸,鱼肉百姓,斩!”

    刀锋掠过,一颗人头滚落,双眼圆瞪。

    鲜血如喷泉。

    两名快手,以及朱二等人面露惊恐,这个外乡人刚才出手平平无奇,只有夺刀斩首两个动作,这让他们分不清外乡人究竟是高手,还是李捕头一时大意。

    这时,朱二看见外乡人转身,看向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恐惧的情绪在内心炸开,他心狠狠抽搐一下,厉声道:

    “你敢杀衙门捕头,这是死罪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不理会,拎着血迹斑斑的佩刀,稳步靠向朱二。

    朱二惊恐的连连后退,握着窄口刀的手轻轻颤抖,下一刻,他心里紧绷的弦崩断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又一枚碎银激射,击碎他的膝盖骨。

    由于惯性,朱二重重摔在地上,接着,他看见一双黑色靴子停在眼前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那个外乡人也在冷漠俯瞰,“欺男霸女,斩!”

    又一颗人头滚落。

    朱二的尸体上,一道浅浅的小金龙游走而出,腾云驾雾,似要乘风而去。

    许七安取出地书碎片,镜面对准小金龙,口中默念法诀。

    小金龙化作细碎的金光,被吸入镜中。

    这一切,普通人肉眼无法看见。

    两名快手,以及朱二的下属,战战兢兢,脸色煞白,手里的窄口刀“当”一声落地。

    许七安回眸看去,“为虎作伥,斩手。”

    十几条手臂落下。

    十几条汉子捂着手臂,惨叫不绝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他牵着小母马,带着慕南栀,往长街尽头行走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,有人颤声道:“朱二死了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激动起来,高声喊道:

    “朱二死了!”

    沉默被打破,人群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明明是血腥至极的一幕,街边的行人却拍手称快,振奋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狗贼终于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,活该!碰到惹不起的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死有余辜,死有余辜啊。”

    “外乡人是个行侠仗义的大侠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城外,救出小妇人之后,许七安骑着小母马,在官道上狂奔。

    慕南栀倚在他怀里,身子颠啊颠,断断续续道:

    “慢,慢些,你太快了........

    “咱们这是逃跑吗?”

    许七安专注驰骋,道:“不然?待在客栈里等县太爷调兵过来围剿,然后再杀光?我们现在是江湖人,做的是江湖事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喘着粗气:“江湖事?”

    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,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。”

    快意恩仇,路见不平拔刀砍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江湖。

    说完,他不再理会大奉第一美人,一缕元神沉浸入地书碎片,灰蒙蒙的镜内空间里,一条体型纤细的金龙,静静凝固在半空。

    它像是被地书碎片封印,又像是在沉睡。

    “我对龙气的感应范围没变,但可以通过地书碎片来增加这个范围了。将来收集到的龙气越多,范围会不会越广........

    “另外,我现在也相当于龙气伴身,运气会变好,每天捡银子的美好时光感觉又要回来了........

    “我体内气运已经彻底复苏,早已脱离了捡钱的范畴,因此不得不用天蛊部的手段屏蔽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道细小的龙气,许七安依旧振奋无比,七绝蛊培育的还算成功,招魂钟法器材料也收集到了两件,现在龙气也成功收集一道。

    任务顺利的推进着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四天后,两人来到一个叫平州的地界。

    许七安牵着小母马,行走在官道上,今日阳光灿烂,许七安心情明媚。

    慕南栀坐在马背,翻看着《大奉地理志》,一本正经的说道:

    “平州是个好地方呀,矿产丰富,盛产瓷器.........”

    看着看着,她脸色一垮:“可惜没有好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没有好吃的……许七安顿觉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“不过平州的婆娘尤为水灵,艳而不俗,且多情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随后补充道。

    多情,不管是形容男人还是女人,都意味着很容易勾搭上床……

    许七安眼睛一亮,脑海里闪过勾栏和青楼。

    好地方啊!

    “你看你看,我随便一说,你就来劲了!”

    慕南栀指着他,大声道。

    啊?骗人的啊……许七安顿觉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临近午膳,两人终于进城,许七安盯着路边的小娘子猛看,发现大多姿色平平,慕南栀来到这里,就像回了家一样。

    突然,两人听见唢呐声声,奏响富有节奏的乐曲。伴随着一阵阵沉闷,但同样富有节奏的鼓声。

    转头望去,只见一队人马缓缓而来,前头高举旗帜:东海龙宫!

    队伍中心是一乘轿子,它没有顶,用帷幔代替。

    铺设着兽皮和软枕的大椅上,坐着两女一男:嫐。

    透过轻薄的帷幔,年轻男子剑眉星目的极品皮相清晰可见,他双手各搂一个女子,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。

    似是非常享受左拥右抱的感觉,时而与她们低头耳语。

    最引人侧目的,是那两名穿着轻便,丰满身段若隐若现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们是女子最诱人的少妇年纪,明眸若星,秀眉似黛,五官精致。

    她们长的几乎一样,但一个冷若冰霜,一个慵懒妩媚,都半倚在男人怀里,露出甜蜜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两个成熟的水蜜桃,随便拎出一个,都是那种拔尖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一旦成双成对,那意义可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许七安冷静的收回目光,他敏锐的察觉到周边行人羡慕嫉妒恨的情绪,当然,他能察觉到这种情绪,和他自己也羡慕嫉妒恨没有任何关心。

    东海龙宫是什么江湖势力?双胞胎姐妹花...........许七安喃喃着,不忍再看,牵着小母马,迅速远去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一路问询,两人来到平州最大的客栈。

    平州非常富裕,依仗着丰富的铁矿和瓷器,加之城外的漕运码头,商业发达。

    慕南栀看完《大奉地理志》觉得这里没有好吃的,其实闹市里有各种铺子,卖各种特产和小吃。

    作为城里最大的“财源客栈”,有着阔气的三层高主楼。

    后边还有几个雅院,提供给财力雄厚的客人,比如许七安这样狗大户。

    这家客栈还有一个极大的特色,住在雅院里的客人,入住时,店小二会奉上城里规模最大的青楼“青瓷阁”里姑娘的画像。

    客人挑中某个,客栈就会替你唤那位姑娘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,客栈的东家和青瓷阁的东家是同一个人啊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恍然大悟,然后在慕南栀冷冰冰的目光里,恋恋不舍的把画像丢还小二,道:

    “不必,姿色一般,我瞧不上。”

    客栈小二慌忙捧住画像,薄薄一沓,闻言,顺势看了看慕南栀。

    “那客官自便,有什么需要,尽管吩咐,院子外一直有人候着的。”

    他笑容满面的转身,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就这个老阿姨的姿色,青瓷阁哪个姑娘不强她十倍百倍?

    这位客官看起来年纪轻轻,虽说相貌平平却出手阔绰,怎么就看中一个年级又大,又没姿色的女子?

    莫非是有着奇怪的癖好.........

    当然了,什么样的癖好都不奇怪,客栈小二还见过喜欢惨绿少年的大爷,夜里在院外守着的时候,听见惨绿少年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当真是叫人菊花一紧。

    许七安和大奉第一美人坐在院子里喝黄酒,享用午膳,脚边摆着小火炉,温着浸泡姜丝和香料的黄酒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再来个土鸡蛋就好了,敲进黄酒里一起煮.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忽然想起前世老爹喝黄酒的口味。

    这时,一位穿着靛青色长裙的女子,不经同意,推开了院子得门。

    她目光扫了一圈,淡淡道:“这位兄台,我家主人住这座院子,希望兄台割爱。”

    她神态倨傲,但做事还算规矩,从袖中摸出一枚金锭: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主人补偿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认识她身上的衣服,就是不久前在街上偶遇的,举着“东海龙宫”旗帜的队伍。

    那个疑似龙宫宫主的男人,左拥右抱一对双胞胎姐妹花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PS:抱歉,最近身体出问题了,有些不堪重负,有种随时会病倒的感觉。身体状态差到一定程度,自己是能隐约察觉到先兆的。精神状态也很压抑。

    我会继续更新,但如果哪一天请病假了,可能需要休息很久。对不起啊,尽力了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