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二章 渴饮砒霜,味道真正!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4578更新时间:2020-11-24 02:38:40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拐过重重庭院,走向小园深处。

    途中,紫裙少女许元霜低声道:

    “我娘是想问他的事!”

    姬玄笑了笑:“意料之中,这些年来,族人对姑姑言辞苛刻,尽说些不好听的。但我觉得,姑姑当年所为,乃人之常情,为人母,哪有不疼自己孩子的。”

    许元霜看他一眼:“七哥是暗指我父亲禽兽不如?”

    姬玄笑容不改:“国师只是做出了取舍而已,元霜表妹对那人又是什么态度呢。”

    许元霜叹息一声:“父亲和舅舅要他死,我改变不了,但对我来说,他终究是一母同胞的兄长。我能做的,只是尽量不关注他,当他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姬玄眯起眼睛:“可我听元槐说,你常主动打探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.”

    许元霜柔美的脸庞红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结束交谈,沉默的走了片刻。

    呼呼,呼呼!

    一阵呼啸的,宛如风声的响动传来,拐入一座大院,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少年在练枪,手里一杆九尺大枪使的虎虎生威。。

    那杆大枪,枪杆漆黑,枪头是一颗金灿灿的蛟头张开大口,口中吐出枪尖。

    他脸色冷峻,挥舞大枪,呼呼作响,院子里呼啸着轻风,卷起尘埃。

    “元槐。”

    姬玄笑着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练枪的少年顿住枪势,侧目看来,冷峻的脸庞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,道:“姐姐,七哥。”

    “元槐的枪法又有进步,悟出枪意了吗。”姬玄笑道。

    “差一点。”

    许元槐颔首,道:“半年之内,能入四品。”

    他表情冷峻,语气也冷淡? 好像晋升四品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。

    姬玄感慨道:“元槐天赋真可怕啊。”

    许元槐? 十七岁,拥有极为可怕的修炼天赋? 十五岁炼精? 十六岁铜皮铁骨,十七岁已经触摸到四品“意”的门槛。

    当然? 这也和丰厚的资源脱不开关系,许家姐弟在潜龙城的地位? 不比姬玄及其兄弟姐妹们差。

    自幼有名师指点? 丹药不缺,有高手喂招等等。

    对于这类身份显赫的年轻天才来说,炼精境要等身子长开才能修行,但炼神境是可以先一步修行的。

    自幼观想? 锤炼元神? 等到迈过炼精和练气两个境界,踏入炼神境是水到渠成之事,而后有顶级丹药锤炼体魄,铜皮铁骨境毫无难度。

    但六品之后的五品化劲,许元槐依旧只用一年便顺利晋升? 足见天赋之强。

    许元槐虽是五品化劲,但手里的蛟芒枪是顶级法器? 枪身由四品蛟龙的脊椎骨打造,枪头是蛟龙最锋利最坚硬的龙牙锻造。

    此外? 枪中封印着四品蛟龙的元神。

    凭借此枪,以及伴身的其他法器? 寻常四品都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相比起那位视作容器的长子? 许平峰对次子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七哥来作甚?”

    许元槐问道。

    姬玄回答:“姑姑有事找我。”

    许元槐看了姐姐一样? 手中长枪一杵,稳稳立着,颔首道:

    “娘在内厅,我领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姬玄笑着摇头,这位表弟似乎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大哥,似乎也挺感兴趣。

    表兄妹三人穿过大院,进了内厅,高椅上坐着一位华服美妇人,有着一张端庄的鹅蛋脸,雪肤樱唇,五官极为标致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再年轻,但岁月并没有在她美丽的脸庞留下刻痕,反而沉淀了她的气质,让她拥有少女不具备的成熟韵味。

    她的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忧伤,宛如结着忧愁的丁香花。

    “姑姑!”

    姬玄笑眯眯的行礼问候。

    “娘!”

    许元槐和许元霜姐弟俩也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美妇人端着茶碗,青葱般的玉指捏着茶盖,轻轻磕着杯沿,声音磁性柔美:

    “他回来了?”

    问话的时候,美妇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姬玄,捏着茶盖的手指微微用力几分。

    “国师已经返回,方才与父亲一起召见了我。”

    姬玄笑起来就眯着眼,一副亲易近人,很好相处的模样。

    美妇人屏息了一下,缓缓道:“事情成了吗?”

    许元槐和许元霜姐弟俩,立刻看了过去,静等答案。

    姬玄沉吟,道:“姑姑要问的是,许七安体内的气运是否已经取出?”

    美妇人呼吸顿时粗重起来。

    姬玄摇头叹息:“国师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呼........美妇人高耸的胸脯起伏一下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紫裙少女许元霜表情复杂。

    许元槐依旧是那副冷峻的表情,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美妇人难掩笑容,她当年的决断是正确的,九州之内,如果有谁能庇护长子,非监正莫属。

    家族大业也好,丈夫大志也罢,在她眼里,都比不上自己怀胎九月诞下的孩子。

    尽管她因此被软禁于此,尽管又生下一子一女后,便被冷落十几年。

    族人都说,那孩子平庸无能,碌碌无为,与弟弟妹妹相比,简直是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。此等废物用来当气运容器,也算物尽其用。

    偏就她妇人之仁,耽误大事。

    她嗤之以鼻,家族大业,凭什么要牺牲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废物的说法这十几年里常被族人拿来调侃,拿来刺她,京察之年时,这样的说法渐渐少了,到如今,再没人敢说那孩子是废物。

    她的孩子若是废物,世上还有能人?

    姬玄又道:“不但失败,而且受了重伤,或许要闭关一段时间方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监正果然强大,爹想谋划他,实在太过勉强。”

    许元霜嗓音悦耳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许元槐淡淡评价:

    “一品术士自然不好对付,父亲当以阴谋为辅,阳谋为主。堂堂正正的攻城略地,打下大奉疆土,如此才能取而代之。”

    姬玄思忖道:

    “听国师话中之意,似乎也不是监正伤的他,而是气运反噬。”

    “气运反噬?许七安现在如何?你说清楚.......”

    美妇人秀眉紧蹙,一叠声的追问。

    见姑姑和表弟表妹都看过来,姬玄耸耸肩,道:

    “反正父亲和国师也没说这是机密.......嗯,国师这次失败,似乎是因为许七安提前猜出了他的身份,以及气运相关的幕后真相,因此早有布局。

    “至于气运反噬,国师没有详说,但这显然和许七安有关。”

    早就猜透了他的身份..........美妇人既惊喜又悲伤,惊喜是长子能力强大,纵使是二品术士,也已经无法轻易主宰生死,让她骄傲。

    悲伤是这样的真相,会给他造成何等打击?

    许元霜微微睁大眸子,美丽的少女眼里难掩震撼之色,她走的是术士体系,深知父亲的强大和可怕。

    那个远在京城的兄长,竟让父亲二十年的谋划毁于一旦,并反击中将父亲重伤,这是何等的惊才绝艳。

    许元槐依旧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美妇人吸了一口气,又问道:“他有说许七安如今的情况?”

    姬玄点头:“有的,许七安被佛门的封魔钉封印,修为尽废,想要解开封印,千难万难,多半是没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美妇人低低的“啊”了一声,眼眶发红,又担忧又心疼。

    许元槐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废了呀........姐姐许元霜却露出了惋惜的表情,她看着姬玄,道:

    “七哥,父亲和舅舅找你,不是只说这些事吧。”

    姬玄含笑审视着表妹,坦然道:“过几天,我要外出游历,帮父亲和舅舅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许元霜问。

    “搜集溃散的龙脉之灵,增强我们的气运,为取代大奉皇族的大业添砖加瓦。”

    许元槐眼睛一亮,“七哥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许元霜蹙眉。

    姬玄嘴角笑容缓缓扩散:“好啊,不过你先得先和父亲还有国师打过招呼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雍州城。

    穿着青衣的年轻人,牵着马,从官道走来。

    马背上坐着一个姿色平庸的女子,随着马匹的行走,颠啊颠,时不时踩着马镫撅起臀儿,缓解一下屁股蛋的酸疼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对普通人来说,长途奔波是极为疲惫的事,身子骨弱的,甚至会病死在途中。

    好在两人一路走来,又乘船又骑马,速度都不快,偶尔会在客栈住一两天,缓解奔波的劳累。

    这对平庸的男女,混入百姓中,毫不起眼,还没有女子胯下那头神骏的小母马来的吸引眼球。

    至少这匹马,高大体壮,曲线优美,一看就是顶尖货色。

    “雍州城我来过一次,为了救一个朋友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城外南边几十里的山里,有一座远古地宫,里头沉睡着一具几千年的古尸,非常邪异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露出害怕的表情:“你骗人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挤眉弄眼道:“我骗你做什么,晚上睡觉时,记得把门窗锁好,有人敲门千万别开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狐疑的看着他:“那个会敲我门的人就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瞎说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一本正经:“咱们走了这么多天,我有敲过你的门?”

    “倒也是!”

    慕南栀又撅起屁股蛋,半趴在小母马身上,缓解翘臀的酸疼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城,街上行人如织,牌坊布幅随风飘摇,热闹繁华景象。

    许七安向路边百姓打听雍州城最好客栈在哪儿,问明地址后,牵着马,朝好心人的指引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慕南栀嘴角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这个臭男人还算有信用,果然带她住最好的客栈,吃最好的美食,现在到了雍州城,她打算去逛一逛胭脂水粉铺子。

    路过一家药铺,许七安把小母马拴在店外的马桩上,笑道:“稍等,我去买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慕南栀懒得下马,矜持的“嗯”一声。

    进了药铺,来到柜台前,许七安道:“掌柜,来两斤砒霜。”

    “两,两斤?”

    穿着蓝褂子的掌柜,审视着这位章口就莱的客人。

    许七安把两粒碎银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掌柜的立刻觉得这位客人气质和容貌两开花,笑道:“客官稍等。”

    当即命小二去秤两斤砒霜来。

    小二很快就取来砒霜和秤砣,当着许七安的面秤好份量,再给他打包好,道:

    “客官,您收好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接过,重新打开纸包,取下水囊,把一部分砒霜倒入水囊里,轻轻摇晃几下,然后当着掌柜和小二的面,吨吨吨的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雍州城的药铺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竖起大拇指:“味道就是正!”

    掌柜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脸色惶恐得看着他。

    店小二的下巴快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打扰了,告辞!”

    许七安拎着剩下的砒霜,心满意足的走人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