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6310更新时间:2020-09-30 23:24:08
    许七安的目光离开曹青阳,首先看向他身后不远处的杨崔雪、傅菁门等人,当然还有风姿卓绝的美人萧月奴。

    他掠过武林盟众人,接着审视地宗的莲花道士们,以及裹黑袍戴面具的淮王密探。

    密探们戴着面具,看不出表情,但眼里燃烧着赤裸裸的恨意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许七安,在京城闹出那么大动静,逼陛下不得不下罪己诏,让淮王死后身败名裂,尸骨无法葬入皇陵,牌位不能摆入太庙。

    楚州那位神秘高手以一敌五,凶威滔天,淮王死在他手里,密探们恨归恨,却没有怨言。弱肉强食,本就如此。

    但许七安的行为让他们异常愤怒和恶心,区区一只蝼蚁,淮王活着的时候,一指头就能戳死他。还不是仗着淮王以死,跳梁小丑似的上蹿下跳,踩着淮王扬名立万。

    实在可恨可恼。

    至于莲花道士们,则更加赤裸裸,对于许七安的打量,有的嗤笑,有的冷笑,有的露出挑衅神色。

    “一群跳梁小丑,不足为虑!”

    许七安摇摇头,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淮王密探和莲花道士们眉梢一挑。

    “曹盟主,莲子即将成熟,受不得大风大浪,所以这里没有布置阵法。”许七安重新看向曹青阳,沉声道:

    “你也不想毁了莲子吧。”

    曹青阳不甚在意的点头:“我要的是莲藕,莲子只算添头,有,自然最好。没有,也无碍。说吧,许银锣想怎么过招?”

    许七安摘下后腰的黑金长刀,随手丢在一旁,“啪嗒”一声,连刀带鞘落在池边。

    他看着曹青阳,抬了抬下巴:“不施展气机,不用武器,咱们比一比体术!”

    聪明!

    远处的萧月奴微微颔首,这么一来,等于把曹盟主拉到了和他相近的水平线。

    不施展气机,三品武夫的强大便无从施展;不用武器,而曹盟主擅长的是刀法,是刀意,最强的攻杀之术又被排除。

    最后,以曹盟主对许银锣的赏识,肯定会给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混江湖的人都这样,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“好,就比体术!莲子成熟时,如果我还没打赢你,我不会去碰它一下。”

    果然,曹青阳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场外的“观众”们吃了一惊,曹盟主这是给足了许七安面子,当着大伙的面许诺,便不会存在违约。

    就是说,只要许银锣能撑过莲子成熟仍然没有落败,曹盟主就不会争夺莲子。

    天地会弟子们暗暗祈祷,希望许银锣能撑久一些。

    金莲师叔把许公子请来相助,真是一招妙棋.........秋蝉衣露出欣喜之色,这位曹盟主一口气连破无关,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不管是楚元缜还是李妙真,他都不曾有过退让。但面对许公子,却愿意做出如此大的让步。

    像许公子这样声望如日中天的少年英杰,世间罕有。

    她对许公子愈发的仰慕、痴迷。

    这,这曹青阳竟能做出如此巨大的让步?白莲道姑满脸愕然,她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许七安的声望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比体术,盟主也不可能输,就看许银锣能撑多久。”傅菁门说道。

    “许银锣擅长的似乎也是刀法。”杨崔雪分析道。

    萧月奴听着两人的讨论,嗓音柔媚的说道:

    “曹盟主体魄无双,但许银锣也有金刚不败,且两人都擅长刀法,而非体术,这么看来,倒是有一番龙争虎斗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不远处的密探天枢,冷笑着插嘴:“龙争虎斗?我若告诉你,许七安只是一个六品武夫呢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引来一片哗然声,议论声。

    观战的群雄们一想,突然发现,对于许银锣的品级,他们确实没有概念。

    首先,打更人的银锣既有八品炼神境,也有五品化劲,本身就不是按照品级来划分的。其次,许银锣的早期事迹里,有云州独挡数千名叛军,有佛门斗法.........这些都是在越阶“战斗”。

    他们唯一能判断的标准,是昨夜许银锣斩杀那位来历神秘的公子哥,而对方本身不是弱者,又有两名四品巅峰充当护卫。

    所以,在众人心里,许银锣即便不是四品,怎么也是五品化劲。

    “许银锣只是六品么,六品的话,怎么杀那位公子哥?”

    “六品怎么闯入皇宫,劫走两位国公?听他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群人似乎是朝廷的势力,对许银锣想必是知根知底。”

    “说这些作甚,等两人交手了,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曹青阳审视着许七安:“你才六品?这我倒是有点意外。”

    收集的情报里,许七安最新的战绩是力压天人两派的杰出弟子,虽然用了儒家法术书籍,但外人的评估是自身也有五品,差距并不大。

    结果,居然是个六品武者。

    许七安没有回应,淡淡一笑:“还请曹盟主多多指点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突然飞了起来,伴随着脚下“嘭”的闷响,凶猛的膝撞直面进攻。

    过程中,眉心一点金漆亮起,迅速蔓延全身。

    曹青阳一步跨前,主动迎了上去,左手挡开许七安的膝撞,右手掌心反转,一掌贴在他胸口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如同巨钟撞响,许七安倒飞回去,翻滚着卸力,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还真没到五品.........”傅菁门猛吃一惊。

    哗然声一下子起来,群雄交头接耳,通过刚才简短的交手,眼光毒辣的,立刻便看出许七安的水平。

    天地会弟子们脸色一沉,心也跟着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修的道门体系,但对武夫体系还是很了解的,毕竟武夫体系不像其他体系那般神秘,因为走这条路的人实在太多。

    五品化劲是武夫体术的巅峰,五品之前,武者的近身攻击虽然强悍,但不至于让其他体系的高品强者畏惧。

    五品之后的武者,才是让其他体系的高品恐惧的原因。

    化劲武者完美掌控肉身力量,可以无视惯性,无视失衡等,一旦被他们贴身,面对的将是狂风暴雨的攻势,直到分出胜负,或者用特殊手段再拉距离。

    许银锣没到五品,那这一战没得打,拖延时间更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许七安站稳后,脑海里自动浮现画面:曹青阳出现在身侧,一记手刀砍他后颈。

    来不及思考,依照武者的本能,他一个下蹲,然后朝前翻滚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套动作的瞬间,曹青阳出现在他身侧,挥出手刀。

    手刀自然是落空了,曹青阳眼里闪过诧异,他身影复而消失,从天而降,一拳砸下来。

    但在他出手前,许七安忽然一个踉跄,像是喝醉酒的人没有站稳,朝左侧滑了两步,完美避开攻击。

    “先适应节奏,他的攻击太快,我有点跟不上,以躲避为主,伺机反攻..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凭借不同于常人的敏锐,一次次未卜先知,捕捉到曹青阳的攻击画面,手忙脚乱的规避。

    在场外众人看来,两人就像玩过猫捉耗子的游戏。

    终于,许七安在一个后仰避开曹青阳鞭腿后,他抓住了反击的机会,以右脚为轴心,猛的旋转,旋至曹青阳身后。

    下一刻,暴雨般的攻击落下,拳击、膝撞、肘击.........一瞬间打出数十招,打的曹青阳钢铁身躯发出巨响。

    这.........萧月奴美眸略有呆滞,她怀疑曹盟主在放水,在给许银锣面子。

    “有古怪,他似乎能提前捕捉曹盟主的行动,做出有效预判。”傅菁门双手缓缓握拳,有些跃跃欲试,道:

    “看的我有些心痒难耐。”

    他是怎么做到的..........杨崔雪眉头紧锁,许银锣表现出的能力,已经超过武者对危险的直觉,仿佛拥有了未卜先知之能。

    “咦,他不是没到五品吗,怎么反而压着曹盟主打?”

    “曹盟主没认真吧,兴许是要给许银锣面子,给他一个台阶。”

    群雄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,大家还是能接受的,混江湖,最重要的是给人家面子。

    不给人面子,还怎么混江湖?更何况对方是义薄云天的许银锣。

    “曹盟主,时间宝贵,你还要和姓许的纠缠到什么时候?”女子密探天枢,冷冷道:“提醒曹盟主一句,此子邪乎的很,不要阴沟里翻船了。”

    曹青阳能感受到对方攻击的猛烈,痛感清晰传来,虽然只是疼痛,但对于一个六品武夫来说,能有这股力量,实属罕见。

    他回身一脚把许七安踹了出去,依旧被提前察觉,对方甚至借他这一脚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能提前预判我的攻击?这是什么路子。”曹青阳皱了皱眉,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独门秘技。”许七安说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当这是炼神境的直觉本能了。”

    曹青阳活动了一下脖颈,淡淡道:“你知道吗,武者本能有一个致命弱点,那就是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瞳孔倏地收缩,他再次一个下蹲,朝前翻滚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曹青阳出现在他面前,一脚将他踢飞。这一脚踢的很瓷实,踢的他像炮弹般飞射,撞碎假山,撞裂青石铺设的地面,深深陷入墙中。

    看着狼狈的年轻人,曹青阳笑道:“只要出手的速度,快过它对危险的预警,你便无法有效的做出应对。”

    我懂,说白了就是cpu过载嘛..........许七安把自己从墙壁里拔出来,咧嘴笑道:“热身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主动扑了过去,但被曹青阳一招反倒,暴雨般的拳头旋即砸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一声又一声脆裂的爆响在许七安耳畔炸开,一记比一记重,一记比一记快的拳头不断映入他的眼眸,砸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砸的护体金身出现摇晃,砸的地面皲裂。

    他出拳时,力量走的是直线,手臂肌肉向一个方向发力..........

    为什么我做不到和他一样,为什么我的力量会在出拳的过程中分散..........

    天地一刀斩的“集中”只有一瞬间,我也只学会了一瞬间,根本无法长期保持这种状态....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一边挨打,一边观察对方的气机变化,他发现曹青阳的每一拳,力量都是一样的,像是完美的复制。

    五品之下的武者,以及普通人,根本无法保证自己每一拳的力量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坍塌了所有气血,将之拧成一股,而后一脚蹬在曹青阳小腹,将他踢飞。

    这一脚,将所有力量拧成一股,已经达到五品的水准。

    化劲?不,还不是,他距离化劲只有一步之遥..........曹青阳恍然大悟,退出一段距离,卸去力道后,再次扑杀过来,不给许七安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众人看来,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殴打,曹盟主体术无双,攻击凶猛,打的许银锣或跳或滚,不断躲避。

    偶尔爆发反击,但在一两招后,便被反制,然后是又一轮的单方面殴打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曹青阳一拳打开许七安交叉的双臂,手掌贴在金灿灿的胸口,骤然发力,许银锣不受控制的倒飞,但曹青阳一把抓住他的脚踝,强行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套凶猛的体术攻击。

    拳头不断砸在胸膛、小腹、脸庞.........许七安无法站稳,被打的踉跄后退,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佛门的金刚神功乃世间一等一的护体神功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是龟壳神功吧,这挨打的本事贫道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贫道都替曹盟主感到手疼,太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银锣,再撑一炷香时间,说不准你能凭借龟壳神功,登上武榜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师兄,武榜不是只收录江湖高手吗,许银锣是朝廷命官,哦,我忘了,他已经不是银锣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冷嘲热讽,当然是来自地宗的莲花道士,以及地宗弟子嘴里。

    地宗的妖道们无时无刻不在宣泄内心的阴暗,发泄心里的恶意。

    天机和天枢相视一眼,多年的默契让两人看懂了彼此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旦曹青阳打破许七安的金刚神功,他们便趁机出手,收割这小贼的狗命。

    李妙真几次三番想出手,都被楚元缜拦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别冲动,他不会有生命危险,但如果你插手战斗,曹青阳和许七安的赌斗就不存在了,场面会因此失控。”楚元缜沉声告诫。

    恒远大师双手合十,叹息不已。

    如此可怕的对手,让人感到绝望,他已经尽力了,也希望许银锣尽力就好。

    丽娜右手下垂,皮肤表层包裹一条条宛如蚕丝的白色细丝,正治愈着伤势。

    她咬着小银牙,气道:“我阿爹在的话,一拳头就打爆他狗头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没好气的嘲讽道:“你阿爹?”

    楚元缜咳嗽一声,提醒道:“力蛊部的首领,二十年前就是三品了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:“哦,那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响声打断他们的交谈,凝神看去,曹青阳一拳打的许七安双膝跪地,地面陷出两个深坑。

    “我出五拳,你好好感悟,五拳之后,破你金身。”曹青阳说完,第二拳打了下来,打在他头顶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金刚神功似乎无法防御这样可怕的攻击,黯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第三拳,金漆再次黯淡,此消彼长之下,许七安再无法完好无损,吐了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秋蝉衣“哇”的哭了出来,手捂着嘴,泪珠滚落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也红了眼眶,只觉得许银锣已经仁至义尽,就算现在认输,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怨言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第四拳,金漆斑驳,宛如年久失修的佛像,这是金刚神功破碎的预兆。

    许七安七窍流血,视线一片模糊,那股拳力在他体内不断回荡,不断震动,摧残着他的筋骨、五脏。

    这股震动就像导火索,点燃了一个又一个细胞,引动它们一起震动,产生共鸣。

    他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五品化劲的奥义了。

    曹青阳又这种粗暴的,凶残的方式,向他灌输了五品化劲的奥义。

    曹青阳握紧拳头,拉开架势,第五拳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李妙真和楚元缜同时出手,丽娜和恒远随后而至。另一边,白莲道姑也无法再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任谁都能看出,这一拳砸下去,许银锣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盟主,手下留情。”萧月奴惊叫道。

    “盟主,手下留情啊,别伤了许银锣姓名。”杨崔雪喊道。

    天机和天枢同时斩出刀芒,斩向楚元缜等人,摆明了要拦住他们。

    莲花道士们露出狞笑。

    许七安瞳孔里,映出了拳头,越来越大,它砸出的气浪吹乱额前的刘海,武者的直觉向他传输危险的信号。

    他的脸庞有些呆滞,表情僵硬,似乎还没从眩晕状态恢复,但他的拳头本能的握紧,身体里一些沉睡的细胞,在此刻苏醒了。

    一些往日里无法支配、使用的细胞,在此刻变的无比活跃。

    全身力量拧成一股,所有细胞都在往一个方向发力。

    他用尽全力,迎着曹青阳的拳头,轰出了一拳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PS:今儿有事耽误了,继续码下一章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