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战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794更新时间:2020-09-26 23:40:34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咔擦........”

    房间内众人消失的瞬间,几道人影便冲了过来,撞破窗户和墙壁。

    他们分别是两个戴金色面具的黑袍人,三个道袍胸口绣着蓝莲、绿莲、青莲的中年道士。

    戴金色面具,代号“天机”的天字号密探,扫了一眼房内,沉声道:“应该是传送,刚才竟然没有发现他的易容。”

    他们一直埋伏在附近,盯着进入客栈的每一个人。以他们的目力,不需要近距离审视,就能看透人皮面具这类伪装。

    另一位戴金色面具的黑袍人开口,声音冷脆:“杨千幻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天机点头:“许七安和司天监的术士交情向来很好,这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女子密探冷哼道:“他想分割我们,逐个击破?”

    地宗的青莲道长,嘿然冷笑:“愚蠢。”

    代号“天枢”的女子密探扫了他一眼,说道:“四品术士的传送距离极限大概是三十里,不算太远,唯一不确定的是他把人传送去哪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天机沉吟道:“不能再等了,分头追踪。嗯,术士的传送可以被打断,方才可能是出其不意,以那两位高手的实力,不可能再来第二次。你们别追太远,如果一直没有气机波动,说明方向错了,立刻调转方向。”

    此时,客栈外,多股人马杀到,有穿羽衣道袍的地宗弟子,有暗中组成联盟的江湖散人,有淮王密探,也有被惊动的武林盟势力。

    百余人集结在客栈之外,街上、弄堂全是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埋伏,白天在三仙坊结盟后,白袍公子哥道出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密探和地宗道士们认为可以一试,结果,还真等来了对方。

    没预料到的是,月氏山庄里还藏着一个四品术士。

    五位四品冲出客栈,天机环顾一圈,道:“我负责西边,剩下的方向..........”

    他忽然沉默下来,扭头看向街道前方,沉重的脚步声从那边传来,每一步都造成轻微的地震效果。

    各方人马的视线里,一个少女狂奔而来,高举着,高举着一尊火炮?

    “嘿吼.......”

    她借着奔跑的惯性,用力投掷出火炮。

    呼........钢铁巨兽旋转着“扑”向众人,隐隐携带着风声。

    众人下意识的四散开来,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天机大步迎了上去,过程中扯下披风,手腕一抖,抖出海潮般的气机,一次次推撞在火炮上,抵消它的冲撞之力。

    天机探出手,接住火炮,随手丢在路边,发出“轰”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走,我来收拾这个力蛊部的女娃子。”天机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这女娃子挺俊的,记得别杀了,留给道爷我玩玩。”蓝莲道长阴阳怪气的笑道。

    天机皱了皱眉,有些反感地宗道士无处不在的恶意,淡淡道:“我对敌从不手软。”

    蓝莲道长嗤笑一声,带着门内弟子朝大街另一侧而去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一个魁梧的和尚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几在同时,两道剑光遁来,李妙真和楚元缜踩着飞剑,截住剩下三位四品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早有预谋,倒是小觑你们了。”天机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上次在楚州,算你们跑得快。”李妙真脾气暴躁。

    女子密探天枢眯着眼,寒声道:“李妙真,正要找你好好算这笔账。”

    她旋即笑道:“你以为我们只有这点布置?”

    楚元缜微微一笑:“同样的话,也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小镇里到处都是高手,尤其是客栈,这几天早就被江湖人士霸占。

    战斗开启的瞬间,客栈里的江湖人士纷纷逃出,而住在远处的江湖人士,以及武林盟其他门派,则纷纷赶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蓉蓉姑娘推开房间的门,发现长老们早就聚集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而楼主站在屋脊,遥望客栈方向。

    “客栈那边打起来了,根据气机波动推测,四品级的。”

    萧月奴回过神,俯瞰着院子里的门人,沉声道:“立刻疏散镇中百姓,不愿意配合的,就采取暴力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万花楼弟子和长老们齐声道。

    “楼主,产生矛盾的是哪些人?”蓉蓉脆声问道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看见楼主萧月奴眼神一下变的复杂,缓缓道:“许七安杀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众人惊呼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他的风格..........蓉蓉一下子扭头,看向客栈方向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镇子外,三道人影踩着飞剑,低空疾掠。

    他们穿着同色的道袍,一个胸口绣着红莲,一个胸口绣着橙莲,一个胸口绣着黄莲。

    其中,红莲和橙莲两位道长,头发花白,年岁不小。黄莲则是中年人形象,明显比前两者岁数要小。

    “在南边,南边有气机波动........”

    黄莲感应了片刻,驾驭着飞剑,冲在前头。

    除了道首一直在警惕楚州时,出现过的那位神秘强者,地宗的所有莲花道士都在小镇。

    李妙真等人拦住了客栈里的几位四品,却拦不住他们。

    赤橙黄三位道长原本就是“压阵”的,防备其他意外,如今正好是他们出手的时机。

    莲花道士们虽然堕入魔道,时常难以控制自己的恶念,但脑子并没有跟着一起坏掉。

    “嘿,=真是个头脑简单至极的匹夫,杀他一个人,便真的气冲冲的前来自投罗网。”橙莲道长嗤笑一声,恶意张杨的脸上,浮现不屑之色:

    “武夫就是武夫,粗鄙的让人怜悯。”

    “金莲请一个武夫来助阵,是他最大的败笔,各大体系中,只有我道门地宗的魔道,才是永恒的。”赤莲道长淡淡道。

    只要能杀死这几个年轻的高手,哪怕只是重创,明日金莲就守不住莲子。

    如果金莲狗急跳墙毁了莲子,固然让人心疼痛惜,但损失最大的依旧是金莲自己。

    很快,三位道长看见了交战的双方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蓄美髯的中年剑客,一个戴着玄铁拳套,裸露壮硕胸膛的汉子。

    察觉到三位莲花道士的到来在,两人默契的停手,露出友善的笑容:“等你们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赤橙黄三位道长,脸色齐齐一僵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距离镇子三十里外,平缓的山坡上,同时出现五道身影。

    仇谦略显惊慌的四处打量,看清周围景象后,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,啧啧笑道: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以为你会把我们传送道月氏山庄。那样的话,小爷我就真的危险了。刚才是猝不及防,现在,你别想再带我们传送。我是该说你聪明呢,还是愚蠢?”

    他突然笑了起来,笑的前俯后仰,姿态嚣张:“我觉得你很聪明,因为你懂的谄媚讨好我,把自己送上门来找死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缓缓抽出黑金长刀,“杀你这条杂鱼,我和杨师兄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等人都在小镇,把他们传送去山庄没有意义。首先,九色莲花受不得强大的气机波动,莲花虽是至宝,但它的神异又不在防御方面。

    其次,白袍公子哥的两名扈从实力极强,一旦在山庄打起来,肯定会牵连天地会弟子。虽然他们明日不可避免的要投入战斗。

    最后,杨千幻布置了好几重防御阵法,就像守城一样,敌人若想爬上城墙,就得付出尸山血海的代价。

    哪有凭白把敌军送上城头的道理。

    杨千幻“呵”一声,摇头道:“我不会出手,卑贱的蝼蚁并不值得我出手。”

    仇谦眉毛一扬,竟不可遏制的涌起怒火,他深深反感着这个白衣术士说话的语气,以及倨傲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故意惹我发怒,那么你成功了。”仇谦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配?”杨千幻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用真面目示人,是害怕被我报复?”仇谦盯着对方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对此,杨千幻只是简单的“呵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........”仇谦面皮抽搐一下,沉声道:“左右使,给我杀了这家伙。”

    沉默寡言的右使骤然消失,再出现时,已经在杨千幻身后,一拳捣出。

    他的拳头穿透了杨千幻的身体,但打中的只是残影。

    白衣术士出现在远处,还是那副故作淡然的欠揍语气,道:

    “粗鄙的武夫,对付你们,就像戏耍愚蠢的老鼠,不,老鼠急了还咬人,尔等是爬虫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仇谦厉声道。

    杨师兄很会拉仇恨啊.........这话连许七安听了都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刚才没看见他弯膝蓄力,就像闪现一般出现在杨师兄身后,这是五品化劲的神异,完美的掌控肉身力量,我以前没看懂为什么杨砚他们出手时,都是忽闪忽现,现在终于懂了。

    杨千幻不紧不慢的从怀里取出一个铁盒子,打开,一尊尊火炮,床弩出现在他身侧,把他拱卫在中央。

    同时,一把把火铳浮现,散布在他身周的虚空。

    火炮、床弩、火铳都刻录了阵纹,威力是普通同类火器的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杨千幻脚下浮现阵纹,将这些重型武器囊括其中,它们仿佛和杨千幻化为一体,随着他一同传送,忽闪忽现。

    “粗鄙的武夫,让你知道术士的伟大和可怕。”杨千幻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床弩、炮口、枪口同时对准戴斗笠,穿斗篷的右使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“嘣嘣嘣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火力齐射。

    铜皮铁骨之躯的右使也不敢硬抗如此密集,如此可怕的火力覆盖,凭借武夫强悍的爆发力,绕着杨千幻狂奔,想绕到侧面突袭。

    但掌控传送能力的杨千幻,速度比他更快,总能提前改变方位,调整炮口,逼的右使不断的中断突击的想法,继续绕圈子。

    弩箭刺入地表,火炮撕裂大地,溅起土块和碎石,制造出耀眼的火光以及轰隆的巨响。

    杨千幻的铁盒子宛如不见底的百宝袋,源源不断的补充弹药、弩箭。

    突然,刚才还被火力输出逼迫的无可奈何的右使,此刻诡异的消失不见,魁梧高大的壮汉紧接着出现在杨千幻身后,距离他只有三尺不到。

    对于一位四品巅峰级的武夫来说,这个距离,可以重创,甚至格杀同品级其他体系的高手。

    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但右使依旧只攻击到了残影。

    好险,差点阴沟里翻船............杨千幻出现在数十丈外,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,表面却很淡定:

    “你用传送法器对付我,用术士手段对付我,是该说你聪明,还是说你愚蠢?我觉得你很聪明,因为你成功让我体会到了智商碾压的愉悦。”

    杨师兄作为一名术士,专业能力还是很强的啊,刚才我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,原来是我瞎操心了,他根本就是游刃有余..........许七安缓缓点头,心里大石落下。

    他被杨千幻稳如老狗的声线感染。

    不再关注杨千幻的战斗,他拎着刀,缓步走向仇谦和右使,“该我们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仇谦挑起嘴角,迎了上来,道:“左使,你替我压阵,我去对付这个小杂碎。”

    左使皱了皱眉,习惯性劝诫:“少主,您是千金之躯,怎么能以身犯险。我与您联手杀了他,这是最稳妥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生死之争,没必要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:“两个一起上,否则凭你一个蝼蚁,我能打十个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平静,脸色平静,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实。

    仇谦狞笑道:“我自幼苦修武道,日夜不辍,自问不输任何同辈。大奉人人都夸你许七安天赋异禀,是不输镇北王的天才。

    “但我知道,你不过是仗着它的加身,连获奇遇,才让你有如今的地位。其实你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他缓步迎上许七安,探出右掌,左使连忙打开漆黑木盒,盒中飞出一柄小剑,迅速膨胀,化作一柄宛如秋水的长剑。

    此剑如秋水般剔透,似乎能吸收天空的月光,剑刃和剑脊蒙上一层浅浅的,如水般的光华。

    他果然知道身负气运,并心怀嫉恨...........许七安心头一热,迫不及待想杀人招魂。

    两人身影同时消失,不同的是许七安原本站立的地方,嘭一声陷出两个深深脚印,而仇谦却没有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半空中出现刺目的火星,之后才凸显出两人的身影,刀剑互抵。

    “你的佩刀是监正炼制的法器,但我这把月影,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仇谦骤然发力,竟把许七安推了出去,剑光紧随而至,十几道剑光几乎同时暴起,斩击许七安的胸口、四肢、喉咙........

    带起一连串刺目的火星。

    “五品?”

    现出金刚神功的许七安皱了皱眉,体会着被剑光斩击的地方传来隐约的刺痛。

    相信了对方的剑是不输黑金长刀的神兵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没了气运加身,你就是个杂碎而已。今天我要碾压你,斩断你的四肢,把你削成人棍。不但如此,我还要把你的东西都抢过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时,仇谦的残影消散,真身出现在许七安身侧,做出最完美的斩击。

    武者对危机的本能给许七安带来了预警,让他提前捕捉到相关画面,当即挥舞黑金长刀格挡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又是刺目的火星暴起,仇谦表情猛的僵硬,瞳孔出现短暂的涣散。

    心剑!

    先前的一击只是摸底试探,此人不是四品,没有摸索出“意”,那么他的心剑就可以有效的震荡对方元神。

    许七安一击得手,紧接着便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狮子吼,再次震荡对方元神。

    同时,他运足气机,一刀斩向对方头颅。

    没时间施展天地一刀斩,他要赶在那个压阵的壮汉反应过来前,斩了这个狂妄的家伙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