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计划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384更新时间:2020-08-27 17:56:49
    帐篷里,杨砚盘坐在软垫,接过大理寺丞递来的茶水,道:“袭击官船的是一条黑蛟,应该是北方妖族里的蛟部。实力不差,四品,在水里我打不过它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话多的人,言简意赅的说完,给出自身与对方的实力对比,然后就一言不发的沉默。

    褚相龙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听到四品蛟龙的存在,大理寺丞等人表情怪异,有愕然有畏惧有焦虑。

    陈捕头眉头紧锁,说道:“褚将军知道那条蛟龙的底细吗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过程中,他用眯着眼审视褚相龙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望来,无形的压力让褚相龙无法继续保持沉默,犹豫了一下,他沉声道:

    “黑蛟,四品,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汤山君。”

    他果然认识黑蛟.........许七安眸光微闪,在流石滩设伏的敌人是北方妖族的,既然北方妖族出动了,那么向来同气连枝的北方蛮族呢?

    另外,王妃前往北境这件事,秘而不宣,官船一路北上速度极快,按理说,北方妖族根本不可能提前设伏。

    除非他们早就知道王妃要北行。

    咱们这位大奉第一美人果然不简单啊,值得蛮族如此大张旗鼓的深入敌人腹地搞埋伏..........刚才看褚相龙的脸色,似乎极为吃惊,很明显也对北方妖族的出手感到震惊........许七安脑海里,无数念头闪过。

    陈捕头低声道:“杨金锣,除了黑蛟,还有其他敌人吗?”

    杨砚摇头:“没发现。”

    众人松了口气,大理寺丞如释重负,心里安定了许多,道:“若是只有一位四品,咱们倒也不用太担心..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便听许七安嗤笑一声,道:“北方蛮族与北方妖族同气连枝,既然妖族出手了,蛮族还会远吗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前往北境的各大关隘,都有高手埋伏。相信我,除非我们抛弃马车和物资,翻山越岭,不然迟早会再次被埋伏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,官道就那么几条,羊肠小道倒是无数,可那些人踩出来的小路,骑马都困难,别说马车和运输物资的平板车。

    古代的剪径蟊贼,只需要占据一条官道,沿途打劫来玩的商队、行人,就能赚的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两位御史和大理寺丞连忙看向陈捕头,他们现在已经不信褚相龙了。

    陈捕头虽然官职低,可他是经验丰富的武夫,也是自己人,他的表态最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陈捕头轻轻点头,低声道:“许大人的分析很有道理,甚至就是事实。我甚至觉得,既然水路有一位四品,那么其他埋伏点呢?会不会也有一位四品,或者,更多的四品?

    “北方蛮族和妖族联合起来,出动一定数量的四品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四品高手在江湖上,那是响当当的大人物,是一方土霸王。但在朝廷里,四品不说多如牛毛,却也绝对不会缺。

    这是很简单的道理,如果江湖上的四品比朝廷还多,那统治天下的也不会是朝廷。

    北方蛮族和妖族相当于是北方联合朝廷。

    “这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三名文官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敌人只要有两名四品,他们这支队伍就危险了,如果是三名,那必将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帐篷里气氛变的沉默、严肃。

    三位文官、以及陈捕头眉头紧锁,尽管外面有一百禁军,还有各自带着的护卫,却不能给他们带来丝毫安全感。

    其实使团的守卫力量已经非常充足,有百名禁军,有数十名护卫,更多四名银锣,八名铜锣,以及一名四品的金锣。

    这样一支队伍,只要不被大势力盯上,足以在大奉各地横着走,甚至去北边和东北也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当初张巡抚率队去云州,也是这样的规模,一路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可眼下的情况是,他们很可能遭遇了北方妖族和蛮族的联手埋伏、针对,背后是雄踞北方的大势力。

    “北方蛮族和妖族,为什么要截杀王妃?他们又是怎么提前设下埋伏的。”陈捕头目光锐利的盯着褚相龙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该知道的。”褚相龙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陈捕头怒道:“如果早知道敌人是北方妖族和蛮族,为何不派禁军护送,非要藏在使团里?”

    糟糕的情况让他出离了愤怒,不再顾忌褚相龙的身份,态度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对啊,如果对遭遇埋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,直接调配禁军护送不是更安全么.........这里毕竟是大奉的地界,派遣一支规模庞大的禁军护送王妃,北方蛮族和妖族即使出动四品高手,也只有饮恨的结局,毕竟禁军肯定会携带大型杀伤法器,而且军中本身就有许多高手.......

    可元景帝却让王妃偷偷潜入使团,谁也不知道,暗中离京........许七安心里闪过这个骇然的念头:

    他们防的是朝廷内部的敌人!

    朝廷内部有人不想让王妃去北境见淮王.........王妃去了北边,到底会引发什么?这背后果然还有更深的内幕。

    还有,妖族和蛮族是如何提前得知,并设下埋伏?

    这些线索杂乱无章,没有头绪,想的头疼。

    耳边响起褚相龙和三位文官的争吵,许七安捏了捏眉心,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:

    “其实我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,那就是请君入瓮,主动引来蛮族和妖族的高手,从他们口中套取情报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越想越觉得这个计划可行,首先,他有比肩四品,甚至有所超越的金刚不败,单挑一位四品,即使打不赢,对方也很难杀死他。

    毕竟武夫不会针对元神的攻击,若是道门四品,许七安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。毕竟他的元神层次还停留在六品。

    就算他的元神比大部分六品还要强大,可怎么也不可能是道门四品强者的对手。

    其次,他有儒家赠予的魔法书,搁在游戏里,这就是超珍稀技能卷轴。

    我虽然等级低,但我会氪金啊。

    天人之争里,正是因为儒家魔法书的效果,为他弥补了元神的弱点,从而打败李妙真和楚元缜。

    最后,他体内还有一尊神殊和尚,这是他最大的底气。

    不过神殊和尚存在不能暴露,就算召唤他,也得在没有队友的情况下,否则只有杀人灭口.......如果只是救王妃,还不至于让我这么拼命........许七安食指和拇指,摩挲着下颌。

    救王妃只是顺带,他的目的是套取情报。

    “北方是镇北王的地盘,直接过去,一头就扎入人家的监视范围里。所有举动都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我要么不查案,要么死磕镇北王。”

    对于一个逻辑缜密的推理高手来说,这不可能让自己陷入如此被动局面的。

    必须要在抵达北方前,获取更多线索和情报,如此才能制定计划,展开调查。

    这时,争吵声结束了。

    褚相龙在地上摊开一份地图,沉声道:“杨金锣这一路行来,可有被跟踪?”

    杨砚摇头。

    身为一名巅峰级的四品,能跟踪他的人不多,武夫的直觉不是摆设。

    褚相龙松了口气,点头道:“很好,那么我们还有机会。现在这种情况,肯定不能走回头路。我们应该及早抵达江州城,求助江州布政使,江州都指挥使,请他们调集卫所的兵力防御。”

    众人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江州城是一省主城,兵力、高手都不缺,进了江州城就安全了。如果蛮族和妖族的四品敢杀入城中,注定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成功抵达江州主城,我们就可以向朝廷求援,或者直接调配江州大军,护送王妃去北边。”褚相龙道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大理寺丞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以接下来,我们要制定行军路线。”褚相龙指着地图,道:

    “抵达江州最近的路,是我们现在走的官道,两天就能到达。但这条路也最危险。所以我们得绕路。”

    陈捕头摇头,反驳道:“绕路同样危险,我们人太多,还有淄重和女眷,根本走不快。而对方是轻车简行的高手,迟早会被锁定、追上。”

    褚相龙笑了笑,道:“所以,我们要抛弃马车、马匹,以及部分淄重。也轻车简行,并且不能走官道,与他们打游击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是非常聪明的决定。

    对方虽是高手,但潜入敌方腹部搞埋伏,不可能带着军队。这就会导致人手不足,无法进行大规模的搜捕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褚相龙才真正表现出一位经验丰富的将领的素养。

    在行军打仗中,这类逃亡情况并不少见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许七安。

    还是有几把刷子的,能做到镇北王副将这个位置,不可能是庸碌之辈........许七安也觉得这样的安排,是目前最优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我没问题。”他淡淡道。

    褚相龙得意一笑,看向许主办官的眼神里,带着挑衅和轻蔑,像是在告诉他:

    毛没长齐的小子,还是太嫩,学着点。

    当即,众官员走出帐篷,收拢人马,下达命令,准备连夜行军。

    褚相龙唤醒了一众婢女,而后停在王妃所在的马车边,躬身道:“王妃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几秒后,马车里传来女子平静的声音:“何事?”

    褚相龙低声道:“船只在水路遭遇伏击,已经沉没,我们仍然没有脱离危险,敌人很可能追杀过来。”

    揉着眼睛离开马车的婢女们,闻言,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混在婢女里的老阿姨,吓的缩了缩脑袋,眼里闪过惊慌。

    褚相龙继续道:“末将决定走山路,以躲避追杀,请王妃速速准备,连夜离开。”

    老阿姨连忙回马车,收拾行李和干粮,求生欲强的可怕。

    众婢女随后反应过来,开始各自忙碌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抛弃部分淄重,携带干粮和清水的使团队伍,离开官道,走过田埂、平原,翻过山岭,开始了艰苦的跋涉。

    杨砚带着队伍走到前头,许七安带着禁军殿后。

    晨曦时,队伍在山脚下短暂歇息,补充食物,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许七安啃着没味道的烧饼,喝了口水,庆幸自己没有带小母马一起来,否则这匹心爱的坐骑就要丢了。

    柔软的脚步声靠了过来,回头看去,是一脸疲惫的老阿姨。

    她站在不远处,有些犹豫,见许七安看过来,当即银牙一咬,大步过来,在许七安身边坐下,低声说:

    “我们能顺利到北境吗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回答说:“你是王府婢女,这个问题,应该去问褚相龙。”

    我信不过他........她抱着水壶,目光有些忧虑的扫过人群,轻声道:“我有点害怕。”

    她很害怕,所以下意识来找许七安,也许在她心里,在这个使团里,真正能让她有安全感的,不是金锣杨砚,也不是对镇北王誓死效忠的褚相龙。

    而是这个一路上不停捉弄她的少年打更人;是那个在斗法中一鸣惊人的银锣;是那个在渭水之上,两手压服天与人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怕死吗?”许七安没什么表情的问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褚相龙的计划没有问题,运气好,我们能平安抵达江州。到了江州就安全了,再说,你一个小婢女,有什么可怕的?见机不妙,只管逃走便是,人家堂堂四品高手,还会惦记你?”

    许七安嘲笑她的胆小。

    “我怕我走不到江州。”她叹口气。

    熬夜赶路,才两个多时辰,她已经双腿发软,走不动道了。

    “我背你?”许七安提议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,如果追兵拦截住了我们,你........”她改口道:“打更人们会保护王妃吗?”

    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她的眸子里闪烁着希冀的光芒,如含星子。

    仿佛只要许七安给出肯定答复,她心里就会安稳似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”许七安一口拒绝:

    “我们的任何是查案,又不是保护王妃,王妃死活和我们无关,倘若敌人太过强大,我们自己逃走便是。反正他们的目标是王妃。”

    这样啊........她眼里的光芒一点点黯淡,默默起身,回到了自己的位置,抱着膝盖。

    她在人群里,却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,显得孤单又可怜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一刻钟后,褚相龙起身,大声道:“继续前行。”

    训练有素的禁军和侍卫沉默着起身,背上行囊,提好武器,整装待发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许七安汗毛忽然竖起,下一刻,脑海里自然浮现画面,头顶的山林里,一块巨石轰然砸下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前方的杨砚霍然抬头,目光灼灼的盯着身后的山。

    呼......

    一块足有两丈高的巨石从山上抛了下来,抛向队伍核心。

    使团里,其余的武者慢了一拍,直到巨石抛出,他们才有所感应。而普通士卒和婢女,这时候都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PS:今天做了许久的细纲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