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九十五章 苏苏:小朋友,我是鬼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4678更新时间:2020-08-13 23:54:37
    许七安笑了笑,一点都不怵,在桌边坐下,给自己倒了杯水,边喝边道:

    “李将军想做什么,我自是无法阻止。不过,正巧我也有很多事,没与他们分享。比如云州的点点滴滴,比如.......李将军说,自己是个破案天才。当然,还有更多。”

    来啊,互相伤害啊,谁怕谁!

    .....李妙真强撑着不露表情,忍着内心的羞耻感,冷冰冰道:“我不介意天人之争前,先教训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手一拍桌面,后背的飞剑出鞘,在半空绕过一个半弧,戳向许七安的屁股。

    苏苏一脸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李妙真用余光审视金莲道长,她认为金莲道长必然会阻止自己,然而,她看见的是金莲道长抚须而笑,没有阻拦的意思。

    哼,看来道长也觉得这家伙可恨,想让我教训他.........念头闪过,李妙真便看见那小子头也不回,伸手抓向飞剑。

    许七安的手掌迅速染上一层色泽浓郁的金光,“叮”,掌心传来金石碰撞的锐响。

    李妙真霍然起身,美眸睁大,难以置信的盯着许七安的手臂,用一种惊叹般的声音说道:

    “佛门金身?”

    许七安咧嘴道:“没错,斗法时赢来的金刚神功,李将军,你这飞剑有些软啊,加把力道。”

    斗法赢来的佛门金身.........李妙真愕然,朝廷的告示里可没有写相关内容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看不起你呢。”苏苏立刻拱火。

    刚才的担忧是发自内心,但现在的拱火,也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“正想领教道门飞剑。”许七安扬眉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便不再留手,操纵飞剑试图挣脱许七安的束缚,“嗡嗡嗡........”飞剑不停震颤,却无法脱离手掌。

    天宗的圣女露出了郑重之色,单手捏诀,飞剑改退为进,一点点挺进。

    许七安侧脸咀嚼肌凸起,额头和手掌的青筋暴突,仿佛在与人扳手腕。

    手掌与飞剑摩擦出让人牙酸的声音。

    无声的角力维持了几秒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,屋顶被狂暴的气机掀飞,断裂的梁木和瓦片“哗啦啦”坠落,门窗也在瞬间炸毁。

    苏苏不愧是二十年的老鬼,撑起阴气屏障,勉强挡住气机的冲撞。

    “点到即止,点到即止........”

    金莲道长心疼的喊停。

    许七安和李妙真对视一眼,一个收剑,一个收手。

    短短数月,他的修为竟精进到此等境界.........李妙真颇为复杂的望着许七安,云州相见时,他是一个冲击炼神境的八品武者。

    在当时五品的李妙真看来,这样的修为还算不错。谁想两三个月后,他居然已经强大到此等地步。

    要知道自己的修为精进并不慢,她现在是道门四品的元婴,今非昔比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李妙真有种自己天赋不过如此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金莲道长咳嗽一声,笑道:“你以飞剑攻他肉身,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。小小切磋一下,不必当真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是四品高手,天宗的手段还没施展,飞剑术要斩六品铜皮铁骨倒是没问题,但对上佛门金刚,就有些无力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的金刚神功为何精进如此神速........金莲道长瞄一眼许七安,心里闪过疑惑。

    “真打起来,我不是你对手,不过你要攻破我的金刚不败,也得花费些力气。”许七安谦虚说道,而后在心里补充一句:

    最多七日,我吸收完神殊和尚的精血,就能将金刚神功提升到小成境界。

    神殊和尚遗留给他的精血,真正的效果是提升金刚神功的修行速度。因为神殊本身就是金刚神功的大成者。

    他的精血完美契合金刚神功,许七安只要修行此功时,吸收精血,便能提升金刚神功的境界。

    李妙真“哼”一声,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出剑后,她心里憋着的火气消散了部分,不像刚才那样难受。同时,许七安的“威胁”让她产生了犹豫。

    公布许七安身份的话,她当初在云州的一言一行,也会被公布在天地会内部........这种损人损己的做法,不符合她天宗圣女的作风。

    她算是明白许七安执意隐瞒自己身份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初他吹过的牛,可比她更甚百倍,这要是公布出来,便没法做人了。

    “妙真如果不想住客栈,可以借宿在许七安府上,五号也在那里。许府在内城,是三进的大宅,极为气派。”金莲道长说道。

    你又来?我家什么时候成为天地会孤儿收容所了........许七安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苏苏眼睛一亮,相比起住客栈,当然是住在大院里更舒坦。而且,她也想趁着晚上勾搭这个男人,让他带自己去司天监。

    李妙真则想到了那具无头尸体,她正烦恼破案能力有限,交给衙门的话,她的朝廷信任危机使她打心底抗拒。

    害怕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不重视。

    正好可以把这件事交给许七安处理,还能从他身边学到一些有用的破案技巧。

    于是,李妙真点点头,道:“好,我也想见见五号,她这一路北上,千里迢迢,肯定受过不少苦头。”

    总觉得金莲道长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..........许七安敏锐的察觉到金莲道长频频审视自己的眼神,他表面不动声色,甚至面带微笑:

    “李将军,随我回府?”

    金莲道长目送两人一鬼离开,沉吟道:“等天人之争结束,我便离开京城,在此之前,得想办法搅乱这场争斗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“妙真........”

    马背上,许七安刚开口,就被李妙真纠正,天宗圣女哼道:“你还是叫我李将军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生分啊,咱们都这么熟了。”许七安厚着脸皮,笑道:“关于天人之争,我有个疑惑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目视前方,不疾不徐的跟在小母马身边,对他的问题不加理会。

    她心里还有火气,不想理我.........许七安念头转动,不经意的语气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还没说过,当日在襄城寻找五号的经过。”

    闻言,李妙真侧头看了过来,咬牙道:“道长一直在屏蔽我的地书碎片,我早该想到的,他是为了掩饰你复活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金莲道长帮助许七安“欺骗”她这件事,李妙真现在还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们发现的那座墓,年代久远的难以想象,是道门前辈的大墓。并极有可能是人宗的道人。”许七安抛出了鱼饵。

    “人宗?”

    李妙真看着他,眼里充斥着好奇。

    “是的,是篡位登基的人宗道人。”许七安脸上笑容愈发浓郁。

    当即,他把大墓里的经历,原原本本告诉李妙真,就像说故事一样,天花乱坠。这其中不包括神殊和尚和干尸的问答。

    李妙真听的津津有味,再不复高冷姿态,颇为热情的与他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让我想起了师尊以前说过的话,他说“天地人”三宗里,人宗最蠢。因为他们主动靠拢人间气运。地宗其次,修功德酿福缘,然世间之事,有因有果,岂是“行善事”三个字便能解释一切。所以地宗的人,二品时,往往因果缠身,容易堕入魔道。”

    地宗道首就是例子.......为什么主动靠拢人间气运的人宗最蠢?人间气运不能触碰还是怎么滴.........嘶,所以那位人宗的前辈,最后褪去了旧身躯?许七安点头:

    “那天宗呢?”

    “天宗自然是走的大道,太上忘情,天人合一,此乃天道。”李妙真昂起尖俏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天宗讲究太上忘情,最高境界是天人合一。按照这个理念,不应该对万事万物都淡泊冷漠么。为什么如此执着于天人之争,如此执着于道统?”

    许七安顺势问出了自己刚才的疑惑。

    李妙真有些诧异的看他一眼,“你能想到这一点,倒是难得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摇头说:“我不知道,正如你所言,如此执着于争斗,确实不符合天宗理念。但师门有师门的原因,我曾问过,却没有得到答案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天人之争表面上是理念和道统之争,其实背后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。而这个原因,身为天宗的圣女也不知道.........道门的水很深啊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他们抵达许府。

    苏苏跟在许七安身后,左顾右盼,对许府的格局和布置很是满意:“不错嘛,在京城住这样的大宅,你是不是贪污了很多银两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所以只要跟着我,以后肯定吃香喝辣的。”许七安随口调笑。

    行至内院,他们看见丽娜带着许铃音坐在门槛上,两人膝盖上各放着一碟马蹄糕。

    丽娜很生气的说:“扎马步呀,不扎马步不能吃糕点。”

    小豆丁回答说:“我累了嘛,我把马蹄糕分你一半,那我今天马步就扎一半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丽娜:“好呀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大锅!”

    小豆丁看见许七安回来,惊喜的喊了一声,迈着小短腿,一个恶龙冲撞,撞到许七安怀里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五号?”李妙真审视着丽娜。

    很漂亮的一个少女,披肩的黑发,末梢带着微卷,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,眼睛宛如蔚蓝的大海,清澈干净。

    丽娜也注意到了李妙真,但没有说话,默默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许七安招了招手,道:“丽娜,她就是二号,天宗圣女李妙真。”

    丽娜一听,脸蛋顿时扬起热情的笑容,拎着马蹄糕,蹦蹦跳跳的过来。

    “呀,你就是二号........吃马蹄糕吗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太聪明的样子........李妙真摇摇头,问道:“从南疆到京城,路途遥远,没少吃苦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丽娜用力点头,说起了自己北漂的艰苦历程,被人骗过银子,被骗去干过苦力,为了一顿饭给人任劳任怨的干活。

    还被觊觎她美色的江湖人士用下三滥的迷烟偷袭,好在她是蛊族人,极渊都去过,等闲的毒药对她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她认为最轻松最愉快的职业就是乞丐,什么都不做,拎个破碗在街上一坐,就有善良的人打赏铜钱。

    李妙真听完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好美啊。”

    小豆丁走到苏苏身边,仰着小脸,羡慕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苏觉得这个孩子呆头呆脑,很好玩的样子,于是做狰狞状,龇牙咧嘴:“我是鬼........”

    小豆丁惊呆了,愣愣的看着她,突然,“咕噜”一声,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苏苏:“???”

    李妙真心里充满了同情和怜悯,安抚丽娜几句,扭头看向许七安:“我来京城的路上,发现一具尸体,他似乎是被人灭口的。

    “我召唤了残魂询问,发现一件大事。”

    大事?

    许七安皱了皱眉,说道:“去书房说。”

    当即拎着李妙真向书房行去,苏苏撑着红伞,跟在两人身后,走了一段距离,她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小豆丁还在看着她,那眼神,充满了渴望和侵略性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PS:这几天短一天,没啥状态,细纲得慢慢斟酌,没法一天就搞定后续几十万字的内容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