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5361更新时间:2020-08-13 17:40:35
    一人一鬼俩主仆拨开草丛,搜寻一阵,在及膝的杂草里,找到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这具尸体穿着黑色劲装,失去了头颅,手里握着一把卷刃的钢刀,脖颈处那道碗口大的疤,已经干涸发黑,死亡时间至少超过两个时辰,甚至更久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死于江湖仇杀,怨气还不轻呢,咱们把他给埋了吧,免得他曝尸荒野,七日后化作怨灵。”

    苏苏建议道。身为“魅”的她,嗅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怨念。

    这股怨念极有可能让死者在七日后,化作怨魂。当然,这类魂魄无法长久存在,短则几个时辰,长则数天便会消散。

    可是,这条山道并非荒无人烟,如果在怨魂消散之前,有旅人经过,很可能会遭怨魂攻击。轻则大病一场,重则死亡。

    苏苏认为,应该及时杜绝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怨念这么深,生前恐怕有什么大事吧,才让他这么不甘心。我尝试召唤一下他的魂魄,看看是什么事情。”李妙真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不是吧,主人你真觉得自己是女侠了吗?”

    苏苏原地蹦了蹦,说道:“你是天宗圣女啊,你将来是要太上忘情的。人世间的生老病死恩怨情仇,于你而言都是浮云。忘情而至公,不为情绪所动,不为情感所扰。

    “女侠只是我们为了伪装身份,给自己制定的一个角色而已。天之至私,用之至公,你何时能冷眼旁观世人的爱恨情仇,不为所动,不阻止不干预,那你就能修成正果。

    “咱们把他埋了就好,何必多惹事端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吧你!”

    李妙真不耐烦道:“天宗的奥义宗旨,需要你来教我?太上忘情是没错,可如果连什么是“情”都不知道,如何忘情?说忘就忘的吗。”

    再说,她不觉得行侠仗义有什么错。为何有些人总把世态炎凉挂在嘴边?就是因为好管闲事的人太少了。

    倘若人人都有一颗行侠仗义、好管闲事的心,世态也就不会炎凉。

    李妙真把尸体抬到路边,吩咐苏苏取出三截竹筒,竹筒里分别是黑色的淤泥、黑色的血液、散发寒气的药材。

    黑色淤泥的主要成分是乱葬岗挖掘出的尸泥,辅以各种阴性材料。

    黑色的血液的主要成分是阴时出生的处子的癸水,辅以各种阴性材料。

    散发寒气的药材,则是一些生长在极阴之地里的药材。

    这具尸体死亡时间过久,无法直接召唤魂魄,而且又是曝尸荒野的状态,强行召唤魂魄,会当场消散在太阳之力中。

    苏苏熟练的用三种材料调配“墨水”,并取出一杆指骨为身的毛笔,蘸墨,递给李妙真。

    李妙真在尸体身上刻画或扭曲张杨,或含蓄内敛的古怪咒文,并念念有词,随着阵法的逐步成型,周遭荡起一股股阴风,太阳仿佛失去了热量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笔落下,阴风卷着一道道破碎的魂魄而来,从路边、从草丛里、从半空中.........于尸体上方凝聚,化作一个不够真实的虚影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精瘦的汉子,目光呆滞,呆呆的漂浮在尸体上方。

    李妙真眉头微皱,道门是玩鬼的行家,只看一眼,她便确认这个鬼魂受损严重,死前有被人针对性的攻击魂魄。

    但对方应该是个武夫,能力有限,无法彻底湮灭魂魄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李妙真问道。

    同时,抬指渡送出一缕阴气,滋养魂魄。

    鬼魂受到阴气的滋补,呆滞的表情有所变化,喃喃道:“血屠三千里,血屠三千里,请朝廷派兵讨伐.........”

    李妙真连续追问数遍,鬼魂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,再多,他就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血屠三千里........”李妙真脸色严肃的念叨。

    “怎么处理他?”苏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他魂魄残缺,想让他说出后续内容,就得养魂,但养魂是漫长的过程,短期内无法指望。”李妙真目光随之落在尸体上,灵机一动:

    “若能查出此人身份,或许能进一步知晓内幕,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说的有道理。”苏苏乖巧的点头,然后问道:“怎么查?”

    我怎么知道.........李妙真沉吟不语,不停的思索着,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云州案时,配合许七安查案的经过。

    她竭力的回想,试图借鉴许七安的思路,来破解这具尸体的谜团,但她失败了。

    沉默的气氛中,苏苏低声说:“如果那小子还活着,肯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你也想起他了?李妙真不动声色的点头,道:“他是我见过破案能力最强的人,嗯,连把尸体带回京城,交给衙门吧。

    “此人在距离京城不远的荒山被杀害,八成是遭遇了截杀。”

    说罢,李妙真取出地书碎片,对准尸体,光华一闪,尸体消失不见。她接着打开腰间的香囊,将残魂收入其中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这件插曲,主仆不再慢悠悠闲逛,李妙真把苏苏收入香囊,召唤出飞剑,翩然跃上剑脊。

    飞剑“咻”一声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她看见了京城巍峨的轮廓,看见了围绕京城而建的,星罗棋布的村庄和小镇。

    李妙真降下飞剑,于城外落地,飞剑有灵,自动归鞘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她抖了抖玉石小镜,镜面飘出一个羽羽如生的纸人,竹枝为骨,眉目如画。

    一拍香囊,苏苏化作青烟飘出,袅袅娜娜的进入纸人。

    纸人顿时活了过来,眉眼产生灵动,纸做的身子化作血肉,长裙飘飘。

    主仆相视一笑,进入京城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是第一次来京城呢,都说这是大奉首善之城,陆地最繁华城市。”苏苏雀跃道,穿过城门后,她迫不及待的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“沉稳些,你的人生和鬼生,加起来好歹也接近四十岁了。”李妙真说着,走向了城墙边的告示栏。

    每到一处城市,她就会本能的去看告示栏,上面会有官府张贴的告示,包括朝廷政令、通缉檄文等。

    “主人你老毛病又犯啦,京城高手如云,即使有檄文,也轮不到你来替天行道。”苏苏撑着红伞,遮挡太阳。

    这时,她看见李妙真身子骤然一僵,眼睛慢慢睁大,盯着墙上的某篇告示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她极少这般失态,看到了什么?苏苏出于好奇,走过去,与李妙真并肩,看向檄文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瞪大了杏眼,红润的小嘴微张,像是见了鬼.......这个比喻不恰当,像是见了替天行道的道人。

    不知是过于震惊,还是激动,撑着红伞的手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略显灼人,许七安带着下属铜锣巡街,前阵子,魏渊采纳了他的建议,并在他的基础上,组织起了一支临时的队伍,由江湖人士组成的队伍。

    让他们负责维护京城的治安,朝廷会给予相当优渥的待遇和酬劳。

    这条政策妙在从根本上解决了治安乱象,为何偷盗、抢劫事件屡见不鲜?

    因为大部分江湖人士都是二混子,没有固定营生,京城物价又贵,不偷不抢,怎么生存。

    给他们一个挣钱的营生,让他们维护治安,以彼之矛,攻彼之盾。当然,每一支由江湖人士组织的治安队,都会又朝廷的人马监视着,也要防备他们监守自盗。

    经过最先几天的严打,涌入城里的江湖人士安分了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,许七安打算去勾栏听曲。

    “温饱思**,可这事儿一旦满足了,人类就要追求更高层次享受,那就是精神层面的享受。这世界没有电脑,打不成游戏,看不了电影,只有去勾栏看戏听曲,来维持体面生活了.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领着铜锣们进了勾栏,要一个雅间,喝着茶,吃着瓜果,观赏大堂里的戏曲。

    突然,熟悉的心悸感传来。

    许七安背过身去,挡住铜锣们的视线,取出地书碎片一看,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【二:许七安还没死?!】

    【二:为什么没人告诉我许七安还没死,为什么你们不告诉我许七安没死!!!】

    两条传书之后,就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【四:嗯?李妙真不知道许七安还活着么?】

    楚元缜传书表达疑惑。

    【一:云州案后,她便一直四处奔波,不知道许七安死而复生也是正常。不过,随着斗法的消息传来,她知道此事是迟早的。呵,她和许七安在云州结下深厚情谊,如此激动,不奇怪。】

    我怎么感觉一号在幸灾乐祸?许七安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【六:二号怎么不说话了。】

    恒远也参与讨论。

    许七安想了想,斟酌着发出传出:【三:二号,我有些话想对你说.......】

    这条传书还没发出去,地书聊天群的众人便看见了金莲道长的传书:【李妙真已经抵达京城。】

    随后,众人再也没有受到传书。

    街边,浑身发抖的李妙真握着地书碎片,手指颤抖的输入传书:【许七安,你这个王八蛋!你还想骗我们到什么时候。】

    传书出去,半天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李妙真愈发的气抖冷,传书道:【莫非,你们都知道他是三号?联合起来骗我?】

    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大家为什么不提许七安没死的消息,也能解释为何众人此刻沉默。

    【九:妙真,他们并不知道许七安的身份。至于他为何复活,说来话长,我给你一个地址,你来此处寻我。】

    这时,李妙真收到了金莲道长的传书。

    李妙真盯着金莲道长的传书,心情复杂,分不清自己是怒还是喜,或者,是羞耻?

    “主人,那小子真的没死?”

    传书结束,苏苏迫不及待的追问。她绝美的容颜露出了紧张和窃喜,似乎那个男人的死活,对她来说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李妙真压抑火气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这段时间,时常与身边的“魅”感慨天妒英才,许七安死的可惜,她就有种捂住面孔找地缝钻的羞耻感。

    苏苏同样有这样的心理感受,所以,主仆对视一眼,默契的挪开目光。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【九:李妙真已经进城,你要不要见一见她?我虽然屏蔽了她,没让她说太多,但该来的还是要来。】

    勾栏里,许七安收到了金莲道长的传书。

    道长,干得漂亮!许七安眉梢一样,面露喜色,传书回应:【我可以见她。】

    【九:来我住处吧。】

    许七安收好地书碎片,丢个几粒碎银,道:“本官还要事处理,你们喝完酒,继续巡街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头儿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外城,某座种植柳树的小院门口。

    穿着道衣的李妙真,轻轻扣响了院门,几息后,院门自动敞开,传来金莲道长温和的声音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带着鬼仆苏苏入内,穿过小院,跨过门槛,在屋子里见到了盘膝而坐的金莲道长。

    他头发花白,垂下一缕缕发丝,形象一如既往的邋遢随性。

    “很好,不愧是天宗最有天赋的弟子之一,你已经踏入元婴境。”金莲道长称赞道。

    道门四品,元婴!

    “楚元缜剑法精湛,不踏入四品,我恐怕很难战胜他。”李妙真道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师兄早就是四品元婴,他还是没有下落吗?”金莲道长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也许死于某个女人的报复,也许被哪个老相好囚禁起来,当做禁脔。他的事我懒得管。”李妙真无所谓的语气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沉吟道:“说实话,我并不希望你和楚元缜死斗,甚至不想看到你俩交手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淡淡道:“这是道门的宿命,天人两宗斗了无数年,一直未分胜负。而今掌教踏入一品,终于可以为这场道统之争做一个了结。”

    金莲道长笑了笑,没有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李妙真深吸一口气,咬牙切齿道:“许七安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并没有死,当日服用了司天监的脱胎丸,假死而已........”金莲道长简单的解释了其中缘由。

    “为何要一直隐瞒我们。”苏苏气鼓鼓的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你们自己问他。”金莲道长笑着看向院子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”的马蹄声传来,许七安骑着马,停在院外。

    他把小母马拴好,进入院子,步入房间,朝李妙真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:

    “许久不见,李将军怎么换了身装扮?”

    然后看一眼宋廷风和朱广孝的纸片人女神,调侃道:“苏苏姑娘,你决定好了吗,要不要做我的小妾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苏苏瞪他一眼,别过脸去,一副很嫌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天宗弟子,天人之争,自是这般打扮。”

    李妙真面无表情的说完,哼道:“我要把你是三号的事,公布给所有地书碎片的持有者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PS:感谢“独孤倾城tb”盟主打赏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