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八十章 不灭之躯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6950更新时间:2020-08-05 21:07:15
    金莲道长没再多看,落地后,一脚踢回准备回身救人的恒远,喝道:“楚元缜,带恒远走!

    “其余人迅速撤出主墓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回身荡起一阵狂风,将投掷而来的长矛震开,那些裹挟着阴气的长矛炸开,侵蚀着金莲道长的肉身。

    他脸色徒然一白,肉身险些当场转化成阴物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间隙,后土帮的成员们,随着楚元缜和钟璃逃出来主墓,恒远被楚元缜偷袭封住经络,强行带走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不再恋战,拖曳出一道残影,瞬间逃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主墓石门闭拢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“你不是主公,安敢攫取主公气运?”

    黄袍干尸高举双臂,将许七安提在半空,黑紫色的口腔里喷吐出森林的阴气。

    整个墓室的气温骤降,高台、石阶爬满了寒霜,“格拉拉”的声响里,通道两侧的水坑也凝结成冰。

    许七安眉心亮起金漆,迅速覆盖脸庞,并往下游走,但脖颈处被干尸掐着,阻断了金漆,让它无法覆盖体表,发动金刚不败之躯。

    “卑微的蝼蚁,你敢窃取主公的气运,我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,吞你血肉,嚼你骨头,再将你的魂魄镇压在墓中。

    “生生世世,永受煎熬。”

    黄袍干尸大怒,嘴巴徒然张开,嘴角血肉裂开,露出一口尖锐交错的獠牙。

    接着,一口咬在许七安脖颈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凿击钢铁的声音传出,能轻易咬碎精钢的牙齿没有刺穿许七安的血肉,不知何时,金漆突破了他手掌的桎梏,将脖颈染成灿灿金色。

    金漆迅速游走,覆盖许七安全身。

    一尊璀璨的,宛如骄阳的金身出现,金色光辉照亮主墓每一处角落。

    宛如天神降临。

    “小小邪物........也敢在贫僧面前放肆。”

    前半句话是许七安的声音,后半句话,声线有了改变,明显出自另一人。

    宛如化身天神的许七安伸出手,一点点掰开黄袍干尸的手指,他完全可以用暴力打开,却选择用这种缓慢的,示威般的手段。

    黄袍干尸的手臂微微颤抖,以他的力量,竟不足以与对方角力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黄袍干尸的另一只手刺在许七安胸膛,依旧无法突破金身防御,它手掌骤然握拳,改刺为大,在震耳欲聋的气机爆炸中,将许七安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吼.........”

    黄袍干尸张开血盆大口,化作永远填不满的深沉旋涡,高台上的四名干尸被气旋扯住,跌跌撞撞的投入血盆大口。

    接着是台阶上的两列阴兵,一个个拔空而起,或被迫或自愿投入干尸嘴中。

    “咔擦咔擦”的咀嚼中,黄袍干尸体型随之膨胀,漆黑的指甲伸长,干瘪的血肉膨胀,一块块宛如甲胄的角质凸起,覆盖周身。

    头顶长出深绿色的硬鬃。

    它变成了一个身高一丈的人形怪物。

    形貌大变的黄袍干尸站在高台,抬头看着浮于半空的灿灿金身,瓮声瓮气道:

    “一个卑微的蝼蚁竟能攫取气运,原来体内藏着一位武夫。看来我沉睡的太久了,世间竟出现这等强大的肉身。”

    “是佛门金身。”神殊和尚回答。

    “佛门?”那怪物歪了歪头,凶厉的眸光审视着金身。

    “哦,你不知道佛门,看来存在的年代过于久远。”神殊和尚淡淡道:“很巧,我也讨厌佛门。”

    半空中,金色气浪一炸,他宛如陨石般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双方手掌互抵,于高台角力,这座屹立了无尽岁月的高台,不断发出清脆的崩裂声,一道道裂缝蔓延、游走。

    终于“轰隆”一声,彻底坍塌。

    金身与干尸同时下坠,后者一个头锤撞在金身额头,撞的金光如碎屑般溅射,撞的金身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砰砰砰砰!

    干尸出拳快到残影,不断击打金身的胸膛、额头,打出一片片碎屑般的金光。

    金身钳住干尸的双手手腕,痛苦的声音:“疼,疼死我了,大湿........”

    接着,他自问自答,“嗯,这阴物颇为厉害,我开始反击.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干尸一个飞踢,将他踢上半空。

    金光化作一线远去,紧接着传来“轰隆”的撞击声,应该是撞到了墓室的穹顶,一块块碎石崩裂,掉落。

    干尸站在废墟中,昂头望着穹顶,双膝下沉,摆出蓄力姿态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凄厉的尖啸声里,金色陨石再次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早做好准备的黄袍干尸朝天打出一拳,与俯冲的金身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的沉寂后,地面的碎石和浊水逆卷上空,拳劲化作涟漪状的劲风,冲撞在墓室的四面石壁,石壁炸开一道又一道裂缝,巨石滚滚而落。

    黄袍干尸双脚深深陷入地底,金身趁机出拳,在闷雷般的拳劲里,把他砸进坚硬的岩石里。

    “大湿,把他脑袋摘下来。”许七安大声说。

    金身正欲上前,干尸血盆大嘴突然裂开,化作吞噬一切的旋涡。

    一缕缕金漆被它摄入口中,灿灿金身瞬间黯淡。

    危机关头,金身招了招手,浑浊的污水中,黑金长刀破水而出,叮一声击撞在干尸的侧脸,撞的它脑袋微晃。

    金身趁机脱离了旋涡的覆盖范围,一个扫腿击打后脑勺,金光碎屑溅射,干尸后脑的角质甲胄崩裂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鞭腿化作残影,不断击打干尸的后脑勺,打的气浪爆炸,角质不断瓦解、崩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许七安脑海里浮现一个画面,水中冲出一柄锈迹斑斑的古剑,袭击他的后心。

    没有犹豫,当即收回了踢出的鞭腿,朝侧面一个翻滚。

    下一刻,厉啸声响起,袭击落空的古剑被干尸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它依旧锈迹斑斑,但剑身散发的阴邪之气却让金身眉心剧跳。

    “这是主公留下来的法器,在墓中吸收了无数年的阴气,最适合破你至刚至阳的护体神功。”干尸声音低沉嘶哑。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浑浊的污水里,溢散出一缕缕漆黑的阴气,汇入他的身体,修复了崩裂的角质。

    怎么办,这座大墓建在风水宝地上,等于是天生的阵法,干尸占尽了地利...........许七安的身体完全交给了神殊和尚,但他的意识无比清晰,下意识的分析起来。

    思考如果是自己,该如何对付此邪物。

    神殊和尚双手合十,大慈大悲的声音响起:“放下屠刀,回头是岸。”

    声音里蕴含着某种无法抗拒的力量,干尸握剑的手忽然颤抖,似乎拿不稳武器,它改为双手握剑,双臂颤抖。

    趁着对方抗拒的间隙里,金身腾空而去,漂浮于干尸上空,双手飞快结印。

    一道充满金属质感的“卍”字,在金身头顶凝聚,更多的“卍”字凝聚而出,呈圆形阵列,中央是灿灿金身。

    金身闭上眼睛,双手结印还在继续,手势快的只看见残影。

    相应的,“卍”字愈发璀璨,发出刺目的金色佛光,将墓室染上一层亮金色的光晕。

    突然,一切手印停止,归于合十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空气发出沉闷的巨响,一道金色的光柱从“卍”字阵列中爆射而出,笼罩黄袍干尸。

    嗤嗤.......

    仿佛水倒在沸腾的油锅里,黑色的青烟冒出,深陷金光的干尸发出了凄厉的咆哮声。

    金光散去之前,神殊和尚悠然道:“戒嗔、戒怒、止干戈。”

    金色光柱散去,干尸浑身遍布灼烧痕迹,角质崩裂,露出漆黑血肉。

    但他却没有丝毫愤怒和杀意,甚至不想再继续动手,只想息事宁人,和气生财。

    神殊和尚就没有这种念头,从天而降给了他一招摸头杀。

    掌心按在头顶,在气机“砰”的爆炸声里,干尸头顶的硬鬃炸碎,角质炸碎,露出了黑色的,宛如心脏般搏动的大脑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干尸眼里恢复了清明,摆脱施加在身的禁锢,“咔咔......”头骨在极端事件内再生,伸手一握,握住了破水而出的青铜剑。

    剑势反撩。

    噗.......这把据说干尸主公遗留的青铜剑,轻易斩破了神殊的金刚不坏,于胸口留下入骨伤痕。

    流淌出来的不是金色或红色的鲜血,而是漆黑如墨的液体。

    中毒了?!许七安心里一沉,感觉大脑一阵阵眩晕。

    两具强大的肉身在空旷的墓室里厮杀,打的碎石滚滚,打的浊浪排空,打的整座墓穴都在摇晃,在颤抖。

    过程中,神殊和尚以佛法消耗干尸的阴气,而干尸则以青铜剑侵蚀神殊和尚的金身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这里是干尸的主场,阴气浓重的地底墓穴,而神殊和尚则是空中楼阁的状态,得不到补充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,为何不逃?”干尸一剑刺入金身胸膛,发出闷雷般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你既已经苏醒,不杀你,周边生灵无法幸免。”神殊和尚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不愿毁了这座墓,还主公气运,我便放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了。”神殊和尚遗憾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正要绞碎眼前敌人的五脏六腑,突然,空旷的墓室里传来了擂鼓声。

    砰砰,砰砰,砰砰!

    擂鼓声越来越剧烈,频率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干尸忽然感觉到了手臂的颤抖,原来那剧烈跳动的是对手的心脏。

    当心跳达到某个节点时,一道火焰般的魔纹从眉心浮现,燃烧起漆黑的火焰。

    许七安身躯开始膨胀,健康的古铜色肌肤转化为深黑色,一条条可怕的青色血管凸出,似乎要撑爆皮肤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,他从一个人类,变成了类人型的怪物。

    这个怪物缓缓舒展身姿,体内发出“咔咔”的声响,他扬起脸,露出陶醉之色:“舒服啊........”

    他抬起漆黑的手,握住剑身,轻轻捏碎。

    卧槽,我都快忘记神殊和尚的原身了..........见到这一幕的许七安心里一凛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神殊和尚在他面前都是在温和的高僧形象,渐渐的,他都忘记当初恒慧被附身时,宛如恶魔的形象。

    忘记那只漆黑可怕的断手充满了邪异和恐怖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并不想现出不灭之躯,那样对我来说,消耗实在太大,需要不停的吞食生灵血肉来弥补自身。但我讨厌杀戮,无比的讨厌。”

    神殊和尚淡淡道。

    他目光冷淡的看着干尸,眼里饱含威严,仿佛远古的君王苏醒了。冷漠、自信、睥睨天下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不,你是什么怪物?”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的干尸,露出了极具惊恐的表情,色厉内荏的咆哮。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神殊和尚的手掌,缓缓按向他头顶,干尸迅速暴退,不甘心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但神殊和尚仿佛无视了距离,手掌依旧缓慢,却不可阻止的按在了长满粗硬鬃毛的头顶,无声吐力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气机的闷响里,干尸双眼一瞬间呆滞,邪异的身躯绵软,似乎失去骨骼的支撑,颓然倒地。

    “主,主公........我不能再等你了。”干尸艰难开口,充满了不甘。

    神殊和尚指尖逼出一粒精血,俯身,在干尸额头画了一个逆向的“卍”字。

    金光一闪而逝,沉淀入干尸体内,让他再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感受到体内的变化,知道自己被封印的干尸,露出茫然之色,低沉喝问:“为何不杀我?”

    神殊和尚再难维持不灭之躯,火焰魔纹消散,漆黑褪去,恢复了许七安的模样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十余秒。

    神殊和尚温和道:“杀你有什么难,你只是一具遗蜕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主公,是谁?”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冲出墓室,穿过甬道,重返迷宫。

    身后的没有阴兵追来的动静,这让众人如释重负,楚元缜心情沉重的解开了恒远的金锣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魁梧和尚砂锅大的拳头砸在楚元缜脸上,揍完人,他一声不吭的转身,打算返回主墓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拦住他,沉声道:“回去送死?”

    恒远面无表情,低声说:“让开!”

    金莲道长脸色惨白如死人,眼神浑浊,状态很不对劲,摇头道:“我们已经进入迷宫,你走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恒远用力握拳,手背的青筋凸起,涩声道:“为什么要带我出来,我欠他一条命,我欠他一条命啊.........”

    声音渐渐从艰涩到哽咽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,这个硬汉风格的武僧,竟然眼圈通红。

    “道长,你不应该带他来的。”恒远缓缓摇头:

    “加入天地会时,我们答应过你,要互帮互助。可是,这和许大人没有关系,他不是我们天地会的人,你不应该找他帮忙。

    “他总是这样,危机关头,永远都是先顾忌别人,舍己为人。但你不能把他的善良当成义务。

    “现在五号找到了,天地会的成员一个没少,可是........我们又有什么脸面回去呢。

    “金莲道长,我对你很失望,非常失望。”

    在京城时,通过地书碎片得知许七安战死在云州,恒远当时正手捻佛珠打坐,捏碎了陪伴他十几年的佛珠。

    可那次毕竟是远在云州的事,除了悲伤,他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这一次不同,他亲身参与了此事,亲眼目睹了大家抛弃许七安逃命,巨大的悲伤和愤怒充斥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让恒远产生了自我怀疑,对同伴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欲言又止,有心辩解,但想到许七安最后推自己那一掌,他保持了沉默。

    楚元缜颓然的看着争执的两人,青衫仗剑走江湖的意气荡然无存,更像一条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许七安独自留在墓中断后的画面,在他脑海里不断闪过。

    虽然与许七安相识不久,但他非常欣赏这个银锣,早在认识他之前,便在天地会内部的传书中,对此人有了颇深的了解。

    恒远说他是心地善良的人,一号说他是风流好色之人,李妙真说他是小节不顾,大节不失的侠士。

    而在楚元缜自己看来,许七安是一个值得结交的好友,他的品性和道德值得肯定。

    楚元缜觉得此次回京,最大的收获就是结实了许七安,一个既有趣又值得欣赏的朋友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为了救大家,义无反顾的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真像是你会做出的事啊,你让我们怎么向三号交代..........楚元缜眼眶发热,视线渐渐模糊。

    “他对我有救命之恩,我说过要报答他..........”说着说着,恒远面目忽然狰狞起来,喃喃自语:

    “我还有什么脸活下去,我还有什么脸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他佛心要崩了。”金莲脸色微变,指尖点在恒远眉心,为他抚平狂躁的意念,让元神得意平静。

    恒远的眼神恢复几分清明,粗暴的打开了金莲道长的手。

    “恒远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金莲道长喝道,“其实许七安他是.........”

    正要告诉他,许宁宴就是三号,是地书碎片持有者,是天地会成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整座地宫忽然颤抖起来,穹顶不断砸下大石。

    金莲道长声音夏然而止,皱眉抬头:“地宫要塌陷了。”

    整座地宫不知为何,处在随时坍塌的边缘。

    钟璃忽然说:“地宫出了问题,阵法自行破解,我,我们可以出去了.........”

    接着,她把背上的丽娜交给恒远:“你帮我背她,带她出去。”

    又一块巨石滚落下来,笔直的砸向钟璃和丽娜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救人的念头压过了悲伤情绪,恒远把两个姑娘拉拽开,顺势接过五号,低声道:“好,我会带她离开。”

    钟姑娘厄运缠身,在地宫坍塌的情况下,确实不宜再背着五号。

    众人一路奔逃,果然没有再迷失方向,于石块不断坠落的环境中,回到了连接盗洞的那间墓室。

    感觉完成了任务的恒远吐出一口气,停下脚步,回身一看,发现钟璃没有跟上来。

    她,她回去了..........恒远僵在原地,突然感到一股锥心般的难受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

    PS:感谢“颜小团”、“东海哥”、“茶荼靡九月开”、“不语小诸葛”的盟主打赏,有空一起睡觉。

    这章删改了,本来已经写了五千多字,然后前头的打斗,以及一些细节不满意,所以删掉重写。整整删了三千多字。

    理论上来说,我今天码了八千字。哈哈哈哈。

    说这些就是解释一下,不是无故拖更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