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四十四章 女贼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4633更新时间:2020-07-16 23:36:56
    许七安起身站眺望台,手按护栏,眯着眼审视着擂台上的汉子。

    无比确认,他并不认识这位叫嚣的好汉,更不记得有铜皮铁骨境的敌人。

    敌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,只是我没想起来.........许七安摸了摸下颌,思考着可能针对自己的敌人。

    在做人方面,他一直秉承与人为善,以德服人的宗旨。

    在做官方面,他以刚直不阿,为国为民的大义为信条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好人,不应该会有敌人。

    陈贵妃是个阴险的女人,如果是她要报复我,首选暗杀,不会搞的这么大动静.........朝堂诸公的话,虽然好些党派恨不得我死,但眼下的情况不符合读书人的作风.........

    “他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那是铜皮铁骨境的高手,就他这小身板,一拳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这些依靠祖辈蒙荫的纨绔,别看在京城耀武扬威,真遇到高手,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的“犹豫”,在对桌的少侠们眼里,成了畏缩和胆怯。

    少侠们顿时爽了,他们此时此刻的心理,就好比带着一位90分的美女去夜店,结果中途来了个赵公子,大喊一声:今晚消费赵公子买单!

    90分的优质美人被赵公子的壕气所折服,转投赵公子怀抱........可就在这时,天空一声巨响,真正的大佬降临,反手给赵公子一巴掌,说:

    你不配!

    虽然打巴掌的不是少侠们,但依旧很爽,看着一个银枪蜡样头的衙门吃瘪、丢脸,直戳少侠们的爽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们纷纷扭头看向蓉蓉姑娘,希冀从她眼里看到失望,看到膏腴子弟失去高光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后想起他们才是潜力股,转投他们怀抱。

    蓉蓉姑娘的段位显然不是少侠们想的那么浅薄,她露出了关怀备至的眼神,尽管那位除了帅,一无是处的银锣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这时,许七安转过身,单手按住后腰的刀柄,道:“本官去会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蓉蓉姑娘突然贴近,拉了一下许七安的胳膊,在他皱眉前松手,歉意一笑,道:“何必跟一个江湖匹夫较劲呢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没搭理,摇摇头,径直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背景滔天,你好歹也得先找帮手啊,这么上去,不是白白挨打么。”蓉蓉姑娘嘀咕道。

    出了酒楼,许七安迎着擂台走去,拇指轻轻一弹,溢出一缕气机。

    那铜皮铁骨的汉子,以及人群中的江湖客立刻有所察觉,纷纷转过身看来。待看清许七安的银锣差服后,心里了然。

    正主来了。

    自觉的退开。

    吃瓜百姓们没有这样的觉悟,依旧围在外头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许七安逮着一个穿布衣的汉子猛踹,踹的他狼狈逃窜,老百姓们这才忌惮的后退了一些,让开路子。

    “滚,都滚!”

    许七安摘下刀鞘,逢人就打,不管男女老少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退出十丈,不得靠近.......喂,老头,你别倚老卖老,想不想尝尝后浪的巴掌?

    “哪家的小屁孩,没人抱走的话老子拉去卖了......哭什么哭,非逼老子踢你.......大婶,午膳做了吗,碗刷了吗,你就跑这里来看热闹.......打你怎么了,你再年轻二十岁,老子把你卖青楼去。”

    酒楼,瞭望台。

    少侠们手按护栏,看着许七安欺负老百姓的这一幕,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“这狗东西,居然拿周围的百姓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有本事上台去打啊,只会欺负百姓,算什么打更人?”

    “草包一个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不在,他们便可以敞开来骂。

    一个五官不错的少侠转过身,走到蓉蓉身边,温和道:“蓉蓉姑娘,咱们回去喝酒吧,关于我师父游历北方,剑斩蛮族的经历,再好好与你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和这草包二代喝酒有什么意思,蓉蓉姑娘你看,他只知道欺负百姓。”其余少侠附和道。

    蓉蓉姑娘端坐着,扫过这些年轻的少侠们,笑吟吟道:“你们觉得他是在欺负百姓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”少侠们反问。

    蓉蓉姑娘眨了眨眼睛,好奇道:“江湖有句话:高手过招,闲人退避!说的是高品武者的气机波动能轻易震死常人,你们不会连这都不知道吧,不会吧,不会吧?”

    ........少侠们登时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那直接说明情况便是,还不是想借机欺负平民,发泄情绪。”那位邀请蓉蓉的少侠不甘心的反驳。

    蓉蓉姑娘低头喝酒,借此掩饰眼中的不屑。

    市井百姓何其愚昧,好言好语的与他们说明利害,他们会听么,他们懂什么叫“高手过招、闲人退避”么。

    市井百姓不仅愚昧,泼皮无赖还多。他们只怕官差,对付他们,和颜悦色不如大棒伺候。

    这些个家境或师门都不错的少侠们,嘴上说人家是躺在祖辈功德簿上的蛀虫,其实还不如许银锣呢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

    绕着擂台一圈打下来,总算把那些不开眼的平民给赶到远处,许七安这才跃上擂台,拄着刀,睥睨比他高一个头的汉子,问道:

    “你是谁的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妈的人。”身高八尺的汉子嗤笑道。

    跟我口吐芬芳?行吧,留口气,押到打更人地牢里再教他做人,不怕他不老实交代........许七安把佩刀挂回后腰,按住刀柄,道:

    “对付你这种六品的蝼蚁,本官只要一刀。”

    何其狂妄?!

    周遭的江湖客们震惊了,六品武者在江湖上也算个人物,而在一些郡县,那就是武林盟主的地位,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纵使京城高手如云,更有传说中的一品术士,可六品武者依旧不是任谁都能揉捏的大白菜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身高八尺,肌肉虬结的汉子狞笑道:“老子不但要捏爆你的软蛋,你要割下你的舌头当下酒菜。”

    瞭望厅,蓉蓉姑娘回头看了眼自顾喝酒吃菜的铜锣,蹙眉道:“这位大人,你不是喊人吗?”

    上司都要吃瘪受伤了,他竟吃的这么香,真难相信是衙门里当差的,半点人情世故都不懂。

    “嗨!”

    铜锣摆摆手:“一个铜皮铁骨境而已,有什么的。你根本不知道我们许大人的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许大人也是铜皮铁骨?”

    蓉蓉回忆了一下,便否定了自己的猜测,她有观察过许七安,体表没有铜皮铁骨境特有的神光。

    铜锣看了眼少侠们,嗤笑道:“许大人当然不是铜皮铁骨境,但是啊,他有次当街遭遇刺杀,杀手是两名炼神境,一名铜皮铁骨境........你猜后来怎么样?”

    蓉蓉摇头。

    后来当然是没事,毕竟许七安好端端的活着,她知道铜锣要说的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“一刀!”

    铜锣竖起一根指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妩媚勾人的蓉蓉姑娘没听懂。

    铜锣指着外头,淡淡道:“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擂台表面崩裂的声音传来,蓉蓉姑娘霍然转身,看见八尺大汉踏裂脚下的汉白玉,化作一道黑色的残影。

    另一头,许七安弓步沉膝,拇指轻轻一弹。

    锵.......刀刃出鞘的声音传遍全场,清越响亮。

    以蓉蓉的目力,只看见一道暗金色的细线闪过,随后是炸散的刀气,如同一枚枚看不见的钢针,四处乱射。

    在地面,在擂台表面刺出浅浅的坑洞。

    刚才,许七安要是不驱赶百姓,现在起码死一片。

    而在吃瓜百姓和大部分江湖客眼里,他们只看见许七安似乎拔刀了,定睛一看,又发现刀稳稳的收在刀鞘里。

    但是,那位方才还气势汹汹的大汉,停住了。停在许七安一丈开外,低着头,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口。

    下一刻,胸口裂开细长的刀痕,鲜血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大汉缓缓跪倒在地,脸色一点点苍白下去。

    许七安冷冷道:“我说一刀,就一刀。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人群爆发出的嘈杂声浪,乍一看,就是这样“哗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喝彩声随之响起,吃瓜的市井百姓大声喝彩,声如鼎沸,小部分喊着快去医馆请大夫。

    有修为伴身的江湖客,看的是门道,在最开始的哗然后,他们反而集体失声了。

    一刀!

    一刀斩破铜皮铁骨境的肉身,这位银锣的修为,恐怕是五品,甚至六品。

    “打更人银锣许七安......”

    他们默默记下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没骗人吧。”铜锣笑着起身,看了眼面容呆滞的蓉蓉姑娘,道:

    “这可我是我们魏公提拔的天才,区区一个六品武夫算什么。即使是朝堂诸公,见了我们许大人,也得客客气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冷笑的扫了眼目瞪口呆的少侠们,抓起佩刀下楼。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许七安砍完人后,两名铜锣立刻上台,请示道:“这人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抬去让大夫处理一下伤口,然后带回打更人衙门,记得用牛毫针封住穴位,受死骆驼比马大。”许七安吩咐道。

    他看向酒楼方向,发现蓉蓉姑娘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蓉蓉姑娘呢?”

    “刚才还在啊。”

    下楼的铜锣回头一看,果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不科学啊,我装了这么大一个逼,按理说她不是应该投怀送抱秋波暗送么........许七安遗憾的想。

    算了,反正也没想过要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许七安带着重伤的汉子去了附近的医馆,让大夫包扎完伤口,便带着昏迷的汉子返回打更人衙门。

    半途,他忽然察觉哪里不对劲,仔细检查自身,腰牌、佩刀、荷包.......都还在。

    一摸怀里,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地书碎片没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在找什么?”马背上驮着昏迷汉子的那位铜锣勒住马缰,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吵!”

    许七安闭着眼,回顾自己方才的经历。

    衣服没破,排除行走时遗失地书碎片的可能,而且以他的耳力,真掉了也会立刻察觉。

    打斗时他只出了一刀,没有剧烈交手,排除!

    那么,就只剩一个可能,被偷了。

    “那大婶傻乎乎的,没这本本事........唯一接触过我的只有蓉蓉姑娘,我下楼前她拽了我一把.....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“呵”了一声,“难怪刚才不合常理的离开,原来是个小贼啊,销魂手,是这个意思么?”

    从离开豪侠台,到目前为止,已经过去半个时辰,按理说人已经逃远了,京城这么大,想要追回失物,希望很小。

    “偷什么不好,偏要偷地书碎片,这东西可以又GPS定位的。”许七安吩咐道:

    “你们先带人回去,我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他要回现场看一看,然后去找金莲道长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PS:先更后改,刚看了几集极海听雷,耽误码字了,我承认我有错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