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六十六章 突发任务

作者:卖报小郎君字数:3370更新时间:2020-04-15 11:01:25
    “你收他在麾下,确实该知道他的评级。”魏渊语气温和:“但不要想太多,也别太在意,平常心就好。当然,也记得不要到处宣扬。”

    前一句话还好好的,后一句话让李玉春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魏公是什么意思?保持平常心,别太在意....是说许七安的评级太低,让我不要因此对他产生厌烦、轻慢等情绪?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告诫我不要宣扬,以魏公的身份,不该对一个小小铜锣如此爱护....李玉春微微皱眉,猜不透大宦官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时,魏渊翻开户籍,往桌案边缘一推:“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李玉春目光随之落在户籍上,看到了鲜红的两个字:甲上!

    ......春哥险些失去表情管理能力,骇然道:“魏公?”

    甲上!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甲上。

    我在打更人组织里当差十多年,从未见过有甲上评价的,即使是金锣,资质也只是甲而已。

    甲上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难怪要禁我的嘴,这事要是宣扬出去,就是捧杀许七安那小子。

    哪个打更人能服?

    同时,李玉春又察觉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,资质测试有三关,分别是“智”、“力”、“问心”。

    许七安是炼精境界,战力那一关是没资格测试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仅凭两个测试,就获得了甲上的资质评价。

    那么,如果再加上他练气方面的天赋,评价会提高吗?已经突破魏公定下来的评级制度了吧....那魏公会不会重新给出评级,还是保持不变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玉春心头竟微微火热起来。

    魏渊合上户籍,随意道:“记得守口如瓶,你有何事向我禀告。”

    李玉春吐出一口气,措词了一下,道:“我已经为许七安开天门了,按照规矩,收了他四百两。”

    魏渊道:“还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甲上资质的人才,本就有资源倾斜,开天门还要收费,那评级还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李玉春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魏渊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天资不错?几周天寻出气感?”

    三周天便自寻气感的阴柔男子和杨砚,对此比较感兴趣,也盯着李玉春。

    “一周天...”李玉春说话的时候,端详三位高层的脸色。

    三人的表情各不相同,杨砚那张万古不变的面瘫脸,罕见的出现了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阴柔男子从瞭望亭走入茶室,阴冷的眼神在李玉春身上一阵打量,冷笑道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的反应最激烈。

    而向来儒雅温和的魏渊,恍惚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玉春默默低下头,对三人的反应无比满意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!”魏渊目送李玉春离开,看了眼两个义子,“有什么感想?”

    杨砚沉思一下:“需要特别关照吗?”

    魏渊摇头:“无需拔苗助长,且看着吧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看向阴柔男子,笑道:“你与他年纪差的不大,他如今还无法与你相提并论,往后就说不准了,挺好,也让你有些动力。”

    气质阴柔的俊美男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李玉春从浩气楼出来,沿途碰到几位银锣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,什么事笑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李玉春下意识的摸了摸脸,发现自己嘴角差点裂到耳根了。

    “小事,小事....”李玉春摆摆手,一边大笑一边走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许七安托人给家里带了口信,自己则留在打更人衙门,反复吐纳,搬运气机。

    他有明显的察觉到气机的运转对身体带来的好处,让细胞愈发活跃,让精神愈发旺盛。

    体魄和力量都在以一种令人欣喜的状态暴涨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持续到黄昏便停滞了。意味着他踏入练气境的福利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的状态,感觉能打十个以前的我,原来二叔和我切磋时根本没认真,还假装一副用心对待的姿态,要是他出全力,我恐怕会当场去世...”

    许七安随意打了几套拳,虎虎生风,状态前所未有的好。

    他凝聚气机于双拳,沉腰下跨,隔空垂在地面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地面发出闷响,崩裂出蛛网般的缝隙,尘埃弥漫。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许府。

    许新年皱着眉头,在后厅来回踱步。许平志沉着脸坐在椅子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婶婶看了眼手指绞扭裙角,眼眶微红,秀气的眉毛紧紧蹙成一团的大女儿。

    察觉到母亲的注视,许玲月瘪了瘪嘴,带着哭腔喊了一句:“娘...”

    “你别走来走去的,晃的我头疼。”婶婶烦躁的骂了儿子一句,试探道:“老爷?”

    “等消息吧,被打更人带走,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许二叔沉声道。

    婶婶咬了咬鲜艳的唇瓣,忽然一跺脚,气道:“你去跑跑关系也比干坐着好。”

    许新年皱眉道:“跑什么关系,打更人带走大哥的目的还不知道,现在不是打点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惹事,就知道惹事。”婶婶骂道。

    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这时,门房老张跑了进来,人还没进前厅,声音已经传来:“老爷,大郎让人带话来了。”

    许新年最先迎上去,一家人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许玲月裙摆飞扬的扑倒门边,忐忑难安的盯着门房老张。

    门房老张站在厅前台阶上,说道:“大郎说,他已经成了打更人,今晚不回家了,莫要挂念。”

    成了打更人....许平志和许新年懵然相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在眯眯眼和面瘫男两位同僚的陪同下,许七安在衙门的办事处领到了一件不算合身的衣服,一块腰牌;一面铜锣;一把制式长刀。

    “合身的差服大概要等两天.....这面铜锣是独属于打更人的制式法器。”宋廷风嘴角嚼着糖豆,说道:

    “它有两个作用:一,绑在胸口能充当盾牌,护住要害。可以抵挡炼神境高手的全力一击。二,敲击锣面,震荡音波,能动摇敌人的精神,产生眩晕、头疼等负面效果。”

    听起来好一般,宋卿送我的护心镜可是能抵挡炼神境三次攻击,铜皮铁骨一次....咦,这不是增强版的铜锣吗....许七安心里一动:“司天监出品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法器只有司天监的四品阵师能炼制。”宋卿说:

    “你明天准时来点卯,头儿说你以后就跟着我们了。打更人小队最少两人,最多四人,值守京城不同区域。通常是三天轮换一次,我和广孝刚结束夜巡,最近三天都是日巡。”

    “那值守什么区域呢?”许七安有点不情愿,值夜班这种事,比996福报更没人性。

    “区域暂定,每次轮换,都会随机分配区域。这是为了避免有些心术不正的打更人踩点,监守自盗。”宋卿笑着说:

    “偷盗银子,或者采花。当然,这种例子很少,但不可不防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点点头:“任何部门都有败类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位吏员匆匆过来,道:“宋大人,朱大人,李银锣传唤。”

    春哥找我们了....许七安随着两位同僚,一起朝李玉春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每一位银锣都有一间独立的办公室,叫做“堂”,这年代坐办公室叫“坐堂”。

    银锣等闲是不出去巡逻的,这是小片警铜锣的工作。

    李玉春的办公室叫春风堂。

    房间整洁无异味....文牍摆放整整齐齐....两个杯子的青花图案朝向都是一样的....盆栽的摆放同样如出一辙....春哥真是个精致的老男人啊。

    许七安扫了一眼春风堂。

    宽敞的堂内,李玉春坐在案前,把一份卷宗推到桌边。

    “太康县的大黄山出现了妖物踪迹,吃了不少人,你们去跑一趟,查明情况,如果妖物境界不高,当场格杀。府衙六扇门的人会协同办案,人已经在衙门外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许七安你也去,积累点经验,你的“战力”测试不是没做吗,这就当是实战了。”

    妖物吃人....刚一任职就碰到这事儿?!

    我到底是欧皇还是非酋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