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725章 要不我来试试?

作者:风轻扬字数:3663更新时间:2020-03-04 16:41:24
    令狐世家,作为神皇级家族,其驻地位于其一手打造的令狐城,大隐隐于市。

    在令狐城以东的一大片区域,距离令狐世家府邸还有一段距离,便禁止外人较近。

    外面,令狐世家的巡逻长老、子弟守在各处,但凡有外人靠近,他们会第一时间现身制止。

    如果配合还好,只是赶走。

    如果不配合,令狐世家的巡逻长老、子弟,将直接动手,甚至可能直接下杀手!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令狐城的东边区域,少有人靠近,因为一旦靠近,一个不慎,可能就会招惹到令狐世家。

    令狐世家,是令狐城内绝对的霸主,除非神帝级势力的强者亲临,否则令狐世家可以谁的面子都不给。

    哪怕是雾隐宗、万魔宗这等神皇级宗门,也就和令狐世家平起平坐而已。

    “虽然知道了令狐世家的所在,但我就这样明目张胆的上门显然是不行……看来,还要想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毕竟刚到令狐城,段凌天也不着急,先找了一家客栈住下,然后出门继续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“混进令狐世家,倒是不难……毕竟,令狐世家有不少出入的杂役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,即便混进令狐世家,我想找到那令狐初音,也有一定难度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可能在我找到令狐初音之前,就被令狐世家的强者发现了……我虽然步入了神王之境,但那令狐世家强者如云,便是杀我如剪草的神皇强者都有不少。”

    段凌天升起混进令狐世家的念头的刹那,便又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眼下,也只有两个办法……其一,是等那令狐初音出来,我再和她见面,确认她的身份。但,这个办法却也不太可行,甚至到上次那个老太婆会不会跟在她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想到在君临城遇到的那个跟在令狐初音身边的老妪,段凌天脸上浮现出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神皇强者,即便以他现在的实力,也断然不可能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其二,和令狐世家的人结识,最好是有一定地位的嫡系子弟……这样,我便可以光明正大跟着他进令狐世家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作为令狐世家嫡系子弟的朋友,自然不会被令狐世家的强者针对。”

    “甚至于,只要那个嫡系子弟愿意帮忙,要见上令狐初音一面,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最终,段凌天没选择冒险,而是开始四处打听消息,了解着令狐世家的嫡系子弟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他盯上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令狐世家当代家主第四子,令狐云。

    令狐云,只是一个十方仙帝,却据说没有成神的机会,因为他体内有伤,没办法继续修炼下去,一生都将会止步于十方仙帝。

    而他体内的伤,是因为他的父亲,也就是令狐世家当代家主受的,用他的身体为他父亲挡下了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他以重伤为代价,救了他的父亲的性命。

    自那件事之后,即便令狐云修为庸碌,但令狐世家的那位当代家主,却最是疼爱他。

    令狐世家的其他嫡系子弟,为了讨好令狐世家的那位家主,也都对令狐云照顾有加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对令狐云好,还有另外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:

    令狐云,因为修为停滞不前的缘故,注定不可能和他们竞争令狐世家下一代家主之位。

    没有利益关系,又是兄弟,再加上对令狐云好还能讨好当代家主,他们傻才不对令狐云好。

    “令狐云,因为修为无法再进步,所以几乎也是没有再浪费时间修炼……他最大的喜好,便是到令狐城内的一家茶楼听故事。”

    令狐城有一家茶楼,每隔几天,就会有人在那里讲故事,类似段凌天前世古时的说书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这家茶楼,就是令狐世家的产业,为了令狐云而开设的产业。

    为的,就是给令狐云提供一个听故事的空间场所。

    茶楼只有一些茶水营业收入,微乎其微,连维护茶楼运转的成本都不够,但却一开就是上千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楼,就是令狐世家在令狐城内开设的一家茶楼,冷冷清清,只有少数十几人坐在大厅里面喝茶。

    而在大厅后面,是一个挂着门帘的包厢,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摆放着奢华的桌椅。

    “话说,那两千年前从外面闯入东岭府的神帝强者,威风凛凛,看不起东岭府各大神帝级势力,便闯上去,意欲以一己之力压几大宗门……但,最终,却被其中一个神帝级势力的领袖击败,差点被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他因为立下心魔血誓,愿意效忠那个神帝级势力万年,才被留下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若说那人是谁……事实上,并没有这个人,这故事只是我杜撰的。”

    在大厅的另外一头,端坐着一个中年男子,他身材中等,盘腿坐在那里,一只手拿着一卷书,另一只手则在抚弄把玩着下巴上的山羊须。

    而大厅里面三张桌子前面坐着的客人,听到中年男子说到这里,都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,“云楼最近招来的这个讲故事的不行啊……故事讲的好好的,让我们心生向往不好吗?最后竟然说是杜撰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真是没劲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这个人很固执,云楼让他讲完故事后,别说是杜撰的,可以多给他付一笔丰厚的神石,但他却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大厅内的三桌客人议论纷纷的时候,一道紫色的身影,从外走了进来,径自走到一张空桌前坐下,饶有兴致的听着三桌客人的议论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身在大厅后面门帘后奢华桌椅前坐着的一个身穿锦衣的青年男子,也忍不住微微皱眉,“这家伙,都说过他几次了,还不长记性?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这么固执,那便让他卷铺盖走人吧。”

    青年男子身穿一袭蓝色长袍,面容俊逸中透着几分苍白之色,此时的他,语气间也是隐约带着几分怒意。

    “是,四少爷。”

    桌前一侧站着的身穿华服的中年男子,恭敬应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在青年的身侧椅子上,还坐着一个正在闭目养神的老人,老人鹤发童颜,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仙风道骨的意境。

    “云小子,要是让他卷铺盖走人,你这几天恐怕就没故事可听了。”

    在华服中年走出去以后,老人睁开双眼,笑着对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,最多等多几日,等新人来讲……这家伙讲的故事,说实话还算过得去,但总喜欢在后面补一句前面说的都是杜撰的,怎么听怎么别扭。”

    青年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再听他讲故事,我怕忍不住出去揍他一顿!”

    外面。

    华服中年从内厢中走出以后,便径自走向那刚讲完故事,一脸沉醉的盘坐在大厅另一头的高台上晃着脑袋的中年男子,“四少爷说了,让你滚蛋!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今天的酬劳。”

    华服中年,正是云楼掌柜,随手丢了几枚神石到台上的中年男子身前,有些不耐烦的说道:“拿了酬劳,便赶紧滚!”

    他在成为云楼掌柜的那一天起,便知道,云楼的存在,完全是为了服务他们令狐家的那位四少爷。

    要不是四少爷喜欢跟人一起听故事,听人交流对故事的见解,云楼根本不会存在。

    直接将人带去令狐世家给四少爷讲故事就行了,没必要特意搞一个云楼这样的茶楼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杜撰的,你们还真当是真的?有病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骂了一声,然后拿起身前地上的几枚神石,便直接头也不回的走了额,“我是有原则的人,杜撰的故事,我不会误导你们让你们以为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走后,大厅内的三桌客人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而华服中年,这时也看向三桌客人,一脸歉意的说道:“诸位,今日打扰你们的雅兴了……放心,再过几日,我们云楼一定找一个靠谱的人来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掌柜,你们云楼早该换人了……在刚才那家伙来到你们云楼之前,来你们云楼喝茶听故事的人,从来没有少于十桌,你看今日,加上我们,也就四桌人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桌的一个客人,一边说着,一边看向大厅内有客人的桌子,也包括后面进来的那个紫衣青年的桌子。

    紫衣青年,不是别人,正是‘段凌天’。

    段凌天来的时候,刚好听到刚才那个给云楼讲故事的人说到尾声,那一句‘这故事只是我杜撰的’,传入段凌天耳中后,段凌天几乎可以预见听故事的人的心情。

    听故事,听得入神的时候,会不由自主的代入进去,享受里面的一切,甚至为此做出议论,并且猜测故事里面的人,是否能在现实中找到原型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让人充满期待感。

    然而,故事后面要是来一句以上都是杜撰的,无疑是将这期待感彻底毁掉,能不遭人憎吗?

    “要不我来试试?”

    在华服中年向另外三桌客人表达歉意的时候,段凌天站了起来,缓步走向大厅另一头的高台。

    虽然嘴上在询问,但他的行动,却不像是在问人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