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956章 控告!

作者:风轻扬字数:3656更新时间:2020-03-04 16:41:24
    哪怕是李安这个玄武坛第一银焰长老,也不敢小觑执法堂作出的严厉惩罚。

    所以,在那个时候,他选择离开圣地执法堂,打算自己去搜寻一下证据,证明段凌天的天赋灵根确实只是黄色灵根。

    在搜寻证据的过程中,他重点围绕段凌天和郭雄两人之间的关系展开调查。

    郭雄,作为执法长老,他的大公无私在玄武坛也是出了名的,要不然他也不会被圣地执法堂任命为玄武坛执法长老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亲眼见过段凌天测试天赋灵根,他绝对不会怀疑郭雄作出的裁决!

    就因为李安见过段凌天的天赋灵根被测试出是黄色灵根,所以才会觉得郭雄上交给圣地执法堂的卷宗有造假嫌疑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里,早已先入为主的认定段凌天只是身负黄色灵根的庸才!

    以郭雄这么大公无私的一个人,为段凌天造假,只有一个原因:

    他跟段凌天之间的关系不简单!

    所以,李安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,也是从各种方面探查郭雄和段凌天的关系,但最终都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隐匿天赋灵根的手段?按理说,根本不可能存在就算存在这样的手段,一般也只有圣仙境以上的强者才能施展!”

    “毕竟,也只有圣仙境以上的存在,才能感应到自己的天赋灵根的存在。圣仙境以下之人,连自己的天赋灵根都感应不到,又如何动用隐匿天赋灵根的手段?”

    喃喃自语之间,李安愈发的确认,正是因为郭雄造假,才让段凌天逃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哪怕他不知道郭雄造假帮段凌天是因为什么!

    “师尊!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外面传来了一道声音,也惊醒了李安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随着李安开口,一道身影宛如鬼魅般进入了李安所居的广阔府邸,来到李安所在的前院之中。

    来人,赫然是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,五官略微有些狰狞,一头乱发披在肩头,一双眸子时刻闪烁着慑人的光泽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,宛如一头恶狼,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男子,身穿一袭白色长袍,上面绣着铜色火焰,但火焰却没有组合成任何图案。

    由此也是可以看出,他是圣地之中的铜焰长老!

    圣地长老、弟子的专有服饰,都只绣着火焰。

    只有四象坛长老、弟子的专有服饰,身上才有火焰所绣的图案。

    “见过师尊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进来以后,恭敬向李安行礼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看着中年男子,李安叹了口气,“魏赫,是师尊对不住你不只让你折了一个亲传弟子,还没能让杀人者伏法!”

    听李安所言,这个中年男子,赫然正是两个月前被段凌天杀死的那个朱雀坛弟子袁洪的师尊,魏赫!

    “师尊,袁洪为您而死,死得光荣!”

    魏赫却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眼中又闪烁起森冷的寒光,“只是,却没想到,杀死他的凶手竟然那般有手段,无需以命偿命!他一个只身负黄色灵根的庸才,到底凭什么有这样的优待?!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魏赫的语气也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他的膝下,只有一个亲传弟子,便是袁洪。

    虽然,袁洪在他眼里天赋一般,但因为懂事,也深得他的宠爱。

    昨日出关,他今日闲着无事,便去朱雀坛找朋友窜门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刚到朱雀坛,他便得知了自己的亲传弟子袁洪被杀死,且杀死袁洪的那个凶手至今逍遥法外的消息

    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得知那个名为段凌天的杀人凶手是玄武坛弟子以后,他第一时间来到了玄武坛。

    来到玄武坛以后,他先来找了他的师尊。

    据他所知,两个月前,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对杀人凶手段凌天作出裁决的时候,他的师尊便在场,甚至曾经扬言要到圣地执法堂去推翻郭雄作出的裁决。

    不过,就目前来看,他的师尊就算去了圣地执法堂,似乎也没有达到想要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师尊!听说你去了圣地执法堂?”

    魏赫看向李安,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安点头,魏赫不提圣地执法堂还好,一提,他的脸色顿时也是变得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没能推翻郭雄作出的裁决吗?”

    魏赫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安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

    魏赫面露不甘之色,“据我所知,那个段凌天,不只杀死了我那徒儿,甚至还杀死了我那徒儿的亲弟弟我徒儿先对他出手,被他杀死,还能算是他自卫反击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杀死我徒儿的亲弟弟袁邝,分明就是故意杀人!且有很多朱雀坛弟子都可以作证,坐实段凌天故意杀人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“圣地执法堂,莫非就真的认可了郭雄作出的裁决?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魏赫的语气间也是透露出他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郭雄针对那个裁决所上交的卷宗里面,说段凌天是身负青色灵根的武道天才!正因如此,圣地执法堂才没有追究段凌天故意杀人一事。”

    李安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,李安也非常郁闷,非常憋屈。

    “青色灵根?“

    魏赫愣住了,随即又道:“师尊,据我所知,那个段凌天的天赋灵根不是黄色灵根吗?他当初参与玄武坛弟子考核的时候,您似乎也是主持人之一吧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李安点头,“当时,他连续用两枚灵珠测试了天赋灵根,都测试出他的天赋灵根只是黄色灵根!这一点,我可以百分百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那个郭雄上交的卷宗有问题?他谎报段凌天的天赋灵根是青色灵根?”

    魏赫眼中寒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起初,我也这么认为。为此,我甚至与想要控告郭雄那个老东西不过,圣地执法堂那边的人却说,如果我执意要控告郭雄,执法堂会受理。”

    “但,如果最后经过执法堂派出之人的调查,我是在污蔑郭雄的话,我会遭受执法堂的惩罚!”

    李安说到这里,面露忌惮之色,“毕竟,那郭雄作为玄武坛执法长老,也算是执法堂的人。污蔑执法长老,罪名不小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师尊你也不敢肯定那个段凌天的天赋灵根是不是青色灵根?”

    魏赫皱眉问道:“可师尊您当时不是亲眼看着那个段凌天测试天赋灵根的吗?您不是确认他的天赋灵根是黄色灵根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个段凌天懂得隐匿一身修为的手段,想到这个,我也不敢肯定他是不是懂得隐匿天赋灵根品级的手段不过,到目前来看,这个假设却又是不成立!”

    李安继续说道:“毕竟,一般来说,只有圣仙境以上的存在,才能感应到自己的天赋灵根。而那个段凌天,只是一个地圣境武修,根本不可能感应到自己的天赋灵根连自己的天赋灵根都感应不到,谈何施展隐匿天赋灵根品级的手段?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这样!”

    听到李安的推测,魏赫目光一亮,赞同这个说法,“如此看来,确实是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在徇私舞弊,并且在卷宗上面作假!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怀疑。只是,这两个月来,我多番探查郭雄和那段凌天的关系,却又是没查出他们之间有什么猫腻按理说,作为玄武坛护法长老,郭雄向来大公无私,不应该会帮一个刚到玄武坛没多久的新弟子徇私舞弊!”

    李安摇头说道,这一点也是他最想不通的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个,他有些迟疑,迟迟下不了控告郭雄的决心!

    “师尊,郭雄和那个段凌天之间肯定有什么关系,只是因为藏得深,所以你没发现!正如你所说的一般,段凌天,根本不可能施展出藏匿天赋灵根品级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不同于李安的迟疑,魏赫非常果断的说道:“另外,您也是亲眼目睹,他进行天赋测试之时,确实测试出他的天赋灵根只是黄色灵根,而且还用两枚灵珠测试了两次”

    “所以,可以断定,段凌天的天赋灵根确实只是黄色灵根,郭雄作出那样的裁决,纯粹是在作假!”

    彻底确认下来以后,魏赫对李安说道:“师尊,综合以上种种我决定前往圣地执法堂,控告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徇私舞弊,谎报段凌天的天赋灵根是青色灵根!”

    “一旦郭雄徇私舞弊之事坐实,段凌天也将失去我们拜火教潜规则中的权到时,只要执法堂重新作出裁决,那段凌天区区一个身负黄色灵根的庸才,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“另外,郭雄也要倒霉,甚至会被撤销玄武坛执法长老的职位!”

    魏赫一番话,说得言辞凿凿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跟李安打了一声招呼,没等李安回过神来,便匆忙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越活越胆小了什么时候,我的胆量,甚至不如自己的弟子了?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,李安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未完待续。、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