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897章 杨武之死

作者:风轻扬字数:3878更新时间:2020-03-04 16:41:24
    李安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一旦他现在插手了段凌天和杨武之间的生死一战,那么他一定会被拜火教驱逐出去!

    让他为了杨武而离开拜火教?

    当然不可能!

    别说是为了他朋友的儿子,哪怕是为了他的亲生儿子,他也不会做任何触犯拜火教大忌之事。

    公然插手生死战,败坏拜火教名声,便是拜火教的大忌之一!

    “段凌天!”

    不过,虽然不敢插手眼前的生死战,但传音威胁段凌天,李安却还是敢的,“放了他……要不然,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李安一开口,便用近乎命令的语气威胁段凌天,让段凌天放了杨武!

    “后悔?”

    听到李安的传音,段凌天转过头,目光不紧不慢的落在李安的身上。

    下一刻,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,继而开口说道:“李安长老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我和杨武之间乃是‘生死战’!”

    “你传音让我放了杨武,却不知是什么意思?你说我不放他,便会后悔……却不知,李安长老你要我如何后悔?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段凌天深深的看了李安一眼,肆无忌惮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而随着段凌天话音落下,现场顿时也是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一道道目光,落在李安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些目光中,有鄙夷,有厌恶,还有愤怒……总而言之,在这一刻,李安成为了众矢之的对象!

    一切,只因为他对段凌天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是拜火教玄武坛银焰长老中的第一人?”

    “竟然如此这般插手生死战,还真是给拜火教丢脸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段凌天将这件事说出来,我还不知道堂堂拜火教的银焰长老还有这么一面……真是让人恶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一阵,不少胆大之人开口骂了起来,言语之间,纷纷表示出对李安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李安长老,你这样做似乎有些不妥吧?”

    滕山看向李安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滕山长老,他不过是在血口喷人!这你也信?”

    李安不甘示弱的回应。

    同时,李安第一时间看向段凌天,冷声道:“段凌天,你知道污蔑拜火教长老是什么罪名吗?如果不想死,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给我闭上嘴巴!”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李安看向段凌天,眼中闪烁着一丝丝森冷杀意,择人而噬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如此,也是为了吓段凌天!

    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段凌天会将他传音说的话给直接说出来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跟被人摘去最后一层遮羞布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段凌天,你要是不想死,最好给我老实的闭上嘴巴!”

    同时,李安不忘再次传音威胁段凌天,“别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……你要是再不闭上嘴巴,哪怕你进入了拜火教,你也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“我李安,乃拜火教玄武坛第一银焰长老……弄死你,对我而言,比杀鸡剪草还要简单!”

    传音威胁到后来,李安的声音愈发冰冷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李安以为段凌天会因为他的再次威胁而妥协的时候,段凌天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段凌天一边看着脸色难看的李安,一边再次开口说道:“李安长老,你口口声声说我污蔑你……要不然,我们立个雷罚誓约,看谁说的话是真,谁说的话是假?”

    雷罚誓约!

    段凌天此话一出,李安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场之人的目光,也都齐刷刷落在李安的身上,想看看李安是否敢立下雷罚誓约……如果不敢,便是心虚!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和我约定立下雷罚誓约?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李安不屑的扫了段凌天一眼,蔑视一笑。

    而随着李安这话说完,现场凭空掀起了一阵阵嘘嘘之声,明摆着都在嘘李安。

    虽然,李安的话说的冠冕堂皇,但大多数人却都心知肚明:

    李安肯定是心虚,不敢立下雷罚誓约,所以才会说出如此这般拙劣的借口。

    经由段凌天这么一闹,李安再也不敢传音威胁段凌天。

    但他立在远处,看向段凌天的目光,却又是更加的冷厉,另外还混淆着不死不休的仇恨。

    李安的仇恨目光,段凌天自然也发现了,但他却是一点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因为他心里很清楚,早在他拐着弯骂李安是‘老狗’时候,他便已经和李安走向了对立面,不死不休!

    对此,他并不后悔。

    先前,若不是滕山出手为他挡下了李安攻击他的力量的一半,他已经被李安杀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李安毫不留情,直接对他下了杀手!

    明摆着是想要杀死他!

    要知道,在那之前,他从未见过李安,而李安也是第一次见他,却想要取他性命!

    他怎能不怒?

    所以,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的心里便已经将李安视作生死仇敌。

    因此,李安的威胁,他又怎么可能放在心上?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……段……段凌天……饶了我……饶了我吧……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被段凌天掐着脖子硬生生提起的杨武,在意识到李安不可能出手救他以后,也是开始一边挣扎,一边向段凌天求饶。

    现在的杨武,哪里还有一点之前的趾高气昂?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……若非亲眼所见,简直难以置信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这一场生死战,一开始,近乎所有人都以为段凌天必死无疑……谁曾想到,他竟然在后来展开了逆袭,不只轻而易举的击败了赵武,还制住了赵武,将赵武的性命掌握在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段凌天,绝对不可能是大圣境巅峰武修!“

    “废话!就他目前展现出来的实力,怎么可能是大圣境巅峰武修,人圣境巅峰武修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到杨武竟然开始向段凌天求饶,想起杨武之前在段凌天面前表现出来的趾高气昂,在场之人忍不住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!”

    被滕山重伤的老人脸色苍白的立在远处,眼中流露出几分无奈和黯然。

    他伤得很重,已经不可能再出手救人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他没受伤,也救不了人。因为有滕山这个段凌天邀请见证生死战的‘见证人’在。

    滕山,不可能让他救人!

    “饶了你?”

    面对杨武的求饶,段凌天面色淡然,“我很好奇,如果换作我落在你的手里,我的身家性命掌握在你的手里……你,会放过我吗?”

    听到段凌天这话,杨武瞳孔微微一缩,身体随之绷紧,似乎深怕段凌天看出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也知道答案。”

    段凌天的目光逐渐的冷了下来,杀意迸射,“而接下来,我的答案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……咳……不……不!不……不!!”

    察觉到段凌天的杀意,杨武剧烈挣扎着,口中模糊不清的喊着,眼中满是惊恐和绝望。

    “李安长老,你还有什么话要对他说的吗?”

    在杀死杨武之前,段凌天适时的看向李安,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挑衅!

    **裸的挑衅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场之人都可以清晰的感应到两人之间浓重的火药味。

    面对段凌天的挑衅,李安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炸了,但他却又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作。

    毕竟,他现在代表着玄武坛,乃至拜火教的脸面。

    “小武……你安心去吧!用不了多久,李安伯伯会送他上路去跟你团聚。到时,你再找他报仇!”

    最终,李安还是看了杨武一眼,传音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的语气,也是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杨武,再怎么说也是他至交好友之子,今日死在这里,下次见到他的那个至交好友,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的他,却终究是无能为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杨武去死。

    “段凌天,你杀了他,日后不只要承受我的怒火,还要承受北祁宗五长老‘杨冲’的怒火……你,死定了!”

    李安目光森然的盯着段凌天,在心里给段凌天判了死刑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脆响,众目睽睽之下,段凌天手上用力,直接杀死杨武。

    直到被杀死,杨武的一双眸子还是瞪得浑圆,没有闭上的意思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杀死杨武,将杨武的百纹圣剑和纳戒收起来以后,段凌天也松开了掐着杨武脖子的那只手,任由杨武的身体坠空而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的身体猛然一颤,脸色也随之变得愈发的苍白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那一刹那,经由高级神通‘小吞噬术’所吞噬而来的力量,终于消耗殆尽,而段凌天的精神力也所剩无几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察觉到小吞噬术所吞噬的力量在迅速溃散,几近溃散到无,他才会迅速下手将杨武杀死,唯恐情况有变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“堂堂北祁宗五长老之子,就这么死了……那北祁宗五长老要是知道这个消息,还不知道会被气成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“哼!这个杨武,死了也是活该。若非他主动得罪人,旁人也不可能杀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杨武被杀死以后,先前略微沉寂下来的现场,又一次变得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