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847章 月、无、影!

作者:风轻扬字数:3839更新时间:2020-03-04 16:41:24
    “南边古力”

    听到玄空府长老的话,府主孟庆眉头皱起,随即看向古词云,“古护法,你可知古力去南边做什么”

    “我儿是去找一个朋友,然后便前往上域。,”

    古词云说道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说古力是去找凌天,只说是去找朋友。

    “古力没事吧”

    孟庆问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府主关心,古力没事。”

    古词云摇头,如果他儿有事,他也不会似现在这般淡定。

    “古护法,你是否能告诉大家,你儿去找什么朋友”

    赵进目光森然的看向古词云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赵护法,我儿去找什么朋友,似乎与你无关吧再者说,我儿是在你儿赵登前面离开的,难不成你还以为是我儿找人杀了赵登不成”

    古词云讽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赵进脸色一变,一时却又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能说什么

    难道说他儿子就是因为去跟踪古力,所以才会出事

    不过,随着赵进脸上风云变幻,最终他还是咬了咬牙,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。

    赵进看向孟庆,说道:“宗主,数日之前,我儿之所以离开玄空府,便是为了跟踪古护法之子,古力”

    哗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赵进会说出这么一番话,顿时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赵登,跟踪古力

    他想要做什么

    一时间,在场大多数人看向赵进的目光,都变得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赵进的话,孟庆的脸色阴沉了下来,“赵护法,你的意思是赵登是因为跟踪古力,所以才会出事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赵进肯定的点头,同时看了古词云一眼。

    “可笑”

    古词云冷笑,“赵进,且不说我儿实力远不如你儿赵登,不可能杀死赵登便是我儿杀死赵登,那也是他咎由自取真不知道,你哪来的勇气承认你儿赵登跟踪我儿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跟我说,赵登跟踪我儿,只是为了远远的看一眼我儿子的背影我儿的取向很正常,没那种嗜好”

    古词云前面那句话还正常,后面这句话出口,顿时也是让在场之人的目光变得更加古怪。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,这位古护法的嘴巴这么毒

    什么叫他儿子取向正常,没那种嗜好

    按照他的意思,岂不是说赵登取向不正常,有那种嗜好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们都只觉得浑身上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古词云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古怪目光,赵进怒了,近乎咆哮的吼道:“死者为大,你这般羞辱我儿,是不是有些过分了”

    “过分”

    古词云冷笑,“赵进,你没搞错吧好像是你先将脏水往我儿身上泼,洗白你那藏头藏尾的儿子我过分,你不过分”

    “行了”

    最终,还是孟庆沉声开口平息了这一场闹剧。

    “赵护法,赵登为何要跟踪古力”

    孟庆凌厉的目光,落在赵进身上。

    “府主,想必你也听说了我那孙儿赵暨被杀死一事到目前为止,我和我儿赵登掌握的线索,都系在那凌天一人身上。我们想要将他找出来,却一直没有他的线索,所以我们只能盯上古力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有些事,赵进也没再隐瞒了。

    反正他又没存干掉古力的心思

    至于干掉凌天的心思,他或许有,但却也没有表现出来,“我们只想通过古力,找到凌天,询问凌天是否知道杀死我儿的凶手是谁难道这也有错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赵进的身上平添了几分凄凉的意味。

    这时,哪怕是古词云,也没再开口说什么,更没有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虽然他觉得赵进的儿子、孙子之死是咎由自取,但在这个时候,这个地方,显然是不适合将这些心里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古护法,古力可是去找凌天了”

    孟庆看向古词云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古词云点了点头,眼看孟庆还想问什么,他先一步说道:“不过,他去哪里找凌天,我也不知道我就听他说,他是去找凌天一同前往上域。也许,现在的他们,都已经离开下域,抵达上域了。”

    孟庆点了点头,随即又道:“以古力和凌天的实力,便是联手,也不可能是赵副府主的对手如此,杀害赵副府主的人,必然另有其人”

    “赵护法,有关赵副府主被杀害一事,便由你全权负责,往南边搜寻但凡有什么需要,我,乃至整个玄空府,都会全力助你”

    孟庆看向赵进,许诺道。

    孟庆这句话的意思,无非就是让赵进放手去查,玄空府会做他的后盾。

    而今日赵进出现在这里,为的自然也是孟庆的这句话,要不然他早就一个人独自去查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别说以他一个人的力量,就算以整个赵家一脉的力量,去查他儿赵登的死因,也远没有举玄空府一府之力效率

    得到孟庆这个玄空府府主的许诺以后,赵进便放开手往南边查探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很快,他就查到了青云府驻地附近。

    “玄空府护法赵进,求见青云府段府主。”

    只身一人现身于盘龙湖上空,赵进拱手对着虚空行礼,言辞谦恭。

    如果仔细看,可以发现,赵进的额头上,隐隐冒出了一丝汗水。

    显然,面对青云府这样的庞然大物,哪怕是赵进这个玄空府护法,也一样多有忌惮。

    其实,赵进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到青云府来。

    只是,他在青云府周边查了一圈,却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想到青云府的黑甲军平时都驻守在盘龙湖里面,也许会有他儿赵登的线索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还是硬着头皮进了盘龙湖,扬言要求见青云府府主。

    他想让青云府府主帮忙,问一下驻守盘龙湖的黑甲军卫士,是否见过他儿赵登。

    “玄空府护法赵进,代表玄空府府主,求见段府主”

    想起自家府主的许诺,赵进的腰杆挺直了一些,补充说道。

    轰轰轰轰轰

    很快,十个黑甲卫士便现身了。

    为首的那个十夫长,第一时间看向赵进,问道:“你是玄空府的赵进护法”

    “正是”

    赵进点头,“你应该是十夫长吧赵进此来,代表我玄空府府主,求见贵府的段府主还请代为通传。”

    十夫长点了点头,“你在此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赵进应了一声,丝毫不敢因为对方只是大圣境武修而在对方面前摆谱。

    正所谓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他现在有求于青云府,若是因为一些小事而激怒了青云府,必然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“玄空府护法,赵进代表玄空府府主,求见府主的大人”

    哪怕是黑甲军的十夫长,一样没资格见到他们青云府的府主,所以,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,是荣渊。

    “赵进,不就是那个赵登的父亲吗”

    心里一动,不知何时,荣渊的嘴角已经噙起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将他带到中央大殿等候。”

    跟前来通报的黑甲军十夫长说了一声,荣渊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在十夫长转身离去的同时,荣渊的声音再次飘渺传来,传入他的耳中,这一次是传音,“有关赵进来青云府一事,让你的手下人都闭上嘴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十夫长在空中一顿身形,恭敬的应了一声以后,方才离去。

    荣渊虽没在黑甲军中任职,但黑甲军中,上至统领,下至寻常士兵,却无一不对他礼敬有加。

    “赵护法,请。”

    回去以后,十夫长看向赵进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赵进点了点头,随即便跟着十夫长去了青云府主府,并且在十夫长的示意下,走进了中央大殿。

    偌大一座中央大殿,此刻空无一人,赵进站在里面,一动不动,静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动,而是因为这里是青云府的中央大殿,若是他不经意间的举动激怒了那位青云府府主,那他这一次就白来了。

    一刻钟过去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过去。

    赵进还是没有等到青云府府主,但他却不敢有任何怨言,依然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轰隆隆

    约莫两个小时过去,中央大殿的大门动了起来,片刻之后,便合拢在一起。

    砰砰砰砰砰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中央大殿四处的门窗,也都相继关上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整座中央大殿都陷入了一片昏暗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青云府的待客之道吗”

    黑暗中,赵进阴沉的声音传来,他的语气,隐隐有些颤抖,中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啧啧少往自己脸上贴金,就你,也配当青云府的客人”

    黑暗中,突然传来第二道声音,这声音有些阴柔,听不出是男人的声音,还是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”

    赵进的声音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依稀可以听到一缕璀璨的光华,凭空在黑暗的大殿中冒了出来,可以看到赵进的身影也在逐渐的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月、无、影”

    阴柔的声音再次响起,一字一句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