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844章 一丘之貉

作者:风轻扬字数:4001更新时间:2020-03-04 16:41:24
    现在的段凌天,并非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为了见赵登,他重新易容成了‘凌天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对?”

    听到赵登接二连三的话,段凌天淡淡说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,我的脸上没有易容的痕迹……所以,我不是段凌天?”

    赵登还没来得及回答,便看到眼前的‘凌天’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。

    很快,一张全新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!

    若非亲眼所见,他根本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如此神奇的‘易容术’。

    明明是易容而成的模样,但神识却探查不出任何易容的痕迹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段凌天!”

    震惊过后,赵登打量了段凌天一阵,却发现段凌天的容貌,跟他数年前见过的画像上的那人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而当时画像上的那人,正是得到了封魔碑的‘段凌天’!

    “不错,我是段凌天。赵副府主,现在,你可相信你的儿子是被我杀死的?”

    段凌天揶揄问道。

    赵登面色一沉,在看到段凌天恢复真面目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段凌天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,确实是段凌天所杀!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段凌天催动封魔碑所杀!

    他还记得,他儿被杀,便是被击溃灵魂致死,身上找不到任何外伤的痕迹。

    而封魔碑镇杀魔修,便是直接镇杀魔修的灵魂!

    一切疑惑,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杀死他儿的凶手,终于找到了!

    “凌天……不,应该叫你段凌天!”

    赵登看向段凌天的目光,除了仇恨以外,还混淆着几分针对‘封魔碑’的贪婪,“谢谢你告诉我是你杀死我儿……既然如此,我便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!”

    而就在赵登话音刚落的瞬间,他一身蓄势待发的力量猛然暴涨,整个人身形一动,便要冲杀向段凌天。

    现在,赵登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:

    杀死段凌天,为他儿报仇,夺取封魔碑!

    封魔碑,《十大圣器榜》上的十大超级圣器之一,乃是任何人都梦寐以求的存在,赵登自然心动。

    这一刻,赵登完全忘了,他现在是在青云府!

    他也从未想过,为什么段凌天敢在他面前露出真容,并且承认杀了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赵登,因为复仇的**,因为贪婪的**,彻底迷失了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而就在赵登身体微微前倾,还没来得及掠出的瞬间,一道炸雷般的声音在大殿内回响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依稀可以听出,这是一道苍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拦在赵登的去路上。

    篷!

    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,携带着风雷之势掠出的赵登,被他随手轰了出去,狼狈的摔在地上,摔成了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赵登被摔得七荤八素,张嘴便吐出一大口淤血,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却因为伤势太重而未能站起。

    当他睁开眼,看向前方,这才发现有一道年迈的身影护在了段凌天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荣渊!”

    看到护在段凌天身前的老人,赵登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荣渊,青云府府主的左膀右臂之一,和‘枯弥’齐名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身实力之强,放眼他们整个玄空府,只在他们玄空府的府主之下!

    比他们玄空府的两大护法还要强上几分!

    “少府主!”

    然而,当赵登看到荣渊转过身去,恭敬向段凌天行礼的时候,他的瞳孔又是不由自主的缩了起来,脸上充满了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少府主?

    能被荣渊称之为‘少府主’的,似乎也只有青云府府主之子吧?

    只是,他却从未听说青云府府主还有一个儿子!

    而且,还是这个杀了他儿子的凶手!

    “段凌天……段如风……都姓段……”

    当赵登回过神来,念叨着段凌天和青云府府主段如风的名字,很快又发现他们同姓,一时间心下又是一沉,“莫非……这个段凌天,真的是青云府府主段如风的儿子?!”

    “不对!如果他是青云府府主之子,又怎么会易容成凌天,到我们玄空府去?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是为了‘圣武秘境’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登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想到,他们赵家一脉恨不得杀之而后快,本以为毫无背景的小子,竟然是青云府府主的儿子!

    “荣老。”

    面对荣渊的行礼,段凌天微笑回应,对于这个跟在他便宜老爹身边多年的老人,他丝毫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至于上次的‘误会’,后来经由他爹的解释,他也知道是自己误会了老人。

    荣渊,确实将玲珑玉盒交到了他爹的手里,也是他爹让荣渊对来通报的黑甲卫士说他是‘骗子’……而他爹之所以那样做,主要是为了试探他的一身修为!

    既然冰释前嫌,他和荣渊之间自然也就没有隔阂了。

    “少府主,此人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面对段凌天,荣渊谦恭无比,好像将段凌天当作是他最尊敬的府主段如风一般。

    爱屋及乌!

    “先禁锢他……后面的事,便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段凌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荣渊恭敬点头,继而转过身来,抬手之间,便将想要逃跑的赵登禁锢。

    属于地圣境强者的力量,化作无形之力,窜入赵登的体内,完全将他的力量压制。

    一时间,赵登面色惨白的倒在地上,短时间内变成了一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段凌天迈步上前,站在赵登的身前,俯瞰着躺在地上的赵登,啧啧问道:“赵副府主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赵登,脸上一阵风云变幻。

    他眼中的仇恨和贪婪,在这一刻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惊慌和绝望!

    什么杀子之仇,什么封魔碑,在这一刻,完全被他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现如今,对他而言,最珍贵的无疑是身家性命!

    唯有命在,才能去想别的。

    要是命没了,那就什么都没了!

    “少府主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伴随着一声尊呼,出乎段凌天意料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只见被荣渊禁锢了一身力量,暂时变成一个普通人的赵登,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以后,竟然在他面前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少府主,赵登事先不知道你的身份,多有得罪,还忘勿怪……请少府主饶我一条狗命,我保证日后不再招惹少府主!如若少府主不信,我愿立下雷罚誓约!”

    这一刻,赵登舍弃了他作为玄空府副府主的尊严,舍弃了一切尊严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:

    活下来!

    一定要想方设法活下来!

    因为他还没有活够,他还不想死!

    “不愧是父子,果然是一丘之貉……赵登,你现在摇尾乞怜的样子,和你儿赵暨死之前的样子真的很像,因为他当时也曾经这般向我求饶。”

    如果赵登稍微有骨气一些,段凌天或许还会敬他几分。

    然而,赵登现在摇尾乞怜的样子,却是让他感到恶心。

    段凌天的话,赵登听到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心里气得要死,但表面上却是不敢表现出来,有多谦卑表现得有多谦卑。

    “少府主,你若愿意饶我,我愿意立下雷罚誓约,做你的‘狗’……从今往后,你指哪,我咬哪,绝无二话!”

    赵登的谦卑,让段凌天忍不住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玄空府副府主?

    静静的立在一旁,一直没说话的古力这时也看向赵登,忍不住开口骂道:“赵登,你不配做我们玄空府的副府主,你已经丢尽了我们玄空府的脸面!”

    然而,面对古力的斥责,赵登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,他眼巴巴的看着段凌天,一脸的乞求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只剩下求生的**!

    至于别的,他都不在乎了!

    此刻,即便是荣渊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显然,赵登的贪生怕死,已经让他也忍不住心生厌恶。

    “少府主,求求你,饶过我这一次吧!”

    赵登不断求饶。

    “荣老,我不想再看到他。”

    段凌天目光深处闪过一丝厌恶,这样的赵登,他一眼都不想再看到。

    好歹也是玄空府副府主,在死亡面前,竟然能没骨气到这等地步,真是服了!”

    “不!!”

    听到段凌天的话,赵登瞳孔一缩,脸色大变,身体在地上不断打滚、挣扎。

    力量被禁锢的他,注定了是待宰的鱼肉!

    抹杀了赵登以后,荣渊也退出了中央大殿。

    “师伯。”

    早就站在中央大殿外的黑甲军百夫长‘童仲’,眼见荣渊退出来,顿时也是恭敬的对他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童仲的师尊,正是青云府中和荣渊其名的存在,枯弥!

    荣渊和枯弥之间虽无师兄弟之名,但他们作为多年好友,却早已将对方视作亲兄弟一般。

    所以,荣渊的弟子,一般都会称呼枯弥为‘师叔’。

    而枯弥的弟子,则称呼荣渊为‘师伯’。

    论年纪,荣渊比枯弥要大上一些。

    荣渊退出去以后,大殿里面便只剩下段凌天和古力两人,两人对视一眼,纷纷苦笑。

    “古力师兄。”

    最后,还是段凌天率先打破现场的沉寂气氛,“我近来这段时日怕是去不成‘上域’了……我估计要再等一年左右的时间,才能去上域。”

    十个月后,他要去龙族履行‘五年之约’!

    ...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