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806章 监守自盗

作者:风轻扬字数:3786更新时间:2020-03-04 16:41:24
    包括孟庆这个府主在内的一众玄空府高层,正是因为听说了徐靖被救走的消息,方才赶到此地。

    只是,一行人到了这里,却发现唯独少了一人。

    而且是正好轮值镇守此地,监视徐靖之人……天殿殿主,朱律奇!

    “府主大人!府主大人!”

    而就在地下密室里面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的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暨儿?”

    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赵进、赵登父子二人对视一眼,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愕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来做什么?

    很快,赵暨便现身于玄空府一众高层面前,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暨儿,你来这里做什么?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!”

    赵登瞪了赵暨一眼,低喝道。

    上次他当值的时候,赵暨来这里倒也没什么,可今日府主等人都在,且现场气氛有些不对,他还真怕自己儿子的到来会激怒府主。

    “暨儿,听话,回去!”

    这时,赵进也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府主大人!”

    只是,赵暨却没有理会他的爷爷和父亲,他的目光落在正沉着脸看着他的孟庆身上,“我刚才好像看到我们天殿的朱殿主带着一个人往北边去了……一位巡逻长老、十余位巡逻弟子,都被他击伤。”

    唰!唰!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随着赵进此话一出,包括孟庆在内的一众玄空府高层纷纷色变。

    “监守自盗!”

    这一刻,一众玄空府高层的脑海里面,纷纷不由自主的冒出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仿佛一阵风在地下密室里面吹过,孟庆消失在众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古词云和赵进这两个玄空府护法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其余副府主也都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登抬手之间,将赵暨带上,一边跟上去一边问道:“暨儿,你当真看清楚了?朱殿主,带了一个人往北边走了?”

    “父亲,这种事我可不敢开玩笑……现在,那位巡逻长老应该也在往这边赶。”

    赵暨一脸认真的说道:“父亲,朱殿主带走的那个人……是不是冲霄府少府主‘徐靖’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赵登眼中寒光一闪,“没想到朱律奇如此大胆,竟敢带走徐靖……看来,他是从徐靖的口中知道了一些有关那部魔道功法的事!那部魔道功法,十之**是那种丧心病狂的功法!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赵登便能联想到这些。

    这也让赵暨震惊不已,暗自抹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路上,以府主‘孟庆’为首的一众玄空府高层,遇到了正往北边方向赶来的一个玄空府长老。

    这个玄空府长老面色惨白,明显是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“府主大人,朱殿主强行将徐靖带走,并且将我们击伤……这是朱殿主让我转交给府主大人您的‘玉简’。”

    玄空府长老看到孟庆以后,第一时间将手里的玉简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孟庆沉着脸接过玉简,催动体内的力量,注入玉简里面。

    他特意让玉简里面的声音外放出来:

    “府主大人,徐靖所修炼的功法,乃是多年前名震下域的《噬阴魔功》……如此惨绝人寰的功法,便是以搜魂秘术窃取、得到,在玄空府,也注定只能蒙尘!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将徐靖带走了,因为我需要《噬阴魔功》!只有修炼了《噬阴魔功》,我才能洗刷那阴山黑市的‘冯不异’带给我的耻辱!”

    朱律奇的声音,适时的传递开来,“我原以为,我这一生都不可能找冯不异报仇……《噬阴魔功》的出现,给了我希望!我考虑了很久,终于决定带走徐靖,获取《噬阴魔功》。”

    “府主大人大可放心,只要《噬阴魔功》到手,我便会想办法解决徐靖!再怎么说,徐靖的存在,对我们玄空府而言,也是一大隐患……从今日起,我,朱律奇,脱离玄空府,日后我所做的一切,都与玄空府无关!”

    “希望府主大人看在我过去对玄空府,对天殿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,不要为难我的弟子,他们是无辜的,我对不起他们!”

    朱律奇的声音,到得这里,也是终止了。

    《噬阴魔功》!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除了赵暨以外,所有在场之人都是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对他们而言,《噬阴魔功》乃是传说中的功法,修炼过程丧心病狂、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曾经修炼这部魔功的魔修,当时也成为了全民公敌,整个道武圣地下域都容不下他。

    然而,便是在四面楚歌的恶劣环境之下,那个魔修,面对下域一众顶尖强者围杀,硬是凭借地圣境巅峰的修为,杀死了好几个同为地圣境巅峰的强者!

    至于其他被杀的强者,更是数不胜数!

    那一战,可谓是下域的‘旷世之战’!

    然而,即便如此,那个修炼了《噬阴魔功》的魔修,还是没有被杀死,他以重伤为代价,逃去了道武圣地‘上域’。

    不过,自那个时候开始,那个魔修在道武圣地下域就成为了一个‘传奇’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传奇人物留给后人的只有骂名,因为他当时为了修炼《噬阴魔功》,不知道残害了多少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一个个活生生的年轻女子,精气血尽皆被他吞噬,被他吸成了干尸!

    他的罪行,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!

    正因为那个魔修当年闹出来的动静,以至于他修炼的魔功《噬阴魔功》闹得也是人尽皆知,当年的所有人都将其视为洪水猛兽。

    即便多年过去,《噬阴魔功》这部魔道功法的名气,还是留传了下来。

    玄空府的一众高层,自然也都听说过这部功法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他们在得知徐靖修炼的功法竟然是《噬阴魔功》后,才会露出这般大吃一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糊涂!朱师兄糊涂!”

    最后还是黄殿殿主‘钱平生’率先反应过来,脸色大变,“就算他得到了《噬阴魔功》,日后也必将成为整个下域,乃至整个道武圣地的公敌……为了和那阴山黑市副首领‘冯不异’的小小矛盾,值得吗?”

    “朱师兄和冯不异之间的矛盾,在冯不异看来,乃至在我们看来,都只是小矛盾……可如果设身处地一想,如果我是朱师兄,面对冯不异的那般羞辱,我肯定也是死了还难受!”

    地殿殿主沉声说道:“所以,朱师兄作出这样的选择,虽然让人惊讶,却也无可厚非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一个冯不异,与全天下人为敌……真的值得吗?”

    玄殿殿主叹道。

    “府主,朱律奇掳走徐靖,带走《噬阴魔功》,罪大恶极,将他抓回来以后,理应处死!”

    护法‘赵进’看向孟庆,眼中寒光一闪,说道。

    “朱殿主宣布脱离玄空府,其实也是担心他修炼《噬阴魔功》的消息传出去,会牵连到玄空府……虽然他的做法有些极端,但不可否认,哪怕到了最后一刻,他还是在为玄空府着想。所以,我觉得将朱殿主抓回来,阻止他修炼《噬阴魔功》就行了,他罪不至死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护法‘古词云’发表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两大护法都开口了,但发表出来的意见,却又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就在赵进脸色一沉,怒视古词云,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,在场一众玄空府高层纷纷表态:

    “我支持古护法的意见!”

    “我也支持古护法!”

    “我支持古护法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场的一众玄空府高层,十之**支持古词云的意见,令得赵进只能将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虽然憋屈,但他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且不说古词云的实力不弱于他,在玄空府的地位也不下于他,就现在众人支持古词云的场面,也已经容不得他搞‘一言堂’。

    毕竟,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护法,不是府主!

    “我相信,如果徐靖修炼的功法不是《噬阴魔功》,而是比较正常的魔道功法的话,朱殿主绝对不会如此铤而走险……鉴于朱殿主留下来的一番话中的表态,可免一死!但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……两位护法,便由你们出手,去将朱殿主请回来。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孟庆这个玄空府府主也表态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说赞同古词云的意见,但他的这番话,无疑是和古词云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“是,府主。”

    在玄空府,孟庆不只是一府之尊,更是第一强者,哪怕是古词云和赵进这两个护法,实力也不如他。

    所以,面对他下达的命令,古词云和赵进都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应声以后,古词云和赵进便离开了,直往北边而去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不可传到外人耳中……违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古词云两人离开以后,孟庆的目光扫过在场之人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面对孟庆的命令,在场众人纷纷面色严肃的点头,他们也知道今日之事一旦传出去,只会给玄空府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身为玄空府之人,他们自然也不希望玄空府有麻烦。

    “古家老头和我爷爷亲自出马……朱殿主,能逃走吗?”

    赵暨跟在赵登的身边,看着北边方向,暗自担心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