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752章 冲突

作者:风轻扬字数:3836更新时间:2020-03-04 16:41:24
    因为无法接受刘健这个‘拖油瓶’优先参悟高级神通遗迹一事,所以高鹏面对段凌天歉意一笑以后,便没再提起合作的事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面对段凌天,就好像是他理亏一般。

    “王大小姐,真有你的。”

    段凌天对着高鹏点了点头,随即看向王妃瑄,传音说道,语气间夹杂着几分钦佩。

    王妃瑄,不只三言两语打发了高鹏,为他解了围,甚至于还让高鹏对他兴起愧疚之意,如此手段,让他不钦佩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如果换作是你,就算直接开口拒绝,他也不敢说什么,心里也不敢有怨言。”

    王妃瑄白了段凌天一眼,传音回应道。

    确实,以段凌天的实力,就算直接拒绝高鹏,高鹏也不敢有怨言。

    段凌天闻言,顿时也是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“妃瑄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声声音传来,这声音对于段凌天等人而言并不陌生,正是那个‘赵暨’。

    听到赵暨的声音,段凌天眉头不由皱起,不过,在听清楚赵暨的话以后,他又忍不住看向了王妃瑄,眼中流露出几分疑惑,就好像在问王妃瑄:

    你认识他?

    看出段凌天眼中的疑惑,王妃瑄摇了摇头,同时沉着脸转过身去,看向那带着两个跟班再次过来的赵暨,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妃瑄,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?我是你的赵暨哥哥啊……你可还记得,在你三岁那年,我还跟着我父亲去你霸刀府做过客呢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过来,赵暨完全无视段凌天,灼灼的目光落在王妃瑄的身上,面带笑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有这件事,也不记得我爷爷提起过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赵暨的话,王妃瑄却是一点面子也不给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本该忌惮赵暨的她,眼见赵暨对她如此大献殷勤,不只兴起厌恶之心,更在言语间透露出她的不满。

    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便是不希望段凌天误会。

    再说,她确实不认识这个赵暨,也没听他爷爷提起过赵暨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不敢肯定赵暨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赵暨听到王妃瑄的话,大惊失色,“难道你爷爷没告诉你,你和我之间还有一个‘婚约’?那可是在你三岁时,我父亲亲自和你爷爷定下的婚约。”

    婚约!

    赵暨此话一出,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在周围一群人的目光落在王妃瑄身上的时候,段凌天的目光也不由转移了过去,因为他没想到王妃瑄和这目中无人的纨绔子弟‘赵暨’还有婚约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赵暨和妃瑄小姐有婚约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从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根本从来没有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赵暨真的和王妃瑄有婚约,这件事怕是早就在玄空域传开了,我们又怎么可能都不知道,都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难道赵暨在说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围的一群玄空府弟子窃窃私语,不少人的目光落在赵暨的身上,其中夹杂着深深的怀疑。

    “婚约?”

    听到赵暨的话,王妃瑄不怒反笑,“赵暨,你是在做白日梦吗?如若我真和你有婚约,我自己会不知道,我爷爷会不告诉我?可笑!”

    王妃瑄此话一出,更多人认为赵暨在撒谎。

    “我说我们有婚约,就一定有婚约。”

    面对周围掠来的一道道质疑目光,赵暨的嘴角噙起一抹邪异的笑容,“再等一段时间,待我父亲出关,我便让他亲自到霸刀府去提亲……我相信,你的爷爷肯定不会拒绝我们家的提亲。“

    说到后来,赵暨眼中流露出疯狂的炙热,同时传音给王妃瑄,“王妃瑄,你应该庆幸,因为你被本少爷看上了!”

    “想让我王妃瑄嫁给你?做梦!”

    听到赵暨的传音,王妃瑄眼中流露出几分厌恶之色,同时表态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,恐怕就由不得你了。”

    赵暨嘴角的邪异笑容愈发的浓郁,看他落在王妃瑄身上的目光,似乎吃定了王妃瑄一般。

    而听到赵暨这话,王妃瑄的脸色顿时也是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赵暨的父亲执意到他们霸刀府提亲,他的爷爷还真的不好拒绝,因为一旦拒绝,不只得罪了赵暨的父亲,玄空府的副府主,还得罪了赵暨的爷爷,玄空府的两大护法之一。

    虽然,玄空府不可能因为赵暨的私事,对他们霸刀府发难。

    赵暨的父亲,她爷爷也不惧。

    但赵暨的爷爷,她的爷爷却不得不惧,因为那是玄空域中的顶尖强者,一身实力之强,只在玄空府的那位府主之下,她的爷爷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呱噪!”

    而就在不少人面露怜悯的看向王妃瑄的时候,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紧跟着,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闪,好像被烈日闪了一下,‘砰’一声巨响,随之传开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一道身影宛如鬼魅般出现在赵暨原来所站的地方。

    反观赵暨,则是被远远的轰飞了出去,狼狈倒飞出去的同时,口中喷出的淤血洒过长空,绽放出一朵朵刺眼的红玫瑰。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在场之人,目光落在出现在赵暨原来站的地方的那道身影之上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伴随着又一声巨响传来,却是赵暨的身体狠狠的砸落在地,翻滚了好几下,体内的真元方才脱去束缚,破体而出,助他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重新站起来的赵暨,脸色苍白如纸,但脸色却极其难看,一双眸子更是闪烁着慑人的厉芒。

    “凌天,你竟敢偷袭我!你找死!”

    赵暨盯着将他击飞出去的青年男子,眼中杀意凛然,语气间也遍布杀机。

    “偷袭?”

    听到赵暨的话,段凌天淡淡一笑,“这么说来,你是不服我的偷袭?要不然这样,你我公平对决一场,我让你三招,如何?”

    公平对决!

    让你三招!

    段凌天此话一出,在场之人也都一一回过神来,不少人的目光落在赵暨的身上,其中都充满了讽刺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。

    赵暨,虽然背景很强,但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中圣境中期武修,真要和凌天正面对决,绝对是自找罪受!

    凌天是谁?

    玄空府年轻一辈第一人!

    不到四十岁,一身修为便已步入中圣境巅峰!

    这样的存在,以赵暨的实力,又怎么可能是对手?

    别说凌天让赵暨三招,就算只是施展出防御手段,赵暨怕是都破不了他的防御,这就是实力的差距,修为相差整整两个层次的差距!

    面对段凌天的挑战,赵暨脸色一阵变幻,忽青忽白。

    他不是蠢人,自然知道自己不能应下对方的挑战,因为就算对方让他三招,他也是在找虐。

    因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赵暨的身上,以至于没有人发现,先前跟在赵暨身后的两个天殿弟子,其中一人已经悄然离开,离开峰巅以后,便离开了天殿,往‘主府’去了。

    “他果然还是在乎我的。”

    眼见段凌天出手为她出气,王妃瑄的脸上流露出暖暖的笑容,看着段凌天的背影,眼中尽是似水柔情。

    “凌天,你别太嚣张!我刚才可没得罪你,你为何要伤我?”

    赵暨目光森然的盯着段凌天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伤你?”

    段凌天笑了,“敢情你还不知道我为何伤你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你若不给我一个交代,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!别以为你天赋高,实力强,就能在玄空府中横行……我告诉你,在玄空府中,实力比你强的人比比皆是,我父亲的亲传弟子随便来一人,都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赵暨说到后来,语气间满是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“众目睽睽之下,欺负一个弱女子,你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段凌天冷笑,面色平静的他,自始至终不只没被赵暨吓到,而且好像一点都没将赵暨的话放在心上,

    “原来你是在为她出头!”

    赵暨的目光从段凌天身上转移到王妃瑄的身上,继而冷笑道:“我说过,我要得到你,就一定能得到你!我相信,你的爷爷,那位霸刀府府主,也会赞同将你许配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嫁过来,等我将你玩腻了,便找一百个莽大汉陪你玩!”

    当然,后面这句下流的话,是赵暨传音对王妃瑄说的。

    “我王妃瑄就是死,也不可能嫁给你!”

    王妃瑄毫不客气的传音回应,就算她的爷爷最后要妥协,她也不可能嫁给赵暨,让她嫁给赵暨,她不如一死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……那我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赵暨这一次的传音,颇有些气急败坏,到得后来,气顺了一些,补充道:“我的人,已经去主府请我的师兄了……等我的师兄来了,我要让你亲眼看着,这个为你出头的家伙,下场是多么的凄惨。”

    王妃瑄自己不怕死,可如果因为她而惹了事的段凌天有危险,她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发生。

    “你快跟王丕师兄说一声,说你有事找萧逸副殿主……赵暨已经让人去主府请他的师兄过来了,我怀疑他口中的师兄,十之**是他父亲的亲传弟子,《玄空榜》上的大圣境弟子。”

    王妃瑄第一时间传音提醒段凌天,语气间充满急切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