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711章 朱牧辞

作者:风轻扬字数:3796更新时间:2020-03-04 16:41:24
    大鱼,终究是上钩了。 `

    隐藏在暗处的段凌天,目光平静的看着拦在百里鸿前面的两人,心里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两人中,其中一人身穿龙袍,身份呼之欲出,正是扶风国的皇帝,朱元。

    虽然,段凌天今日也是第一次见朱元,但从他身上的衣着,便足以猜到他的身份,毕竟龙袍是皇帝的专属服饰。

    虽说是第一次见朱元,但并不代表段凌天不知道他。

    甚至于,先前他还是司徒家供奉的时候,便已经不止一次听说过朱元这个扶风国皇帝,知道他是扶风国皇室内最强的几人之一,是一个中圣境强者!

    另外一人,是一个中年汉子,满脸虬髯,加上一头乱糟糟的长,远远看去,就好像是一只人形雄狮。

    “能和朱元站在一起……此人,应该也是扶风国皇室里面的中圣境强者之一。”

    段凌天暗自猜测。

    在段凌天猜测的时候,拦住百里鸿的朱元两人,并没有为难朱元百里鸿,而是纷纷望向四周,似是在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,朱元开口说道:“朋友,我乃扶风国皇帝,朱元。你和我扶风国皇室之间,似乎有些误会,却不知可否出来一叙?”

    朱元言语之间,非常客气,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六流圣国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扶风国皇帝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听到朱元自我介绍,再看到朱元身上穿着的龙袍,百里鸿顿时也是反应了过来,敢情眼前这拦住他去路之人,竟然就是扶风国皇帝,朱元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得知对方是扶风国皇帝,百里鸿也只是有些惊讶,再无其它情绪。

    扶风国皇帝又如何?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可是有一位连扶风国皇室奉为上宾的那个‘云爷’都不怕的强者。

    那是他师弟的朋友!

    “等人齐了再说吧。`”

    隐藏在暗中的段凌天,淡淡说道,声音依然假装嘶哑,根本没人能将这声音跟他本人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声音自四面八方出来,传入朱元两人的耳中,令得两人不由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等人齐了再说?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很快,随着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年迈老人出现,朱元和他身边的虬髯汉子终于反应过来,明白了隐藏在一侧的那位强者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云爷!”

    “皇叔!”

    在中年男子和年迈老人出现以后,朱元和他身边的虬髯汉子连忙欠身行礼,他们先行礼的对象并非年迈老人,而是中年男子,在向中年男子行完礼以后,才向老人行礼。

    老人,虽是朱元两人的长辈,但在中年男子面前,却也是不敢越俎代庖。

    所以,眼见朱元两人先跟中年男子打招呼,老人不只没有生气,反而觉得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一位可是来自准三流势力的强者,虽说实力放在准三流势力里面算不了什么,可放在他们扶风国,却绝对是近乎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中圣境巅峰!

    在扶风国的历史上,或许有走出去的强者突破到了这一层次,但在突破到这一层次以后还留在扶风国的,却是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面对朱元和虬髯汉子的行礼,中年男子只是淡淡应了一声,反倒是老人,回应了他们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不过,当老人的目光落在百里鸿身上时,脸上的笑容却又是彻底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阴沉,“你就是百里鸿?”

    眼见朱元称呼这个老人为‘皇叔’,百里鸿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在扶风国皇室,能被扶风国皇帝朱元称之为皇叔的人,只有一个,那就是扶风国皇室第一强者,一身修为已经步入中圣境中期的‘朱牧辞’。 `

    面对朱牧辞居高临下的质问,百里鸿皱了皱眉,并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虽然,对方的实力很强,要杀他轻而易举,但他百里鸿却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,自然不会在朱牧辞的面前折腰。

    而且,现如今的他,背后还有‘靠山’,更加不用怕这朱牧辞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眼见百里鸿听到他的话,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紧接着便不予理会,朱牧辞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作为扶风国第一强者,更是扶风国皇帝的‘皇叔’,别说在扶风国皇室他有着然的地位,就算到了外面,得知他身份的扶风国之人,哪个不是对他又敬又怕?

    而今日,他却是被一个小圣境初期武修给无视了!

    这对他而言,无疑是一种侮辱!

    “放肆!!”

    而就在朱牧辞的脸色阴沉下来的时候,两声厉喝齐齐响起,却是扶风国皇帝朱元和他身边的那个虬髯汉子怒视百里鸿,言语间流露出滔天的怒火。

    在扶风国皇室,朱牧辞不只是第一强者,更是扶风国皇室的‘顶梁柱’。

    在朱元和虬髯汉子的眼里,朱牧辞不只是扶风国皇室的守护神,更是他们的长辈。

    他们能有今日的一身修为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都是因为朱牧辞不遗余力的指点。

    师者如父,在他们的心里,早已将朱牧辞视为‘父亲’。

    现在,竟有人敢无视他们的父亲,而且这个人还只是一个小圣境初期武修,这让他们如何能不怒?

    “朱烈,杀了他!”

    朱牧辞眼中厉芒一闪,陡然冷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,皇叔!”

    被朱牧辞称之为‘朱烈’的,正是朱元身边的那个虬髯汉子,听到朱牧辞的话以后,他应了一声,紧跟着便飞身而出,向着百里鸿俯冲而落,宛如一只苍鹰,将百里鸿当成了猎物。

    朱烈,再怎么说也是中圣境初期武修,他一出手,便在无形间给百里鸿带来了莫大的压力,压得百里鸿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即便是那笔直如枪杆的腰,也是逐渐的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伴随着一声冷哼传来,一道横空而过的金色剑光,昙花一现,转眼出现在众人的眼前,又在转眼间消失。

    而就是在这转眼之间,原本扑向百里鸿的朱烈,也是有些狼狈的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剑!”

    退回去以后,朱烈只觉得自己的背心满是冷汗,刚才那一道金色剑光,几乎是擦着他的脑门掠过去的。

    也幸好他刚才对百里鸿出手未尽全力,还能及时顿住身形,如若是全力出手,惯性带动之下,他根本不可能顿住身形,那样的话,就刚才那一剑,他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唰!唰!唰!唰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不管是朱烈,还是朱元,乃至朱牧辞和那个‘云爷’,四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百里鸿那边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目光所及之处并不是百里鸿,而是一个在那金色剑光出现以后,随之出现的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青年男子容貌普通,属于丢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出来的那种。

    然而,除了那个自称来自准三流势力的‘云爷’蔑视的看着这个青年男子以外,朱牧辞三人都是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都清楚,这个看似普通的青年男子,有着一身中圣境中期以上的修为。

    中圣境中期以上修为,在扶风国皇室,只有朱牧辞一人能与之抗衡。

    不过,面对这个面无表情的青年男子,朱牧辞的心里却是有些没底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闪而过的金色剑光,即便是他,也清晰的感受到了其中蕴含的威胁。

    修为到了他这一层次,在许多方面,都有着特别敏锐的‘嗅觉’,眼前这个长相普通的青年男子,给了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哼!堂堂扶风国皇室中圣境武修,竟对一个小圣境武修下此毒手,就不怕传出去遭人笑话吗?”

    终于,段凌天易容的青年男子开口了,声音依然保持着嘶哑。

    听到段凌天的话,朱烈的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那也得你们能活着离开皇宫,能将这件事传出去才行!”

    朱牧辞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扶风国皇室的那个中圣境中期武修?”

    段凌天淡淡扫了朱牧辞一眼,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朱牧辞继续冷笑。

    如果说,一开始他对段凌天还多有忌惮,那么,在他得到了身边的中年男子的‘支持’以后,却是没再将段凌天当作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也许,眼前这个青年男子的实力比他强,但跟他身边之人比,却又是根本没法比。

    他身边之人,乃是一位中圣境巅峰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且,他身边之人刚才还传音给他,说有十足把握解决眼前的这个青年男子,所以,他很放心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将他当作‘靠山’了?”

    刚才,朱牧辞看向他时流露出来的一丝‘惊惧’,一五一十的被他收在眼中,那是弱者的表现,最少朱牧辞已经自认不如他。

    现在,朱牧辞却是一反常态。

    而朱牧辞一反常态的原因,段凌天自然也能猜到一些,十之**跟他身边的中年男子有关。

    而且,先前,扶风国皇帝朱元,还有那个朱烈,都称呼这个中年男子为‘云爷’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,赫然就是那个中圣境巅峰武修!

    也是如今扶风国皇室的座上宾,以及重伤浮炎宗宗主‘紫芸’之人。

    想到此人伤了紫芸,段凌天的目光深处,杀机闪现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